首页半缘山河半缘君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争吵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争吵

作品:《半缘山河半缘君

    墨荷听到这话十分的忐忑,看着沐垚的眼神也带着询问,只见沐垚压低了自己的手示意她放心,对着欢喜说道“等本宫换身衣裳就过来。”欢喜本想要拦着,但是沐垚好歹是皇后,即便皇上今日对皇后生了气,身份却还在,自己作为奴才也不好做的太过分,想了想便闭口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等着。

    沐垚换了一身正红色的长裙,头上戴着九尾紫金珠翠凤钗,看起来颇为正式,墨荷走到她的身边,轻声的唤着“皇后娘娘。”“不碍的,想必皇上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我去去就回。”墨荷跟在沐垚的身后,说道“奴婢陪着您去吧。”沐垚摇了摇头,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你去看看絮漓吧,让绿痕陪着我去就行了。”

    上阳宫中,宇文翼坐在龙椅之上,看着沐垚进来,眼光便一直都盯着她,神色冷冽,仿佛一阵寒风从沐垚的脸上划过,沐垚低眉敛目的跪在地上请安道“皇上吉祥,不知道皇上召见臣妾前来有什么要事么?”宇文翼冷哼了一声,一步一步的走到沐垚的身侧,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沐垚抬着头,顺势的看着宇文翼,眼睛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波澜,这更是让宇文翼生气。

    宇文翼蹲下身子,与沐垚平视着,他的手却一直都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的用力,沐垚竟隐隐有些吃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来沐垚的样子让宇文翼很是满意,他的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却没有丝毫的笑意,更多是邪魅,沐垚从未曾见过宇文翼这样的神色,那样的陌生,让沐垚忽然间觉得自己从未曾认识过他。

    “你来告诉朕,祺贵人到底是怎么死的?”沐垚的心里听到祺贵人三个字便不由自主的咯噔一下,她沉住气,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什么异样,吐出了两个字“自裁。”宇文翼冷哼了一声,捏着沐垚的手指更加的用力,站在一旁的绿痕脸上全都是焦急的神色,沐垚的下巴已经很是明显的开始泛红了,可是她就是个奴婢,根本没有资格在帝后之间发生龃龉的时候插嘴,更别提劝上一句了。

    “是么?自裁?朕怎么听说还有其他的隐情在里头?”沐垚的眼光随着宇文翼这句话而变得迷惑起来,反问道“隐情?什么隐情?”“呵!朕还想问你呢,其中的隐情到底是什么?”沐垚摇了摇头,说道“臣妾不知道其中有什么隐情,祺贵人自裁的时候臣妾正好在伊芙宫中与珍嫔叙话,恰好看到了祺贵人拿着剪刀自裁,后来便触柱身亡,如何能有什么隐情?”

    “皇后现在真的是不简单啊!竟然学会了欺君!”宇文翼的这话十分的严重,沐垚只能开口说道“臣妾并未曾欺君,所见所闻都与皇上说了,不知道皇上是听信了谁说的话,竟然疑心臣妾欺君。”“不承认?皇后,朕以为朕与皇后的情谊,能够抵挡住高耸的山川,如今看来是朕的一厢情愿了?”

    沐垚听到这话,伸手狠狠的打落宇文翼的手掌,腾地一下站起身来,面对着宇文翼说道“皇上现在竟然还觉得与臣妾的情谊能够抵挡住高耸的山川么?如果真的是这样想的,如何会不相信臣妾,而去相信别人?近来宫里出了多少事端,皇上就不想着去彻查,如今竟然来盘问臣妾?臣妾倒是想问一句,皇上的心中还有当年的夫妻情谊么?”

