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将军孤雪 > 第四章 淮阳王都初见纪延卿

第四章 淮阳王都初见纪延卿

        我骑上马,行走在这淮阳王都。

        夹道的百姓谈不上欢呼,却也来凑热闹似的来看看晟国使团是怎样的一群人。喝茶的不喝了,听曲儿的不听了,买东西的小贩也驻足张望。

        “传闻说,晟国有一女将军,身高八斗,腿长两米,只因生有娇艳皮囊,在杀场从无败绩,在皇宫里硬是搅得后宫不得安宁,那晟国皇帝见了都忍不住垂涎三尺。光这还不够,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只要抓了敌国奸细,能折磨得人爹妈见了都不认识。每每在战场杀了人,必将取敌方将士的首级,嗜血成性的她必将痛饮三大碗人血!才能解恨!”

        饮人血?!还三大碗!!我又不是吸血鬼!

        不知是那家茶馆请来了一位说书人,大街上静悄悄的,但只有那个说书人讲的津津乐道。听着说书人的话,百姓们的目光纷纷停留在那马上的红衣女子,背后突然感觉有点儿冷……

        江漓骑在马背上听到宣国的说书人竟然这么胡扯,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瞪着他,“江漓,很开心吗?”

        江漓赶紧收起了笑容,但还是在努力憋笑,没想到在他国王都听到的将军孤雪竟然是这种极品!

        虽然我也很无语,但现在不管我脸上有任何神情,都会被现在直勾勾盯着我的百姓们诟病,到时候我的形象就更加不堪了!

        一路上,我只能板着脸,骑在马上把背挺得直直的,虽然有些刻意,但我依然这么做了。

        不一会儿就到了王宫口,我们要步行进宫觐见。陆朗行特意过来给了我一个眼神提醒我,他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少说话,别丢人。

        我到底有多不靠谱?驰骋沙场十年从来没有一次会让这么多人提醒我,不许丢人!

        我朝着陆朗行使劲眨了眨眼睛,表示我已经知道了!

        我走在使团身后,大家都低头走路,我就抬起头来到处看,这宫殿看起来很气派,可能是箫景策的皇宫去多了就不足为奇,在宣国的王宫只觉得有些压抑,大家都低着头走路,给人感觉是害怕被看到的样子。

        进入大殿,宣国的大臣一共站在道路两侧,都板着脸注视着晟国使者,要说眼神中有怒气不如直接说没有好脸色来概括。

        我就跟着陆朗行提前说好的礼仪,麻木的跪拜,嘴里还要念叨着“王上万岁万万岁”这样的话。

        坐在王座上的纪延卿看着眼前乌泱泱的跪了一堆人,心里开始揣测箫景策这次打的是什么算盘,眼睛微眯,扫视着人群,最后停留在那一点红。

        “平身——”纪延卿开口。

        等那一众人站起来,纪延卿好好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女将军。

        红衣,束发。

        干净利落。

        “桃笙幔展燕寝春,试下红衫轻一掷。绿云点点玳梁间,海燕翩翩对远山。”

        纪延卿此话一出台下朝臣个个议论纷纷。

        这……是在说我吗?

        我抬起头想看看纪延卿的样子,却直接和他的目光撞上。

        这个少年帝王,眉宇间有不一样的东西。

        清新俊逸,仪表堂堂。面皙红润但脸型瘦削,眉峰挺立,朱唇带有一点儿橘红。

        远看起来还是英俊的,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像是一汪池水般清澈,但又深不见底。

        在这威严的大殿之上,我怎么感觉他是最面善的?!

