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90 澈月拜师

190 澈月拜师

作品:《明英荡寇志

    穆莹雪等人在茶楼约莫等了半个时辰,便接到有人送信,也是只有十个字香息一盏灯,嫂娘且珍重。

    很明显,这是在借用单寻妃的口吻,意思是在一盏灯客栈遭遇了危险,让穆莹雪日后多加保重,自己照顾好自己。

    虽然穆莹雪知道怎么回事,这封信肯定是假的,香息是命死的意思,人都死了你还让我去看什么,特地来报信不就是想说,人还没死让我快去吗,根本就是设下了陷阱,但是嫂娘两个字用的太太狠,穆莹雪比单寻妃大不了多少,不过确实在很长的时间里,她是把单寻妃照顾长大,进门时这小叔子才七八岁,差不多有十年吧大姐姐照顾小弟弟,搁在过去,义比养母吧。

    最主要的穆莹雪自己没有孩子,夫妻二人的约定是逃难到客栈的孤儿,有被人送过来的为的是更好的照顾,可是在过去,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单寻妃,就是山庄客栈重点的保护对象。

    可偏偏单寻妃是个好事的主,最喜欢寻个什么事辩个什么是非了,一提到成家,他总是说长兄无子,弟,自不当婚。

    也是兄嫂的溺爱吧就由着单寻妃的性子,兄弟啦一直各持己见,就这样一直拖到现在,穆莹雪已是遗孀,单家的希望就全在单寻妃一人身上,作为单家的媳妇,小叔子有难,再大的危险她也要去的。

    也就是剩下的四个人,李虎黎豹,赵瑞希和穆莹雪全都赶往了和平客栈,想想那里曾经是自己的客栈,也是有些激动和气愤,但是很快,失落之后的淡然,年代久远,时过境迁也无甚可恋,最主要的,亲人平安就好,小叔子,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殷羽风比穆莹雪先到了一会,没有进客栈,就在大院门外摆案抚琴,身边的两个护卫就是刘铭和吴铭,他们是和哼哈二将前后脚,离开的和平山庄。

    武胜军驾临,郎霄当然要出门相迎了,恭迎胜军,胜军为何不进客栈歇息呢,霓裳歌舞,岂不乐哉。

    殷羽风摆了摆手“昔日大漠女侠,也就是一盏灯客栈的老板娘到访,当然不能缺了礼数啊我要在门外相迎。”

    其实殷羽风来这里的目的,真就是礼数上的程序,过去的鹰狼山庄和一盏灯客栈,风生水起非常的红火热闹,虽然功夫不是很高,但在江湖中的声望很高,仁义的代表吧是真正的和平所在,所以单寻妃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这一庄一栈也是理字所在,对于穆莹雪,他还是非常敬佩的,当然,因为单寻妃也是经常的打交道,其实对于单雄飞,殷羽风也是很佩服的。

    一点点别的原因吧就是李虎黎豹,现在已经是张茂的结义兄弟,殷羽风是在为张茂擦屁股。

    这两个人的武功,应该不会很高,心无大志甘愿为奴的人,或者可以说是水姓姐妹的可爱和美貌,自小就像年画里的人物,反正是征服了两个大男人的心。

    连续抱大两代女主的人,他们的态度,应该和水姓姐妹无二吧想要策反他们,根本不可能,可他们的功夫也是武真功夫的路数,并且两个人的默契,应该高过杀手刺客,到现在为止武真教和虹舞楼的关系,毕竟还可以掌控。

    搁在郎霄来处理这些事的话,指不定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并且这里边还夹杂着张茂,这个郎霄就像个小张茂一样只会挑事,但自己的出现,别看我弱不禁风,对于李虎黎豹来说,绝对是一种震慑。

    另外,殷羽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念旧之情,毕竟是二十年不见得主仆了,对这两个憨厚忠心的人,多少也有些想念。

    郎霄当然不懂了,忍不住在旁边嚣张“不过是昨日辉煌,还讲究什么礼数,依我看她穆莹雪要是来的话,应该是阶下囚的身份,客栈已数武真,她们是败者为奴,胜军您太仁慈了。”