    宇文翼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左腿的膝盖还半跪在地上,他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听到沐垚说的这句话,轻笑了一下,才说道“朕的心中有没有当年的夫妻情谊?朕倒是想知道皇后的心里到底将谁视作夫君?是朕么?”宇文翼的话一出口,沐垚便知道,这是因为昨夜的噩梦而闹出的事端,如果没有昨天晚上的事情,恐怕宇文翼不会这样来质问她,因为这一件事情,一切的性质都变了。

    “皇上,你与臣妾夫妻十几年,如今问出这样话到底是让臣妾寒心的,你我两个人走过的风雨起止一两件,难道这么多年的岁月竟然抵不过一个噩梦不成?”沐垚也不打算隐瞒,直接便将事情的症结和盘托出,她不想再忍耐了,她忍耐了那么久换来了什么?换来的是猜忌,是背叛,是当年所有誓言的推翻,难不成只允许他推翻自己的话儿没有一丝的愧疚么?

    宇文翼听到这话缓缓站起身来,宇文翼身上的黑色龙袍与沐垚身上的红色凤袍好像在这大殿中形成了两个画面,红与黑的对比映衬着两个人的戾气。“噩梦?你也知道那个噩梦意味着什么,你以为那只是你的噩梦么?那同样也是朕的噩梦!朕爱了你那么多年,如今换来了什么?是你在梦中呼唤别人的名字吗?”

    宇文翼的声音充斥着沐垚的耳朵,她被他的声音震得脑仁嗡嗡作响,对视了片刻便要转身离开,奈何宇文翼根本不给她离开的机会,伸手擒住了她的手,一把将她扯了回来,沐垚一个踉跄差点跌在了宇文翼的怀中,却伸手推了他一把才勉强的站稳,宇文翼看到沐垚这个动作更是生气,扯住她更向自己近了一步,狠狠的便吻上了她的嘴唇,沐垚想要挣脱,却被宇文翼钳制住动弹不得,无法,便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嘴唇,宇文翼一个吃痛才放开了沐垚。他眼中满含着不可置信与受伤,忽然间笑出了声音,说道“原来朕竟让你厌恶至此。”

    “皇上错了,臣妾并非厌恶皇上,只是觉得心寒罢了,祺贵人的事情臣妾不想解释,如果皇上相信臣妾便相信,如果不愿意相信臣妾也是没有办法的。至于皇上与臣妾之间,臣妾更是没有什么要说的,如果说一个梦就能够让皇上怀疑臣妾在您身边十几年的感情,臣妾说什么都是徒劳。”

    “你的意思是你做不做这个皇后都是无所谓的对吗?是朕将你拴在了身边,让你动弹不得,你是不是还想跟着他去夜凉?”沐垚听得一头雾水,疑惑的问道“他是谁?夜凉?皇上到底又听到了什么?”宇文翼转回身从案几上扯出了一张奏折,摔在了沐垚的身上,愤恨的说道“你看看!你还敢说你不知道么?”

    沐垚看了宇文翼一眼,拾起了奏折,那是泗州知府郎华远今日过来交给宇文翼的。夜凉是大闵西南边陲的小国,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对大闵俯首称臣,而泗州便是夜凉与大闵的交界处,奏折上写着夜凉近日出现了一个中原的军师,很是得到夜凉王的器重,他的样貌与宇文晋很是相似。

    “皇上是怀疑那人便是宇文晋?”沐垚的声音冷冷的想起,即便是宇文晋又能够如何,她不知道这件事情,也并不想知道这件事情。宇文翼抿了抿薄唇,将那份奏折夺回到自己的手中轻轻的敲打着手掌,说道“他自从去到了夜凉便怂恿着夜凉王不向我大闵俯首称臣,今年的猪马牛羊的进贡也少了三分之二,难不成你觉得还会是别人?”

    “不管是不是宇文晋,臣妾都不知道。臣妾一直在宫中,从来不曾与夜凉有任何的关联,皇上难不成连这件事情也是疑心臣妾么?”宇文翼轻哼了一声,继续开口说道“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一直都是眼睛盯着这个皇位,朕坐在这个皇位之前与他争斗了多少年你都忘记了么?朕记得他曾经说过,只要他登上了这个皇位,那皇后的位置就是你蒋沐垚的!”

