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大虞天行 > 23绝望搏命时(求票)

23绝望搏命时(求票)

        这货还挺有理的。

        因为这事确实诡异。

        包括八尾自己都不信,赵山河一拱手自己就能这样。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她这样呢?

        莫非场中有人针对自己,还是说这是姚红药昨夜试图反击留下的伏笔。。。

        一人两妖沉默之际,书院又开始搭建影壁了,赵山河便先老老实实站回原处等待起来。

        但他只是看似老实而已。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他已经用了皆,者两印。

        一个暂时化解六耳的敌意获得好感,一个直接溃散八尾的真元,但时效究竟多久他不确定。

        而几次在刀尖跳舞的经验让赵山河不敢期待奇迹。

        他只能让自己成为奇迹。

        只是接下来该用什么手段对付六尾呢。

        又怎样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最起码困住他们,使得他们没时间对付姚红药呢?

        思来想去,赵山河心想,看来我只能用十八罗汉,加“十倍爆燃的宝瓶印”!

        然后用十八罗汉拿下六耳,我则去硬撼虞向昊?

        不行,这样并不够。

        首先我不能确定八尾多久能够恢复,另外虞向昊必有底蕴,我赤手空拳绝无可能轻易拿下他。

        还有就是这里的童生和士兵如果见到我对付“大先生”,搞不好还要来弄我!

        那我该怎么办呢?

        我总不能将泛海诗传授给他们证明我是对的吧,就算我舍得,那也会引起对方警惕,失去出其不意的效果了啊。

        赵山河拼命在想。

        他头都大了,因为他要做的事还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他必须拥有大量灵石。

        也就是说,他必须在即将开始的测试中出手,不然就没机会了!

        今日之前的赵山河做梦都没想到,他以为能笃定的秋闱中竟发生这样的事。

        如今他身在一线,独对六耳八尾和虞向昊。

        局势之难,让他几乎窒息。

        除非一跑了之,此事几乎无解,可他又怎能不管姚红药呢?

        ***************

        此刻。

        魏虎臣已经得到消息,他也惊呆了。

        虞向昊这厮竟疯了似的将刘武久都办了,竟还在考场拿下姚红药。

        这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角度出的问题!

        要知道那可是功德弥漫的书院啊,他们这些妖怪怎么敢去的?

        但魏虎臣转念一想,是了,六耳既能装扮为神进,这说明他有对付官衙明察秋毫的法门,八尾也是!

        这可怎么办呢。。。

        就在他也为难抓狂之际,卯时已到。

        总书院处升起屏障,断绝了内外。

        魏虎臣阴沉着脸思索再三,终还是催动阵法,光芒闪耀处,一系青衫一系红袍联袂而出。

        魏虎臣扑通一声拜倒在地:“恩师,虎臣死罪。”

        众人见状大吃一惊。

        等他说完,所有人,包括圣人都顿时慌了。

        圣人努力压下得知爱女被抓引起的心乱后,问:“赵山河怎么联系到你们的?”

        “他应该是偷了测试影壁的御灵石,动用他的功德力量私刻官印,然后联系上周青山的。”

        魏虎臣是洞玄大家,神思敏锐,不曾亲见却也说的符合事实。

        也就在这时,金陵王府处似有些妖气溢出。

        姚落河和神秀惊骇相顾。

        金毛犼一旦破阵就是人间浩劫。

        而姚红药陷入敌手何时身死也难说难料。

        两难!

        但也就在这时,岳无靣忽然跳出:“圣人,我能从地下打洞进书院。”

        魏虎臣看不穿,圣人是看得穿的。

        圣人瞅见他,再度失色:“你是那只岳无靣?这又是怎么回事?”

        边上的魏虎臣得知这兔子居然就是之前和自己杀的死去活来的岳无靣,他也懵逼了。

        岳无靣道:“在下受无上法相洗礼,深知罪孽深重,又得那法相叮嘱,便来跟随黑木崖看重的赵都督,顺便也将金毛犼的消息告知令爱。”

        就算在这个时候神秀也忍不住问:“黑木崖到底在何处?”

        “在下不知,在下在战场被法相收服后,只知来此。”

        “赵山河也是受黑木崖的街溜子提醒,才给我们报信的。”魏虎臣强调。

        圣人不由想,赵山河既得街溜子提醒,岂不是说街溜子就在考场内,莫非他要去救红药?

        父女亲情和金陵安危在心中百般来回后,圣人终于找到个勉强能说服自己的借口,他叹道:“既然如此,也只能看她的命了,神秀兄弟,我们去吧。”

        他又说:“虎臣。”

        “在。”

        “守护好这里,这是赵山河的家。”

        魏虎臣默默拱手,而赵家上下听圣人这么说,都不由露出悲伤的表情。

        因为大家都看出来了,圣人的这个决定其实已经放弃自己的女儿和赵山河了。

        一切只能看他们自己的命,所以圣人才要魏虎臣守护他们。

        但苗银锅冲魏虎臣喊道:“他二伯,你去救山河和大都督,我们不要你们管。”

        “是啊,二哥,你去救他们吧。”杨宜玉也道。

        谁说她真是傻白甜?她能让沈成章这个老色比最疼她,何止是有美色?

        杨宜玉其实是个平时稀里糊涂,大事不糊涂的人。

        她搂着女儿一字一句的道:“老爷你也找地方躲好!家里面只有你和赵山河一个都不能少!我们留着引诱敌人就是。”

        “放屁!”沈成章怒道:“没了你们,我和赵山河搭伙过日子呢?”

        这厮也狠,被妻子和苗银锅的气概感染,忽然道:“躲什么躲,我们既然有厚土符和剑符,还有那么多龙音章,我们随二哥一起去救山河和大都督。”

        “对。”王金花也道:“我这就去点起羽林军!”

        “把李雍他们也叫上!”张伟荣刘玉峰也附和。

        一时间群情汹涌。

        而魏虎臣看他们如此头铁,他本就是一个杀伐果断的硬汉,心中生出豪情,便道:“也罢,今日同生共死!走!”

        但也就在这时,苗苗忽然道:“等下。”

        “怎么了?”

        “二伯请将巨阙剑丸给我,我能给山河哥送去,对,还有他的所有装备。”

        全场。。。唯独她的吃货姐妹大叫:“对对对。”

        因为她知道水缸能传输的事情。

        于是众人很快看到,苗苗开始将赵山河的储物灵戒,铠甲,剑丸,龙音章一个个的往自己的小脑袋里塞。

        圣人不是急着去办事,他都想留下来看。

        因为这功能实在也太神奇了!

        此时,赵山河堪堪将手伸向测量影壁,他正要绝望的舍命发疯,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然后他忽然就愣住了!

  https://www.myshu.org/22/22052/194861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