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68 自乱阵脚

168 自乱阵脚

作品:《明英荡寇志

    于阳和莫不平谁都没有料到,这等于是两边功力,夹板气,野小子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莫不平说声来的好,右手一推左掌又加上了一成功力。

    但是于阳,哪里还敢加力,连忙回手一撤,怕的是伤到二弟,但是这一撤,等于是刘成风独自应对,也是撤的突然吧刘成风的身子从空中就变了方向,被莫不平的掌力就推向了于阳那边,于阳连忙双手一抱,后退了两步,最终,兄弟二人还是被打倒在地,但是刘成风也是异常的敏捷,身子一扭,直体滚翻打着旋平地而起,然后腰部一挺稳稳的落在了旁边,于阳也是鲤鱼打挺,站稳了脚跟。

    这让莫不平非常的惊讶,想不到两个娃娃如此内力,若是二人联手的话,功不可测啊。

    当然惊讶只是惊讶,莫不平并不在乎这些,以现在自己的能力,在场的所有人他并不放在眼里,只是冷冷地看了看于阳刘成风“想不到两个娃娃,倒是挺抗揍,怎么你们,想要强出头吗。”

    单寻妃拦住二人抢先说话“这是你我之间的仇恨,与旁人无关。”

    莫不平点了点头“到还有点长辈的样子,那你说吧,我们之间的仇恨,该怎么解决。”

    单寻妃运了口气“我大嫂在哪里,你先告诉我她怎么样了。”

    “她就在圆墓地穴,”莫不平指了指棺木“你先自己躺在棺材里,我自会把你带进去,让你们叔嫂相见。”

    单寻妃冷笑一声“噷噷,莫不平,枉你武功高强,怎么想出这种手段。”

    莫不平不以为然“我不出刀是为了你好,多年来为了师傅之仇也是忙于奔波,现在,只不过是想省些力气。”

    原来疯魔刀法每使完之后,不说功力大减吧,对于内功和迅捷都没有影响,只是那种疲惫感,过于强烈,因为都是凶狠的必杀技组成,是各种刀法的致命一击的招式,并且十八路刀法一气呵成,招招连环,想要打的话使出几轮都没关系,但是倦怠的感觉数日不消。

    单寻妃有些明白“这么说,复仇并非今日始,你到中原找过我。”

    莫不平竖起三根手指“我并不想把账算到一个女人头上,也不想对死人下手,算上借刀大会,五年来我曾三入中原。”

    单寻妃摇摇头“可我并没有听说啊。”

    “因为中原人太过狡猾,虚伪贪婪十分的奸诈,”提起这些莫不平也是非常的生气,他走下墓台来回迈着步鄙视的看着面前的每一个人,慢慢地说“家师耶律洪兽戎马一生,他原本小王子帐下一名士卒,作战勇猛也是屡屡嘉奖,后因违反军纪被贬入了雇佣军,担任军师之位,

    金水堡一战几乎全军覆灭蒙古军队更是全面告退,从此偃旗息鼓马放南山,家师在没有了军中职位,但一心想报金水宝之仇,于是自立门户开武馆遍访名师想要寻找和培养出,能够斗败梨花枪的套路,和打败武铮的人。

    不想英雄早逝,刘志武铮双双毙命,连鹰狼山庄和柳兵列的部队也是化为乌有,家师就放慢了寻仇的节奏,苦心钻研疯魔刀法,不平有幸得师傅宠爱,学成了这绝世刀法,不幸的是家师身染重病,不久便撒手人寰。

    系数当日仇人,存活于世的就只有你单寻妃,和遗孀穆莹雪,起初我并没有想对一个女人下手,但是你单寻妃,三五年不回一次家,真的是让不平久等。”

    单寻妃笑了笑“哈哈,单某人醉心江湖嘴说天下也是天下为家,从来都是行走路上,你该托人打个招呼。”

    莫不平更加气了“可惜的是我所托非人,不但托人寻找打听放口信,还亲入中原,被骗光了钱财,连你的影子都没有找到,惹上了几宗官司之后,便回到了漠北。”

    单寻妃也只是有些无奈“想不到你如此的蠢笨,江湖人,定要找江湖人打听,不是随便的一个路边摊,就能告诉你江湖之事,即便是告诉你,平头老百姓的话未必可信。”

