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流云百书 > 六十二章 重楼别(二十一)

六十二章 重楼别(二十一)

        所幸他没失忆多久,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约是早上失忆,打坐修炼了一白昼,晚上就恢复了记忆,然后一脸冷漠的离开。

        我本以为就这样就此别过,谁知半夜时分,他又身负重伤倒在了我门前。

        “……”我无语了,心想这是什么情况?

        ——是神谕者,她一直对他的行为不爽,尤其是他的分身跟青霄那件事,让她失去了紫霄琴。

        悬木之眼如是说,发给我看了那一段影像。

        不知是何片山林,却依旧是那一盏金线缠绕的灯,在吸收他身上的灵力,然后一脚被神谕者踹倒了这里。

        我迷惑了,他真的是此间唯一的上仙吗?怎么这么弱!

        不过另一件事,更吸引我的注意力,“紫霄琴?就是那把可操纵人心的上古神器?”

        悬木之眼重重的叹了一声,语气悠长,她不禁回忆了过往

        ——那是她的故友,创造出十大神器的神缎师·天工赠予她的。

        天工之物,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她把紫霄琴一直小心保存在重楼之中,但灼华上仙的分身·秋白公子,却与它缔结了契约。

        ——而且,还拐跑了本应该成为她随从的青霄,让青霄永不能成仙。你说,她如果找到机会,还不得往死里弄他。

        “……”那还真是罪有应得啊!

        除了曦丰仙子,还勾搭了云渊境灵莫非这就是人间所说的负心郎?

        可是,他的举止充满距离感,真的是这种人吗?我不禁迷惑了。

        听悬木之眼的讲述,我又想到另一件事,这个世界如果有主角,会不会就是神谕者?

        ——她不是此间世界的主角,现在的主角是你眼前这个灼华上仙,有他在仙门,九重界永远不会重返巅峰。

        ——所以,公主,请使用我的力量吧!

        ——我将助你登上这三界之巅。

        在悬木之眼的力量下,耗时数个月,我成功打开了灼华上仙的心扉。

        ——越是冷漠的人,心也越容易被感动,你看,在亲和力的影响下,上仙也不过如此。

        在灼华上仙提出要带我回流云宗,收我为徒之时,悬木之眼如是说。

        “但这和媚术有什么区别?我并不想让他爱上我,我从来没想过做这种事情!”

        ——上仙好歹是上仙,哪有那么容易爱上你?他心里可是有个等待千年的白月光呢!

        在我犹豫纠结之时,悬木之眼如是说。

        想来,那时候的我,早已经成了悬木之眼的棋子。

        我跟着灼华上仙回了流云宗,纵使宗门长老极力反对,他依旧将我收为了关门弟子,这引起了他另外两个弟子的不满。

        三师姐洛鸢,飞鸢一族的王女,身负凤凰之血的天命凰女,其火焰能灼烧世间一切污秽。

        四师兄祝君年,邱泽国的苍山之巫,有一把能操控人心的琴,对外宣称是流云宗的仿品,但我知道,那就是上古神器紫霄琴。

        “他的二弟子是谁?”收徒仪式上,我在心底问悬木之眼。

        想来,那时候就有征兆,对于我的问题,悬木之眼用‘害怕被发现’的理由,沉默了很久才告诉我

        ——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必放在心上。

        我太相信悬木之眼了,真的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如果重来一次,我绝对绝对绝对要将二弟子百里长思先解决掉。

        她是我此生唯一的天敌。

        在悬木之眼的帮助下,我顺利的进入黑塔,见到了被困在狱中的兄长父王和另外几位魔尊。

        兄长说,父王自从被封印在黑塔后,一直昏迷不醒,最多还能撑一百年,百年后,黑塔会将他们彻底吸收。

        救出他们迫在眉睫,我再次寻求悬木之眼的帮助,那天,悬木之眼问我

        ——你是否愿意做出违背天道之事?

        “如果能救出他们,无论是利用、背弃、还是出卖此身,我皆不悔。”

        修真历21138年,灼华上仙突然提出要与我成亲。

        诚然,他待我很好,为我契约灵草降灵和剑冢守护灵,为我铸就天光之剑,为我求来千金丹……有许许多多我曾为之感动的事。

        但我能感受到那并不是爱,只是他对自己执念的一个解脱。

        为此,他甘愿受我利用,将自己的两个弟子驱逐出流云宗,只留下我一人。

        灼华上仙百里云影,真是个可怜又可悲的人啊!

        那时的我,如此嘲讽的想。

        成亲那天,我在流云宗外打开了十二个魔域入口,一但护宗大阵关闭,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流云宗弟子,就能随意屠戮。

        他们曾待我很好,但是国恨家仇,又怎能是儿女情长能覆盖的。

        成亲当晚,灼华上仙依旧冷漠疏离,自相识以来,不从主动碰我分毫。

        但这一晚,他问了一个让我极为震惊的问题

        “你知道,你被天道利用了吗?”

