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1750:我有三千AI机器人 > 第310章 与公爵的对话

第310章 与公爵的对话

        随着温克尔曼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一些葡萄牙贵族们,对于耶稣会士们的某些做法也开始感到厌恶。虽然在明面上他们都称赞温克尔曼从新教徒归天主教的做法是弃暗投明。但实际上一些真正将天主视为自己信仰的人,根本不愿意卑劣的去威胁别人变更信仰,所以他们看不上耶稣会士们的这种做法。而另外一些人则清楚的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温克尔曼所追求的只不过是知识罢了,为了得到更多的知识,他在昨天背起了新教信仰,这意味着他可以处于同样的目的,在明天也被一起天主教的信仰。这样得来的教徒,哪里有什么前程可言,恐怕只会败坏天主教的氛围和严肃。

        不得不说,他们的分析都很有道理,耶稣会士们确实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传教者,而温克尔曼对于知识的追寻已经更加明显的倾向于环球集团。当然如上这两种观点都还有单纯的倾向性存在,对于某些老辣的政客来说,这不足以改变任何已经确定了立场。

        比如阿维耶若公爵。

        海宁在后来最终同意了那个小球队的加盟,邀请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公爵,并感谢了他在这一段时间的慷慨帮助,公知大人对海宁如此及时的告知这一喜讯感到欣慰,他知道他与海宁之间的关系已经今非昔比,同时他也承诺将会继续支持海宁在足球事业上的发展。

        这一系列行为都彰显出了公爵大人身为一个贵族的绅士风度,海宁其实对他的人品也算有所了解,这是一个刚正不阿,甚至显得过刚易折的老头。关于他未来的遭遇,海宁也已经也已经动了改变这一点的念头,只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个小小的症结要处理。

        有一次他有意无意的向公爵大人提及了塔沃拉老侯爵夫人,这正是那位与耶稣会士们保持着密切联系的人物。出于个人关系的考量,在发现儿媳与国王私通之后,她果断的选择了与耶稣会,传教士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她认为这样可以对国王起到一定的惩戒作用。

        她的家族成员显然也拥有类似的想法,因此他们很快聚集到了一起。但他们此时可能没有想到的是,国王的世俗权力是没有办法轻易的针对国民的信仰展开酷烈的打击的。但如果牵扯到他们的话,一切就未必是那样的了,因为他们完全可以成为世俗权力的突破口。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因为他们其实也牵扯在世俗之中。

        正如同耶稣会对于真正的教会体系来说,大体相当于一个体系之外的衍生物一样,这些信重相对于耶稣会来说,这更是体系之外的衍生物,了他们身上所带有的世俗特色,让熟悉世俗斗争的那些政治家们闻到了容易进攻的味道。

        海宁在提到了塔沃拉老侯爵夫人的时候,就极其晦涩的向公爵提到了这方面的某些看法。他认为:“将会在某些方面拥有对国王的巨大优势。如果他们揭露国王的那些多道德知识,那么整个国家的国民也都会跟着他们一起唾骂国王。但如果,你们参与到教会对某些利益的维系当中去,或者说你们过于明显的和那些耶稣会士们来往,事情就可能会变得麻烦起来。因为与你们有所来往的耶稣会士会被质疑他神圣的公正是否仍然存在。而你们,你们毕竟是属于世俗权力体系的,想要在你们身上找到弱点,对于国王和他的大臣来说可谓是熟门熟路的勾当。我觉得在这方面,你们甚至有可能会拖那些耶稣会士的腿。这样的话,国王的某些丑态就可能不为人民所知道了。”

        阿维耶若公爵知道海宁肯定会在关系更进一步之后想要告诉他一些什么,他希望呢是能够与海宁达成合作,而不是就这样得到海宁的指点。

        而且海宁的这番指点,有很多对他而言难以改变的地方。他们是希望借助教会的力量去对抗国王,原因也不仅仅是因为某人的儿媳妇与国王自通在了一起。但不管怎么说,教会方面也并不全都是傻子,他们不会甘心于被利用的尴尬局面,所以如果和他们关系不睦的话,他们是不会帮忙接发国王的恶行的。因此与马拉格里达神父的往来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毕竟不是教会当中的所有人都愿意反抗国王。他们只不过是一群蛀虫而已,国王只要不侵夺他们的权利,这群人就会继续躺在信重的供奉当中安逸的生活下去。虽然这群人当中也会有那么几个反对国王与人私通的家伙存在,但那样的固执之徒毕竟是少数,而且国王的风流往事在整个欧洲都是司空见惯的视线,因此,绝大部分教会的人也都已经学会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没有掌握这种基本技能的人,甚至都不可能在这样的体系当中生存下去,那位马拉格里达神父也并非是没有掌握这一技能,他只不过是因为另外的因素,而与阿维耶若公爵走到了一起。

