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少年大将军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下毒之人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下毒之人

作品:《少年大将军

    万隆帝脸色铁青,一言不发,身上的凶焰每过一息就重上一分。

    李落不用猜都已知晓,倘若云妃所中的毒无力回天,今天留在这里的宫中内侍全部都要陪葬。

    刚刚减弱少许的痛楚才过了不到几息,突然胸腹之中宛若撕裂一般的疼又卷土重来,云妃闷哼一声,手指无助但却狠命的抓向青石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嘶嘶声,留下一道道血痕。

    这种连绵不绝的痛楚,就像在五脏六腑种上无数的青草,等青草生根之后又再生生连根拔起一般,没有一丝怜悯。

    万隆帝心疼不已,抢到云妃身边,抓起云妃素手,不让云妃这样自残。

    鹿玄机运指如飞,连封数处穴道,云妃脸上的潮红之色刚刚显露出来,又再缓缓的退了回去。

    云妃喘息着,每一次喘息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会碰到体内的恶毒。

    而每一次呼吸都离鬼门关更近了一步,再怎么微小的呼吸都会刺痛云妃此刻已经支离破碎的娇躯,唇、眉、耳、鼻,都在肉眼可查的轻微抽搐颤抖着,只有眼睛还是清亮如初。

    看的是万隆帝,目光却悄悄的透过万隆帝,落在李落身上,有那么一丝狡黠,还有一丝离别前的伤感,仿佛在无声的向李落道歉,不该在朝凤宫说那样的话,也夹杂着一分埋怨,责怪李落不该这么小气。

    李落静静的站在万隆帝身后,云妃狰狞的俏脸上方才流过的是一丝笑意吧,李落不是很肯定,心里有些乱,这种只剩下慌乱的心境李落还从来没有过,就算屏山中离死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心绪。

    呼吸有些乱了,李落握了握双拳,脸色清冷如昔。

    皇宫里,这些带上面具的习性早在总角孩童时李落就已经熟悉的很了,当下这个时候或许也不该有什么异色,就这样冷静的看着挣扎蜷缩的云妃,不能让身旁的人看出异样。

    鹿玄机擦了擦额头的汗,疾声喝道:“这样下去支持不了多久,定要想法子解毒。”

    万隆帝扫了一眼胆战心惊的太医,勉强压下心头杀意,回头看着李落,大声说道:“楼儿,快想办法!”声音中有一丝颤抖,还有一丝帝君不该有的祈求。

    李落嘴角微微一颤,仰天长叹一声道:“来不及的。”

    “你说什么!?”万隆帝张口结舌道。

    李落凄然一笑,淡淡说道:“玄机国师虽然能封住穴道近六个时辰,但云妃娘娘坚持不了这么久的,最多半个时辰,就会……”李落声音一顿,黯然停了下来。

    “那怎么办,朕,朕该怎么办,云儿,你告诉朕。”万隆帝悲呼道。

    李落眼神一黯,轻声说道:“皇上,别让云妃娘娘再受这些痛楚了,不如让她去吧。”

    “不会的,不会的,朕的云儿不会离开朕的。”万隆帝牢牢抓着云妃的手,喃喃自语道。

    “玄楼,真的没有别的法子么?”颐皇后惊慌问道。

    李落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眼下或许让云妃解脱才是最好的选择。

    颐皇后怔怔的看着云妃,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原本云妃是宫中最大的劲敌,就这样仿佛一堆丑陋的烂泥一般苟延残喘。

    就在颐皇后心神散乱之际,李落轻轻唤了一声:“皇后娘娘。”

    颐皇后愕然转头望向李落,双目一触之际,突然从李落双目中涌现出一股冷冽凶厉的魔芒,将颐皇后的目光牢牢吸住。

    颐皇后心神一乱,只觉得好像是在看着一轮明月,很亮,也很妖异,虽然心中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告诫自己赶紧收回目光,只是再怎么施力也抽不出目光。

    就在这时,李落突然厉声喝道:“解药呢?”

    “解药在……”颐皇后一怔,清醒过来,尖叫道,“李落,你做什么?”

    颐皇后的尖利呼喊惊动了万隆帝,万隆帝茫然不解的抬头看着两人。

    李落神情有些忧伤,颐皇后怒气冲冲,冷冷的盯着李落。

    万隆帝愕然问道:“玄楼,皇后,你们这是怎么了?”

    颐皇后脸色一转,凄然自哀的哭泣道:“皇上,玄楼他,他,臣妾冤枉啊。”

    “冤枉?你冤枉什么了?”万隆帝一阵眩晕,都到了这个时候,颐皇后哭哭啼啼添乱也就算了,李落怎地也这样不知轻重。

    万隆帝责备的瞪了李落一眼,没有说话。

    鹿玄机脸上的讶色一闪即逝,静观其变。

    李落看着幽怨含忿的颐皇后,轻声说道:“皇后,是你下的毒。”

    颐皇后仿佛被针刺一般尖声呼道:“皇上,你看,玄楼他冤枉臣妾,臣妾什么都没做过,九殿下平白冤枉臣妾,皇上要替臣妾做主啊。”

    万隆帝愣住了,惊愕的看着颐皇后,难以置信的问道:“是你下的毒?”

    颐皇后脸色一片苍白,颤声说道:“皇上,你单凭玄楼一句话就认定是臣妾下的毒么?”

    万隆帝还有些浑浑噩噩,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沉声问道:“玄楼,你为何这么说?有什么证据?”

    “酒杯。”

    “酒杯?”万隆帝不解问道。

    “正是酒杯。”

    云妃命在旦夕,李落不敢怠慢,疾声说道,“宫宴有宫宴的规矩,皇后的酒器叫凤啄,而贵妃的酒器是雀鸣,两种酒器几乎没什么区别,唯一有别的地方是在觥耳处,一个是凤凰,一个是孔雀,但后宫之中贵妃的权势很少有低过皇后的,不济也能平起平坐。

    宫里的工匠自然会有机心,凤啄和雀鸣的雕工相差无几,若不是仔细分辨几乎看不出来。

    而这里,碎在地上的雀鸣没有觥耳,巧的是皇后娘娘桌上的凤啄也碎了。”

    颐皇后脸色一变,阴寒的看着李落,正要说话,万隆帝大手一挥道:“你不要说话,玄楼,说明白些。”

    “杯上有毒,酒中无毒,溶血之毒只在这一杯酒当中,入殿之前所有的器具酒水都要验过之后才能陈设,而宴起之前米公公和常公公还要亲自再查一遍。”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少年大将军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盛宠之医路荣华暖婚之独占国民男神万物聊天群重生之刘老四的春天我有个国道德仙缘女总裁的特种兵王重生医武剑尊超神封魔师偏心眼影帝重回十八岁带着手办军团在火影重生空间八零俏佳人我不作真会死一人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