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把我锁进你的心里 第七十一章 砖厂厨子

第七十一章 砖厂厨子

作品:《把我锁进你的心里

    乔沐心静静地看着陈弘文,没有再打断他,只是那双如墨般的眸子里异常明亮。

    陈弘文顿了顿,接着说道:“凶手的工作时间较为宽松,这样才能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踩点跟踪胡胜驰。

    凶手没有对受害人施行任何伤害,甚至连必要的捆绑束缚都没有,说明他在现实生活中的性格较为温和,没有暴力倾向,也不会易怒,人缘应该挺好。

    鉴于这一带最近十几年都没有发生命案,凶手是三个月前才开始犯案,且对象明显针对的是胡胜驰,所以一定是胡胜驰最近犯了什么事惹到凶手了。不一定非得是正面惹,也可能是间接地……比如,骚扰了凶手的妻子或暗恋对象?”

    乔沐心神色一凛,说道:“你是说,凶手是为情犯案?”

    陈弘文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方,右手指尖轻轻敲着左手手背,他纠结的时候一般都会这样。

    “也不是一定是为情,这只是我推测的最可能的情况之一,因为我不觉得一个生活简单的人会因为其他的什么而可以让别人怒道为此杀三个人。胡胜驰这人嘴巴虽臭,但还没有令人讨厌到那种地步。”

    “嗯。”乔沐心点头,觉得陈弘文说的有道理,也同意了他的这个推测。

    “我们之前调查到了胡胜驰被砖厂开除的原因,是因为他骚扰跟踪了砖厂老板的女儿,我们可以重点关注这件事的具体来龙去脉,也许胡胜驰不仅仅只是跟踪骚扰……”陈弘文道。

    乔沐心一怔,惊讶地看着陈弘文说道:“你的意思是……”

    陈弘文看着乔沐心点了点头,他起身拉了乔沐心起来,说道:“走,我们再去会会胡胜驰。”

    ……

    审讯室的大门一打开,胡胜驰就惊喜地抬头,他以为自己可以出去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不久前狠狠地扇了他两巴掌的陈弘文。

    “你还来干什么?”胡胜驰阴沉地盯着陈弘文,冷冷地说道。

    陈弘文帮乔沐心拉开椅子,而后才拉开自己要坐的椅子坐下。

    陈弘文本来打算是叫乔沐心别进来了的,因为他不喜欢胡胜驰看乔沐心的那种眼神,但乔沐心坚持要进来,陈弘文拗不过她,只好带她一起进审讯室。

    陈弘文懒洋洋地笑了笑,对胡胜驰说道:“当然是有事才来找你。”

    乔沐心坐下,淡淡地看着胡胜驰,面无表情。

    胡胜驰冷笑一声,说道:“是来谈怎么赔钱的吗?我看你小子那么有钱,一巴掌一千块应该出得起吧?”

    陈弘文勾唇冷酷地笑了笑,眼里却一丝笑意都没有,他说道:“出得起,现在我需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胡胜驰听到陈弘文答得那么干脆,马上就有些后悔怎么没多问他要一点……

    “在你认识的人中有没有一个人,他为二十五岁到四十岁的男性,有车,最好是电瓶车,工作时间宽裕,性格温和人缘较好,与非伴侣的异性之间保持距离,私生活方面较为良好,无不良嗜好,最好体格方面较为强壮。”陈弘文一下子说出一大串自己对凶手的画像。

    胡胜驰想了想,说道:“你这范围也太广了,就我们村几乎家家都有电瓶车。”

    陈弘文也知道自己给出的画像太过模糊,也许是自己母亲的话会更为清晰……

    当然陈弘文是不会在乔沐心面前承认这一点的……

    “你好好想想,想好了把名单写在这张纸上,字你应该会写吧?”陈弘文把事先准备好的纸和笔推到胡胜驰面前,没好气道。

    胡胜驰撇了撇嘴,懒散地拿起笔开始用他那狗扒的字迹写起来。

    胡胜驰低头写了二十几个名字后,把笔一扔说道:“我能想到的就这么多。”

    陈弘文微微皱着眉那过纸,二十四个……还不算多……

    “好,我问你,你三个月前有没有特别得罪过这二十四个人中的一个?”陈弘文左手拎起纸对着胡胜驰,右手指了指纸上的名字,对着胡胜驰说道。

    胡胜驰眼神闪烁,但没有说话。

    陈弘文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担心你会为此付出代价而赔钱,或者感到难以说出口?”

