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83 宁死不服

183 宁死不服

作品:《明英荡寇志

    于阳不愧是尹天野的亲传,功夫相当的全面,也因为对练较少,招式动作也力求简单精准,并且最大的特点,就是他对战十分认真,应该就是经验不足造成的,不知道对方的路数不敢贸然进攻,也因为宅心仁厚,尽可能的闪开一些要害部位。

    而黑白兄弟呢在开始打的也十分顺手,就好像是了个陪练一般,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处处忍让“于兄弟这样下去你定输无疑,怎束手束脚的这般拘谨,拿出你的看家本领,不然,你很快就会败阵。”

    能喊出这样的话,证明黑白兄弟很放松,但不管怎样的得心应手,却始终无法有凌厉的杀招,都被于阳一一化解,也是力图让对方放开手脚,或许拼力之中能露出什么破绽。

    于阳却是不慌不忙沉着应对,一把宝剑也是左格右挡前突后进的,时而上时而下三个人的打斗,也是十分的精彩。

    看的郎霄也是十分过瘾,边看还一边喝彩“嘿,这招苍龙入水用的好,想不到江湖上最不起眼的剑法,竟然能挡住劈风快刀,真看不出于兄弟你还挺厉害啊,现在谁还用这招啊到你手里,竟这样出彩,哎,这招,这招我知道是华山派的有凤来仪,哦又一招,可是昆仑派的鱼跃龙门吗,怎么有点变了味了。”

    澈月在旁边非常的高兴“哈哈朗大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但凡事务,后来居上,要加以改进,不断地改进才能力图完美。”

    郎霄连连点头“嗯嗯妹妹说的对,想不到尹天野,真是名不虚传啊好像中原功夫的秘典,囊括了各路武功,最简单的五行剑,到少林武当峨眉剑,连新锐门派的功夫也有掌握,教出了一个好徒弟啊,哎,这招是什么,我怎么从没见过。”

    于阳边打斗边回答“西域密宗剑法,破冰式,扶桑合气剑道,晴天望月斩。”

    这时候不光郎霄,池海里不少看客也都开始为于阳加油“好西域密宗东海扶桑,于兄弟打得好不愧是榜尊弟子,这剑舞的漂亮东西合璧中原更神威,打得好啊黑白兄弟真的是遇上对手了快要撑不住了吧。”

    忘了还有赌博压住,有人就开始反对了“哎你给谁叫好呢,当心输了银子那黑白兄弟能输吗,输了我们银子找谁要去。”

    不少人为银两担心,有人就寄希望郎霄“那不还有郎总管吗,有他在放心吧输不了,哎,郎大老板,你快帮帮忙啊帮格格不入一把。”

    郎霄回头看了看,是啊输了的话还有我的银子,这该如何是好。

    澈月连忙叮嘱“郎大哥不许帮忙,说好的公平对决。”

    “可他们是我的手下啊。”

    澈月摇摇头“大哥就知道让小妹换老公,手下也可以换的,黑白兄弟不在了,还有我相公啊手下吗还是厉害的比较好。”

    “也对,厉害的会更好。”于是郎霄又回过头冲着黑白兄弟嚷着“尔格,其江,你们给我好好打,若害我丢了银两,定不会轻饶你们。”

    郎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再回过头来的时候,撒吉尔格和撒吉其江已经处于弱势,但这只是开始,于阳已经做好了准备,一个败中取胜退到了笼壁,黑白兄弟一看,居然弱势中对方出现了破绽,难得的机会二人挺刀便刺,于阳举剑插入铁栅栏用力一拨,卡住剑刃借力向上一番,黑白兄弟的刀就插向了笼外,刚要回抽没想到于阳更快,顺出宝剑来了个鲤鱼分水,剑刃左右一晃,正好拍在了兄弟俩拿着刀的手腕,疼的哎呦一撒手连忙候撤,接连退了几步捂着手腕看着对方“怎可徒手对决,刀来。”

    那意思这下不算,刀掉了得让我们捡回来,从新再来。

    这要搁往常,和平客栈不管是比武还是赌博,从没有耍赖出千的,但是今日于阳的一夫二妻,还有刚才畏战的表现,最主要的就是银两了不少宾客是下了大注,就有人想要帮忙了喊了声接刀,同时王笼子里就扔过去两把宝刀。

