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柯学验尸官 > 第113章 开刀验尸

第113章 开刀验尸

        “我就说吧...这种事对你来说还是太早了。”

        林新一轻轻拍着毛利兰的背帮忙顺气,照顾了好久,才终于让这小姑娘从前所未有的恶心反胃中舒缓过来。

        “林先生...对不起,我把这里弄脏了。”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脸色仍旧显得苍白。

        “这很正常,没什么好抱歉的。”

        林新一稍稍安慰了一下,紧接着又递来同样早就准备好的纸巾:

        “擦擦嘴,要是坚持不住,现在还可以走。”

        “不了,都走到这一步了。”

        “反正也吐得没什么可吐的了,让我接着帮忙吧!”

        毛利兰一边轻轻擦拭着嘴角,一边这样勇敢地坚持留下。

        她的心思单纯却又执拗,只要认准了什么,就一定会坚持到最后。

        “好吧...”林新一很是钦佩这位学生的强大意志:

        “那你换个干净手套,拿照相机帮忙拍照记录,我们正式开始。”

        正式开始,但并不是直接开始解剖,而是得在解剖之前,先完完整整地查验一遍尸体的体表情况。

        “体表皮肤、甚至是内部肌层都烧焦炭化了...情况不乐观啊。”

        林新一仔细查验着尸体体表,眉头越皱越紧。

        而毛利兰也壮着胆子跟着一起查看,很快就发现了什么可疑的东西:

        “林先生,这几处伤是不是刀口啊?”

        “不是。”林新一摇了摇头。

        想到这次解剖还有带学生的目的在,他便暂且分出心来,对毛利兰讲解道:

        “这是尸体在高温作用下出现的一种,名为‘皮肤皲裂’的特殊现象。”

        “因为高温使皮肤凝固收缩,与皮下组织分离绽裂,一般呈现直线或弧形,走向多于皮纹一致。”

        “检查这种烧焦尸体的时候,要注意把这种尸体现象和切创和砍创区分开来。”

        林新一一边解释,一边验尸,很快也发现了什么:

        “看,这里才是刀口。”

        “死者的后背上有明显的刺创,看这创口位置和入刀角度,很可能是被人从背后一刀刺进了心脏。”

        “这种伤势无疑是能致人于死地的致命伤——结合案情来看,死者应该是先被凶手背刺捅死,死后尸体又被凶手藏到了赤鬼村火祭的篝火堆里。”

        林新一细细地讲解着尸体上发现的外伤,而作为助手的毛利兰,则是很认真拿起照相机,在旁边帮忙拍照记录。

        “高温毁掉了太多尸体征像,体表能看出的东西也就这么多了。”

        “那么,接下来...开始解剖吧!”

        林新一深深叹了口气。

        说着,他神色郑重地站到了解剖台的右侧,向解剖上的死者微微鞠躬。

        不用林新一解释,毛利兰也能看出来,他这是在以法医的身份,对逝者表达尊重。

        她有样学样地站在林新一身边向死者鞠躬致意,嘴里还下意识地轻松嘟囔:

        “放心吧,根岸先生。”

        “我们一定会替您找到真相,抓出凶手的!”

        “嗯,一定会的。”林新一并没有讶异于毛利兰这种跟死者聊天的天真,而是非常认真地附和了一声:“因为这就是我们法医的工作。”

        然后,他站直身子,从旁边的器械车上拿起一把手术刀。

        这次要做的是系统解剖,要开三腔,也就是打开颅腔、胸腔、腹腔,进行系统完整的解剖调查。

        “我习惯采用的是一字切开法,最省事、直接、方便。”

        “就是从从下颌下缘正中线开始,沿颈、胸腹正中线绕脐左侧至耻骨联合上缘,切开皮肤及皮下组织。”

        林新一一边向毛利兰讲解解剖的术式,让她有个初始的印象。

        然后,就像他解释的那样,他用刀沿着下颌下缘正中线,从上至下地缓缓划出一道长长的直线。

        这一刀直接连皮肤和软组织一并切开,直接深入到足够让胸部的肋骨面露出来。

        目前来看,只不过是尸体上多了一道直直的长口子,视觉冲击力还不算太大。

        但接下来...