    胡胜驰还是闭着他丰厚的唇没说话,但是轻轻地蠕动了下。

    陈弘文却是神色从容,继续说道:“还是你觉得顶着个杀人犯的名号坐牢的时候有气势一些?”

    胡胜驰冷冷地盯着陈弘文,说道:“你什么意思?”

    “我怀疑你说的那个黑衣人在这个名单中。”陈弘文淡淡地说道。

    胡胜驰神色一怔,眼睛往纸上一瞥。

    陈弘文的俊脸上又浮现那种淡淡的似笑非笑的样子,问胡胜驰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胡胜驰现在也觉得再瞒下去也没意思了,他身体靠后靠在冰冷坚硬的椅背,双腿伸直,被手铐铐住的双手无力地垂在了下去放在他的小腹上,他语气毫无波澜地说道:“胡&&。”

    陈弘文用笔把那个名字圈了起来,然后抬头问胡胜驰说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胡胜驰说道:“我家养了三年的狗不见了,我怀疑是他偷的,因为那天他们一家人都没有回村里吃饭,明显是偷了我家的狗然后拿去外面吃了。第二天我就去他家找他,他不承认,我一气之下半夜就把他车的轮胎气给放了,之后还是不解气,我就每天都对他做点小动作。”

    乔沐心皱眉,面对这种小人还真是防不胜防。

    “胡&&有怀疑过这些是你干的吗?”陈弘文淡淡地问道。

    胡胜驰笑了笑,说道:“他当然怀疑,不过他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我干的,还跑来和我打了一架,呵呵,手都差点给我拧断,不过村长怕事件闹大不好收场,就各自安抚了我们两个人……胡&&这小子也是怂,他有儿有女,怕我这么一个孤家寡人真的跟他拼命,后来也就没再跟我再纠缠,看着我都是绕道走的,哈哈……”

    乔沐心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人家肯定不是真的怕他,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陈弘文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还有谁跟你有过节?”

    之后胡胜驰又说了三个人,陈弘文都一一把那些人的名单圈了出来,列为重点观察对象。

    最后,陈弘文定定地盯着胡胜驰的三角眼,严肃地问胡胜驰道:“你除了跟踪和骚扰砖厂老板的女儿胡玉素外,还对她干了什么?”

    胡胜驰眼皮子轻轻地一抬,然后狠狠地哆嗦了一下,他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他压低脑袋轻轻地低声笑了笑。

    乔沐心却没由来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弓虽*了她对吗?”陈弘文紧紧地逼视着胡胜驰对他说道。

    胡胜驰还是勾着头低笑不答。

    陈弘文不管他,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你苦苦追求不到胡玉素,然后就弓虽*了她,她一个农村保守的人自然是对贞洁极为重视,你算准了她不会报警也不会对别人说,所以你才会对她那么做。她不敢跟别人说,甚至连父母都不敢,后来她可能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个可以交心的人,而那个人又把她看得很重,所以那个人才设计报复你。

    又或者那个人自己发现了你弓虽*了胡玉……还有一种可能,你自己告诉了那个人,而那个人恰恰喜欢胡玉素。”

    胡胜驰眼珠开始转动,他是和一个人说过这件事,这个人也在陈弘文之前说的那些人里……

    现在他却在想要不要告诉陈弘文这个人是谁,告诉了……那就算是承认他弓虽*了胡玉素,这个应该和杀人罪一样重吧……还是不要说了。

    陈弘文知道胡胜驰不会说,这要是换谁都不会说……

    他拿起了那张写满了名字的纸,慢悠悠地说道:“我记得你好像和砖厂的厨子关系不错,你有没有说漏过嘴给他听到你弓虽*胡玉素的事?呵,我记得那个厨子好像是叫周青山……”陈弘文点着纸上的一个名字,“是这个吧?”

