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214 悬空大战

214 悬空大战

作品:《明英荡寇志

    无需多言,交战很快开始,也可以说是澈月谋划的兄弟阵营,捉襟见肘的开始,开始,即险象环生。

    阵型摆位倒是很漂亮,石桌上侧扑步横棍仙人指路的云想容,左边矮树墩上撒吉尔格金鸡独立后抽刀,右边石凳撒吉其江夜叉探海前推刀,身后平衡木上刘成风虚步抓木双刀在握,左上位梅花桩是于阳执刀在手,最上边中间位置的高低杠梯上云鹰长枪拦路·,兄弟等人是有高有低有层有序。

    真的是威风八面看上去,就要好像平地竖起了一张网,拦在了武真教众与树屋之间。

    澈月和雪一站在木排回廊说了一声“攻屋不取人,输赢树屋论,来吧。”

    威风只是一时,开始的架子,阵型优劣甚至形态早已在殷羽风的预料之中,坚定自信地他点了点头“好,竖阵护树屋,丫头倒是别出心裁啊从未有过的架势很立体直观,这张网并非不可破,哼哈二将,留屋不留人,专打拦路人。”

    “得令,”说完,哼哈二将奔着兄弟阵营就冲了过去。

    澈月的意思,还是想文斗,事先声明以占领树屋为目标,你就算把我的人打伤打残了,只要树屋还在就不算我输。

    真的有些女人心思吧,以为两军对垒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真以为在台上唱戏啊跟闹着玩似的,应该说是把事情过于简单化了。

    可殷羽风偏偏反道而为,并不是想和澈月斗气,老谋深算他自然明白滕旋阵是个什么阵势,优势在哪里缺点又在哪里,想要攻上树屋谈何容易,一左一右的两个屋子平地起来五米多高,轻功在高那也是轻功,人又不会飞,树屋里的两位女将又是刀箭好手,并且是短距离的刀箭都是疾速而发,再加上云鹰等人,所以说想要取胜占领树屋,可以说层层险阻。

    那既然层层险阻,首要对付的,就是拦路人了,只要把云鹰几人拿下,失去外防树屋自破,攻到大树底下你的刀箭都不好使。

    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的,自始至终殷羽风都没有打阵眼的主义,没想着对回廊上的雪一和澈月动手,甚至尽量去回避这种想法,潜意识当中的惜才应该是主要原因,还有一些原因,就是在自己的阵营中,缺少了张茂这个暗器门。

    阵眼当然十分重要了必须多重保护,澈月也是不经意间吧应该说她的位置是最为稳妥的,不光有云鹰等兄弟的保护,左右的苗草和徒勒尔娜,她们的刀箭也可以迅速地作出反应,虽然说秦龙和屠傲天的功夫很高,但要想在密集的防守中突发暗器,想要击中目标也绝非易事。

    张茂就不同了他是武真教的暗器门,能够在不动声色间不漏痕迹的发出重器,大到飞镖小到银针,并且是暗器的鬼才,经常在释放暗器之后,在做些欲发暗器的假动作,或者说指东打西,可以说武真教的功夫吧无一不是败法诡法,就连首当其冲的哼哈二将,可也是虚张声势。

    通过第一局借以象助战的经历之后呢,云鹰兄弟三人对哼哈二将可谓信心十足,对方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我们已先拔头筹,虽然是三打二,虽然借助了小乖,但是伸手已知,对方的路数也已晓得,应该说云鹰的功夫吧不在哼哈其下,另外的刘成风和于阳,不能说完胜把也足以与之抗衡,这一点,应该武真教也是看得出的。

    最起码殷羽风十分明白,并且对于梨花枪,他也是格外芥蒂,云鹰此人不能留,不能有威胁到武真教的功夫。

    那为什么还要让哼哈二将先上呢,纯粹的虚张声势,他们的目的,是棍娘云想容,用不了几招之后他们就会夺路下行,可是这虚张的声势,做的可真够足的,冲不及近前哼哈二将腾身跃起,恶狠狠的奔着刘成风于阳就扑了过去。

    攻的是左右高位,因为对方阵营展位比较开,这样可以避开中高位上的蛮力小子,或者留给他一个选择,身下的棍娘也鞭长莫及,闪过了棍娘,距离最近的就是漠北兄弟,应该说这两个人,对于哼哈二将是心存畏惧的,进攻恰到好处。

