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名门良婿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兵不厌诈

第三百七十一章 兵不厌诈

        福林差去送信的人当日就回来了,可是带来的话却让福林捏一把汗,一想到严恺之居然让他好生照顾韶华母子几人,也就没下文,他心里不禁担忧难道事情真的糟糕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胡八娘却冷冷地说严恺之显然已经朝三暮四,如今有了新欢,自然不会记得韶华这旧爱。福林急得扑过去捂着她的嘴巴,千万叮嘱她不能再韶华面前乱说,指不定严恺之是有公务缠身。

        毕竟都督可不是只负责带兵打仗,也是整个川北的父母官,每日都有许多事要做。但是他竟然不过问韶华的情况,让福林觉得心里忐忑不安,心想着是否自己亲自跑一趟,否则一个一声不吭地在川北,一个每天愁眉苦脸在凉城。他们夫妻卡在中间,要装作漠视也不行,关心多几句也觉得不对,左右为难。

        就在福林准备好出门的时候,严恺之终于来了,把福林感动得差点给他跪下。

        小宝也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家夫人的心情不像在都督府时那般抑郁沉闷,可是每天对着门口发呆走神,她们几个看了心情也不好。明知道韶华是惦记着严恺之,可是左右却等不到严恺之来接她,这边的火气消了,那边的火气又冒了起来。

        严恺之这一到来,所有人都如释重负,小宝立刻撒腿跑来跟韶华汇报:“夫人夫人,都督来了。”

        正哄着女儿午睡,听到小宝闯进来,还没顾上生气,心里一怔,立刻激动地差点站起来。可是想想又强忍住内心的冲动,生硬地说:“让他走,我还不想见他。”

        小宝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韶华还在闹什么别扭,“都督说有话给你说,那个孩子不是都督的。”

        宝儿也随后赶来,看着韶华不为所动的样子,跟着说道:“夫人,是真的!都督连那给孩子接生的稳婆都找到了。”其实叔宝姓宋,跟了夏连云丈夫的姓,却不是这个丈夫的孩子。

        当初夏连云在和严恺之相遇不久前,刚嫁了一个丈夫,可是成亲当晚喝太多酒死了,婆家人认为她是扫把星,把她赶出来。而那个孩子就是她死去的丈夫的,她在外颠簸流离,回娘家又被赶了回来,因为当初就是把她嫁出去,用聘金才够给父亲治病,现在婆家人要她退回聘金,她根本无力偿还,所以就打算把她卖到勾栏去,结果遇到了严恺之,被他救了下来。

        哪想到严恺之离开两天后,夏连云就发现自己有孩子,想要回婆家,别说婆家人愿不愿意接受,她自己就是不肯的。再加上父亲的病最终还是治不好,撒手人寰,她拖着身孕想去京城找严恺之,可是却听人得知严恺之成亲的事。后来在人劝说之下,带着儿子改嫁给一个多年的鳏夫,因为没能生育,所以妻子回娘家改嫁。

        他娶夏连云的唯一要求是要叔宝改姓宋,给他宋家传宗接代,夏连云自然答应,难得有人不反对她嫁人有子。可是夏连云过门并没有过什么好日子,因为丈夫整日游手好闲,全都是夏连云自己做些针线活计养家糊口。她发火数道了几句,反被遭到挨打,后来夏连云也不肯给丈夫钱,他便染上了偷鸡摸狗的习惯。

        终于有一次因为偷盗被人捉个正着,恼羞成怒杀了人,当时被还在平洲的方有信知道,立刻就把他关了起来。夏连云忍受不住别人的指点,带着儿子离开凉城,颠簸到了京城,才知道严恺之早就去了川北当都督。以他们母子步行的速度,只怕三五年都难到,再加上他们没有任何盘缠,为了活下来,夏连云只好在京里给人浆洗衣服,存了点钱才能到川北。

        既然见到严恺之,夏连云一心就想傍上这棵大树,再加上她在京里住了些日子,对韶华的事也打听了不少。心里想着要是韶华大度能容下他们,那就罢了,如果不能忍,只要打发点钱,她也愿意离开。只是为了让戏演得逼真些,不让人觉得是来敲诈,夏连云再三警告儿子,必须说自己是严恺之亲生。

        可惜她打错了算盘,别说韶华不同意,严恺之也压根不相信自己会有私生子。如果没找韶华之前,严恺之或许会偷偷给一笔钱,让他们赶紧消失,可是先惹怒了韶华,他哪里还会做捧他们的面子又激怒韶华的事。