    沐垚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宇文翼看着沐垚笑弯了的腰,更是生气,刚想要说什么,沐垚便抬起头来,眼睛里竟然有几滴泪痕闪烁,沐垚伸手擦掉眼角的泪水,对着宇文翼笑着说“难不成臣妾现在就不是大闵国的皇后吗?臣妾与皇上有了三个孩子,失去了两个,如今剩下的只有泽儿,他是大闵国的皇子,皇上以为臣妾会连自己唯一的亲生骨肉也要抛弃么?”

    “原来你不能抛弃的只有你自己的亲生骨肉?所以你是能够抛弃朕得了?”

    沐垚看着宇文翼,定定的看着他的脸,那张脸自己是那么的熟悉,他曾经无数次的在自己的身边,给自己最深切的依靠,可是如今呢,那脸上除了怀疑还剩下什么?恐怕什么都已经不剩了。“皇上如果想要曲解臣妾的意思,那臣妾也没有办法,皇上不要忘记了,泽儿是臣妾的亲生骨肉不假,同样也是皇上的亲生骨肉!不过也对,皇上的亲生骨肉也并非只有泽儿一人,以后还会有更多,后宫的女人多得是,皇上还愁没有亲生骨肉吗?”

    “你一定要说这样的话来戳朕的心窝子不成?”沐垚听到宇文翼的问话,甚是无奈,提醒着说道“戳皇上的心窝子?难不成皇上刚刚所说的话就不是在戳我的心窝子吗?”沐垚的声音极大,让宇文翼都有些震惊了,在他的记忆里,沐垚从未曾对自己这样大声的说过话,他知道沐垚即便是生气也都会隐忍在心里。

    “皇后不要忘记了,当初也是因为你放走了他,所以他才能够去夜凉,才会给我们造成如此大的隐患的!”宇文翼说这话的时候背过了身去,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极其的没有底气,其实他说出来之后便后悔了。只见沐垚冲到了宇文翼的面前,面对着他,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开口说道“皇上不要忘记了!当初放走宇文晋是因为先皇的旨意,并非臣妾一己之力可以做得到的!如果皇上觉得当初放走他是个错误,要质问的话也该去质问先皇,而不是臣妾!”

    “你!”宇文翼气的指着沐垚,你的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一拂袖,冷哼了一声,平息了一下自己已经激动的不成样子的心,说道“好!既然皇后如此说,看来也是不想要夫妻之间的颜面了!”沐垚没等他说完,便继续接口说着“颜面?皇上何曾给过我颜面?自从您登基之后,到底做了多少事情来伤了我的心?还用的着我一一的列举么?你已经是皇上了,已经不是当年我身边的那个宇文翼了,也不是当初说要守护我的那个人了!你还要要求我来向从前一样对你么?你要知道,什么事情都是相互的。当初你爱我,全心全意的爱着我,所以我也全心全意的爱着你,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份爱情已经变了模样,你早就忘了当初对我的承诺,可是我身为皇后什么都不能说,也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种痛苦你又何尝知道!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宁愿选择回到王府,做我的襄王妃,你明白不明白!”

    宇文翼听着沐垚对自己说出这样一大段的话,一时间竟然没有消化的完全,只听到她最后那一句,她愿意做王妃而不是皇后,宇文翼盯着她,半晌才说道“好!既然你不愿意做皇后,那朕就成全了你。”他的话音刚落,便被门口的一个凌厉的声音呵斥住了“翼儿!你要做什么?不能冲动!”

    沐垚顺着声音望去,只见絮漓跟在孟依柔的身边,安静的站在殿门口,没有人通报,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那边站了多久,听了多久,都听到了些什么!

    “母后,夜这么深了,您怎么过来了。”被孟依柔的声音一嚷,宇文翼好像一下子便清醒了过来,讪讪的走到孟依柔的面前,低眉顺眼的拱手请安。孟依柔看了宇文翼一眼,便抬起脚步向着殿里走去,走到沐垚的身边,开口说道“皇后所说的话也是过了,你们夫妻之间,最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半缘山河半缘君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我在异界有本书虚界巅峰末日之黑暗大时代天使的剑恶魔的刀云归懒汉得以重生伏羲神龙诀末世战狂HP黑暗时代重生之同桌的爹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英雌重生九八做首富天苍奇缘良缘姐妹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