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98 内部瓦解

198 内部瓦解

作品:《明英荡寇志

    接下来众人都开始练习树藤穿梭,就像是拽着绳子荡秋千,对于武林中人呢都不算是什么难事,稍微差一点的就是苗草和乌桐。

    这两个人都是武功平平,只练过些基本功,但就是因为有过基础训练,借以逃生应该没问题。

    澈月把两个人安排在了树屋顶端,应该在这山坡空地的两个树屋,算是交战的主战场,如果前期交战败退的话,这里也算是最后的防线。

    拨云山的藤蔓呢可以说是很好的作战工具,粗细适中韧劲十足,可用的长度有很多,不光可以用来荡,还可以作为像鞭子一样的武器,在树屋周围,在澈月的安排下,人们织起了一张隐形的网,或者说是机关吧,网只是用来捕,守株待兔,他们所做的,是可以用来攻,就像是一个阵,攻防兼备的阵。

    作为头战的准备,那就是象战了,因为对手的强大,地面硬碰硬的攻击难有胜算,要想拉平差距,就是兵种的不同了,比如说骑兵对步兵的优势,就是人马两条命,且人高马大。

    对武尊教主和武圣人,自然要谨慎小心了,放弃马匹改用象,三人同乘,应该是坚不可摧的坐骑,当然也要预先演练一番,尽可能地做到配合默契天衣无缝。

    然后就是各种机关的制作了,标枪,尖桩,摆锤,吊网,没指望能对高手起什么作用,对于武真教众,必定要造成一些伤害,不然的话没有胜负之分,对方是不会知难而退的。

    黄昏时分,云想容从云寨返回,带回来各种粉尘纸包,和许多绳索排枪,还有弹弓泥丸,但是苗草要的箭支,正在加紧打造,要明日凌晨才能送到,另外,飞去来器的原理十分简单,请村里人打造了不少木制成品,也送到了尔娜的手里,这些木制器具与螳螂刀应该有所区别,加紧演练熟悉一下手感,希望明天能派上用场。

    一同来运送物品的还有两个村民,当然,他们并不参加战斗,只是帮忙连夜布置陷阱,并且带来了村长的鼓励,说成风已今非昔比,不再是那个成天惹事的顽童,儿是个有担当有责任的男人,自己的麻烦自己扛,这种思想是好的,不要忘记我们称比邻而居,唇亡齿寒应该殷羽风对云寨也有所企图,切不可逞强,若有不测,云寨上下就是你的坚强后盾。

    刘成风十分的感动,独立面对应该是对我成人最大的肯定,谢谢他的鼓励,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云鹞老伯,说成风非常想念他老人家,但是危机临近,为保云寨不受到牵连,要多做准备,力争据敌于山下。

    就这样众人几乎又忙碌了一夜,苗草乌桐扛不住了回到树屋倒头便睡,连虎豹都没了精神也懒得看一帮人不知所为,其余等人还好吧都有些功力,连续征战也没什么问题,关键澈月,把苗草和尔娜看做了主角,我们为什么这么着急呢,应该武真是瞎子赶路,根本就不知道拨云山的位置,就算是运气好没走冤枉路,也应该没那么快赶来,哎呀要是云寨能送些醒脑提神的灵药就好了,可之前,并没有想到。

    醒脑提神有啊,云寨有定魂丹,不光能醒脑提神还能克服恐惧,而且芳香宜人,是云鹞老先生亲自配置的,拨云山就是个大宝藏,几乎什么样的药材都有,准备我们是要提前做好的,万一敌人提前赶到呢,至于人吗,可以强打精神,丹药嘛就等下一次吧让村子里在捎过来,你不也说嘛他们没那么快赶到。

    这一回,澈月还真的是想错了,她考虑到种种状况,就是没有考虑到自己,没有算计到殷羽风的阅人之术,更没有想到在次日凌晨,武真人马已经逼近。

    得到于阳夫妻逃离的消息之后,殷羽风马上就派出了哼哈二将,赶紧给我去追,刘成风,宫澈月,一定要把这两个人给我抓住。

    但是哼哈二将,只追回了署名志子成风的木牌,顿时激起了殷羽风的好奇“拨云山,这个地方应该很有趣,原来这二十年间,葫芦干和小刘志就是藏在那里,我倒很想去看看。”