    胡胜驰眼神闪烁,不自觉地换了一个坐姿。

    “哦,那看来就是他了。”陈弘文勾唇懒洋洋道。

    胡胜驰面如死灰,紧握的指甲都陷进了他粗糙的手心肉里。

    陈弘文起身,走到胡胜驰身边,拍了拍的肩膀,淡淡道:“别怕,你只要能帮警方一举拿下那个贩卖女童的犯罪团伙,我相信你还是会被减刑的,要是你在监狱里表现得好一些,说不定过几年就出来了。”

    胡胜驰面部肌肉狠狠地抖了抖,最终他的脑袋还是缓缓地低垂了下去。

    陈弘文对乔沐心温暖地笑了笑,说道:“走吧。”

    乔沐心乖巧地点头,她发现最近陈弘文越来越帅了,认真的时候特别帅,特别是工作的时候,强势的时候也帅,她以前还没机会见到他强势的时候……

    “我们快去调查这几个人吧。”乔沐心在陈弘文身边雀跃道。

    陈弘文抬手摸了摸乔沐心的脑袋,温和地说道:“这几个人交给警方去调查,凶手很有可能就在这之中,我怕会有危险。”

    乔沐心的腮帮又开始鼓了起来,漆黑的大眼可怜巴巴地看着陈弘文——这是她惯用的技巧之一,平时没事她是不会露出这种表情的……

    “不过我可以带着你跟着警官去找胡玉了解情况。”陈弘文笑了笑说道,手掌下滑,轻轻地捏了乔沐心粉嫩的小脸一下。

    乔沐心听到这个消息后,眉眼一弯,咧嘴一笑绽放出青春活力又叫人沉醉的笑容,她说道:“好。”

    ……

    陈弘文把自己了解推理得出的信息告诉了汴扬分局的刑警队长,他点头马上吩咐了一众刑警去调查,自己则是亲自带着一名刑警亲自去找砖厂的厨子周青山。

    陈弘文开着自己哥哥的悍马车,跟着刑警队专用车去到了胡玉素的家里。

    胡玉素没有像其他农村妇女那样聚在一起打牌,而是一个人在家自己磕着瓜子看电视。

    她家里的装修和格局都很好,显示了她家比一般普通农村人有钱,她自己的居家穿着都挺体面,许是没生育过小孩的原因,她看上去比较年轻苗条,身材很好,皮肤也细腻,第一看上去可能并不觉得她很漂亮,不过越看就越让人觉得好看。

    从胡玉素的面色看不出什么表情,她对警察的第二次(之前来过一次)突然到访也没有表现出惊讶,而是客气地请了他们进屋。

    屋里开着空调,很暖和。

    胡玉素为四人一一奉上热茶后,就坐在他们侧面的沙发上,看着他们,不过她的目光最多的时候还是停留在陈弘文和乔沐心这两个年轻人身上,上一次警官来问话的时候陈弘文和乔沐心没有来。

    “覃警官,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就问吧。”胡玉素对覃警官说道,她已经认识了覃警官。

    覃警官轻轻地咳了一声,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情绪,而后面上淡淡的,很平常地问胡玉素问道:“胡胜驰是不是除了跟踪你之外还对你做过别的什么?”

    胡玉素一愣,没想到覃警官会这么单刀直入地问,她眸子一黯,最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覃警官继续以平常说话的口气问胡玉素,其他三人也都是面上平淡,就像在聊今天天气很好的样子,尽量不让胡玉素感到尴尬和羞耻。

    “在哪里?”覃警官问道。

    胡玉素垂下眼眸,说道:“在我家。那天我妈出去打牌了,我爸在他兄弟家喝酒,我下完班开车回来,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我当时不知道胡胜驰这个狗杂种在跟踪我,他在我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把我推了进来,他自己也跟着进来,然后……”

    胡玉素白净的脸上静静划过两道泪痕……

    乔沐心却听得气焰滔天,恨不得回去就狠狠踹胡胜驰两脚。

    覃警官从茶几上扯出一张纸巾递给胡玉素,继续问道:“你有把这件事告诉过你身边的人吗?”

    胡玉素接过覃警官递来的纸巾,低声柔弱地说了声“谢谢”,而后回答覃警官的问题道:“没有,连我爸妈都没有,那个狗杂种在我爸妈回来之前就走了……”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把我锁进你的心里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荣耀的华娱超神证道夏逆来自未来的神探万古第一神重返洛杉矶超凡捕快无敌正德校花的全能教师真实末日游戏聊斋假太子玩家必须死无限随机系统我真不是手艺人从贪吃蛇到吞天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