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86 刘志之子

186 刘志之子

作品:《明英荡寇志

    殷羽风点了点头“刘志和我一样,都是奸人,手无缚鸡之力,唯有用心,去借助别人的实力,只不过,他只有私欲没有野心,我有野心而没有私欲。”

    单寻妃不敢苟同“武铮之功无人与争,刘志之谋绝无二智,这一武一文的神话,到你嘴里怎么听起来是鬼话,可最后的结果,确实是刘志用自己的人头保住了孩子,为什么你要说他是不得已而为之呢。”

    “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让刘志绝望,他是倭寇的话刘志定无生还的可能,官府中竟然有人与倭寇联手,你觉得他们能不斩尽杀绝吗留下活口等日后把事情张扬出去吗。”

    单寻妃慢慢捉摸着“照你这么说,刘志是因为自己生还无望,而这个时候武兰花已经临盆之喜,退求其次他打算抱住孩儿性命,才让刚生完孩子的武兰花冲出宅院,并且让吕干割下自己的人头邀功请赏,在和武兰花配合着把孩子救出,你怎么能够看出刘志是退求其次呢,那个下破刘志胆的倭寇,到底是谁。”

    殷羽风冷笑了笑“我就是猜测此人才敢断言刘志的秉性,实际上以刘志的为人,剿灭我们江霸天之后他都做了什么,把个胸无大志的书呆子推到了谋定江山或者说执掌江湖的位置,尤其刘志跟我还不一样他的穷酸之气,怕有被世人谴责之举,剿灭清音阁,征讨鹰狼山庄,都是为了一己私欲,才子佳人算风流,割袍断义他不敢杀冷江,世人只会说他顺应朝廷为铲除白莲余孽,为清除后人,更会说他仁义之至放过了结拜兄弟,可实际上,为了自己的私欲,他什么事都能够做的出,不然才无可用之地,但是以他的才智,他会忍心自己英年早逝吗,如果有一线生存的可能,什么武兰花,吕干,武铮,甚至是自己亲生骨肉,他都可以舍去,刘翁就是个例子,是给刘志的例子,他印象深刻,家人朋友他都可以抛弃。”

    单寻妃不敢接受“剿匪大英雄,才高八斗运筹千里之人,能想出满江迷雾分身有术之计,难得的奇人啊怎么在你嘴里一文不值呢,照你这么说世上没好人了。”

    殷羽风长出了口气“可叹啊你还是是非王,清剿你的鹰狼山庄就只会退避三舍,就为了成全他一个虚名吗,这世间并非只有刘志,英雄有奸雄也有,武铮堪当枭雄,可惜是个傻子,唯重仁义者,冷江堪称英雄,可惜是无情之人,看淡了世态人情而隐退江湖的人,等于猛虎无利爪,我和刘志就是奸雄,北口沉江和他的断头救子,没什么区别。”

    单寻妃心痛地点了点头“你分析得是有道理,我们是有所想当然了,白白的搭上了我鹰狼山庄,不过真的要是打起来,也好不到哪去,我们根本打不过人家,现在我想知道的是,那个下破刘志之谋的倭寇,到底是谁。”

    殷羽风摇了摇头“说起来你可能会吃惊,也更难以接受,虽然我很相信自己的猜测,但也不好轻易出口,论及别人尚可,但是说到刘志的事情,我不想单凭猜测,现在,我想知道刘成风的来历,在你寻妃王眼里,他是不是刘天泽。”

    单寻妃摇摇头“这个我也不好猜测,起初我也是那么怀疑的,疑点很多的但是每一个疑点,都有其他的解释,来自拨云山我甚至还想着武铮,刘志,二子其一,但是这些可怀疑的地方,都被解释过,再说了我们只知道刘天择的名字,谁知道断头保子她武兰花,生的是男是女。”

    殷羽风笑了“这一点可以肯定,刘志博览群书各方面都有涉猎,生男生女自有他的方法,那个葫芦叔,应该你是见过的,看不出一点迹象吗。”

    单寻妃非常的肯定“你想说他是葫芦干,那不可能,铁腿吕干是瘦脸少白头,美酒葫芦是最大的标志,人称铁腿吕干可刘葫芦,就是葫芦叔他的右腿,膝下全无,并且最不可能的就是他的面貌,估计半百之龄吧乌发浓密,尤其是脸型不一样,吕干是尖嘴猴腮,可葫芦叔是阔腮脸,别的地方可有联系单这两个方面,乌发浓密和阔腮这两点,绝对不是一个人。”