        可以说这两个人的合作是各取所需,但他们所选择的未来道路,这显然是更加倾向于神父那一边的,他们不但对那个有意见对国王也是有意见的,他们希望能够拿回属于自己的巴拉圭,所以他们是从从政治上解决问题。这一选择并不与阿维耶若共决相冲突,事实上揭露国王的罪行对于她们来说也不可能就是终点,真正能够让他们解气的正是像马拉格里达神父那样将国王直接给推翻掉。这是他们一拍即合的原因,但海宁一直觉得是神父的出现,让他们抬高了自己的目标。

        可是对于公爵大人来说,事实的情况并不如海宁推测的那样,这条路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他们对于国王的憎恨是源于儿媳的出轨,而在那之前他们就已经认识了马拉格里达神父。而当时,双方的交情并不深厚,而且公爵大人也没有动机去推翻国王。这意味着他们似乎确实可以从海宁走出了那条路退出这个计划,这让教会去揭露国王的那些恶行。但事实上,马拉格里达神父随后离开了葡萄牙,并在每周进行了常年每月的工作,而后来,等他再次出现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时,好好西府的不中世间早就已经发生,那个时候的公爵大人早就已经怒不可遏,推翻国王的统治也成为了他接下来的目标,神父的到来只是给两人提供了一个一拍即合的机会罢了。

        如此以来想要让公爵阁下退出推翻国王的阴谋,仅仅要求他的教诲朋友们去揭露国王的罪行,显然是不太切合实际的,因为他们毕竟不是在揭露国王这一级别的问题上走到一起的,而是在推翻国王统治的共同目的上走到一起的。

        所以对于海宁的提示,阿维耶若公爵并不是充耳不闻,但他也不能轻易的同意。因此他只能对海宁说:“总裁的这番想法固然是正确的,但我们也不是因为某位女士与某位神父的私交才走到一起的。葡萄牙是一个很小的王国,我们当中有很多人早就已经和马拉格里达神父认识了。甚至在他钱去每周工作之前,我们就已经有着不错的交情了。另外,国王陛下如果失去教会的支持,那么也就意味着在很大程度上失去国民的支持。考虑到您很有可能已经知道我们的处境,所以您肯定也清楚,我们是不会放过那种忌讳的,我们至少也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婚姻不只是在教会那里是神圣的。”

        海宁点不点头,他知道公爵阁下并不一定是执迷不悟,也不一定是沉迷于自己的幻想。这一切都有可能成为现实,但更有可能不成为现实。

        出于担忧,他狗尾续貂一般的又多说了一句:“您刚才也说了,葡萄牙只不过是一个小国而已,更何况一两位神父的反对意见不代表教会就可以和国王决裂。教会是有路可退的,他们可以离开葡萄牙前往西班牙,但你们只能是葡萄牙的贵族。如果离开将同样意味着失去自己的根基,那样对于国王来说基本上相当于清理掉了一些障碍。总的来讲,我不希望您的处境再恶化下去了。”

        看您的担忧,对于公爵阁下来说,有很多内容也都是曾经考虑过的,但对他来说,那是某些计划所必然带来的风险。因此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不过海宁最后那半句话确实让他深深的感动了一下。没想到海宁竟然会如此直接了当的表达自己的情感。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人生在世不可避免的会遭遇这样那样的不幸,塔沃拉侯爵的儿媳妇与国王私通,显然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他和狐狸对大人之间也沾亲带故,而且关系还非同一般,那其实就是他的耻辱。

        毒性既然已经到来,那么他能面对的,或者说他能够做的事情其实就只剩下一条了,那就是勇敢的面对,哪怕他的对手是整个王国的主人,他也不会有任何畏惧。至于海宁的关心,他只是微微一笑了之,既宽慰了海宁。也麻痹了自己。

        所以他说:“谢谢你的理解,我会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的,虽然我们现在可能已经没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了。”

        说着他只给海宁留下了一缕又一缕的惆怅,然后就带着自己稍显佝偻的身影离开了。

        对于一名只有40来岁的公爵来说,这个身影与他现有的身份地位以及个人能力都是不匹配的,而他在离开之前留下的那一缕又一缕的惆怅,却带给了海宁无尽的哀伤和郁闷。

        诚然,他的人生显然并不像海宁以为的那样堕落无助。相反的,他都很积极的面对自己的生活,像一个勇士一样挑战世俗的权威。但越是如此,海宁就越不能接受发生在几个月之后的最终审判。如果可以,海宁真的很想改变他的命运,只不过现在他还没有什么眉目可言。