        英九一早就派人去川北打听,几乎同时把夏连云相关的所有人和事都揪出来,还找到了她第一个丈夫家里。但那家老太太得知儿子有后时,激动得差点晕倒,立刻恳求把夏连云接回去。毕竟是独生子,还以为断了香火,才会这么对夏连云恼羞成怒。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还能知道自家香火一直没断,把一群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韶华侧身静坐在床上,倾听姐妹两人把事情描述得手舞足蹈,心里顿时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话。

        小宝激动得口沫横飞,却看不到韶华表情有一丝松动,心里十分着急:“夫人,那个夏连云是一早就知道都督在川北的,什么去海亭根本都是骗人的,只是想让都督觉得愧疚而已。”宝儿也急忙补充,“都督之所以没来找您是因为他去把事情查清楚了。”

        两人说完,目光一致地看着韶华,只见她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了,下去吧。”

        小宝已经准备跑去跟严恺之汇报,宝儿却谨慎地问多一句:“那夫人,都督怎么办?”

        “让他回去。”

        “为什么?”

        姐妹二人异口同声,不是已经把事情解释了吗,怎么韶华还是不肯点头。两人都急得互相一眼,心里焦虑得团团转,韶华却并不去看她们,抱起被吓醒的软软,温声哄起来。

        “没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见他。”

        原以为韶华离开都督府只是不想见到夏连云母子,也是气严恺之竟然在外养私生子。可是现在误会解开了,也说明了严恺之的苦衷和难处,按理说韶华这个时候早就迫不及待去见他了。习惯自家夫人和都督每天如胶似漆,现在见韶华这般冷淡,怎么能让人不担心。

        看着小宝走出来,所有人都都急得围上去,严恺之虽然端坐在椅子上,可是表情也露出了担忧。

        “怎么样了?夫人怎么说。”

        小宝摇了摇头,看着严恺之,失望地叹息:“夫人说,她不想见您,让您回去。”

        胡八娘也是一见到严恺之就想喊骂的,可是听完严恺之的话以后,自告奋勇要去跟韶华解释,被福林拦了下来,说让他们夫妻之间自己解决。又怕韶华闹脾气不肯听解释,才这种让两个宝去打头阵,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

        胡八娘急得摇着小宝的说,“你确定把事情都跟她说了吗?”

        小宝点点头,显得有气无力,“都说了,可是夫人还是不想见。”平时只有韶华围着严恺之直嚷嚷,而严恺之淡定无视的份,这会儿两人的角色换过来,谁看着都觉得别扭。

        严恺之也坐不住,起身就想去找韶华,“我这就去找她说清楚。”

        但是所有人都拦了下来,毕竟这些日子见识了韶华的脾气,他们也才算了解,她不乐意的事情谁都勉强不了。胡八娘生怕严恺之会刺激到韶华,好声劝道:“严爷,我劝您别冲动,要不让我去说。”忽然脑海浮起一个想法,立刻兴奋地对众人眨眼,“我有一计,我想我师父一定会中招的。”

        听完胡八娘的话,所有人神色各异,有人不好期待,有人却跃跃欲试。

        胡八娘趁机跟宝儿嘀咕了几句,然后就让福林把严恺之领到客房去,各就各位准备就绪后,宝儿立刻像火烧屁股一样,慌慌忙忙地跑到好好屋里,脸色苍白慌张,“夫人,不好了,都督受伤了。”韶华听了立刻跳了起来,就连小宝也都吓住了,看着宝儿一身狼狈,衣裳似乎还溅到可疑的眼色,急忙问道:“怎么回事?你不是送都督回去吗?”

        宝儿偷偷给小宝挤了给眼色,立刻就垮下小脸,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我把夫人的话告诉都督,都督气得摔门出去,我立刻就追出去。哪知夏连云那个贱女人,居然偷偷跟到凉城来,趁都督不注意,一下子就把都督给刺伤了。”

        韶华听得心惊胆战,捉住宝儿的手,激动地喊道:“人呢?”

        宝儿被她吼得一愣一愣的,“给、给跑了!”

        韶华脸色一变,气得骂道:“我是说都督人呢!”

        宝儿这才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支支吾吾地说:“在客房里,福大夫正在抢救,也不知道救不救得过来。”

        “快带我去!”没等宝儿把话说完,韶华一把拉住她的手,大步就往门外走。她心里早就后悔了,明明已经原谅他,明明早就做好准备接受他这个私生子的事实,可偏偏在他前来道歉时,脾气却比情绪还大。

  https://www.myshu.org/12/12818/10304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