    “那他说了什么呢。”

    单寻妃仔细的想了想“当时我问他的从哪里来,他说野居荒林拨云山,原籍荒岛葫芦腰。”

    “那他可认得你。”

    单寻妃点点头“当然了他说我是江湖百晓生,民间是非王。”

    殷羽风连连点头“哈哈这就对了,吕干的出处,就是葫芦腰岛。”

    单寻妃一听却是连连地摇头“这怎么可能呢铁腿吕干跟右腿残疾,少白瘦脸对乌发阔腮,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殷羽风笑了笑“这倒是证实了我的猜测,有时候极力想掩盖的事,反而会漏出破绽,你说一个年近半百的人乌发浓密,这正常吗。”

    单寻妃像个孩子似的摸了摸脑袋“照你这么说,他是用了什么生发或者染发的办法,有这种办法吗,那阔腮不会就是发福吧,怎么单就胖脸不胖身。”

    殷羽风慢慢的分析着“生发染发之道,肯定是有的但吕干是少白头,想要根治并不容易,可是他身边还有个刘志呢,你们只知道吕干的后半段,但是前半段,知之甚少。

    吕干原名吕千秋,自小家中变故失去了亲人,然后就投身葫芦腰岛做了水匪,铁腿功夫吧还当上了二当家,但是没有想到,她还有个妹妹尚在人间,就是戏班里的刀马旦吕千秋。

    无颜面对把自己已经做了恶人改名吕干,并且跟酒结下了不解之缘,身边总带着一个大葫芦。

    应该说是我殷羽风失职吧我竟然不知道这个吕干,还有个妹妹,却是被刘志先发现一步,编写了戏文让戏班排演江霸天胡作非为的折子,还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屠炫忠就把吕千娇抓到了莲蓬岛。

    接下来应该就是刘志和吕干的协议了帮他救出妹妹,但是吕干,要答应刘志终生效力于他,就这样吕干成了刘志最隐秘的护卫,甚至这个人,对你们这些江湖好友刘志都没怎么透露。

    既然做隐秘护卫吗当然是隐藏得越深越好,改变特点应该是一个步骤,就是吕干的少白头了一定得到过刘志的帮助。

    而刘葫芦的右腿膝下全无,说明我推测的那个人,是知道吕干的存在,并且知道他的特点,如果能在与武兰花对战的时候,一招把吕干撂倒,省的他心有变故假意投降,最好的方法就是砍掉他的腿。

    因为武兰花太厉害了,就算是刚生完孩子,也不能得到任何人的帮助,否则他们无法战胜兰花,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也很吃力,根本没时间在吕干身上,有过多的耽误,也就给了吕干携子出逃的时间。”

    单寻妃还不明白“那瘦脸对阔腮怎么讲,绝对不会是因为胖,别忘了是荒居山林,条件好不了哪去。”

    殷羽风淡淡的笑了笑“寻妃王不过如此啊,你还记得刘翁吗,先前你们聚集武林同道联合官府想要剿平匪患,屠炫忠正要发怒的时候撑船划到近前的老汉。”

    单寻妃仔细回想着“健而不老,红光满面意气风发,实际上他也并没有多老吧。”

    “是没有多老,也非常的健朗,但是发染灰丝,绝对和乌发浓密不同,但几年之后,刘志剿匪前你们应该很少见面,或者说他一木渡江,我一直追赶到浅滩他的死状,是什么样子。”

    单寻妃也觉得蹊跷“老态龙钟,略有驼背而且是满头灰白,虽然你们看管严密,但是于江上,我也是见过的,我还说过的短短几年时间,怎么如此的苍老。”

    “苍老只是表面,实际上他的身体是越来越好,他把我们这些人都给骗了,自打刘志开场说书,和我们这些匪人聚在一起,刘翁没有一次的阻拦,而是每况愈下的老态龙钟,多年不曾直起腰板走路,还总是咳喘不停,一个村医,多少知道点保养的方法,他能让自己老成那样吗,真实的只是他无冬立夏江中液泳,而且一游就是几年。”

