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93 兄弟同心

193 兄弟同心

作品:《明英荡寇志

    正好刘成风在返回的路上,和于阳很快就碰了面,听到兄弟盟被俘的消息,成风非常的懊悔“蒙泰茶卡,江白江墨,他们是为了我啊才会被抓,如果一同逃走的话,不见得能全数被抓,可是我这个当大哥的,却自己先跑了。”

    苗草在一旁安慰“这也未必,江白江墨,蒙泰茶卡,这些人都是兄弟,抓住一人,另一人必定相随,既然我们已经逃了出来,莫要辜负他们啊一定要保全好自己。”

    刘成风有些不乐意“你这叫什么话,让我刘成风弃兄弟于不顾吗,我才不要做那样的人。”

    尔娜叹了口气“蒙泰茶卡,我们自小玩到大的,就像亲兄弟一样,想不到竟然被我连累,说实话我也很担心,但是相公,姐姐说得对,想要能救出兄弟,先要保全自己,那个哼哈二将,太厉害了,功夫应该在我爹之上。”

    于阳打量着兄弟“对了二弟,我来就是担心你,听他们描述,你被打懵了,有没有伤到哪里。”

    刘成风摇摇头“多谢大哥惦念,我没事的,不过哼哈二将确实武功高强,想要救人一定危险重重,大哥可愿随我一同冒险。”

    “你这话说的,我们是兄弟啊,当然有难同当。”

    澈月在一旁催促“我们不要在此逗留,应该很快追兵就能赶上,该先找个地方躲一躲。”

    于阳弄了个大红脸,觉得太没面子了自己老婆在拆台,生气地看了一眼澈月“你这是什么话,我怕们再商量怎么样深入虎穴,你却让我们躲一躲,太没骨气了,男人说话,女人少插嘴。”

    尔娜有些看不惯“哎大哥,你这话就欠考虑了,救人也得有那个本事啊,不然的话不叫深入虎穴,叫自投罗网。”

    刘成风也觉得下不来台,回头看了一眼尔娜“你少说两句,这在说正事呢。”

    雪一也有些担心“可是,我们真的打不过啊,澈月妹妹,你怎么知道会有追兵。”

    “应该是郎霄穴道自解,他会派人追赶的同时,报信给山庄,相距并不远,很快的哼哈二将,会再度返回,漠北兄弟,东西护栈有多少人。”

    漠北兄弟立刻回答“不足两百人,西护栈武真弟子八十多人,东护栈流亡义士七十多人,不过东护栈的人,念及往日之情,战斗力该按三五十人算,我们二人离开,客栈武功最高的就应该是郎霄了,若是平时我们胜不了他,但是现在他双手未愈,这个人,我兄弟二人应该可以应付。”

    尔娜看了眼苗草“姐姐,我们还用刀箭阵法,但是太多的人,恐怕难以敌众啊。”

    苗草点点头“就是啊,我的箭支也不多了,怕是抵挡不了多久。”

    雪一连忙接话“还有我们呢,既然漠北兄弟能阻住郎霄,那剩下我们这些,可以全力以赴对付护栈兵马,可是就算这样,我们也只有六人,乌桐还小,怕也帮不上什么忙。”

    澈月摇摇头“草儿的箭不能用,用一支少一支,能让哼哈二将和殷羽风赞叹的武器,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们不能只是等在这里,边走边商量吧。”

    这里并没有敢用到一个撤字,而是说边走边想办法,澈月明白,自己的相公也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

    当然于阳并没有想到什么,要说起来他比刘成风出道还要晚,这兄弟俩呢江湖经验都不足,尤其一个憨实的野小子,说好听点吧是君子,忍让在先的君子侠,而另一个,又是非常的老实,一个君子一个老实人,在他们的脑子里传统理念还是有的,眼中的世界男女不是平等的,就是所谓三纲五常。

    听到澈月总是打退堂鼓,于阳当然不高兴了,有些责怨的语气“澈月,你为什么总是想着要躲呢,不是说好要跟我亡命天涯吗,才遇到点危险就怕了,真要是怕的话,不如你就回清艺坊吧。”

    “不回,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了,怎么能动不动就回娘家呢。”