        上位者终究是上位者。

        他什么都知道,但他什么都不说也不做。

        我,成了他眼中的跳梁小丑。

        世人将他当做痴情郎,却忘了他本该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流云宗主,是此世间唯一的上仙。

        倘若不出所料,在流云宗境内,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哪怕神谕者也一样。

        在我打算和他一战之时,悬木之眼如是说。

        他说,“你倘若乖乖扮演一个听话的小师妹,本尊便不追究你利用本尊做的事,否则,你在黑塔的父兄,很快就会成为这流云宗护宗大阵的灵力。”

        “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我质问他,脸却像被火烧的一样疼。

        他的眼里毫无感情,平静的说,“依靠借来的力量,终究成不了气候。至于亲和力……真是可笑又弱小的天赋。”

        “那就看看,是你的修为,还是我的执念,谁更强吧!”

        此言一出,他和我都愣了一下。

        因为,在我身后,出现了一个头戴三支孔雀簪的女子,我很快反应过来,这是悬木之眼凝结的灵体。

        灼华上仙身上的红色婚服换成了一袭蓝袍,他抬起一只手,指尖跳跃着冰蓝闪电,静静地看着我们

        “可笑,那就来吧,让世人看看,是本尊厉害,还是天道厉害。”

        “悬木……”我非常害怕,我不知道是否能够达成所愿,灼华上仙是横在我眼前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我不知是否能够胜过他。

        就现在的局面来看,我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连资格也没有。

        ——不用担心,我会把我所有力量都给你,我将调用天道之力,来助你达成所愿。

        “可你说过,他是这个世界的总主角……”

        ——已经不是了,新的总主角,是他的女弟子。

        那不就是我吗?我心里一跳,自以为是的想。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灼华上仙的二弟子是女子,否则,也不会那么鲁莽行事。

        对于她的话,我心里没底,但是这二十年来,我已经很努力的,所以,同归于尽也无所谓了!

        ——上吧!

        悬木之眼解放了她的力量,庞大的力量融入我的身体,我瞬间突破大乘期,直入渡劫期。

        这是我不曾想过的事。

        甚至,一招击败灼华上仙,更是我未曾预料到的事。

        “我,真的做到了?”我跪在已成废墟的地上,看着不远处倒下的身影,满脸泪水。

        ——是的,你做到了。

        在我不敢置信之时,悬木之眼如是说。

        ——打开护宗大阵,夺回你家族的荣誉吧。

        “好。”

        那一晚上,流云宗血流成河。

        我在下山途中,遇见了一身冰冷月光的女子,只是远远一眼,我便记住了。

        我不曾知道她是谁,但让我想到了那个在云渊境救下我的“二师妹”。

        也不知他们是否安好,但愿他们没在这场风波之中。

        ——没在哦。

        在我为他们担心时,悬木之眼如是说。

        那俩师兄妹当然没在这场混乱之中,因为一个在多年前,就不知所踪,一个闭关至今,才刚出关。

        “那就好。”我放下心来。

        离开流云宗前,我看到那个惊鸿一瞥的女子,正和一身血光的灼华上仙对峙,正在疑惑时,悬木之眼说

        ——之前给灼华上仙的九玄玉里,有前代九界魔尊的残魂,如今,他们争夺身体,两败俱伤。

        ——你若现在返回九重界,登上魔尊之位,以你现在的修为,便是称为这三界之尊,也不为过。

        有悬木之眼相助,我花了六十年,平定了九重界的叛乱,成为了这三界至尊。

        权力在手的滋味,让我开始自大起来,幸好有悬木之眼,所以一直顺风顺水。

        当听说第十代流云宗主是个女子时,我便没了兴趣,开始整顿九重界,于修真界的21198年,向人间与仙门宣战。

        途中,我听说灼华上仙死在他二弟子手中时,有些感慨。

        我也清楚认识到,如今这世间,再无比我更强之人,因此魔族的攻势,势如破竹,无可阻挡。

        但,有三个地方久攻不下。

        流云宗、万仙门、和人间的兰庭。

        我很疑惑,因为流云宗的护宗阵灵被我吞噬了,护宗大阵又怎么可能还在?

        我又突然想起来,万仙门的少门主归海枫,也是我的仇人之一,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百年内,我定要将他挫骨扬飞。

        不过,仙门也就罢了,人间的兰庭,又为何能与我九重界的战士们,进行如此之久的对抗?

        怀着这样的好奇,我亲自前往了人间的兰庭。

        看到了,让我永生不忘的场景

        ——梨城雪。

        网址77dus.com

  https://www.myshu.org/13/13651/11490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