    殷羽风瞥了一眼郎霄“你懂什么,只知道坏事家伙,我是不想大动干戈,牵扯到好多关系,所有事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才好。”

    郎霄连连点头“胜军教训的是,胜军轻易不到访客栈,我这就吩咐下去好酒好肉。”

    殷羽风摇摇头“清茶带酒即可。”

    “是,”郎霄向下人挥了挥手,“快去准备。”

    殷羽风看了看郎霄身边“你那两个跟班呢,漠北双雄。”

    郎霄满脸带笑“我正要跟你说呢胜军,黑白兄弟,他们已经不再是我的跟班,投身师门他们是玄武门的弟子。”

    “玄武门,好像听到一点,卧凤岭的外围,你跟我说说。”

    “是,”郎霄毕恭毕敬“这个玄武门呢是尹天野所创,授徒只有一人他的名字叫于阳,亲传大弟子也是初代掌门,昨日呢带着两个老婆来到了这里说是要寻求帮助扶植本门,也是不懂规矩吧张口就要探花间,跟漠北兄弟打了一架,心服口服定输赢,所以现在,漠北兄弟已经成了他的徒弟,他的跟班了,这个我已经通知他们了现在就在店内候着,叫出来您见见?”

    于是郎霄把昨日战笼里的打斗,大致描述了一遍。

    “残疾授高徒,尹天野不愧是榜单之首啊。”殷羽风频频点头“这么说于阳的武功,很高了。”

    郎霄也跟着点头“高是很高,应该比武真还要差上一大截,不如我的两位师傅,并且人很傻,下不了狠手,这我就琢磨着,应该是初入江湖,是个可造之才。”

    殷羽风非常的满意“嗯,若是可造,你头功一件,唤他们出来我见见吧。”

    于是郎霄把于阳等人叫了出来,当然了漠北兄弟也跟在身后,二人倒是先行见礼,黑格,白不入,见过胜军。

    接着又是于阳四人也上前抱拳行礼,在下于阳,雪一,澈月乌桐,见过武真胜军。

    殷羽风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四人,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嗯,免礼吧,闲夫良妻,多了一个惹祸精,这个澈月,灵气太重,这不是你于阳的路数啊怎么走到一起,我听说你们与虹舞楼也颇有缘分,不妨跟我说说。”

    的确阅人有术,一眼就判断出这一夫二妻中,三人大体的状况,澈月心里暗暗的佩服。

    于阳毕恭毕敬“是,虹舞楼分舵青艺坊,在下与家师前往卧凤岭的途中,路遇倭寇行凶,在下出手相救,学艺不精连累家师,青艺坊深表重谢,赐澈月与在下,才得此美眷,实属幸运家师保佑,对虹舞楼对家师,感激涕零。”

    殷羽风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尹天野的事我听说了,没想到这中间还掺合了一段姻缘,连累家师还帮了忙,自有重谢了这份大礼,恰到好处,原来丫头,你是青艺坊的人。”

    澈月也是毕恭毕敬“小女在青艺坊只不过一年多,之前还在过戏班。”

    “哦,戏班。”

    澈月点点头“对,胜军是想在这里弹奏一首卧龙吟吗。”

    殷羽风淡淡一笑“怎么是卧龙吟,戏文里不是十面埋伏嘛。”

    “胜军是这样认为吗。”

    殷羽风笑的十分有趣“你好大胆,说你是惹祸精,应该不屈吧。”

    “听凭胜军发落。”

    殷羽风笑得更厉害了“哈哈哈,丫头好有底气,我为什么要发落你,本是投奔而来,怎能置礼数仁义而不顾,我只是想听听,为什么你改了戏文。”

    “空城计是疑心计,如果用十面埋伏,等于是激将法,如果给对方关门打狗的错觉,还不如凤求凰更有挑逗,三国文献中并没有提及曲名,只能凭后人猜测,戏文是增加氛围,给观众的感受但不是为司马懿营造,司马懿评价这首曲子说心乱则音噪,心静则音纯,心慌则音误,心泰则音清。可见这首曲子并不是杀气十足,同时也是比较淡雅的曲子。”

    殷羽风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说的有道理,那你认为就是卧龙吟吗,如果是疑心计,除了凤求凰的挑逗,表示内心的恐惧疑心不是更重吗。”