    “所以说中原人,上至官下至民,全都是骗子,不知道的事情也不说不知道,只要有钱他们就肯开口。”

    澈月哈哈大笑“哈哈哈,莫前辈,怎么说你也是有名号的人,真以为钱能买来真是消息吗,对于你的智商我也真的是服了。”

    莫不平瞪了一眼澈月“你又在碎嘴,当心我要你好看。”

    “我挺好看的啊不用您要,澈月不给。”

    于阳瞎胡了一句“澈月,你听莫前辈讲完。”

    于是莫不平接着说“二入中原,我不光赔了钱还费了力,卷入了几宗门派之争,帮着化解纠纷之后他们再说出的消息,却总是延迟一步,单寻妃,我跟着你的身影处处扑空,远了,他们跟我说的是真实情况,但是靠近你,就被许多江湖人支得很远,不得不佩服你单寻妃的人缘,江湖同道,有不少人在维护你。”

    单寻妃点了点头“江湖同道给面子,大是大非,还是能够分辨的,应该你莫不平,也是当时恶名渐起吧,在你我之间,人们还是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是有了点名号,因为我的刀法杀气太重,也得罪了一些仇家,但我并不是怕他们,实在是不愿被人愚弄,所以就来到了金水堡,我想到了一个省力的办法,只要穆莹雪在我手上,你单寻妃早晚会找上门。”

    单寻妃冷冷地看了一眼对方“省力,但是无耻,在借刀大会上你并未敢针对我单寻妃,应该是众多同道在场吧,那么现在我来了,你该放了我大嫂,还有珍珍。”

    莫不平摇摇头“怎么能轻易出口说的这样轻松,你我之间的仇恨,当初金水堡大战家师被你大哥射断一条腿,十多年行走不利被人称为拐子兽,还有我三番两次的寻找你,受辱受骗也是几经周折,还有这些年的等待,让我对你有越来越多的想法,我现在觉得报仇应该不止是杀了你这一种办法,我们还可以做做游戏,气恼你,羞辱你,降伏你,然后再杀也不算过。”

    “士可杀不可辱,莫持你武功高强,单某也不是吃素的,我们来吧。”

    于阳刘成风也争抢着“前辈,让我们来。”

    单寻妃摆了摆手“不用,这是我单寻妃的事,岂能连累他人,再说这个莫不平,他未必就能胜我。”

    莫不平哈哈大笑“哈哈哈,单寻妃,我看你还是乖乖的躺进棺材里,兄弟团聚我也省些力气,你我武功相差太多,不打也罢。”

    “胡说八道,棺木之中不可能是我的兄长,合棺何用,不过是来羞辱人罢了。”

    莫不平摇了摇头“哎呀竟然不信,你当他是就好了,真要是打起来,你会变得很难看,血肉模糊的见了你大嫂,应该她也会心疼。”

    “少废话,看我逍遥寻梅手。”说着,单寻妃向对方扑了过去。

    莫不平不慌不忙“那好吧,既然你执意动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也不用刀,照样把你打成血葫芦,看我疯魔刀法,左密宗,右迷踪,千变万化最难防,左披挂,右藏锋,危机四伏片腿刀。”

    其实单寻妃和莫不平的武功,真的是相差太远,若论老旧的榜单,莫不平算是范荀的级别,可以说是不相上下,但是单寻妃,排在昆仑,黄山,九华山还有梁山之后,并且逍遥派的武功,在当时并不神秘,知道的人很多,但是莫不平的疯魔刀法,就很少有人使用了,虽然是集各家之长,能看到合成功法的影子,但绝对不会让你看到完整的一个熟悉的招式,都是加以改进捡最厉害的一招或者半招,而且招连招,一招未完就已经是下一招的起始,霸气侧漏所以越打越狂妄,越狠也越上瘾,我可以无敌于天下。

    而且单寻妃擅长的是拿法,两只手比较厉害,在腿法上一般都是进攻性的弹腿踢腿,可是莫不平就不一样了,腿功练的也是刀法,撩挂腿,劈地斩,勾腿挑腿挫削铲砍戳无所不用,单寻妃是防不胜防,很快的弱势已现。