    单寻妃有些明白过来“你是说,吕干有意把自己整的阔嘴肥腮的,多年持续不断地甚至连睡觉嘴里都要含着东西,瘦脸变肥脸像个葫芦似的也有了说法,这太费力了也太可怕,他有这样的毅力。”

    殷羽风赞同的点了点头“或许开始没有,应该也没有想到,关键是那个把刘志吓坏的人,甚至不敢呆在自己亲妹妹身边,他想彻头彻尾地改变自己,刘天择这个名字也不敢再用了,并且它一条瘸腿,竟然能跑得很远。”

    单寻妃顿觉一丝丝恐惧“要照这样说的话,那个吓坏刘志的人,熟悉吕干,并且让吕干也如此的害怕,甚至怕连累妹妹,甚至是武林同道都搬不倒的人,或者说是我们所相信的人,吕干无法为自己的举动证明,那这个人应该是,,,这怎么可能啊怎么会是她。”

    殷羽风接过话来“怎么不可能,能级刘志之智者,无出一二,和我殷羽风一样的狠角色,别无他人。”

    单寻妃连连摇头“可她跟你完全不一样啊从没有狠心的对过什么人,设计刘志对她有什么好处。”

    殷羽风冷笑了笑“在刘志面前,我殷羽风可称无谋,但我知道他是个胸无大志之人,或者说被刘志欺骗吧觉得他不会与我们江霸天为敌,这一点,我被刘志骗得死死的,深信不疑,但是还知道不能让刘志离岛,才不为我所用,也不容他人所得,应该那个人和我是一样的想法,甚至比我更要强列一些,如果真是倭寇的身份,那这一切就都解释清了。”

    单寻妃还不肯相信“解释什么呀根本就解释不清,她怎么会是倭国人,殷羽风你好歹毒,怎么会有这样的解释。”

    “信不信由你,好好想想吧。”说完殷羽风转身便要离开。

    “等一下,”单寻妃连忙叫住对方“你想把成风怎么样。”

    殷羽风头也没回“那是我的事,你现在是阶下囚。”

    “你要是杀了成风,这辈子别指望水姓姐妹能原谅你,亲女判父命,北口沉江你已经够残忍了,难道还嫌不够吗还要再作孽。”

    “我还没有决定,别说的那么难听,要说孽,成风是孽子,出生就背着父亲的人头,难道不该杀吗。”殷羽风头也不回。

    单寻妃连忙追了过去“别得意太早,武真武功未必天下无敌,我已经派人通知水姓姐妹了,她们很快就会赶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要尽快了,放心,我有办法对付那俩丫头。”

    单寻妃还要追,却是被刘铭吴铭挡在了面前“寻妃王,事已至此,我看还是自求多福听天由命吧。”

    单寻妃非常的生气,指着殷羽风对二人说“什么听天由命,他要杀你们兄弟,结拜兄弟啊在葫芦腰岛,你还跟我着说听天由命的话。”

    杀手刺客摇了摇头“不光是跟你说,我们都要听天由命。”

    殷羽风一听停下了脚步,转回头问道“刘铭吴铭,如果我让你们二人杀了刘成风,你们会怎么做。”

    刘铭吴铭一听连忙转过身来,毫不犹豫的跪在殷羽风面前双手抱拳“请军师赐死。”

    殷羽风长出了口气,接着又生气的狠狠点点头“我明白了,就是说你们死都不肯出卖兄弟嘛,你们和刘成风只有一战之缘,别忘了你们是武真的人。”

    刘铭抬起头十分认真地回答“弟子至死不忘誓死效忠,生是武真人死是教中鬼。”

    吴铭也抬起了头“可也正是武真,让我们懂得兄弟之情,虽然我们和成风只有一战之缘,不打不相识吧成风气度不凡,素不相识招招忍让,被我们打的跟个血葫芦似的,但是全然不顾也没有对我们赶尽杀绝,此等侠义之风,让我二人钦佩不已,所以恳请军师放成风一码。”

    殷羽风非常的生气,一盒骨扇“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们操心,先将寻妃王等人收押,容后再定。”说完,扬长而去。

    刘铭吴铭慢慢站起了身“放心吧寻妃王,我们定会想尽办法,只是现在,还要委屈你一下。”

    单寻妃摇了摇头“你们,能想出什么办法啊想出来又有什么用,听天由命吧。”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