    澈月摇摇头“其实我也不认为是卧龙吟,只是诸葛军师的淡定,也可能是广陵散,我刨除对战心里依情景猜测,或者是一首杂曲吧包含了心乱心静心慌心泰拼凑在一起,胜军以为如何呢。”

    殷羽风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好一个乱弹琴,两军对阵乱弹琴,语出惊人,却又不无道理,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倒让我刮目相看。”

    澈月连忙抱拳拱手“澈月请胜军教化。”

    殷羽风一愣“教化,什么意思。”

    “听闻军师阅人有方驯人有术,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只一眼,道出我三人品行,澈月不想做惹祸精,请胜军教化。”

    殷羽风一听非常高兴,“你的意思是说,收你为徒,想不到啊我活了半辈子,一直都是为别人建立关系,今天竟然有人想拜我为师,还是个女子,可惜我身边只有一个张茂,还经常的自以为是。”

    “胜军这是在拒绝我吗,胜军高抬了。”

    殷羽风越发的有些喜欢“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怎么拒绝还是高抬你。”

    “聪明人身边是不会留聪明人的,看上去好像嫉贤妒能,但其实最恐怖的,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聪明人最喜欢自以为是,想不到张茂亦是如此,那不正好吗我是惹祸精,也需要您的教化,所以请胜军答应我的请求。”

    殷羽风乐呵呵的“先不急答应,我确实没有收过徒,更何况是女徒弟,惹祸精,通常也是自以为是,而且你也挺聪明的,先说说你都知道哪些戏,你的这些理论都是从哪的来,让我看看你的心智如何。”

    就是看看有多聪明了,澈月也不犹豫张口就来“空城计,霸王别姬,借东风,长坂坡,三顾茅庐,桃园结义,草船借箭,,,”

    殷羽风连忙摆手“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都是大智大慧的戏折啊看来你从中学到了不少,不光唱,还寻找古籍,有够聪明了无需拜师,我们只需一起切磋殷某人点拨一二,便可聪明绝顶。”

    能让殷羽风看得上眼的人不多,刘志算一个,屠炫忠就不用说了那是好兄弟,冷江也算一个,现在这个澈月也让他看着非常舒服,但是谋略者,吝啬于情,谋大事者,当是要六亲不认的,屠炫忠的死,他非常痛心,死在自己的手里,好过别人刺杀,那是他伤心的一次,刘志的叛离,让他非常的气愤,自己曾以真心对待,没想到一直被蒙在鼓里,对于冷江,更多地看待是在剿匪之后,尤其现在感觉到冷江的仁义之心,看得上眼的人物一个个离他而去,既然有所失,何苦要得到呢动了真感情,伤心的只有自己,这应该和他曾经称呼自己为无谋军师是一样的自卑和畏惧吧,所以殷羽风一直是把自己的感情,用在别人与别人的关系上。

    而于阳呢是来寻求帮助的,是尹天野的徒弟,这青年虽然一脸的老实相,但是有自己的目标,不像那种优柔寡断的人,战笼打斗事件,善良是绝对有的,但我需要的不是仁慈,想要把他拉过来共创大计,绝非易事,凭相貌能看出这个人难以改变,想要拆散一对夫妻,应该也不容易,所以于阳此人,只能用在斩倭除寇,对付中原武林,恐怕他要跟自己对着干,那样岂不是再生事端。

    澈月连忙抱拳叩首“多谢师傅。”

    “不要叫我师傅。”殷羽风还在笑。

    “多谢胜军。”

    殷羽风连连点头“好了,现在,我想看看于阳的伸手,今我大明倭寇猖獗东南沿海屡受骚扰,更有甚者,我听说一些忍者武士还潜入内地,竟敢在武林大会上暗做手脚,中原武林同仇敌忾,斩倭除寇人人有责,我想看看于壮士,是否委以重任,杀手刺客,你们点到为止。”

    这是让刘铭吴铭联手攻击于阳,但无论是于阳还是刘成风,以他们现在的功夫对付杀手刺客,可以很轻松的,尤其还掺杂着兄弟之情,一上来于阳就小声说道,我和成风是结拜兄弟,二位手下留情。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