    好在莫不平呢也是时刻的提醒自己,不要把对方一下子打死,在他的地穴之中呢准备了可以说十八般酷刑吧,早就想好的这个莫疯子打算,是一气恼二羞辱三折磨四臣服。

    所谓气恼呢除了是心理战术,气到你我就非常解气,但是更多的目的,就是想让对方更快地束手就擒,然后好好的羞辱一番。

    说到折磨就是酷刑了,他要在地穴之内,让穆莹雪和单寻妃相对,分别的对二人施以酷刑,最后的臣服呢就是让对方跪地求饶,但是结局吗,怎样处死你们全看我心情。

    所以这也是莫不平最小心的一次对打,总是搂着劲的以闪躲为主,而且言语相激,你还打,就你这点功夫还跟我斗,看看你大哥在棺木里都不踏实,太给他丢人了,让我好好教训你吧给你一记耳光。

    单寻妃当然也是个聪明的人,和前田兵卫对战能够以弱胜强,利用自己的智慧兵不厌诈,扮猪克虎,但是在这里,对方的言语起了绝对的作用,因为莫不平说的,都是他十分在意的人,这等于挟持人质在打一样。

    在聪明的人对于自己所在意的人,也会迷乱心智的,单寻妃也是非常的生气,疯子莫,你是纯疯子,兔崽子你扒坟掘墓,我要与你拼命。

    越是急于求成,越是频频出错,很快的莫不平就掌握了攻防节奏,根本就不像对打了像戏耍一般,也不用手掌作刀了用手背,而且是几根手指,专门攻击单寻妃的脸,撩指,划指,扇指抽指,莫不平指甲也长,不一会,单寻妃的脸上一左一右就被划出了两大长道,血红的印子就像一个大括号。

    单寻妃越发的恼火“莫不平,你个死疯子怎么女人一样,还带用指甲的。”

    莫不平越发的得意“自然要好好化化妆了待会你们不是要叔嫂团聚吗,哎你说穆莹雪见到她小叔子这样,会不会高兴啊还是会吃惊,风流王嘛自然要化的美一点,等一下我用两指作画。”

    “你个死疯子,我跟你拼了,哇呀呀嘿真的是气煞我也。”

    应该说单寻妃第一次像个莽夫吧,一个智者,非常睿智的人失去了理性,本来就武功不济,更是全然没了章法,而且只是进攻不带防守的,看我逍遥寻梅手。

    而莫不平真的是来了疯劲,越打越高兴,越打越自如“哈哈还逍遥寻梅手,我看你是折断手吧让我给你演示一下,化却天山千年雪,探上枝头借寒梅。”

    竟然是莫不平拿住了单寻妃,将他的手臂反背向后并且锁住了肩关节,用力地反关节制住了单寻妃之后又腾出了另一只手,探到额头两指弹出,单寻妃的前额立马被弹出了一个大包。

    “哈哈好看,再来两撇八字胡。”接着两只顺势一扫,又是两道血红的印子。

    单寻妃忍住腕痛用力一扭手掌,顶后腰脚下猛踩,说了声“我去你的吧死疯子,”接着人往前窜去,也不顾被扭住的臂膀,只听咔啪一声,右手一下子变成了鸭子掌。

    其实单寻妃顶后腰踩脚,都只是虚张声势,舍去手掌逃跑才是最重要的,脱离了对方的控制,但是也肩膀脱臼,他两手相握使劲的一抖肩部,关节复位,擒拿法的人对于骨骼的研究,也是非常深入的。

    这样打下去绝对不行,澈月在一旁非常的着急“寻妃叔,不要听他胡言乱语,莫扰心智,”接着又冲另一边的莫不平嚷着“疯前辈,你枉称疯刀客怎么如此下作,有本事郑重其事的较量,不要耍什么花招,这样打下去胜之不武。”

    莫不平不以为然“哈哈还胜之不武,我只不过在陪他玩玩胜负早定,他已经输了,胜者为王强者威武。”

    于阳刘成风非常的担心着急“寻妃叔,我等愿代战。”

    单寻妃摇摇头“你们且退下,为救大嫂,寻妃不遗余力。”

    地笼内秦珍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哎,他已是自乱阵脚。”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