    想法一出,周密的计划也随之产生,殷羽风已经打定了主意。

    张茂也非常的好奇“怎么从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军师您知道这个地方吗。”

    殷羽风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是陆道宽也不知道的地方,此处西南远望无山,也未曾听说,看来要几日的路程,哼哈二将两个蠢材,大漠之行不得有个准备,如果不回来报信直接赶往金水堡,或许将采买的他们尽数捉拿,但是现在,他们应该已经上路,不过这倒也好,这么好听的一座山,殷某定要去看看喽。”

    张茂点点头“行,那我这就让人准备,我陪您一块去。”

    “你就算了,秦龙傲天还有哼哈二将随行,你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这里等待虹舞楼主。”

    张茂有些纳闷“水姓姐妹要来,那军师你可不能走啊,您这把能打的都带走了,我一人在家怎么应付得了啊。”

    殷羽风伸出了一个手指“没关系的,你只需说一句话,我保管她们不会为难你。”

    “什么话。”

    “说我带奚婷,找寻刘天泽,三五日便可归还。”

    “那就是刘志之子了,行,军师您这话留的巧,留的妙,我心里有谱了。”张茂渗出了个大拇指,然后又说“但是军师,您带着奚婷,就不怕会有什么麻烦吗,那小丫头不光武艺高强,还机灵得很,她在对教主胡言乱语,产生什么矛盾就不好了。”

    殷羽风笑了笑“武艺高强不可怕,聪明绝顶也没关系,人性本善是弱点,只要几句威胁,就可让她服服帖帖的。”

    张茂非常的佩服“原来是这样,还是军师厉害,世间奇人吧武的咱不说,智比天高者,刘志可谋定天下,但他已经死了,应该说现在呢智谋无双的也就军师您了,尤其阅人有方驯人有术,这洞察人性的弱点了解别人的心理,没人能及的上您,武真必大有可为。”

    殷羽风摇了摇头“还有一位,恐怕连我殷羽风也自愧不如,若说是一个谋字,智谋刘志,人谋在下,另一位的阴谋,也是让人惊叹啊。”

    张茂挠了挠头“还有一位,这个阴谋的人是谁。”

    殷羽风笑了“是我看不透的人,也就是隐藏最深的人,当年刘志被一句话注定生死,我虽然已经确定是谁,但是在真相大白之前,也不好乱语,毕竟我是这世上最智慧的人了,若是说错,起步无地自容。”

    殷羽风用手指在张茂背后写下了一个人的名字,待这个人出现时,你自会感觉。

    然后殷羽风召集教内执事大殿议事,这才把刘成风身世的猜测告诉众人“我有十成的把握告诉大家,成风即是刘天泽,刘志的儿子,当年灭门惨案被提头被主的吕干,带到了拨云山。”

    应该说秦龙已经是一个面目慈善的半百老人,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陡然怒色“想不到刘志还有后人,我江霸天水寨皆因此人毁于一旦,二哥三哥啊无辜惨死,大哥五弟下落不明,这仇恨已经积压了二十年,成风现在何处,我定要将他碎尸万端。”

    主座之上怒娃的长相,可以说跟他爹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三十郎当岁和当初的阮大雄一般无二,一样的憨实相貌,甚至连声音也一模一样,只是现在的名字,叫屠傲天,武尊教主的身份,看到义父如此愤怒,也十分生气“就是刘志武铮吗那个传说,杀父之仇居然他还敢有后,义父且莫生气,孩儿愿和你一同,将此人擒回。”

    在场的杀手刺客没有说话,哼哈二将也不便多言,只有张茂还能讲出两句“秦圣人,傲天教主,你们先不要生气,成风是刘志之子,这是军师所断,应该也是事实,但是此人身份,觉不光是仇人之后这么简单,他也是虹舞楼要找的人,昔日旧缘恍隔二十年,报仇,平添新怨。”

    秦龙和屠傲天并不知晓“虹舞楼是什么意思,我们武真,难道还在乎一个艺坊。”

    张茂进一步谏言“二位有所不知,这个虹舞楼的身份,也是颇有渊源,大概军师怕二位烦心吧所以没有多说,看来现在,也不能不说了,嗜血剑饮血刀和败刀诡剑重出江湖,也不知军师是怎样跟二位解释的,其实真正的关联,这一刀一剑和刀法剑法,都是出自虹舞楼,因为她们的楼主,是水姓姐妹。”

