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崛起1639 > 第一六二章 留下京营

第一六二章 留下京营

        (谢谢好友5335yn和好友陳锦昌的月票,好友中华潮的2100大赏和两张月票)

        扬州城头,看着孙传庭引军徐徐退却,红娘子冷冷一笑“既然来了,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出城追击!”

        “副司令,那边……”

        张全向淮安兵的方向指了指。

        淮安兵的行为较为怪异,一群人拥堵在那里,既不走,也不散,况且那乱糟糟的阵形,根本就不是要作战的样子,这不免让人有了些想法。

        张全猜测道“副司令,我倒是有个想法,淮安兵曾受过总司令大恩,又接连三败,就算是瞎子就看到大明朝奈何不得总司令了,如今聚着不走,难道是要投降?”

        红娘子点点头道“很有可能,淮安兵早就想降,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这样罢,你们几个带兵出城,咬住孙传庭的尾巴,尽量不要与他交手,拖到李公子过了河,谅他插翅难逃!”

        “得令!”

        张全等几名将领施礼离去。

        不片刻,七千革命军携带十门117出了城,尾随孙传庭部。

        “简直是欺人太甚!”

        孙传庭大怒,但好歹没冲动,一边着人密切打探李信的动向,一边继续南下,直到远离扬州有了十来里,才下令反扑。

        他清楚,不把这支尾随的革命军打掉,想逃回南京几乎没有可能,可是李信带的兵随时就要渡河赶来,又是攻不下扬州败退而走,全军上下士气涣散,虽然革命军的117型火炮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以三万对七千,愣是攻不破革命军的防线。

        天色越发的昏暗,孙传庭也愈发焦躁,时间每过一分,对于他都是一种折磨,如有可能,他会不顾一切的退走,可惜被咬住了尾巴,如强行退却的话,只能是全军溃退。

        候方域、陈贞慧等复社成员也极度不安,不时翘首望向西边。

        “制军,制军,快看!”

        突然有人发出惊恐的叫声。

        孙传庭转头一看,顿时面如死灰,西北方向的地平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影,稳步向着自己推进。

        “制军,制军,李信来了,李信来了!”

        候方域最为惊慌,尖声叫了起来。

        陈贞慧也急劝道“制军,赶紧走罢!”

        “哎”

        孙传庭重重叹了口气,虽然两军还未接触,可是连七千人都攻不下,又逞论李信亲自率领的两万人?一时之间,心如死灰,再想到崇祯横在他脑袋上的铡刀,即便逃回南京,又能如何?

        铮的一下,孙传庭拨出佩剑,就要往脖子抹去!

        “制军,万万不可啊!”

        左右连忙拉住孙传庭!

        孙传庭就如失了魂般,怔怔站着不动!

        革命军越发的逼近,明军的骚动也越来越明显,但孙传庭余威尚在,好歹没有一溃而散,只是全军都布上了一层紧张的气氛。

        这时,革命军中一骑驰出,放声大喊“孙制军,我家总司令欲与你一会,请将火炮拖往后阵!”

        “还有什么好谈的?”

        陈贞慧眉头一皱。

        “诶”

        候方域可不是这么想,上回在南京城下与李信面对面,早已丧了胆,在他看来,能谈总比不能谈好。

        “拖到后面!”

        孙传庭也挥了挥手,虽然他知道李信找自己谈话不可能是好事,但他也不愿意平白无故的全军溃败,有一丝希望,他都想带着完整的军队回南京。

        依着孙传庭的吩咐,一门门火炮被拖到后面,甚至为表示诚意,炮口还向后,革命军也继续前压,燧发枪上装着明晃晃的刺刀,一排又一排,如排山倒海般,给人带来极大的压力。

        因为双方的火炮都留在了后阵,革命军前推至一里左右才停下,李信带着四人驰出阵,孙传庭也会意的带了四个人到中线处与李信会回。

        “本司令刚刚出门,制军就来攻我扬州,是否欺人太甚?”

        李信草草拱了拱手,冷声道。

        孙传庭眼里现出了怒色,是谁约法三章之后又兵逼南京?许你做怎么就不许我做?不过他也清楚,纠结于此毫无意义,于是不客气的哼了声“本部院为朝庭剿匪,天经地义,李信,你废话少说,放马来攻便是!”

        李信摆摆手道“你不仁,我不能不义,孙制军,我还是那句老话,大明朝已至垂暮之年,非人力所能挽回,有志者当另作他谋,以制军之才,坐镇南京,当是南京民众之福,皇上虽有愤怒,但天下局势靡烂至此,保全局不如保一方,他日理应理解,制军以为如何?”

        “满口胡言!”

        孙传庭心头扑通狂跳,今天李信第二次把话挑破,偏生自己战败了,回南京出没活路,很难不让人相信自己会有拼死一搏,干一票大的的心思,出于推托的本能,厉声喝斥。

        周围人也面面相觑,尤其是候方域、陈贞慧等复社成员,先是满脸的不敢置信,随即目光闪烁起来。

        李信呵呵一笑“孙制军,我还是那句老话,来自于北面的朝庭旨意,我会替你拦截,而由两湖方面转来,就得制军自己想办法了。”

        “你究竟意欲何为?”

        孙传庭深吸了口气,问道。

        李信微微一笑“我与制军一见如故,又为制军打抱不平,想制军十年剿匪,匪祸愈剿愈烈,而制军满腔热血,几经浮沉,眼见届知命之年,却落得个西市就斩的下场,本司令窃以为,制军决不甘心,故为制军指点明路,哪怕不为自己,也要为儿女计。”

        孙传庭心里翻江蹈海,割据自立的念头又一次冒了出来,其实他明知李信不怀好意,无非是想让自己和南京的官僚内斗,将来李信坐稳了淮扬,必会取南京,可是崇祯已经把他逼到了绝路,李信又当面挑明,只要不想死,割据自立是唯一的选择。

        “哈哈”

        李信突然哈哈笑道“本司令知晓制军素来忠义,不过忠有大忠小忠,明忠愚忠之分,忠于民,忠于天下,是为大忠明忠,忠于一家之姓,忠于无道之君者,是为小忠愚忠,想制军亦为饱学之士,早晚会参透个中玄妙,学生言尽于此,望制军好自为之。

        不过制军此去南京,京营必不愿追随,也罢,本司令好人做到底,制军将京营留下,可领南京兵离去。”

        “你……欺人太甚!”

        孙传庭大怒。

        京营中也鼓躁四起,想堂堂京营天子脚下,都是老爷兵,哪能受得了李信这种命令式的口吻。

        “砰!”

        二瓤朝空放了一枪!

        现场稍微安静下来。

        李信又放声唤道“南京的乡亲们,本司令不愿与南京人为敌,今次前来,只为留下京营,为免误伤,还望南京各营退后两里,本司令保证,只要南京兵不与我革命军为敌,我军也不向南京兵放一枪一炮!”

  https://www.myshu.org/2/2580/24250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