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道德仙缘 > 第三十五章不贪为戒

第三十五章不贪为戒

        “这是县主给您的礼物。”

        一名女官领着苏浅雨出门去,送上一块玉牌。

        “持此符牌,视同县主符客卿,仪同九品,可见官不拜,车马驿站也可享对等待遇。”

        “另,还有一些赠礼,是县主赠予您的礼物,已经派人送去您家中。”

        顿了顿,这女官公式化地挂着浅笑,自袖中伸出素手,向外摊开,一柄白玉如意躺在手心。

        “这是一桩麻烦事,县主交代,此事尽数交托于苏公子处置。”

        这女官笑起来很宜人,有种贵气,礼数上也很有种和谐的韵味。

        应该是自宫廷中走出的女官。

        果真是得宠……

        心中感叹着。

        苏浅雨打量了下这枚细小的玉如意,接到手中。

        触手则颤,接着一片金红色的火星溅射而出,这枚如意之上腾起阵阵紫烟。

        烟雾中,如意溶解,化做一枚小小的玉簪,形制大不同于本朝,簪首镌刻有一朵青色莲花。

        玉簪通体白玉,唯独簪首微吐一片青意,恰被巧匠雕成莲花,晶莹剔透。

        “这是……”

        苏浅雨凑近了瞧,簪子内壁好似有一片空间,里面晃荡着液体的星光。

        丝丝金色,红色的雾气,呈带状在其中沉浮、旋转。

        握在手心,好似沟通了某处,丝丝深沉、迟缓但却古老的力量,带着岁月积淀的韵味,缓缓流淌,滋润而来。

        这簪子便如同龙头,一点一滴,吐出灵液,化入周身,沁入心脾。

        “原来以为是如意,不想是簪子变化,到了苏公子手里才现出原型。”

        这女官也有些惊讶,随即笑着

        “果真如县主所说,这簪子就该交给公子您呢!”

        “望您善用之,稍后或有人前来索要福地密钥,请您一定要保管好它。”

        福地密钥?

        顿时,他觉得手中的玉簪有些烫手了。

        这可不是天生地养,造化自然所成的东西。

        任何一件福地密钥,都是福地之主自家所铸。

        说来洞天福地,古已有之。

        大凡灵秀之山,多藏风有水,地力积聚,久久自蕴福地。

        天然之福地,唯福缘深厚者能入,能享。

        大凡这类天成福地,坐落于龙脉节点之上,纵经千百岁,其灵力不枯,底蕴最深。

        如泰山,华山,嵩山……都早早有主。

        而后人所辟福地,便无此便利,通常是自家道场所在,于法界而成。

        诸如历代官方承认之地方正祀之神,便有许多自行开辟道场,于阴阳两界立下根基。

        纵然遭受王朝变动之祸,阳世祭祀一时断绝,依靠阴世道场底蕴,依旧能坚持许久,拖延乃至于等到月明花开之时……这便是许多地祇对抗人间王朝的手段。

        纵然大一统王朝,其国祚能保有几年?

        十年,百年,还是千年?

        短寿王朝不过十年,延续百年不算夭折,千年王朝史所未见。

        只要一朝国运衰败,地祇之祭祀终究可以再度复兴。

        这类道场,其根基不在阳世之中,许多直接立足于阴世,但有些立足于阴阳两界之间,自成一片领域。

        这一类道场法域,非地力所成,而是地祇地仙自家神力或法力所辟,也可称之为福地。

        所谓福地密钥,便是信物,方便阳世人得以沟通漂浮在阳世之外的道场

        换句话说,这其实是福地主人给予的权限。

        重点不在这里,重点在于……那地方是有主的。

        这就是个麻烦了。

        “一般这类福地密钥,都是地祇交与自家血裔保管,世代相传,岂有流落出来的道理?”

        “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大麻烦?”

        心思一转,苏浅雨就想到了接下这东西的麻烦。

        “按照这密钥给我的感应,另一方确实是一处道场不假,而且道场积蓄的力量还很充裕。”

        从玉簪中丝丝吐出的灵液,如滴水汇入溪流一般,轻而易举被苏浅雨的灵汲取、炼化。

        都是相对纯粹而清澈的灵力,没有误会或者腐朽的迹象。

        只是显得有些迟缓、晦涩,似乎夹杂了一些地力。

        地力即大地所具的灵性力量。

        这是地祇的标志之一……地祇都有大地的权柄。

        从这里可以判断,密钥所沟通的那处道场,其主尚在,而且力量不衰。

        那这东西就不该给他,给送还给原主才对。

        不然拿着这东西迟早也要被人找上门来……就算是每天盗取一点一滴,那也是盗。

        如是旁的修道人,尤其是修行还不到家的,怕是此刻人已经惊喜若狂……得此密钥之助,每日能窃取一份灵力滋补,岂不是大利功行?

        然而苏浅雨果断放弃了。

        心念一动,数倍的精纯法力,迅速纯化,然后顺着联系,反向填补回去。

        这不仅弥补了方才无意间所得,更是数倍返还。

        再这之后,丝丝金色,自他掌心透出,爬上玉簪表面,随即隐没。

        原本那若有若无的联系顿时被隔断,再也没有灵力传递过来。

        却是苏浅雨丝毫不肯贪人便宜,也不肯盗取一丝一毫。

        “若有贪心,不成正果。”

        “占小便宜,侵损他人财物,乃至一丝一毫,不告而取者,贪图他人之物者……凡此种种,存有贪心,此心不除,尘不可出!”

        “纵有多智,禅定现前,若不断偷,必落邪道。”

        “存着贪心,盗取他人,窃取天地之力,而自私自利,如此种种,非直心求道,不成正果,只沦入邪道。”

        “不该我的,有主之物,便不能取,这其中微妙差距,不可轻忽大意……如有贪心之念,谋取他人之物,纵然修得神通法力,长生不死,也不能名注仙籍,只是人间一邪道。”

        苏浅雨心下澄澈,纤毫无暇,堂皇正大。

        所说这么几句话,也都是出自肺腑。

        如此,坦然受了这簪子,自下山,坐上牛车就走。

        他走后,这女官急行入内,在宋颖身侧轻声细语,将先前所见所闻一一详尽描述。

        宋颖闭着眼睛,趴在案上,静静聆听,不时出声询问一二细节。

        末了,当女官将苏浅雨临别之言复述一遍,宋颖沉默了一阵,把那几句话反复品味,渐渐品得了点味道。

        “偷心不除,尘不可出;贪心不除,不成正果……”

        “直心求道,求个正大光明嘛……好一个真道人!真的得道了!”

        “不想今日见得了真道士!”

        宋颖连道数声好,随即命人取来一册,用一朱笔,翻到一页,于苏浅雨之名下,寥寥添了几笔。

        末了,想了想,又将方才苏浅雨所述几句,附录在后,着重写下了几句评语

        “有古仙之风,承三代道骨,是真道德士,宜为上宾。”

        “将此册送入东华阁,再誊录一遍,送至父王处。”

        “此人可以着重观察下,或可拉拢,为我臂助。”

  https://www.myshu.org/6/6666/26529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