    屠傲天只知道水姓姐妹是刘志的女人,而秦龙呢早已被殷羽风说通,投靠刘志就等于是敌人,只怪当初江霸天大王看走了眼,所以两人并未惊讶。

    屠傲天不以为然“就是当初艳绝江湖的五美其二,水溪娘和水溪花,即是刘志的女人,两种功夫和一刀一剑,并没有什么稀奇,你是怕我们胜不了吗不过是两个女人。”

    秦龙也跟着帮腔“是啊当初的并蒂莲花,大王对他们百般宠爱,想不到这两个丫头,心中只有刘志,竟然判投敌营,还掠走了大王的两样宝器,若是嗜血剑饮血刀在手,何置于败在武铮手下,心有余悸的一场恶斗啊自家城门,竞相踩踏,说起来真的是让人寒心啊,所以说这两个女人,化友我们看在大王的情面,为敌别怪我们不念往日之情。”

    秦龙的理念也在情理之中,显然屠傲天,被隐瞒的太多,也更加的执念“师傅若是此种说法,那杀父之仇,就不报了吗,若是看在先父的情面,这两个女人,决不能留。”

    九岁的怒娃记忆当中有个从未谋面的父亲阮大雄,但是二十年之后的此刻,他对父亲的记忆已经被洗去,殷羽风对他灌输的是屠炫忠之子,应该说过去的岁月在他脑中残留的,就只有秀娘模糊的形象。

    秦龙点了点头“一切听凭教主决断。”

    屠傲天一拍尊龙椅的扶手“本教主要亲讨,捉拿刘志孽子。”

    秦龙双手抱拳“老夫愿随行前往,效犬马之劳。”

    “义父言重了。”

    张茂连忙阻拦“且慢,我这里还有下情禀报。”

    殷羽风微微一笑“张茂,你今天的下情,太多了吧。”

    其实殷羽风并不心慌,反而非常享受这种猜谜的过程,张茂是不可能说出屠傲天就是怒娃的身份,只要这一点不被戳穿,说什么都是给在自己解围,因为在场的还有杀手刺客,四门八主已经缺了一个殷姜,当然这个人,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但是剩下的,都是我武真的基业,相互之间感情也都不错,在这里演来演去的话只能证明一件事情,杀成风不是我殷羽风的主意,是你们的师傅,和武尊教主的愤怒。

    屠傲天并不知情,也没有在意,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没关系的茂叔,还有什么情况,你说吧。”

    没等张茂说话,刘铭和吴铭噗通跪在了殿堂之上“请教主惩罚,我等与成风,已经结拜为异姓兄弟。”

    闻听此言屠傲天非常的生气“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认敌为友呢,想那刘志,可是与我有杀父之仇的,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糊涂呢。”

    若论师兄弟之情,原本屠傲天呢是五把刀中最小的一个。

    原本殷羽风组建新的五把刀,是因为转化秦龙的情绪,也是因自己心中怀念,更是为今后称霸江湖。

    一开始呢找了一些弃孩流浪儿,当初所找的孩子都比屠傲天要大一些,但是因为资质,体质和性格,也是经过了几次换水,所留下的呢就是哼哈二将年龄从长,等于是大师兄,之后又找了杀手刺客和武凰姐妹,但是换水就要有所耽搁了,并且习武最好从小开始,所以威武堂和武凰门的四位门主,比屠傲天的年龄要小的多,先不说师兄弟之情,更可以说是屠傲天,看着也是相伴着四位门主长大的,有着深厚的感情。

    所以说整个武真教呢就是因与封宜人策划和设计,就像个大家庭一样,自家兄弟对付外力,面对再大的困难也会拧成一股绳,也只所以呢秦龙和屠傲天,就像是甩手掌柜的,什么都不用管,整天的习武下棋,再有就是师门同坐,聊天宴席。

    但是现在,这亲密的关系被从内部瓦解,屠傲天,能不着急吗,因为自己的仇恨被漠视,更因为兄弟的情谊,将受到考验。

    刘铭吴铭双手抱拳“当初我俩并不知情,但是木已成舟,请教主责罚。”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域外生命寄生日志九劫逆命假如我有读心术星晨乱命中注定舍我其谁我只有瓶子姜酒里萌妻宠妃仙道无己命运之誓从九叔开始星空沙这座大门通异世末世生物车进化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