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逍妖法外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三千劫象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三千劫象

        劫象始于雾起,终于雾落,其间有三千劫象。

        这里的“三千”却并非简单的指三千之数。

        说一千小劫象为一个中劫象,一千中劫象为一个大劫象。由雾起劫现,到雾落劫终,唯有经历一个完整的大劫象,渡劫才算完成。

        而“千”乃是妖族先辈推测出来的一个极数,无论是小劫象的种类,还是渡劫者需要经历的劫象数量,都不会超过一千之数。

        央卓的那张牛皮纸上便是记下了历来已知的小劫象种类,如有五行属的“五行劫”,五行衍属的“风雷劫”,五行之外的“生劫”、“死劫”,“大小心魔劫”,等等。

        林林总总,大多都带有寥寥数字却道尽关键之处的批注。共计九百九十一种,时至今日,还未有第九百九十二种的出现。

        那些不加注释的,想必是当年的渡劫者也未能抗过去,身死劫中。唯有那一幕惊人的劫象被旁人记录下来。

        按照妖族先辈的理论,就算做最坏的打算,苏异所需要应付的小劫象最多也只会有九百九十九种。以不过一千之数的小劫象为一轮中劫象,再经历不过一千轮中劫象后渡过一个大劫象,最终修得妖身。

        一轮中劫象的终结以“劫眼”的出现为征兆,“劫眼”为一段突如其来的平静,常伴大雾转小雾,期间小劫象暂息。

        而大劫象的降临则象征着劫终,乃是一次威力比小劫象要强上数百倍的天道打击。

        以上皆是寻常妖类渡劫时所需要经历的,半妖也一样要经历。唯一不同的是,半妖还需同时为身体内作为“人类”的另一半去渡“人劫”。

        毕竟天道可不会管你要渡哪一种劫,但凡存在,便会引来劫象的打击。而双劫同降的经验,即使经历了万年的积累,也是少得可怜。连那些自诩智者的妖族先辈们,都不敢妄测双劫象下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于苏异来说,还有一个更严峻的考验,便是他那一身被碧荷所强行赋予的强大妖气,极有可能引来三千劫象之外的天劫。

        一旦他企图以那股本不属于自己的妖气来对抗小劫象,妄想瞒天过海,便会遭到天道的降罚。

        此时苏异已经寻到了一处宽阔平坦的渡劫之地。这个小山峰顶地势不高,四周一片光秃,没有杂草树木。无可燃之物,无聚风之势,更不可能有水朔流而来。天道少了许多发挥的空间,这劫想来也会好过一些。

        尽人事排除了一切的外因干扰,剩下的,便只能看天意了。

        他端坐于小山巅上,紧守心神,静候着第一个小劫象的降临。

        不多时,便见晴空忽然转阴,在三两息间便聚起了大片的黑云。那云中电弧跳动,如蜿蜒爬行的蟒蛇,朝那中心最浓厚之处游去。收拢的电蟒挤成一团,扭成了闪电。“雷劫”随之降临,一道曲折的电光当空劈下,一声炸响,荡开重重浓雾,显露出了当中苏异的身形。

        两条妖龙随即现身,冲天而起接下那闪电,一道接着一道。电光接连不断地照亮这黑云笼罩下的群山,直至妖龙土崩瓦解时,已有数十道的雷电降下。可那黑云却仿佛还意犹未尽,声势虽然见弱,但完全没有停歇的迹象。

        苏异不敢随意动用妖气,便是用肉身硬抗下了接下来的落雷,毛发当即焦黑数片。浑身的麻痹与疼痛惹得他不由破口大骂道:“娘的,这么多的雷,到底是算几次劫象…”

        “厌顼你也是妖,你来说说。”苏异在神识中痛喝道。

        “你若再这么让劫象随意瓦解‘五行化龙’,万一雷劫牵连到分魂,我作为主魂也会受创的。”厌顼严肃道。

        “我也没有渡过劫,不知道这到底算几次。但据我了解,这所有的雷…只能算是一个小劫象。”

        “我去你…”苏异还没骂出口,便又被劈了一记,痛得浑身发颤。

        “一个小劫象里有几道雷,持续多久,威力多强,与运气有关,也与你自身的实力有关。”厌顼又接着说道,“照这么看来,天道是认准了你体内那股破封的妖气了。”

        “其实要判断小劫象的始终,有一个简单的方法,便是不同劫象之间的交替。总不能,两种不同的劫也算是同一个小劫象吧…”

        厌顼话未说完,四周便猛地刮起了烈风。“风雷劫”有雷便有风,有风便有雷,风雷总是相伴的。这边雷云还未散去,雷电还在落下,风刀便已经陆续刮来了。

        “娘的居然还有这玩法…”苏异咬牙骂道,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寻常的小劫象交替,还是那传说中的“双劫同降”。

        那风刀还诡异得很,全不按常理来,四面皆有,顺着山脊便朝他爬去。

        苏异在这光洁的山巅之上找不到任何可以遮挡之物,不由地暗骂自己找了这么个破地方。

        好在自那风刀肆虐山巅不久后,雷声便渐渐停了下来,让他有了一点喘息的时间。

        有了天道这“无赖”般的行径之后,苏异不敢掉以轻心,丝毫没有放松,随时候着下一个小劫象的突然出现,甚至已经做好了三种劫象同时降临的准备。

        毕竟天道的无情他已经领略过了,以目前的趋势来看,再无耻些也不是没有可能。

        果不其然,雷声淡去没多久,便开始下起了雨。

        早在雷停云却不散时,苏异便猜到了些端倪,知道这雷云肯定还有古怪。

        只不过饶是他有所准备,天道的无耻还是超乎预料。那落下的雨滴中竟还带着火焰,打在他的身上,点燃了一簇皮毛。当中的雨水滚烫,透过毛发渗入到皮肉上,流过被雷电和风刀劈出的伤口,令他又痛又痒。伤害虽不大,却是无孔不入,且避无可避。

        苏异心中一阵哀嚎,恨不得再将那张牛皮纸扯出来读一遍,看看到底哪里有写到“火雨劫”这种东西。

        气闷归气闷,他已经有了一些头绪,想来这就是“水劫”与“火劫”的双劫降临了。

        一劫接着一劫,这还只是刚开始,苏异便已经有些恍惚,记不清到底已经经历了多少个小劫象。

        “芷鸢…”他喘着气说道,“帮我一个忙。”

        “哥哥…”芷鸢化身的雀鸟远远地看着迷雾中那道被劫象蹂躏的身影,心里刀割般的痛,未必就比忍受劫象之苦好多少。

        “帮我数着…”苏异咬牙道,“我倒要看看…这贼老天到底会给我安排多少个劫象…”

  https://www.myshu.org/19/19387/194858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