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国栋梁 5.残疾证

5.残疾证

作品:《大国栋梁

    “工作的事情算是已经搞定了。”陈旸边走边想着:“可是学校方面,想要把下午和晚上的时间都空出来的话,恐怕还是很有难度呐。”

    他就读的学校,是曲江工商大学下属,成人教育学院的全日制自考班。他是工商管理专业的2008级新生。

    所谓的“自考”,指的是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秉承着“宽进严出”的标准,相对于通过高考进入大学的学生来说,自考最后的考试难度相对较高,对学生的学习要求也更严格。

    所以对于用人单位来说,在某些情况下,自考文凭可能会比普通文凭还要来的更加硬核,也就更加吃香。

    对于很多考高的落榜生,或者一些因为其他因素早期没能接受良好教育的学生来说,自考不失为一条改变命运的道路。毕竟自考的文凭,是可以继续攻读硕士和博士的。

    这也是陈旸当时用来说服父亲的一个核心说辞。

    “看来,还是得先找辅导员聊聊才行。”陈旸如是想着,人已经回到了寝室。

    刚一进门,就有个白白胖胖,长着些络腮胡的男生好奇道:“陈旸?你才回来呀。你让我帮你带的盒饭在你桌上的,不过已经凉了,将就一下吧。”

    这是陈旸的同学兼室友,名叫郑晟。先前陈旸出去的急来不及买饭,就让他帮忙带了份盒饭。

    “晟子,谢了啊。”陈旸摸出十块钱递给他,真诚的笑道。

    “嗨~都是同学,你客气什么。”郑晟笑眯眯道:“我还得找你两块钱,稍等。”

    “可别,麻烦你已经很不好意思了。”陈旸按住他摸钱的手,认真道:“再斤斤计较,显得我们多不熟似得。”

    郑晟闻言,也就不坚持了:“那就当你请我喝水了,哈~”

    “嗯。”陈旸看了眼寝室,六人间,一边是三张连在一起的上下铺,另一边是一排六张书桌,现在却空无一人。

    他有些奇怪道:“其他人呢?”

    “都在隔壁打牌呢。”郑晟继续低头抱着手机看小说,随口应道:“一吃完饭就开战了,真不知道打牌有什么意思。”

    陈旸点点头,并没有要去参与的意思。虽然上辈子他也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但现在时间紧迫,哪有时间玩耍?

    他默默坐下几口扒完了盒饭,收拾起来往外走,顺手还把郑晟留在桌子上的残局也拎上,一起带下楼扔掉。

    见状,郑晟倒也没什么感触,只是觉得几天接触下来,陈旸这个人……挺靠谱的。

    陈旸下楼之后,把垃圾一扔,往辅导员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就在教学楼一楼,现在还是午休时间,有几个辅导员趴在桌子上打盹,所以他没好意思直接敲门,而是拨通了辅导员的电话:“喂,应老师,是我陈旸。有点事情想跟你说一下,方便吗?”

    说着,他站在窗外朝辅导员挥了挥手。

    “哦,你稍等。”看见他挥手,对方起身走了出来。

    辅导员名叫应冰冰,今年也只有26岁。成教学院的辅导员不属于大学的事业编制,所以都是合同工,充斥着像应冰冰这样毕业也就一两年的年轻人。

    他们实际上也在走一个曲线救国的路子。因为成教学院的辅导员虽然工资不高,但是没有教学任务,又管吃管住,同时还是在学校里,能接触到很多教学资源和资料。所以这些辅导员实际上都是利用清闲的工作时间,准备着考取公职或者是继续读研读博之类。

    被大城市吸引而来的年轻人,其实谁都不容易。

    “陈旸,有什么事吗?”应冰冰走到树荫下问道。

    “应老师,额~”陈旸佯装为难,开口道:“我下午的课,还有晚上的晚自习,可以请假吗?”

    应冰冰一愣:“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陈旸摇摇头:“我的意思是……这个学期接下来所有的下午和晚上,我都需要请假。”

    “你说什么?”应冰冰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陈旸,这才刚开学一周,你就准备放任自己了吗?”

