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1000、大年初一的谈判(5000字求月票)

1000、大年初一的谈判(5000字求月票)

        大年初一,辞旧迎新,万象更新。

        中国人对这一天赋予了太多美好的祝福,其实说来也奇怪,好像大家都觉得去年过得不够好,所以都希望新的一年里能够否极泰来,万事顺利。

        就连陈汉升也是如此,虽然果壳电子规模扩大了很多,他的身家也进了胡润百富榜,但是陈汉升好像都忘记这些了,他只记得去年爆发了修罗场,自己这一年凄凄惨惨戚戚,元旦节都是自己一个人度过的。

        早上6点左右的时候,陈汉升迷迷糊糊的醒来,他不是被外面零散的鞭炮声吵醒的,而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踢自己,睁开眼发现是一只穿着袜子的小脚,直愣愣的横搁在自己脸上。

        这只小jio都没有成年人的手指长,但是就能大摇大摆的摆在陈汉升脸上,戳着陈汉升的眼睛,踹着陈汉升的鼻梁。

        关键陈汉升一点都不生气,还笑嘻嘻的把这只小脚的主人抱起来,“mua”的亲了一口:“闺女,谁把你放在这里的啊,奶奶吗?”

        小小憨包晚上一般都是跟着妈妈睡的,有时候也会跟着奶奶睡,不过把她摆到这里闹醒陈汉升的,估计也只有梁太后了。

        “啵~”

        穿着红色棉袄的陈子佩,坐在爸爸的腿上,冲着陈汉升吐了个泡泡。

        “赶紧起床,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

        梁美娟听到动静,走到卧室门口喊道:“外面有糕,记得吃一块。”

        “吃糕”是苏北那边的风俗,因为“糕”和“高”同音,大年初一吃糕,寓意着明年节节高升。

        其实类似的风俗和禁忌有很多,比如说大年初一不许扫地,因为会把“财”扫走了;不能吃药,因为可能预示着新一年里都会生病;梁美娟还特意规定了一条,不许陈汉升大年初一骂脏话。

        陈汉升穿着衣服起来后,看见餐桌上果然摆着一叠糕点,小阿宁穿着漂亮的新衣裳,也坐在电视前小口小口的吃着糕点。

        “阿哥新年好~”

        阿宁今天也很开心,小孩子对春节更有热情,大概他们没有别的烦恼吧,所以简单到只要放假就很高兴了。

        “新年好。”

        陈汉升响亮的回应一声,也没有刷牙直接夹起一块热糕塞在嘴里。

        不过他这边嚼动的时候,怀里的小小憨包看得那叫一个入神,又黑又亮的小桃花眼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爸爸的嘴巴。

        “想吃吗?”

        陈汉升张开嘴,发出“啊”的声音。

        四个多月的婴儿已经有了学习能力,陈子佩也跟着张开可爱的小嘴巴。

        陈汉升又拿起一块热糕,即将送到闺女面前的时候,突然又兜了个圈拐进自己嘴巴里。

        陈子佩现在连奶牙都没长,自然吃不了食物,不过小小憨包脾气真的很好,她被亲爹涮了一下,也没有哭闹,还闭上嘴巴象征性的嚼了嚼空气,又扭头看着厨房里的大人们。

        厨房里都是热腾腾的雾气,这是煮饺子开锅的时候,冲出来的水蒸气。

        陈汉升小时候就喜欢在这种环境里玩耍,就好像成仙似的。

        “喂!”

        大概这也是个习惯,只要陈汉升没叫名字,那必然是和沈幼楚说话的。

        “春节的红包,你帮我准备好了吗?”