    漠北兄的也是不敢怠慢,一个回刀上挑一个横刀上迎,中间云想容一看也连忙做出选择,管他呢记着一个帮,挥棍泰山压顶奔着温尔哼就招呼过去,刘成风于阳一看也连忙前扑,一人顾一个先后,一脚蹬凳一脚踏桌就站在了漠北兄弟身后,云鹰一看也不闲着,老婆奔了温尔哼,那我就来努儿哈,长枪一摆就顺向了努儿哈。

    刚才还是一张网,或者说先后次序有点坡度吧像个勺子网,但瞬间就变成了千手观音,以云想容为中心的展开,只有云鹰的位置,和先前差不多吧没离开太远,其他人都太容易被对方吸引了,哼哈二将看对方人多势众,也不带犹豫的一个鹞子翻身撤头摆腿向阵外打转,而另一个,到头后仰挑腿后翻,也是向后退了一步。

    这要说呢哼哈二将也是吃了赤手空拳的亏,如果光是漠北兄弟,那还无所谓,躲过一刀伺机反击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对方群起而攻,没别的办法只有跑了对方哪个都不好惹,还得跑的快点,但也正好把阵型带散,如果说这个时候有后续跟进,也就是秦龙和屠傲天要是上来的话,选择那一边进攻应该说都很容易,根本没有什么阵型之说了就只是势力对抗。

    回廊上澈月一看有些慌了,连忙大喊“怎么回事啊相公二弟三弟,保持阵型啊不要给对方破绽。”

    对面武真高手哈哈大笑,殷羽风是分的一地嚷着“哈哈怎么样啊丫头,你以为打仗是在戏台上啊,这才刚刚开始啊就乱了阵脚,欺负我心善是吗考验我的耐性。”

    屠傲天也觉得有趣“就是啊,如果现在我们上手,左中右随便挑选,你们太沉不住气了。”

    秦龙微微点头“呵呵,到底是孩子啊女流之辈,这些娃娃打架或许擅长,功夫应该也不弱,就是太不成章法,不堪一击,不堪一击啊有些失了我们身份。”

    要不怎么说这人啊有的时候不能太狂了,那既然现在是个实际你要上就上啊,得便宜卖好反而被人利用,也正是三人的狂妄之语吧提醒了澈月,我这费劲巴拉的你们以为我闹着玩,我就是个戏子哪里会什么排兵布阵啊既然你们要笑,不妨就让你们多笑笑。

    于是澈月也卖起了憨,不服不忿地看着对方“你们别着急啊等着,等着我一会非要你们好看。”

    屠傲天越发有了兴趣“这是高手对决吗怎么这么玩笑,到还让人乐意看,不是看功夫,是看热闹。”

    殷羽风若有所悟“教主千万不要上当啊连我这无谋军师,也差点就信了,她是在耍心眼呢有意拖延,利用我们的骄傲想激发什么仁念,倒也无妨他们功夫还不足以抗衡,教主想要多看就看吧只是在进攻的时候,千万不能心慈手软,切记留屋不留人,只要打败这几个拦路者,树屋自落。”

    真正的武功狂人,不会因任何事情改变他们打斗时的认真,不管对方强弱,都力求速战速决,只是秦龙和屠傲天的速战,已经失去了几分歹毒狠劲,重输赢不在乎结果是否血腥,这应该是澈月在心理上的成功。

    云鹰等人也都回归了常态,被澈月的提醒也是多加了小心,位置很重要,不能乱了阵型,而漠北兄弟也十分的认真,不敌强手我就退,滕旋阵滕旋阵,身后还有无数藤蔓,而哼哈二将,也不轻易就贸然进攻,一时半刻还真找不到突破口,因为对方的阵型,慢慢的稳固起来,显然,这也是对手的据兵之战,云鹰等人只是想阻住强敌,胜利只是侥幸。

    接下来就是哼哈二将来回拉锯,也没有耽误太久吧三五招过后,屠傲天和秦龙终于上场了大喊了一声,太墨迹了娃娃们,让我叔侄陪你们玩玩。

    云鹰等人立刻紧张对待,不敢轻易妄为,哼哈二将瞅准机会再次扑向了漠北兄弟,而这一次,棍娘云想容只是左右看了看,并没有轻易援手,漠北兄弟连忙退后,于阳和刘成风上来阻住了对手,紧接着是屠傲天和秦龙也扑了过来,云想容后退了两步提棒左右挥舞,云鹰在上枪分左右,一枪一棒象个十字架一般,封锁了前路也顾及了两边,意图是想把哼哈二将尽快驱走。