    “应老师,你听我说。”陈旸解释道;“我……刚刚出去找了份工作,跟人家老板说好了,下午和晚上上班,上午我还在学校上课。”

    “我们的课程安排我都看过了,这学期要考的课程都在上午,所以我不会耽误考试的。”

    应冰冰被他说迷糊了:“找工作?你什么意思?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认真学习,把文凭考出来啊!现在离你高考结束也就过去三个月吧?怎么?落榜的耻辱这么快就忘了吗?”

    她的口气越来越重,实在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懊恼。毕竟成教学院虽然入学宽松,但学费可不便宜。

    “你的父母送你来这,也是为了让你能够继续学业,而不是找什么工作的。这么好的条件,你自己要珍惜,懂吗?”

    “应老师。”陈旸认真道:“我就是因为懂,所以必须工作。”

    “因为……我的父母只能承担我的学费,至于生活费,如果我自己不想办法的话,他们也承担不起了。”

    “甚至也只是第一个学期的学费,下个学期的学费,也得靠我自己了。”

    他短短几句话,把应冰冰的愤慨一下噎在嗓子里,发不出声音来了。

    “你的家庭很困难吗?”她缓和了口气问着。

    陈旸故作惆怅,长长叹了一口气后,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递到了应冰冰面前。

    “应老师,你看……”

    应冰冰接了过去,展开看了一眼,惊讶道:“你爸爸……是残疾人?”

    那张纸上的内容,是一本残疾证的复印件,姓名正是陈旸的父亲,陈锦荣。

    “额~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有些慌乱起来,对于自己刚才的想当然充满歉意。只不过她确实没想到,成教学院的学生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愿意花钱把孩子送到这里的父母,不外乎两个目的:一、让孩子能够继续读书,考出文凭。二、送孩子到大城市开开眼界,同时为孩子的将来打造一个相对开阔或者优质的人脉网络。

    所以成教学院的学生,普遍来说家境都是相当不错的。

    毕竟,如果是家境贫寒的学生,在高考失利之后,大概率也就不会再想着文凭的事情,而是先想办法找工作赚钱贴补家用了。

    一瞬间,陈旸在她眼中的形象,就从“不思进取,浪费父母的血汗钱”,变成了“心怀梦想,即使家境贫寒也要坚持求学”。

    “陈旸,实在是不好意思。”应冰冰真心实意道:“我之前不清楚你的家庭情况……”

    “应老师,没关系的。”陈旸摆出一副淡薄的表情,轻声道:“其实,我们毕竟是自考班嘛,各方面管理并不严格。我哪怕就算直接跷课,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只不过我想着,你毕竟是我的辅导员嘛。我很尊敬你,所以我觉得还是向你说清楚比较好。”

    “真是难得你这么懂事。”应冰冰唏嘘道:“好吧,那我知道了。对了,那你找了个什么工作?”

    “房产中介。”这并没什么好瞒的,所以陈旸直接说了。

    “这……”应冰冰对这个行业不太熟悉,只好道:“那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如果需要什么帮助,一定要告诉我。”

    “应老师放心,我会的。”陈旸露出笑容:“那我就先走了?”

    “嗯。”

    陈旸转身离开,并不担心应冰冰会打电话给他父亲求证,因为残疾证是真的。

    他的父亲陈锦荣在他刚出生的时候,曾经患过骨瘤。虽然经过手术之后治愈了,但是左膝盖却再也不能弯曲了,属于轻度残疾。不影响自理能力,更不影响工作,但残疾却是事实。

    包括当时父母离婚的时候,父亲也是用自己残疾人的身份,争取到陈旸抚养权的。

    所以今天这一出,是陈旸早在老家的时候就设计好的,为的就是能名正言顺的跷课。

    事情比他预想的也要顺利很多,没想到应冰冰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原本还以为会有点波折呢。

    然而令陈旸想不到的是,真正的惊喜很快就来了……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大国栋梁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仙草供应商重生之最强龙神神话之逆天召唤系统十九重帝狱带着全战到异界三国之巅峰召唤修仙游戏满级后漫威之恕瑞玛降临圣武星辰剑骨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冰与火之歌的篡夺者秘宝之主他是小草莓重生六零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