    澈月虽然有些着急,但总算有些安慰,这就是自己的丈夫吧老实人,应该把他逼急了也就这种办法,不会打不会骂,就直埋怨两句,她看出了于阳的性格。

    刘成风也看出来了,大哥两口子在闹别扭,当然要从中调解了“大哥你先别着急,二嫂聪明过人,应该有自己的主意吧,卧凤岭的烟粉阵,可不是一般人的智慧啊,一定有比我们好太多的办法,二嫂你帮帮忙,此事关系重大我们该怎样取胜,你说的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什么时候才算好时候。”

    能够有人理解,澈月顿觉得有些委屈,心里这个酸楚啊眼泪差不点留下来,她长出了口气“总算你们两兄弟中,能有个明白人,有明白的时候,人是要救的,但不能把自己也搭进去,那样的话谁都救不成。”

    雪一也明白过来“能够救人又不把自己搭进去,那当然好了,妹妹你就快说吧,有什么办法。”

    于阳干咳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当然这已经是一种态度了。

    澈月也没有理会,而是追问成风“那二弟你说,你是和哼哈二将交过手的人,他们武功怎样,高你多少。”

    “高我很多,我只跟努儿哈交了手,根本没有胜算,不过,我的少林武当功能够用出来的话,或许还可以战胜,但不知怎么地我的功夫时灵时不灵的,关键是对打时间太短,没怎么着呢我就懵了。”

    澈月叹了口气“那就更不用说武尊教主和武圣人了。”

    于阳不明白“四门八主何用,犯得上他们亲自出马,澈月你怎么会这么说。”

    澈月白了于阳一眼“武凰姐妹在清艺坊,殷羽风是不会让杀手刺客来抓自己的兄弟的,殷姜已死,张茂和我们也有了关系,哼哈二将办事不利,后边肯定会跟着武尊教主和武圣人,尤其这个武圣人,是武真教的武功掌门,所有弟子都是他的徒弟,又是个亦兄亦父的形象,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把他搬出来,众弟子还有何话说,兄弟情重,但是百善首孝,看来他和成风的仇恨,还很深啊。”

    于阳有些不屑”想不到,你还挺了解他啊,了不起啊能看透殷羽风。“

    这话中澈月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或许就是丈夫生气的原因吧。

    刘成风摸了摸脑袋“都没见过面,我哪得罪这位白骨军师了。”

    “只有一种可能,他认定你是刘志之子。”

    刘成风恍然大悟“讨厌的刘志,这不没有的是吗,我怎么可能是刘志的儿子,不可能。”

    澈月也很无奈“殷羽风的断定应该不会有误,寻妃叔一定是描述了什么,或者是婷儿丫头,反正二弟,你该有这个准备,八成是真的。”

    刘成风连连摇头“怎么可能,我不是刘志的儿子,一定不是,大哥你别听他的,我们是好兄弟。”

    于阳连忙哄劝“好好好,不是不是,澈月,有些话,可不好乱说的啊。”

    澈月连忙点头“好好好,不是,其实爹与儿子,完全是两个人,不一定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儿子必须就是怎样的人,君子侠风,绝非虚言,二弟你当我没说。”

    刘成风长出了口气“啊,好了对不起啊二嫂,我不是说你的判断,我是说,搞不好事情真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殷羽风也得有想错的时候啊,嗨,你就说现在咱们怎么办吧,成风信你,一定会有好办法的,这以前婷儿说罩着我,更多的是寻妃叔在运筹,我和大哥初出江湖经验不多,有些事情,真不知该怎么办好。“

    澈月高兴了许多“谢谢你二弟,其实你们两个都不错的很优秀,就是太老实太实在,殷羽风阴险歹毒,我也没有信心能斗过他,但是说到保全自己,我们就只有躲和逃,等待援兵。”

    刘成风看了看于阳,又看了看澈月“那我的兄弟怎么办,我们哪里有什么援兵啊援兵是谁。”

    澈月慢慢的琢磨着“其实我一直以为,无情叔,就是冷江,他应该会寻我到一盏灯客栈,不过亲情所致,应该他们重出江湖的第一站,是葫芦腰岛,路途遥远恐怕有些时日,所以,远水近渴,这之前,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兄弟盟的人,我敢担保不会有事的,杀手刺客会照料他们。”