    于阳连忙脚下一抹,将兄弟俩的刀先磕出笼外,接着一个鱼跃手中宝剑一挥只听叮当两声,把飞进笼内的刀也挡了回去,然后旋身落地摇了摇头“刀剑无眼不要也罢。”说完,将宝剑也扔给了澈月的位置,也就是坐在笼内郎霄的身边了。

    郎霄看了一眼于阳“你这是什么意思,没刀没剑的不热闹。”

    澈月连忙从池面上拿过宝剑“可是大哥,这无伤性命啊按之前说好的,不服不休,大哥这下客栈赚大发了,能抽不少的头。”

    是有赌博下注的,都有庄家抽头,因为提供而场所环境,收取份子钱也是合情合理的,澈月知道郎霄心疼自己的银子,但是与客栈比起来,那份忠心他不敢不有,脸上还刺着金字呢就是教规的惩罚。

    郎霄连连点头“对,没有刀剑就没有伤害,我们徒手对决,尔格,其江,若是拳脚功夫你们在败下阵来,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们。”

    这一回于阳完全放开了手脚,在之前对打他已经完全摸清了两个人的功底,一个不会防一个不会攻,加上之前乌桐的介绍,打前即防后,奔左先看右,整个笼子内似乎变成了他一个人的表演秀,闪展腾挪窜蹦跳跃的,真是越战越勇。

    而漠北双雄这哥俩呢他们的武功,虽然兵刃上更强一些,但拳脚就是差也差不了哪去,吃亏就在轻功了两个人可以是说是重拳手,赤手空拳的话摔跤作战比较多,应该说先前没有想到的吧,这笼子给了他们太多不便。

    于阳呢也是会使巧劲,还就贴着笼子打,使得尔格上来一拳,准打在铁栅栏上,也使得其江全身的扑撞,遭遇栅栏拦阻,人肉对铁栏杆,兄弟俩边打边惨叫。

    看的郎霄这个气啊“哎呀怎么那么笨呢打不到人家吗,自己在那惨叫什么,用我的鹰爪功啊别出拳,用抓用拿,也别冲撞,用挡用拨。”

    于阳一听笑了笑,看到尔格一个油锅捞鱼向自己腰间抓来,连忙一个闪身探手抓住对方手腕,接着往后一代四两拨千斤,另一只手在一抓后腰顺势就扔了出去,然后还问着“是这样吗用抓用拿,牵泥带水。”

    郎霄愣了“你怎么那么听话。”

    于阳双手抱拳“多谢指点。”

    这时候其江从后边抱住了于阳,双膀较力死死的摇晃,尔格一看来了机会连忙掉头向于阳再次冲去,于阳也不惊慌,看对方逼近双腿一抬使劲一踹,三人全都往后倒退了几步,尔格想要再次前冲,没想到于阳的两条腿,比手都灵活,拨挡踢弹,眨眼的功夫尔格就挨了两记耳光,当然是用脚打的了,随后锁脖又是一脚踹出,差点没把脖子踹断了,尔格向后倒退了几步,终于坐到了地上,捂着脖子看着对方“其江,撞死他,脚下没跟他腿比我手长,我没办法靠近。”

    这话说的,你不也有腿吗,可是这哥俩腿上的功夫还真不如手,好像他们的腿,就只是用来生根的。

    听到哥哥建议其江抱着于阳就往身旁铁栅栏上撞去,于阳探出两手抢先一步拽住栏杆,一个团身缩脖身子一用力,其江一个没防备,两人一同奔着铁栅栏就撞了出去。

    这就是对环境的适应了,于阳已经适应了笼中作战,所以对打之中都是靠近栅栏,那其江抱住他,肯定二人是侧对着栅栏,一说撞栅栏,紧张打斗之中的第一反应,就是直接装过去,也就是侧着身抱着于阳往栅栏上怼,如果说稍微的转转身正对栅栏,不光是多了一个环节,自己的两只手也抱在前边,只有侧撞才能把对方横过来。

    没想到于阳反应这么快借势用势他还加了把力,其实身形高矮差不多,主要是其江没有防备,倒下的同时脑袋再次重重的撞到了铁栅栏上,直撞得眼冒金星两手也松开了怀抱,在地上打着滚捂着脑袋哎呦直叫。

