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明英荡寇志 > 203 真舞艺坊

203 真舞艺坊

        一个自以为聪明的人在遇到重要事情的时候,应该会百分之百的拼尽全力。

        现在是关乎两派命运的时候,也正好是表现的机会,一定要妥善处理,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维稳,绝对不能发生冲突。

        张茂也不生气,毕恭毕敬深施一礼“原来是两位少主驾到,未及远迎还请恕罪,快快里边请到客栈休息,溪娘溪花,想死老夫了恍隔二十年,岁月无公待人优,你们还有变,蹉跎只崔忧心人,茂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二位啊人也老了许多,两位小姐快请。”

        水姓姐妹相互看了看“想不到啊你这张冒失嘴,快赶上殷贼了,好了你也别耍嘴皮子了我们对你的客栈,不感兴趣,快让殷羽风出来,否则进你的客栈,就是我们杀进去。”

        张茂依然很有礼数,握在一起的双手并没有分开“两位小姐不必着急,军师殷羽风并不在客栈,实际上这里并不是武真总坛,总坛也没有,军师现在已经离开,带着人去找寻刘天泽了。”

        “刘天泽,怎么可能。”水姓姐妹当然不信了。

        张茂笑了笑“怎么不可能,知刘志者,羽风莫属,两位小姐找不到的人,军师定能找到,你们该相信他的智慧,为使两派化解矛盾,我们也都是尽了力的,所以茂在这厢,以礼相待,并且是真心的,小姐们一定要相信。”

        李虎黎豹连忙走到水姓姐妹面前双手作揖“两位小姐请恕罪,我二人,已经和张茂,结为异姓兄弟。”

        溪花有些埋怨“哎呀两位叔叔,你们好糊涂啊,怎么可以仇人结拜,之后关系如何面对啊不必要的麻烦。”

        溪娘摆了摆手“不过没关系,或许我们可以少一个敌人,他们多年不见有一些冲动,也是情有可原,虎叔豹叔,你们不必自责。”

        李虎黎豹点了点头“多谢两位小姐开恩。”

        张茂连忙解释“两位小姐,想我张茂与两位小姐之间,并无仇恨瓜葛吧,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对小姐敬而有佳,何必如临大敌呢。“

        溪娘点了点头”这要说也是,痞子茂就是人比较讨厌,品性忠心,倒也没做过什么得罪我们的事,刘志也说过茂此人可有可无,既然你极力表现,我们就给你这个机会,栈内闲话。“

        张茂连忙大喊”来人啊,把客栈内的宾客全部轰走,歌舞齐鸣欢迎虹楼两位楼主大小姐。“

        这种奉承巴结的待客之道,让水姓姐妹十分的舒服,真有二十多年前水寨的感觉,当然,她们二人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管是落魄的时候还是风光的时候,姐妹俩一直是主导地位,她们只是两个普普通通女人,甚至比普通人,更缺失了许多钟爱,她们被灌输洗脑的,是一种扭曲错误感情。

        武真弟子连忙的开始驱赶宾客,整理和打扫客栈,除了大厅内的狼藉,一帮臭男人住过的地方,都要腾出来给虹楼仙子住,也就是这种情况把有人把郎霄的尸体,抬到了张茂面前,总管,您看这该怎么处理。

        张茂看了眼被抬着的郎霄,长出了口气“敢无礼对待贵宾,这是他咎由自取,念其对武真忠心,好好厚葬去吧。”

        水溪娘有些奇怪“怎么你这开的是黑店不成,还有宾客被抬着出去。”

        张茂摇摇头“此人乃我武真一悍将,但是得罪了青艺坊舞女,让其笼中献舞,被我两个兄弟处置。”

        武凰姐妹也连忙凑了过来“是这样的两位楼主,他叫郎霄,是神武堂大弟子,哼哈二将的徒弟。”

        水溪花颇为满意“真想不到啊痞子茂,看来你是真的想让两派修好。”

        张茂连忙点头“昔日主仆之情在下念念不忘,一直想有个机会能够重回水寨之境,今日总算如愿以偿,多谢两位小姐包容。”

        水溪娘点了点头“那舞女呢有没有事,是哪一个。”

        赵瑞希连忙回答“青艺坊瑞希见过楼主,弟子并无大碍。”

        秦珍珍连忙搭话“原来是婷儿的姐妹,这个郎霄也太放肆了。”

        水溪娘点了点头“不错,武真该死逆教不可留,该铲平了这个地方,但即是怒娃的教会,留待日后慢慢教导,而此刻,什么神灯客栈的来人,给我把他的旗号摘了,虹楼面前岂可称神。”

        有虹楼弟子连忙就跃上了门庭,将神灯客栈四字旌旗一扯而下,还有的弟子,就奔向了主楼旗帜。

        张茂也不生气,反而双手抱拳“那就请两位小姐给起个名,即知怒娃教主,还请两位小姐考虑姐弟之情。”

        水溪花打量了一眼张茂“我是真的看不出了茂叔,难道你一直,在我虹楼旗下吗,姐弟之情,也是两派之间,为何你并无二心呢。”

        张茂长叹了口气“因为我是,亲历你姐妹俩命运的人,从一开始水寨中你们的伶俐可爱,大王对你们视若珍宝,再到水寨的覆灭荒草汙逃生,我是看在眼里的武尊教主,就是你们的亲弟弟,如今姐弟团聚,难道不好吗两派合一,也是天下无敌,于情于理才是圆满的结局。”

        应该这二十多年里吧水姓姐妹,还真的没有得到什么人,有太多的同情,被这一说吧也是让人心里发酸,水溪娘忧伤地摇了摇头“想不到啊茂叔情理至臻,只是,不要再提什么大王了他才是元凶,害得我们家破人亡。”

        张茂点了点头“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能够听到你们两个再叫我一声茂叔,倍感欣慰。”

        水溪花接过话“那茂叔,照你这么说,武尊教主确系怒娃没错。”

        “确实如此,现在叫屠傲天,我们的武尊教主。”

        “屠傲天,”水溪花咬牙切齿“这又是那个殷羽风捣的鬼,二十七年北口沉江,就是他让我们姐妹铸成大错,想不到他阴险邪恶不改,怒娃怎么可以姓屠,茂叔你若是执意追随,定是我们两姐妹的仇人。”

        张茂连忙捂嘴“哎呀看我这胡说什么,好久不见应该高兴才是,其实军师也是有意和解,不然就不会费力去找寻什么刘天泽了,拨云山,听都没有听过的名字。”

        水溪花连忙追问“他真的有天泽的下落吗,会不会搞错。”

        水溪娘慢慢捉摸着“但愿吧,但愿刘志有后,殷羽风的推断,应该可以相信吧。”

        张茂笑了“反正过几天,等他们回来了至少可以见到怒娃,应该你们还没有见多生父的原貌吧,一般无二。”

        姐妹俩也有些安慰“真的吗,那太好了。”

        秦珍珍一旁插话“我想到了一个名字,舞真坊,或者叫真舞坊。”

        ()

        。

  https://www.myshu.org/11/11285/84700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