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92 两肋插刀

192 两肋插刀

作品:《明英荡寇志

    来的是哼哈二将,只剩下九匹马,还有一些教众跟在后面跑,原本三十来人马队,送给刘成风三匹,还有一些,就是被刀箭阵射杀跑散了,不过还好,没有什么大的损伤,而且江白江墨和蒙泰茶卡都做了俘虏,这四人是确定刘成风走远,才肯束手就擒的。

    殷羽风非常的生气,连个野小子都抓不住,四门八主中最厉害的人物,你们还有脸回来啊还回来干嘛,死外边得了。

    哼哈二将连忙解释,本来刘成风的功夫,并没有什么特别,关键她两个老婆厉害,不但阴损缺德竟耍些心眼,刀箭合璧也是威力无穷,于刀箭阵中就算是我们两人,恐怕也难以应对。

    于是二人把经过大致说了一下,还送上了几支捡落的箭,都是些奇形怪状的螺纹箭镂空箭什么的。

    殷羽风接过箭来仔细看了看,不由得有些惊叹“战国时期十万赵队攻打梁城,墨者革离孤身救城的时候,曾经在箭支上缠绕铜线,增加了重量却让箭支能射得更远,想不到竟然有人依此为基础,研发设计,她的老婆不就是那个苗草吗,小小一棵草,竟然如此厉害。”

    努儿哈连忙跟上“其实徒勒尔娜的回旋刀法,还没有达到她爹的凌厉,但是这苗草箭法,听弟子们描述,我二人也难以想象。”

    殷羽风点点头“嗯,以后再若遇到刀箭合璧,定要多加小心才是。”

    哼哈二将双手抱拳“谢胜军,弟子谨记。”

    殷羽风摆摆手“还有一人呢,秦珍珍何处,还有,单寻妃身边常有高帆杜宇,这两个人,怎么一直没有露面。”

    温尔哼摇了摇头“并未见到秦珍珍,也没有高帆杜宇。”

    殷羽风长出了口气“看来武真与虹楼,期限将近。”

    哼哈二将有些嘀咕“胜军是说,秦珍珍去搬救兵了,水姓姐妹的功夫,也是十分了得,而且她们还有嗜血剑饮血刀,不能不防啊。”

    殷羽风哼了一声“这二人是得到了武真的真传,应该能与教主武圣人匹敌,嗜血剑饮血刀虽然厉害,但是别忘了,还有我武胜军,巧使计谋刀剑何惧,那刘成风逃亡何处。”

    “金水堡西南。”

    说来也是很奇怪,在场的这些人中,没有一人表现出任何的破绽,于阳澈月雪一是如此,穆莹雪等人和江白江墨,蒙泰茶卡亦是如此,对于这些人来说只要于阳还是和殷羽风站在一起,就是一种希望,这是前谋定的事,但看来计划在一步步失败。

    单寻妃已经落入敌手,穆莹雪等人也自投罗网,兄弟盟成员也已经被擒,而武尊教主和武圣人还没有出现,应该这两个人的武功,肯定在哼哈两人之上,最大的希望就是水姓姐妹了,可是殷羽风全然无所谓,但愿于阳和成风两人,能够有所帮助。

    听到成风安然逃脱的消息,作为兄弟,当然都是非常高兴了,但是刘铭吴铭,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却故意的冒出询问“胜军,这四个人该怎么办。”

    这是有意在摸老虎屁股,殷羽风转过身,甩手就是两记耳光“放肆,你们还是武真的人吗,要不要我现在就逐你们出教。”

    江白江墨和蒙泰茶卡都是刘成风的兄弟,既然结拜,那也是杀手刺客的兄弟了,这是在谈论到刘成风的时候,刘铭和吴铭故意提醒,这些是我的兄弟,求情不敢,敢问发落,另外,转移话题,别再揪着落跑的成风不放。

    但是结果,是他们吃罪不起的,想要兄弟是吗,趁早给我离开武真,这些年,自当我白养活你们了。

    秦龙培养的人兄弟义气,殷羽风训出的人感恩忠心,杀手刺客就是被这两种思想养大,还有感恩之情,为兄弟可以不顾一切,但是为武真,也是可以抛却一切,一听到逐出武真,两人连忙抱拳拱手“胜军恕罪,我二人胡言乱语,求胜军宽恕。”