    “你敢打我弟弟,”尔格一看十分生气,站起身来再次向于阳冲了过去。

    于阳定身站立抬起一条腿指向对方,尔格跑到近前一看迎面腿,立马就停了下来,一腿之隔只是愤愤地说“小子,你好狠啊,放过我弟弟。”

    于阳笑了笑,并没有放下腿“你服不服。”

    池海内喊声一片“不能服,打他打他,打死不能服我们花了银子的。”

    虽然有点怕,服是不可能的,但接下来的打斗,兄弟二人就是强弩之末了,而且非常的谨慎,就跟更不是于阳的对手了求饶只是早晚的事。

    看的池海众人,看的郎霄都十分的生气,忍不住都在骂,黑白无常,胆敢畏战,还我银两来快起来打他。

    这时候还有一个因素,漠北双雄的体力,远不如山里长大的于阳,哥俩的每一次冲拳,都会慢下几拍,但是慢不一定省力,就好像被灌了铅似的软绵无力,而于阳的快,反倒是很轻松,而且一直在用巧劲,不是牵就是带,不是拌,就是推,从背后把二人直接推向栅栏,兄弟俩一次次碰壁。

    澈月高兴了举着双手示意大家“哎哎哎,大家都不用吵了这样该可以了吧,你们都看到了漠北双雄,不是我相公的对手。”

    众宾客哪里肯干啊,纷纷大喊着“不行,还没有服输,死兄弟害我们损失银两,打死他们两个,打死他,打死他。”

    不光是咒骂,还有人就往台上扔去了鸡蛋,酒杯,茶碗什么的,都是奔着兄弟两人过去的。

    一个鸡蛋能有多大力量啊,赶巧了这时候兄弟两人,啪的一声就重重的摔在了池面上,体力不支累的要死,再有,这种场面从没有经历过,真的是耻辱啊。

    澈月推了把郎霄“郎大哥,该你主持公道了,这样的人,我相公是下不去手的。”

    郎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走到于阳面前“我也看出来了,今后你就是我的得力干将,银两我可以不要了,但是事先讲好的规定,这众望难平你也该想想办法,不能只会打吧还要够聪明,只要这兄弟两人坚持不认输,这场架就不算完。”

    于阳双手抱拳“在下愿意认输,或者倾己所有偿还银两。”

    郎霄大笑起来“哈哈哈,这就是一个大男人,你也太天真了吧说出这种话,真搞不懂你的两房媳妇是怎么到手的不错,我们这些人是挺贪财,但是和平客栈,历来都是讲规矩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来投奔,今天也就是赶上我暂且总管,说实话我看你这怂样也有点来气,所以动了点心思,但是终究,规矩就是规矩,我们也没有违背吗我没有出手帮忙,你也应该坚持遵守,狠狠的打,打到他们服为止,打死都没关系。”

    池海众宾客也都喊着“打死他,打死他,”

    于阳摇了摇头,躺在了两兄弟中间“你们快站起来啊我输了,不然会死的。”

    兄弟两人脸臊得通红,其实原来也是红的不过是羞恼的怒红,撒吉尔格摇了摇头“于老弟,你就不必这样了打死我们吧,技不如人我们无话可说,但是想要我们认输,我就不说什么了你快起来吧,这就是客栈的规矩。”

    撒吉其江也点点头”致死不服,一心求死。“

    澈月有了主意,冲着于阳喊道“相公,既然他们想死那还不容易,只是,难得这兄弟情深啊你要一个一个来。”

    于阳终于明白过来,连忙站起身“那好吧我就成全你们,定会将你二人千刀万剐,只是,出于人道,我会尽量拖延时间的,千刀万剐知道吗很壮烈的一种,可是我又不想用剑,太惨烈了,那就徒手来吧,分筋错骨,先从弟弟开始吧。”

    说着,于阳走到其江面前,弯腰拽起一只手臂,晃了晃然后猛地一拉,只听咔吧一声,肩关节脱臼,疼的其江哎呦一声惨叫。

    于阳连忙安慰“别着急啊这只是开始,疼多了就不觉得痛了,”边说,边看向郎霄“哎郎大哥,都说你是鹰爪门功夫的高手,拿肩我会了拿肘呢,怎么给他弄断了。”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