        这让我想起那时做太子伴读,太傅曾言“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

        我曾经怎么都想象不到这是形容怎样的人,可今日看到纪延卿的样子,却觉得他和这句诗有几分相似。

        “不知,晟国使者远道而来,是有何事?”纪延卿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了,语气变得冰冷,大殿仿佛有寒霜入侵。

        陆朗行不慌不忙的说出了此行目的,以商贸为辞,实际说下来就是让质子归国,了无牵挂。

        “不行,绝不能让质子归国!”其中一个宣国大臣铿锵有力地喊道,只听有人附和,有人沉默。

        但我的目光,只停留在御史大夫柳文华的身上。

        从头到尾,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要说事不关己却又一直细细聆听陆朗行的每一句话,宣国的政要大部分都和御史台的决策有关,台上坐着的纪延卿也多半会听这位御史大夫的建议。

        大约争吵了有一柱香的时间,纪延卿才缓缓开口,“今日就先议到这里,质子归国一事,孤还需考虑考虑。”

        紧接着他就转身走了。

        我知道没那么容易接回南宣王世子,但最起码应该让我们先见到他,至少得让我们知道他还完好无恙的活着。毕竟后来质子就没了消息,万一最后再给我一个假冒的,那就更麻烦。

        使团会先入住驿馆,纪延卿早就安排好了。

        看人走的差不多了,我也准备出去,走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小太监从身后急急忙忙的跑来寻我。

        “将军,将军!将军留步!”

        我转身,看他跑的帽子都松了,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了?”

        “王上有请。”他伸出了手示意我先走,纪延卿要见我?为何刚才殿上不说?

        “走吧。”

        小太监在前面带路,我就在身后跟着,顺便可以熟悉一下这座王宫,这里的宫殿大都建立在高墙之上,所以景色极美,就是有些费腿。

        顺着路弯弯绕绕了很多地方,最后带我走到了一个湖边。

        远远的看着纪延卿在湖边的软塌上半倚着,身边站满了侍卫,他们的腰间都别着宝剑,且一只手握着剑柄,一只手放在腰间。

        这是不放心我啊。

        “王上,孤雪将军到。”小太监替我喊了一声就留我在原地走了。

        纪延卿本来在赏鱼,听到声音就转过身来看着我,上下左右都扫视了一遍。

        我显得有些无措,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刚才只是远看他,如今就在眼前只觉得他的眼眸才是真的深不可测,他让我看不出任何纰漏,现在感觉那些个谣传说他阴险也好,俊美也罢,都是他。

        “坐。”

        纪延卿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给我,这时正好有宫人送来了茶具,摆在了桌子上。

        “多谢王上。”

        这里不比晟国,规矩一定不能忘!

        “将军孤雪,晟国第一女将?”纪延卿盯着我,但眼神中充满了困惑。

        我浅笑,“回王上,是。”

        纪延卿突然大笑,眼神微眯,“听说你曾经是太子伴读?想必一定懂茶道吧。不如今天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考我?

        太子伴读听起来像是不错的差事,实际上太子学的我要学,太子没学的我也要学。太子不会的,我要学会。太子的一切事物我都要学的一模一样,甚至要更好。

        太子伴读还有一个功能,就是替太子受罚。太子犯错,我受罚。太子没犯错,我也要在旁边提点着不能犯错。

        茶道自然是懂得,儿时学的每一样技能即使过了很多年,我依然历历在目。

        “那就在王上面前献丑了。”

        我用布擦了擦手,就开始捣鼓起来。

        纪延卿看着眼前正在烹茶的孤雪,竟有一些恍惚,他的王妹曾经也会为他烹茶,他的王妹穿红色……也很好看。

        我鼓捣了半天,盛出了一杯茶递给正在出神的纪延卿,他好像出神有些严重,我端着茶杯在他眼前晃了半天,他也没察觉到。

        “王上,请用茶。”我轻声说道。

        纪延卿这才缓过神,盯着眼前的茶杯,“不会下毒吧?”

        这一句玩笑让他身边的侍卫立马提刀,我用余光向后看了一眼,他们个个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纪延卿突然在这个时候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翻,然后摆手示意他们放下。

        听着他们收刀的声音我才回头看他,纪延卿还要笑,却一把接过我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

        “好茶!”纪延卿感叹道。

        我刚站起身,纪延卿就又开口了,“我王妹在你们晟国可还安好?”

        “回王上的话,皇后娘娘一切安好。”

        我怎么知道皇后好不好,我又没见过她!

        箫景策娶她的时候我在南疆打仗,回来以后箫景策从不让我见他后宫中的任何人,听说纪窈有一次专门在宫门口堵我,却被箫景策等人一道明旨赶了回去。

        正想着,纪延卿的脸突然在我眼前变得很大很大,我才注意他都快凑到我脸上了!