    成风十分高兴“冷江重出江湖,太好了他可是会化音玄冥盾的人,而且他才是真正的大英雄,对啊,寻妃叔也说过,他会放心不下你的,可是,刘铭和吴铭不会有事吧,殷羽风不会难为他们吗。”

    “不会的,殷羽风的仇人,应该他只认准了你,不管是不是误会,不管武真和虹楼的结果会怎样,对于你,是杀是放必须要在水姓姐妹到来之前,把你的问题了解了,所以水姓姐妹,虹舞楼的楼主,是我们的另一路援军,不管是哪一路援军到达,我们都可能有机会,一同救出你的兄弟。”

    成风又有些失望“看来,我是脱不了这种嫌疑了,不过嘛我觉得,二嫂说的办法不错,大哥你觉得呢。”

    于阳勉强的点点头“还行吧,听起来倒是个办法,技不如人,只有暂避一时了。”

    众人也都觉得不错,但关键是,这大漠之上何处躲藏,金水堡应该也有武真的势力,即便没有势力也有眼线,榆林县城吧有些太远了,但是众人没有想到的,刘成风说出了更远的一个地方,拨云山。

    雪一忍不住就问“拨云山,太远了吧,上次谈论时听说,你和葫芦叔走到葫芦腰岛,走了好长时间呢,二弟你怎么会想起那里呢。”

    对于自己的家乡,刘成风现在比任何人更多了好奇,一种向往的表情“因为在那里,我是丛林王,没有任何的恐惧相信也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殷羽风认定我是刘志之子,说不定也会追到那里,偌大山林他应该奈何不了我。

    最重要的,我想搞清楚我自己,我想去见云亦娘,她和葫芦叔若知己一般,我想有些事情,她应该会知道,我更想彻底搞清楚二十年前的武铮刘志之死,我想要弄清楚,当年曾经发生在这里的金水堡之战,武铮消失的那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于阳也来了兴趣“照你这么说我也想去看看,二十年前有太多的疑团,是该有个结果了。”

    众人也非常感兴趣,但是拨云山距雪狼谷,数百里地,上次刘成风说过,他和葫芦书走了很久,这路途会不会太远了呢。

    刘成风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们出山,都是游山玩水,当然大漠也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就是没太着急赶路,葫芦叔的腿也不好,露宿大漠近二十夜,但是现在我们骑马,如果是疾驰的话,那武铮不是两天往返吗,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怕去拨云山的时候,冷江前辈,或者说虹舞楼主赶到,我们会错过解救兄弟的机会。”

    澈月想了想“这个嘛,我想殷羽风,该不会知道无情叔的事情,所以他心里所避讳的,只有我们楼主,二弟的身份,如果他是猜测,然后又知道我们去了拨云山,应该会追到那里加以验证,如果他认定二弟是刘志之子,也会追到拨云山做个了断,并且应该是在我们楼主到达之前要做的事情,现在二弟,你跟我说说,拨云山那里,你都有什么优势,是个什么景象。”

    “拨云山南山,参天古木郁郁葱葱,藤曼枝条到处都是,山下矮草灌木及膝至腰,那里有我的树上小屋,有我的虎豹兄弟,猴子朋友,群鸟挥之不去,拨云山北山,山势险峻直入云端,这个时候应该还不太冷,但是山顶应该白雪遍布,到了冬季,冰川树挂,非常的壮观,那里有我的冰雪溶洞,有我的雪狼朋友,还有雪鹰,云寨,就是在这北山之上,云亦娘的儿子云鹰,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澈月点了点头“听你这么说,我想,或许我们能把殷羽风,引到拨云山,凭借地理优势,不下阵,不说能战胜武真,搞得好或许能把他们逼退。”

    “真的吗二嫂,我们真的可以吗。”

    “你是丛林王,就要靠丛林显灵了,而且,我们这么多人,各有所长,逼退或者险胜,不是没有可能的。”

    刘成风非常高兴,一攥拳头“干他,有大哥在,何惧江湖路险。”

    于阳也握了握拳“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羔羊之歌奇星探秘陆先生不是妻管严封天妖尊甩牌武道漫途甜心玫瑰超级锋芒异世界设定师我真没想和偶像结婚德鲁伊冒险之旅铠甲勇士俊乌kinu屋水河畔总裁的倔强宝贝半水青烟半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