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谋明天下 第一百零九章 很关键

第一百零九章 很关键

作品:《谋明天下

    “下官应天府推官吴宗睿,见过贺大人。。。”

    贺逢圣正在伏案看着文书,没有抬头,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抱拳稽首的吴宗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时候,他身旁的国子监监丞低声开口了。

    “吴大人,你大声一些,要不然大人听不见。”

    吴宗睿脸上浮现出来一丝苦笑的神情,他还真的没有想起来,贺逢圣有一个绰号:聋人首辅,其小时候家境贫寒,得病之后没有来得及医治,导致耳朵有些聋。

    马上就是年底了,贺逢圣快要离开南京国子监,回到京城去出任礼部右侍郎,而后步步高升,出任礼部左侍郎、礼部尚书,崇祯九年六月,出任东阁大学士,入阁辅政,加太子太保衔,崇祯十年初,改文渊阁大学士,成为大明内阁首辅。

    为了徐名时的案子,吴宗睿前来拜访贺逢圣,也是想着减轻一些压力,很多事情他需要自己去做,不能够处处都依赖府尹詹士龙。

    “下官应天府推官吴宗睿,见过贺大人。。。”

    这一次,吴宗睿的底气很足,吐字清晰,声音洪亮。

    贺逢圣抬头了,看见了抱拳稽首的吴宗睿,连忙站起身来了。

    “哦,原来是吴大人,我早就听说过你,请坐。”

    泡茶之后,监丞离开,屋子里就剩下吴宗睿与贺逢圣两人。

    并排坐着的两人,中间仅仅相隔一个茶案,说话的时候不小心,头都有可能碰到一起,吴宗睿有些不习惯,不过他知道贺逢圣有耳聋的毛病,靠近一些说话能够听见。

    还没有等到贺逢圣开口,吴宗睿再次主动开口。

    “下官今日来拜见大人,乃是为了国子监监生徐名时的案子。”

    贺逢圣皱了皱眉头,摆摆手开口了。

    “吴大人,你是应天府的推官,这审案乃是你的职责,就不必要和我说什么了。”

    “大人且听下官说完。”

    吴宗睿的态度谦和,但话语中带着坚决。

    贺逢圣看了看吴宗睿,没有继续开口。

    吴宗睿清楚,取得贺逢圣的支持很重要,或许在贺逢圣看来,欺男霸女不是多大的事情,略微的训斥一下也就可以了,何况徐名时的祖上是内阁首辅徐阶,家族中还有不少人在朝中为官,不看僧面看佛面,没有必要从重处罚。

    “大人,徐名时的案子,上元县县衙调查的很清楚,说起这件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情,无非是徐名时看上了蔡家公子的丫鬟,大庭广众之下强行的抢来,按照县衙的判决,责令徐名时具结悔过,赔偿蔡家的损失,不过徐名时没有认识到自身的问题,不仅不承认所犯的错误,还勾结讼师,诬陷蔡家与县衙,威胁翠屏姑娘和相关的证人,其性质太恶劣了。”

    “下官一直都很崇敬徐阁老,接手此案的时候,也认真考虑了,不过正因为徐名时是徐阁老家族中人,下官才特别谨慎。”

    “徐名时的案子,看上去不大,可是影响很不好,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民女,换做任何人,听闻此类的事情,都会义愤填膺,力主要予以处罚。”

    “下官今日专程来拜访大人,也是说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下官若是轻轻放过了徐名时,外面对下官会有所议论,可议论更多的是国子监,是大人。”

    吴宗睿说到这里,贺逢圣终于开口了。

    “吴大人为何如此说,徐名时所犯的事宜,与我有什么关系。”

    “大家所注意的,徐名时有南京国子监监生的功名,要不然区区一件事实清楚的小案子,为何会呈奏到府衙来处理,下官相信,大人不会为徐名时说任何的话语,可大众不会如此看。”

    “这个,吴大人秉公办理就是,我不会插言。”

    吴宗睿看了看贺逢圣,站起身来,再次的稽首。

    “大人,下官有几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吴大人,你有什么话语,尽管说就是了。”

    贺逢圣依旧风轻云淡的态度,让吴宗睿不得不咬牙开口了。

    “下官出身寻常家族,小时候吃过苦,深知生活的不易,现如今进入朝中为官,衣食无忧了,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局面,若是从自身利益出发,这陈名时的案子,以及前面处置的梁书田的案子,下官都应该要谨慎,做出决断之前,先看看对自身是不是有什么影响,若是得罪了太多的权贵,下官岂不是为自身找麻烦。”