        趁着沈幼楚端着汤圆出来的时候,陈汉升悄悄的问道。

        “嗯~”

        沈幼楚轻轻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卧室,陈汉升抱着闺女也跟在后面。

        沈幼楚是主卧室,面积比较大,因为这本来是设计成一家三口居住的,只是陈汉升现在没资格睡进去。

        “哗啦~”

        沈幼楚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几个红包,递给陈汉升说道:“这是阿宁的,这是冬儿的,还有几个红包放在身上,遇到其他小朋友都可以给······”

        她知道陈汉升比较懒惰,所以早早就备好了。

        沈幼楚早上为了做事,就把马尾辫系成了一个丸子头,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柔和的脸蛋,长长睫毛下覆着明净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沾着一点点面粉,估计是下饺子时不小心蹭到的。

        陈汉升心里有些感慨,沈憨憨性格里的贤淑和勤劳,大概会持续一辈子吧。

        “还有······”

        沈幼楚发现陈汉升一直看着自己,她不太自然的转移视线,牵着女儿的手掌说道:“吃完饭以后,我就带着宝宝出去爬山,昨天和如意约好了。”

        陈汉升目光动了动,没有说话。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可以领888红包!

        沈幼楚这个意思,她更像是故意“制造不在场”的理由,这样陈汉升他们一家去萧容鱼那边的时候,也不需要编出一些谎言和理由。

        陈汉升越来越觉得,年三十的萧容鱼,年初一的沈幼楚,她们似乎约定好似的,各自为对方空出了时间。

        “吃饭啦!”

        这时,客厅里传来梁美娟的喊声,陈汉升压下心里的疑惑,揣着红包出去了。

        这顿团圆饭很热闹,唯一比较反常的是,老陈两口子的饭量要比平时少一点。

        当然这也不重要,因为不仔细的观察,谁都看不出来。

        吃完饭以后,下面就是小朋友们的拜年了。

        年纪最小的就是陈子佩,本来陈兆军和梁美娟都说不要磕头了,不过陈汉升没答应,他不仅仅是爸爸和儿子,也同时当过孙子和外孙。

        小的时候,当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看到自己磕头的时候,他们笑的多灿烂呐。

        所以陈汉升先让辈分最高的婆婆坐在沙发上,托着小小憨包的身子,让她的小脑门轻轻在地面上触碰了一下,就这样当成向曾外祖母磕头了。

        小小憨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伸出小胳膊想要妈妈抱。

        “急啥。”

        陈汉升拍了拍闺女的小屁股:“一会再给爷爷奶奶磕一个,和他们要个大红包。”

        老陈和梁美娟都笑了起来,梁太后还搓了搓手,那种期待感都掩藏不住了。

        这是自己血脉的延续啊,哪个老人不高兴呢?

        婆婆更是激动,她大概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看到孙女的孩子给自己拜年,瘦弱的肩膀都有些发颤,然后从口袋里小心的掏出一个布手绢。

        七八十岁的农村老人,似乎都喜欢这样藏钱,不过随着婆婆一层一层把手绢翻开后,大家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因为手绢里的纸币非常老旧,100元还是藏青色的那一款,而且因为长时间挤压等原因,皱皱巴巴的一点都不美观,似乎并不适合春节给压岁钱。

        不过陈汉升却知道,这才是婆婆的积蓄,她没有用陈汉升和沈幼楚孝敬自己的钱,再转去给他们的孩子,婆婆给陈子佩的压岁钱,那是她在艰苦生活下节衣缩食一点点省下来的。

        婆婆眼神不太好,手指也不太利索了,所以沾了沾唾沫,最后抽出来两张百元的纸币。

        陈汉升看了看,手绢里百元面额的只剩下一张了,那应该是阿宁的。

        “我家幺儿,新年快落~”

        婆婆说话的口音里,有着重重的川渝味道。

        “谢谢曾外祖母,我们祝您老人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陈汉升代替闺女,把婆婆的压岁钱接过来,也代替还不会说话的闺女,送上对婆婆最诚挚的祝福。

        下面就是爷爷奶奶了,陈兆军和梁美娟手里各拿一个红包,笔直的端坐在沙发上,不过当陈子佩额头刚接触地面的时候,梁太后就赶紧站起来,心疼的抱住孙女:“可以了可以了,我家宝贝······”

        爷爷奶奶给的红包都很大,陈汉升一摸厚度就知道应该是6666。

        “好家伙。”