        我正想往后退,却发现我就站在桌子旁边,已经退无可退了,纪延卿的身子却越来越近,他一手一把拽住我的胳膊,他本来就比我高,我一抬头他一低头就在我的耳边。

        “可我怎么听说……我的王妹,在你晟国的皇宫连自己的夫君都见不到呢?”纪延卿的声音很小,就贴在我的耳边说出来这些话却让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纪延卿这是在质问我?

        难道他知道我和箫景策的事儿?

        纪延卿见我没反应,继续说道,“我看你茶泡的好,不如拿你换那个质子归国吧,你留下来在我的王宫里做个王妃,你说呢?”

        他的语气略显暧昧,可他是宣国的王,我这个时候要是打他,他身后的士兵虽然不是我的对手,但是最后可能真的因为我的莽撞,两国关系恶化,到时候再开战的话,受苦的只有百姓。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王上,您太高看我了”,我想先抽身再继续解释,但是纪延卿的手抓着我的胳膊生生的疼,但只要我不乱动,他就不会使劲。

        我放弃挣扎,“王上,你这王宫中随便找一个宫裨泡茶想必都是一等一的好,我这个人性子倔,留下我在这王庭想必会给您徒增烦恼的!”

        纪延卿浅笑了一下,松开手转身又坐回去了。

        “你说的对,我看你巧言善变的样子就觉得生厌,”纪延卿说到这里又把目光转向我,坏笑了一下,“只是……我已经修书一封给你们晟国皇帝,用你换质子。我真是很想看看他箫景策到底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

        纪延卿说完还记得要大笑三声,我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

        “江山他不缺,美人我算不上。王上或许可以考虑别的筹码。”

        这话一说出来我就后悔了……什么叫“江山他不缺”?

        如今这片土地上晟国虽然国土远胜于宣国,还有大片的草原和部落并未统一,我这句话算是把眼前这位“王上”给得罪完了。

        纪延卿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的眼神又变回了寒霜般的寂静,微微挑眉看着眼前的人,大手一挥,走了。

        果然,应该生气了。

        那个带我来的小太监片刻后也赶来带我出宫,说会有人送我去驿馆。

        路上,我想了很多。这个纪延卿令人说摸不透,感觉不像谣言说的那么“阴险”,却有让人不寒而栗。感觉接近他就像在冬天的湖面行走,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冰洞,全身麻木。

        我坐上马车摇摇晃晃的行进,却又被车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传来的声音吸引,掀开帘子看到的就是各种杂技表演,有人卖艺,有饭店的老板在门口吆喝,还有各种酒楼的姑娘们在挥手揽客……

        这淮阳王都的百姓应该都过的很好吧。

        马车转弯停了下来,我下车就看到红袖站在门口等我,江漓也在。

        “怎么在王宫待了这么久?那个王上没有难为你吧!”红袖连忙拉着我问。

        我摆了摆手,拉着她走了进去。

        “房间检查了吗?尤其是诸位大人的房间,可有纰漏?”我问江漓。

        江漓摇了摇头,“我都检查了,房间内的陈设和吃食都有咱们的人先试过以后才分给诸位大人的。”

        “你怀疑……宣王会下毒?”红袖的神情开始紧张。

        我不是怀疑,总觉得要住上一段时间总要小心些,他国王都还是要慎重。

        未免有心人在细小甚微处做文章。

        “这几天如果有人持梅花令牌来见我,要立马通知我。”我看着江漓吩咐道。

        江漓点头答应。

        随后我就和红袖进屋,房间内红袖已经整理过了,还点上了熏香。

        “这是什么香啊?”我好奇地问她。

        “安神香,这几天你肯定没睡好,所以点来让你今晚睡个好觉!”

        红袖边说边给我整理床铺,她对香料很敏感,制香也是她的爱好之一。

        看着门外的天色已然不早,我随便用了几口晚膳就去睡了,也不知道箫景策知道纪延卿想用我换质子的消息以后,会怎么做……

  https://www.myshu.com/67/67994/279340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com。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