    “处理梁书田案子的时候,下官见到了怡红楼梦缘姑娘的尸首,见到了怡红楼伤心欲绝、不想活下去的鸨母,这一次处理徐名时案子的时候,见到了翠屏姑娘的害怕和绝望,讼师的贪婪与无赖,同时,下官也感受到了梁书田以及徐名时的嚣张,这一切,令下官感同身受,一边是孤苦无依,一边是嚣张跋扈,下官若是不能够秉公办理,岂不是同流合污。”

    “下官吃过苦,知晓底层的不易,上任之前,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辨明是非曲直,秉公办事,尽最大能力,护得百姓的周全,下官以为,为官者,若是不能够为民做主,还不如回家去种稻谷。”

    吴宗睿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贺逢圣却瞪大了眼睛。

    与吴宗睿一样,贺逢圣出身贫苦,小的时候遭受了太多的磨难,对于底层的苦楚感同身受,听到吴宗睿这样说,自然是理解的,而且能够产生共鸣。

    “吴大人,你应该是十五岁乡试高中,十六岁成为殿试二甲进士的吧。”

    “回禀大人,下官侥幸。”

    “非也,非也,若不是心智成熟,刻苦读书,绝不可能如此年纪金榜题名,刚刚听了你的一席话,我都有些惭愧了,说得好,为官者不能够为民做主,还不如回家去种稻谷,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志向,该是我向你学习。”

    说到这里,贺逢圣站起身来,向着吴宗睿稽首行礼。

    吴宗睿连忙稽首回礼。

    “大人如此,下官不敢当。”

    终于,贺逢圣拿起了吴宗睿带来的文书,仔细看起来了。

    慢慢的,贺逢圣的脸色变化了。

    身为南京国子监祭酒,贺逢圣主要关心的还是监生在国子监的学业和表现情况,其他方面很少过问,监生徐名时的事情,他知道一些,不是很详细,而且他听说的所谓实际情况,也是徐名时与蔡家公子丫鬟翠屏情投意合之类的说法。

    想不到真实的情况居然是这样。

    放下文书,贺逢圣脸上已经是阴云密布。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徐名时居然如此混账,强抢民女不说,还试图诬陷蔡家公子和上元县衙,这是给家族丢脸,给国子监丢脸,若是不能够得到处置,天理难容,吴大人,都是我听信一面之词,今日若不是你专程来说明,我都要被他们蒙蔽了。”

    “大人事物繁忙,自然是顾忌不到这些小事情的。”

    “不,这不是小事情,徐名时乃是国子监监生,我没有掌握真实情况,就发表了对此事的意见,让上元县衙很为难,这是我的失误,这样的事情蔓延下去,国子监的声誉也会毁于我的手中,到时候,我有什么颜面面对皇上和朝廷。”

    “大人言重了,办理案件是下官的职责,向大人陈述清楚案件,更是下官应该做的。”

    贺逢圣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吴大人,年纪轻轻就如此的能干,处理事情稳重老练周全,难怪詹大人如此的器重你,很好,真的很好啊,我就倚老卖老,说上几句鼓励的话语,期望吴大人好好为官,继续努力,他日定成为朝中的栋梁。”

    “下官谢谢大人的鼓励,一定努力做事情。”

    “吴大人,马上就是春节休沐了,若是有时间,多来坐坐。”

    “一定,下官定会专门来拜访,向大人讨教学识。”

    “呵呵,说到学识,我才想起,刚刚我看过你所做的诗词,甚为震撼。”

    贺逢圣一边说话,一边站起身走到桌案边,拿起了几张纸。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你的这首诗词,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的艰辛,若是没有声临其境的感受,写不出来。”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首诗词,寓意深刻,更进一步,让我想到你刚才所说的话语,果真的不平凡。”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古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这等冠绝的诗词,我自愧不如。”

    “瑞长,你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看过你的诗词,听闻你的一番话语,我是无比的震撼,依照你的学识,绝非仅仅是二甲进士,当高中状元。”

    贺逢圣的夸奖,让吴宗睿一愣一愣的。

    “不敢,大人学识不凡,下官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瑞长,就不要过于拘谨了,想来我与你的父亲年龄相仿,你我乃是忘年交,我表字克繇,日后我们多多探讨学识,我还要向你请教。”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谋明天下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