    殷羽风冷冷的点了下头“必要的时候,得有个取舍,孰轻孰重,不能两头都占,看来,是该把你们师傅搬出来了,只有他能管得了你们,我这个胜军,已经无能为力。”

    刘铭吴铭连连叩首“胜军息怒,我二人不知好歹自以为是,但是忠心可鉴,为武真我们可以不惜一切。”

    殷羽风喘了口大气“算了吧,知道你们二人忠心耿耿,兄弟之情也是理所当然,那好吧这四个人,就由你们押回武真吧,不要太优待了,另外,不许与其他人碰面。”

    “多谢胜军开恩,我二人定当为武真竭尽全力。”

    “好了,我们也回去吧,她们叔嫂还急着见面。”接着殷羽风有转过身对着澈月“什么时候又加入武真的想法,可到山庄一叙,但我看这想法,可能会空欢喜一场,不管怎么说,丫头,你是可造之才,玄武门若想有所壮大,我武真鼎力相助,”

    澈月双手抱拳“多谢胜军体恤,澈月没齿难忘。”

    殷羽风亲自拽过一匹马来到穆莹雪面前“穆旧主,请上马,请到故地一叙。”

    穆莹雪双手抱拳“不敢当,对于落魄之人,胜军仁至义尽,多谢了。”

    于是殷羽风率众离开,只有赵瑞希被留了下来,杀手刺客让人给蒙泰茶卡和江白江墨松了绑,当然,回到武真还是要作为阶下囚的,但不会太难为四人,没什么皮肉之苦。

    目送众人远去,直到渐渐的消失,于阳也没有动弹,成风有难,下路不明他不能不惦记。

    郎霄过来催促“于老弟,看见了吧我们胜军,气度不凡啊仁义之士,手无缚鸡之力却能让教众心服口服。”

    于阳点了点头“不怒自威,确实让人胆寒。”

    郎霄点点头“确实如此啊连我见了他都有些害怕,这人都走远了我们就别站这看了,进客栈我们放松放松,请吧。”

    “等一下,”于阳摇摇头,招呼过漠北兄弟“你们两个,如果让你们在武真和玄武门选择,你们会跟随哪一方。”

    澈月连忙提醒“相公你要干什么,不可轻举妄动。”

    于阳摇摇头“不用你管,我在问漠北兄弟。”

    郎霄笑了“于老弟,你这有些玩笑啊,武真教实力强大,玄武门只是你一人之门,现在就想他们能做出选择,怕应该你会失望。”

    于阳非常的严肃“已有弟子乌桐。”

    乌桐连忙跪地叩首“多谢师父收纳。”

    澈月有些着急“相公,为时尚早,不可莽撞啊。”

    “我说了,不用你管。”

    雪一连忙拽起乌桐,并且还训斥着澈月“妹妹你干什么,听相公的。”

    澈月非常的无奈,走到漠北兄弟面前“你们两个说,会选择武真对不对。”

    雪一非常的生气“澈月,你好大胆啊这是在拆台吗。”

    郎霄有些糊涂“你们这是唱的哪出啊,都把我搞懵了,于老弟你状态不对啊,莫名其妙的,澈月妹妹你也是,没个规矩,那能拆丈夫的台呢。”接着郎霄对着漠北兄弟“你们两个就别犹豫了,小夫妻都快打起来了,你们就表个态吧。”

    漠北兄弟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双手抱拳“不弃初衷,甘愿追随师傅效犬马之劳。”

    郎霄有些吃惊“什么,我们听错吧,怎么你们两个也傻了不成。”

    漠北兄弟非常的淡然“昨日之战,心服口服实为保全我们,战前受辱皆因我等性命之忧,如此仁义之举,我二人心服口服感激不尽,不求荣华富贵,但求同命天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于阳非常的高兴“好,那我问你们,这客栈可有马匹,状元房榜眼屋所居何人。”

    澈月连忙接话“这个我知道,已经打听清楚了。”

    “不用你说,我在问两位兄弟。”

    漠北兄弟也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了于阳的问题“大漠客栈怎么会没有马,就在东西护栈,状元房是两位门主,榜眼郎大哥占了一间,别无他人。”