        只见林新一放下手术刀,将戴着两层手套的手探入胸部正中打开的刀口。

        就像是在脱一件厚重的衣服一样,他将皮肤、皮下脂肪和胸大肌作为整体的一层紧紧攥住,沿着肋骨面,向着两侧剥离开来。

        那皮肤已经完全炭化,一攥就开始像掉渣酥饼一样哗啦啦地粉碎掉落。

        而那皮肤下的厚厚脂肪层...因为在高温状态下遭受过强力炙烤,此刻并不是呈现着正常情况下,和鸡油看着差不多的油黄色。

        这整个脂肪层都被烤得缩水、渗油。

        所以在用力剥离的时候,很快就有肉眼可见的油脂被挤压了出来。

        “.......”

        看到这一幕,毛利兰的脸上愈发没有血色。

        她紧紧咬着嘴唇,身体一阵颤抖,最后却还是坚持着站稳了身子,没有就此挪开目光。

        “真是坚强啊...”

        林新一不由轻轻感叹。

        他倒觉得毛利兰和自己挺像,都是先学武后学医,天然就带着一股武者的坚毅。

        有这份坚毅在,就能很快适应常人难以适应的恶劣环境。

        “剥离开皮肤脂肪和肌肉层后,要检查检查软组织有无出血、水肿,胸骨及肋骨有无骨折,骨折的部位及形态,周围组织有无生活反应。”

        “只不过,这具尸体的软组织层都炭化得有些厉害...能看出来的得不是那么多就是了。”

        见到毛利兰还挺有精神,林新一就干脆给她顺便讲起课来。

        而他对着毛利兰讲解,同时也让她这个助手帮点小忙、参与其中:

        “帮忙递一下镊子。”

        “嗯。”毛利兰很快反应过来,从器械车上找出一把镊子递上。

        很明显,她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样具有冲击力的画面,能跟上林新一的节奏了。

        而林新一接过镊子,便小心地用镊子提起腹膜并切开一小口。

        然后,在毛利兰那敬佩的目光中,林新一直接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小口撑开,又用刀在两指间缓缓切开腹膜。

        就像是在给书籍剪开塑封一样,这样做可以将腹膜提起来切割,避免在切割时损伤到腹腔的脏器。

        切开腹膜,沿肋弓切断连于胸壁下缘的肌肉,扩大腹腔,开腹腔的工作就完成了。

        “解剖一般都像这样先从胸腹腔开始,颈部解剖放到后面。”

        “因为解剖胸腹部相当于先把血放干净,可以避免在切割颈部软组织的时候,因为颈部解剖区域被血液污染,而影响颈部原有损伤和出血的观察。”

        “尤其是怀疑是缢死、勒死、扼颈致死的死者,一定得采用这种先胸腹后颈部的解剖顺序。”

        “当然,这具焦尸的体液在高温大量蒸发,放血作用不大,其实也可以先从颈部开始。”

        林新一一边埋头忙活,一边细细地为毛利兰讲解。

        “我明白了。”毛利兰认真点头,结合着看到的画面,默默地将知识记下。

        而林新一手上加快速度,开完腹腔,让肋骨面完全暴露,又忙着去开胸腔。

        他拿着解剖刀,自第二肋软骨开始切割。

        切割时刀刃向外侧偏斜,沿肋骨与肋软骨交界处内侧约1cm处逐一切断肋软骨及肋间肌,用解剖刀呈“s”形切断胸锁关节和第一肋骨。

        然后,他提起肋弓紧靠胸骨及肋软骨后壁将横有胸骨部和纵隔结缔组织分离。

        最后再揭去胸骨暴露胸腔,胸腔便也彻底打开了。

        做完这些,林新一停下动作,思考着陷入沉默。

        “林新一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毛利兰察觉到了林新一表情的凝重。

        “情况有些麻烦...”

        “这具尸体,被高温损坏得太厉害了。”

        林新一的语气变得有些凝重:

        打开看过才知道,尸体被高温破坏得有多严重。

        炭化从皮肤深达肌层不说,就连打开胸腹腔后看到的体内器官组织,都被体外渗入的强大热力给烘烤得几乎熟了。

        虽然这些器官并没有被烤得跟表层皮肤一样炭化,避免了最糟糕的情况...

        但这尸体就像是火候正好的烤鸭,外面烤焦了,里面也基本都被烘熟了。

        “我们这次解剖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判断出根岸先生的真实死亡时间,推翻那个阿部丰的不在场证明。”

        “如果烤得不是太厉害,直接看体内器官有无腐败变色,或是提取器官组织内的腐败菌群做研究,就能很简单地判断死亡时间。”

        “但现在...”

        看着那些因为高温炙烤而严重变色变形的器官,林新一无奈一叹:

        “想判断死亡时间,有些难了。”

  https://www.myshu.org/18/18191/15866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