        陈汉升心想爷爷奶奶舍得啊,当初梁太后给自己的压岁钱,超过600就已经是巨额了,说不定还得找个机会以“帮你存着娶媳妇”等理由,强行要回去一半。

        这给孙女直接就是6666,一点都没含糊的。

        小小憨包拜完年,下面就是阿宁了,阿宁只要给婆婆磕头就好了,鞠躬给老陈两口子拜年。

        冬儿就更简单了,只要甜甜的说一句“新年好”,大家就把红包塞给她了。

        这纯粹是图个喜庆,也趁机感谢一下冬儿的付出。

        至于冯贵和沈如意,他们这种结过婚是没有红包的。

        拜完年以后,正当梁美娟思索应该找个什么样理由离开的时候,沈幼楚主动表示,自己想带着婆婆和宝宝,还有冯贵沈如意他们一起在山脚下走走。

        梁美娟有些瞠目结舌,最后,还是老陈平静的叮嘱他们注意安全。

        等到沈幼楚离开后,客厅里瞬间冷清下来,梁美娟脑袋虽然不如丈夫和儿子好用,但是她也看出来了,沈幼楚应该是故意这样做的。

        “都是你做的孽······”

        梁美娟都想不顾大年初一,劈头盖脸的骂一顿陈汉升,因为他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先去小鱼儿那边。”

        顾全大局的老陈看了看时间:“不能耽误了正事。”

        “哎!”

        梁美娟唉声叹气,这个春节真是既开心又揪心。

        开心的是,自己能和两个孙女一起过年;

        揪心的是,这两个孙女不是同一位母亲。

        ······

        从沈幼楚这边前往江边公寓,以往大概需要一个小时,不过假期里路上的车很少,陈汉升在8点前及时赶到了。

        这边大家正在下饺子,其实这才是大年初一正常吃早饭的时间。

        接下来“流程”就和沈幼楚那边差不多了,先吃饺子再拜年,不过上桌的时候,梁美娟明显有些难以下咽。

        “怎么了?”

        吕玉清发现了端倪,关心的问道:“馅不合你口味吗?”

        “没有没有······”

        梁美娟赶紧否认,陈汉升在旁边不动声色的解释道:“过来时我开车太快了,我妈估计有些晕车。”

        “噢~”

        吕玉清没有多想,她哪里知道这个早上,陈汉升一家吃了两顿饺子。

        萧容鱼可能有所察觉,不过她只是看了一眼陈汉升,又默默的低下头了。

        等到吃完饺子汤圆,陈汉升再次托着小小鱼儿给长辈们拜年。

        不过小小鱼儿比较活泼,每当外面有鞭炮声起的时候,正在磕头的陈子衿都要一骨碌的转身,指着窗户和陈汉升大声叫道:“喔!”

        大眼睛圆溜溜的瞪着,这幅表情好像在告诉爸爸,这个东西能炸成一朵朵漂亮的火花。

        “这个不急,咱们先拜年好不好?”

        陈汉升和女儿“商量”。

        不过小小鱼儿明显不给亲爹的面子,也不管那么多长辈给自己的大红包,只要楼下一有动静,她都要兴奋的指着窗户,并且时不时看向门口,期望有人能带自己下去。

        “子衿聪明啊。”

        陈兆军和萧宏伟说道:“她才5个月,已经意识到门外更好玩了。”

        “是啊。”

        老萧笑着点点头,如果小小鱼儿外貌像妈妈的同时,还能把爸爸的智商继承下来,再慢慢培养她遇事稳重的性格,这就是最完美的。

        “好像也没有必要这么苛刻。”

        萧宏伟又摇了摇头,自己只有小鱼儿一个闺女,以后所有东西都是留给这对母女的,生活条件肯定不会差。

        另外······

        老萧看向“女婿”,陈汉升因为实在拗不过小小鱼儿,直接打电话给果壳电子的下属,让他们晚上7点前买好烟花,准备来一次烟花盛宴哄女儿欢心。

        “虽然对爱情不忠诚,不过也是个实实在在的女儿奴。”

        萧宏伟心里想着。

        老萧自己就是女儿奴,所以一眼就能出来,陈汉升看着陈子衿的时候,眼神里的爱护和疼爱。

        这种真情实感是表演不出来的,萧宏伟绝对相信,陈汉升能够为闺女做任何事,包括献出生命。

        只是这种伟大的付出,还有另外一个宝宝也能够享受到。

        “暂时别想这么多,先过好这个年吧!”