        怀揣着这样的无奈与无助,海宁在第二天到达训练场的时候就显得有些魂不守舍,他的队友们显然都看出了端倪,然而教练员却因为忙碌而忽略了这一点,糟糕的是今天对于球队来说有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虽然他们打的只是低级别的比赛而已,但如果能够拿到很好的名字,还是能够进行到更加广阔的舞台的。今天这样的一场比赛就是决定他们能不能进入升级附加赛的关键一场。

        考虑到对手和他们都是老熟人了,所以彼此之间也是知根知底,因此如果使用以前的战略战术,很有可能会被对手所发现,那样的话他们将不可能出奇制胜,再加上海宁在球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教练员认为应该把他派上场去,看看能不能改变这一切。

        海宁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肩负起了如此重要的任务,再加上他现在并不是什么寂静的主力球员,所以也没有想到今天的比赛会有出场的机会,而且还是首发阵容当中的一员。

        当教练员告诉他这一安排的时候,他本人都还有些懵懂,这种状况持续到入场仪式的时候都还没有改观的迹象,队友们多多少少都有些担心,教练员此时也终于看出了问题,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开场哨响,双方立刻在球场上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时常彼此切磋,所以这场4杀进行的非常惨烈,中场几乎变成了绞肉机一样的存在,对方的两名前锋也时不时的回到中场去协防,这导致球队的向前推进遇到了最大的问题。

        出于战术方面的考虑,像海宁这样的中锋应该更侧重于回身拿球,按常理来讲,他甚至应该做的比对方还要积极才对,但不知何故,但因为心情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影响,他并没有在这方面表现出任何积极的色彩。

        教练员见到这幅场景之后,之后无奈的在场边不断的给他打气,他也不敢轻易的用掉一个换位名额把海宁替下来,因为接下来的场面还不知道会如何发展。

        无奈的队友们只好更加卖力的拼抢,然后通过冒险的边后卫助攻的方式增加前场的人数。好在这一战术还算奏效,有好几次他们都成功的将球送到了海宁的脚下。海宁在按照平时训练的技巧,与队友进行一系列撞墙配合之后,也曾经拿到过好几次非常危险的机会。然而,对方的后卫也非常卖力,加上门将的出色发挥,基本上总是能够阻挡住海宁的射门。

        比赛第28分钟,极为罕见的队友已经明显意识到,在经过一系列的轮番攻击之后,对方正在试图寻找他们防守的破绽,如果再不能拿下一两个进球作为优势的话,那么接下来随着体能的下降边,后卫在防守过程当中很有可能会出现问题。而那些在边后卫助攻过程当中,不得不过去补防的中场球员,也很有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疏漏。

        所以虽然比赛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再留给他们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因此他们决定无论海宁这次能不能取得进球,他们都需要停下这种疯狂的进攻节奏,然后再缓一缓之后再做计较。

        于是在中场球员奋力抢下皮球并完成分边之后,几位中场大将立刻全线压上。皮球在经过边,路的一系列船切配合之后,终于有一名边锋内切之后把球传给了海宁。海宁立刻转身,倚住对方后卫,然后轻轻的将皮球推到了正在前叉的前腰脚下,前腰二话不说,一个漂亮的侧身停球之后就地将球挑了起来。

        与此同时,海宁也按照平时的默契转身直接冲进了对方禁区,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没有留意到身后后卫的站位,直挺挺的撞进了对方的胸膛里,结果两人双双倒地。

        而那位前腰球员挑出的皮球也孤独的落进了,没有人接应的禁区之中,对方守门员立刻出击,将这个在自己面前蹦蹦跳跳的球体没收入怀。

        裁判员看到有球员摔倒之后,立刻吹响了尖锐的哨子,然后快步跑下了发生冲撞的地点。两个人都没有受伤,而且海宁也不存在犯规的动作,所以裁判员在这次冲撞当中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一守门员可以继续开球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海宁的所有队友都知道这个家伙今天恐怕是有些不正常,一些和他不熟的老队员认为,他可能是头一次参加正式比赛有些紧张。但几个经常和他踢球的小家伙却非常担心起来。

        海宁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状态有些糟糕,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抖动了,一下浑身上下的肌肉又转身看了一眼刚才被自己撞倒的那个后卫,这家伙身高都有两米,长得膘肥体壮,想来一般人是根本不可能把他撞翻在地的,但此时他正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着,显然刚才的那次撞击让他非常难受。

        海宁其实也很难受,他脑门现在还嗡嗡作响,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但此时他的队友们已经作出决定,在上半场结束之前不再发起进攻。

        然而,让他们始料不及的变故却很快发生了,对方门将按照裁判的意思丢出手抛球之后,移民回到禁区协防的中场队员立刻开出大脚,皮球准确的划出了60米的超长弧线,稳稳的落在了对方的边前卫脚下。

        而这位边前卫,此时正处于边后卫助攻之后留下的防守空当之中。

  https://www.myshu.com/51/51302/27934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com。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