    郎霄越来越奇怪了“于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想干什么。”

    “东西护栈有多少人。”

    东西护栈,就是客栈连体部分,在原先一盏灯客栈的东面和西面,多建了两所宅院,外可入,内可通。所以现在的客栈,是个多边形,对等十字。

    郎霄接过话来“我来跟你说吧,东护栈,预备教众,没有加入武真的暂时由漠北兄弟二人掌管,但是别指望马上能加入你的玄武门,西护栈,神武堂的弟子,暂时由我郎霄代理,于老弟你是要找什么人寻仇吗,没问题,你一句话。”

    澈月又提醒了一句“相公,事关重大,且要三思啊。”

    郎霄喊了一句“妹妹,没看到你相公在生气吗,这么不识趣,你少说两句。”

    于阳淡淡地点点头“生气是有,更多的是着急。”

    “急中出错,”澈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于阳并没有理会,郎霄皱着眉头“可这是为什么啊。”

    于阳冷笑了一下“因为成风,是我兄弟。”

    “哦,”郎霄点了下头,但立刻纳过闷来“什么,此话当真,这话为什么你不早说。”

    “你也没问我啊,我和成风单讯飞等人一同到此,难道没人提起过吗,照道理,这里应该就你武功最强吧。”

    漠北兄弟明白了什么“好的师傅,我二人现在就去牵几匹马过来。”说完,二人转身离开。

    郎霄也明白了,这是要即刻动身,如果我要阻拦的话,交战在所难免,可是昨天的试探,于阳的武功绝对在自己之上,有些胆怯他后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

    “我记得昨天你踩了我一脚,而且还用了内力。”

    郎霄一跺脚“哎呀,哪说理去,为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你肯爬下台面,怎么到了我这里这么记仇,还以为你挺老实的原来这么小家子气。”

    “若你不为难,我们相安无事。”

    郎霄这个气啊“可我是武真弟子,你别忘了现在是在哪里,没有将,我们还有兵呢。”

    “那我就带上你这个人质,性命相胁,兵无以为力。”

    郎霄气得直哆嗦“好小子,你变坏了。”

    “是你看错了,为兄弟,两肋插刀。”

    雪一澈月一左一右,刀剑抵在了郎霄两肋。

    郎霄左右看了看”你以为武真弟子,会怕死吗。“

    澈月连忙插话“武真弟子不怕死,但是你想活,我也不想你死,鹰爪功双手已废,铁手难愈,胜军不会为难你的,他来不及管你。”

    郎霄心里没底“你说的是真的。”

    澈月点点头“我敢保证,你只要说是技不如人,出了事,澈月担着。”

    郎霄点点头“那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还是妹妹通情达理。”

    “还有,”澈月进一步叮嘱“武真虹楼多有矛盾,也算是几次交锋了但都没有大动干戈,瑞希的身份你也看到了,虎叔和豹叔相保的人,不可虐待,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于阳一听有些纳闷“她不跟我们走吗。”

    澈月摇摇头“到底她是清艺坊的人,跟着我们,或许更危险。”

    赵瑞希连忙摇头“我不怕危险,我要跟着你们,于阳是我的恩人。”

    澈月摇摇头“你的恩,妹妹替你还,既然是坊主的安排,你我自当遵从,我也是清艺坊的人,自然要把损失降到最小,在这里,会有楼主前来搭救。”

    这时漠北兄弟已把马匹牵了过来,确实多了一匹,那就是想到了赵瑞希,其实把马赶走就得了,但是东西护栈就在客栈的两侧,太容易唤起追兵了,澈月拿定了主意,问道“姐姐,你可会拿穴。”

    雪一心领神会“委屈你了郎大哥。”

    “你们要干什么,说好的相安无事,不就是放你们走吗。”

    澈月笑了笑“这也是为了你好。”

    雪一运气凝指,檀中,命门,大骨等穴位上点打了一番,最后又将哑穴点住,拍了拍手说“可以了。”

    于是夫妻三人和漠北兄弟跨上马,澈月又瑞希嘱咐了一句“若有询问,只说不愿跟随,既无大碍。”

    说完,于阳等人策马扬鞭,想着哼哈二将出现的方向,疾驰而去。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