    也正好是个反转,哼哈二将本就是假攻,放弃了左右他们向中后路撤身,目的就是在下方的云想容,既然你横出木棍,就别想在竖着抽回。

    云鹰连忙想挺枪增援,秦龙和屠傲天已经赶到,二人一左一右单出一手两下夹击,双手击掌就夹住了枪锋。

    云鹰连忙往回抽了一下,并没有能抽回枪,对手二人的功力实在是高,他的蛮力还不足以抗衡,并且对手的功夫也很高,整个人好像吸附在枪锋一般,你抽手,二人也跟着近身。

    于阳刘成风连忙挥刀左右前冲,想要帮云鹰摆脱枪锋困扰。

    没想到秦龙屠傲天,同时抬起了双腿里合外八,比两只手还要灵活竟然一拨一挡,化却了兄弟俩的攻势,并且眼瞅着一个踢一个踹奔着于阳刘成风就过去了。

    怎能让大哥三弟受险,连忙把枪往前一送,意图拉开两方的距离,不是焊在我抢上了吗我这一送,你们不也得跟着靠前吗。

    可没想到秦龙屠傲天,真跟长在枪上一般,两个大男人的身躯真的是太灵活飘逸了,完全感觉不到份量的竟然还能在枪杆上来回打转,一个翻转接着左手替右手,二人还是合掌夹枪,并且在一翻转,使的云鹰不但没有达成送出枪的目的,反而让对手离自己太近,对方的双腿也是越来越接近于阳和刘成风。

    云鹰连忙身子后仰并且大叫了一声“哎呀不好,快撤。”

    此时他的身躯几乎仰到与杠梯平行,却还是没有摆脱对方,连忙脚下一蹬,意图是放弃阵营,太难对付了两个大男人,居然没有体重,蛇缠一般再不放弃,顺着枪就要爬到我的手上。

    这个屠傲天和秦龙呢两个人是合用的诡剑式里的一招,当然这一招的变化是很多的,表现上远了叫拉枪打腕,近了也可以说是拉颈打膝,提刀扫腿或者是拿剑踹腰,是轻功擒拿法和腿法的结合,因为这一招里呢有一个关键性的动作如出一辙,就是黏在对方兵刃上在前踢腿,也经常用的是两条腿,不是里八字就是外八字的踢踹,所以这一招的名字呢叫做横七竖八,掐头去尾。

    已经是优于过去的诡剑式了,秦龙虽然不是天生的武痴,武狂或者是痞癞子,不像屠炫忠那样越难的功夫越有兴趣,能够轻易地识别功夫的高低,也不像尹天野般痴狂的无数次走火入魔,更不像僧道是武就学一生中除了练武就没什么别的兴趣,但是秦龙,是后天养成的被条件所逼他要为武痴狂,因为师傅,被人打败了,在他面前眼瞅着一败涂地。

    屠炫忠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败刀诡剑并非不可战胜,想要在江湖立足重争霸气,就要练出比梨花枪还要厉害的功夫,这二十多年秦龙也是没闲着,几乎全用在了练功,授徒和研武上,就是按照殷羽风的记忆练功,传授给武真弟子,还有就是研究更厉害的功夫,哪怕多研究出一招也好。

    不过以秦龙的资质,败刀诡剑不会比过去精进太多,就只是多了一些小招碎招,还有就是他对屠傲天非常的宠爱,真拿他当大王的儿子了自己的幼主,呕心沥血的培养吧,并且对叔侄组合也是情有独钟,横七竖八掐头去尾这一招就是一个例子,还有什么七上八下上下夹击等等,应该说这些招式把都是二人合用的,叔侄俩也是非常的熟练默契,并且二人,空手若持刃。

    这时候莫北兄弟已经是退到了树屋底下,前边只有云想容在左右抵挡着哼哈二将,也是连连的后退,再看上边云鹰等人也放弃了阵营,又嚷出了后撤的话,兄弟了也不怠慢连忙大树下拽出藤条,使劲推了一把大喊着“大哥二哥三哥,看好了快接着。”

    云鹰连忙一抖枪撤身摆腿,倒挂金钟双腿盘在了飞过来的藤条上,借助着推荡之力挺枪再次刺向了对方。

    真正的空中对决滕旋阵,拉开了序幕。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