        萧宏伟叹了口气。

        于是整个白天时间,陈汉升都在江边公寓这边,小小鱼儿睡觉了,他就召集大家打牌;小小鱼儿醒了,他就放下扑克逗弄着闺女。

        晚上6点左右的时候,陈汉升抱着闺女下楼,他打算去江陵放烟花给闺女看。

        “等等。”

        正在沙发上看书的萧容鱼,也换上外套说道:“我也想去看看。”

        “啊?”

        陈汉升愣了愣,其实他计划接上小小憨包,让这对小姐妹一起开心的。

        “怎么,不欢迎吗?”

        萧容鱼歪着头问道。

        “哪里。”

        陈汉升反应很快:“本来就是为你们母女准备的。”

        “谢谢~”

        萧容鱼不置可否,抱着女儿下楼了。

        陈汉升本来都让司机过来了,现在换成了自己开车,心想只能下次单独补给陈子佩了。

        ······

        放烟花的地点离着果壳电子厂并不远,陈汉升到达的时候,下属早就把烟花买好了,整整齐齐的摆在地上。

        陈汉升挥挥手,示意他们先回去,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

        小小鱼儿被裹在妈妈的怀里,她并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不过只要在爸爸妈妈身边,就算是几个月大的宝宝都有一种安全感。

        “爸爸给你放烟花!”

        陈汉升亲了下女儿的胖脸蛋,然后下车一口气点了五盒烟花。

        一瞬间,仿佛整个江陵都被照亮了,一道道流星划破夜空,在抵达最高处的时候,又变成一柄柄巨大伞花骤然炸响,漫天都是红色、黄色、橙色、青色的粉末,最后又变成一条条银丝,“滋啦滋啦”的缓缓落下来。

        等到陈汉升回到车里的时候,小小鱼儿透过挡风玻璃,呆呆看着这样的场景,专注到连“喔”的都不叫了。

        “闺女这样喜欢美好的事物,她长大以后。”

        陈汉升感慨的说道:“肯定像你一样喜欢浪漫。”

        “是吗?”

        萧容鱼也仰着精致的瓜子脸,五颜六色的烟火映在眼眸里,璀璨而闪亮。

        “我希望她不要太浪漫。”

        半响后,萧容鱼轻轻说道:“太浪漫容易丧失理智,容易被人骗。”

        陈汉升看了一眼萧容鱼,小鱼儿好像在自言自语。

        “小陈。”

        半响后,萧容鱼突然说道:“我打算4月份去美国了。”

        虽然这已经没办法改变,不过陈汉升依然挽留了一下:“不走不行吗?”

        他一边说,一边握住小鱼儿的手掌,还是那么的光滑柔嫩。

        “不行。”

        萧容鱼很坚决的摇摇头:“我跟着出来,就是想和你谈一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找我了。”

        “所以,你这是和我谈判吗?”

        陈汉升问道:“不允许我去找你的理由呢?”

        “理由的话······”

        萧容鱼把自己的左手,从陈汉升手掌里褪了出来,皱了皱鼻子说道:“我感觉自己已经不喜欢你了。”

        “biu~”

        又是几道烟花窜上天空,既像金菊怒放,又像牡丹盛开,时而火树烂漫,时而虹彩狂舞,仿佛能照耀出世间所有人的违心话。

        “嗬嗬~”

        陈汉升听到这个理由,忍不住笑了一声,动静有些大,以至于小小鱼儿都被惊动了。

        她转头瞅了瞅爸爸和妈妈,最后又把注意力放在绚烂的烟花上。

        “你笑什么?”

        萧容鱼感觉受到了“蔑视”:“不信吗?”

        “信!”

        陈汉升手撑着方向盘,痴痴呆呆凝视着白月光:“但是理由不成立,因为你仍然长着一副我喜欢的模样,所以找不找你,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

        (最近章节不太好写,既要推动情节,又不能快速推动,日常还得有趣不能水字数并且兼顾合理,都市文后期真的难呀,但是老柳绝对绝对不会崩的,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https://www.myshu.org/7/7218/19486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