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67 疯魔现身

167 疯魔现身

作品:《明英荡寇志

    疯师兄弟三人相互看了看,疯三疯先开了口“没想怎么着,我们就是问问。”

    疯老二跟着补充“还有,我们来是为了传师傅口信,要想见到嫂夫人,移步东向。”

    单寻妃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我当怎样,根本就是跑来带路的还弄得嚣张怪异的,早说啊搞这阵势干嘛,自此向东是吗我们走着,我要会会这个漠北疯刀客。”

    秦珍珍小声地嘱咐“寻妃王当心,应该这个莫不平也是诡计多端,气恼不成定有他法,现在想打不敢打只能直奔主题了,我看这一时半会还打不起来,待会不管是看到了什么还是听到了什么,绝对不能生气,沉着应对方有取胜的机会。”

    单寻妃欣赏的看着秦珍珍“想不到啊心思缜密了珍珍,看来单某人我,有点离不开你了啊你真的越来越经验了。”

    “正经点好不好,谁在与你说笑。”

    澈月连忙答话,一伸手竖掌“报告,报告珍娘,是寻妃叔,寻妃叔在和您说笑。”

    秦珍珍推了一把澈月“个死丫头机灵冒头了,快走吧你。”

    众人跟着疯师兄弟三人就来到了土丘后面,这一回,倒是两个前辈有所冲动,因为土丘后的布局,就是针对单寻妃和秦珍珍所设。

    确实有一个很大的无碑墓,石砌半圆像个扣在地上的锅,旁有石围,并且在圆墓旁边,摆放着一口棺木,和一顶无杆花轿。

    棺木很大,应该是普通棺材的并排成二连在一起,这应该是给单寻妃预备的,花轿也十分的漂亮,五颜六色的丝绸幔帏四角戴花,这个,就应该是给秦珍珍预备的了。

    单寻妃立刻就有些紧张,难道这棺木之中,有大哥的骨骸,他极力的隐忍,江湖经验告诉他不能冲动,只是非常生气地厉声斥责“混账疯刀客,你们这,搞什么名堂。”

    相比之下秦珍珍就缺少淡定了,这个女人在不懂男女之事的时候心中只装着一个毕树银,但感恩之情,像亲人,像父女,进的是孝心,在以后知道了男人所为何物的时候,因为看过了太多丑恶嘴脸,可以说对男人这个物件极为讨厌,从没有对任何人动过什么情,并且在那个年代,如果用男女之事调戏的话,比如说做我老婆好不好,或者上花轿嫁给我,一般的女人会有两种态度,一种是怒,一种是羞。

    秦珍珍是独身主义,那自然会发怒了这轿子摆在这干什么,所以也是非常生气地质问“无赖,你们到底是何居心。”

    这时候圆墓从正前裂开出现了一道石门,并且在碑座的位置顶出了一块石碑,碑上刻着耶律洪兽的名号。

    接着一阵的讥笑,从石门中走上来疯老大和疯小五,指了指棺木和花轿“哈哈哈诸位来得正好,请寻妃王和珍珍师娘,入棺上轿。”

    还未等单寻妃作出反应,秦珍珍先发了怒,一直对方疯老大“岂有此理,你刚才叫什么。”

    疯老大满脸堆笑“师娘啊昨天送您的羽毛没收到吗,师傅说了,你来就是答应,都不用强掠主动送上门,不就是想做我们师娘吗这不花轿都准备好了。”

    “胡言乱语,我让你叫师娘,”

    秦珍珍一个箭步冲上去抬手即打,并不是疯老大有多迅速,话一出口他就做好准备,见秦珍珍动怒连忙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那双手抱拳“拜师娘,弟子无辜啊这是你和师傅的事。”

    噗嗵嗵,其余几个弟子也都跪在了地上,嘴里喊着“师娘息怒。”

    澈月也连忙摆手“珍娘且慢生气,莫中了对方的圈套。”

    倒也是啊弟子无辜,这几个小疯子是受了贼人唆使,秦珍珍就是再怒,对于下跪之人,而且是几个人下跪相逼,越来越气却越来越不知怎么打,该打谁呢她转身三步两步冲到花轿前,凝神运掌龙炎真气猛力一推“放你的狗臭屁,死疯子我让你耍无赖。”

    单寻妃想要伸手抓住为时已晚,只听啪的一声,花轿哩了歪斜就散了架,但是未及四散崩裂只听哐铛铛,触动机关近两米见方的一个铁笼平地而起,四边合围将秦珍珍就困在了当中,还没等秦珍珍明白怎么回事,铁笼下陷落下有一米多深,整个人连同牢笼被嵌入了半截。

    珍娘,珍珍。

    众人叫喊着连忙围了过去,但任凭怎样费力地拉拽,全都无济于事。

    秦珍珍在牢笼里更是怒不可褐,双手乱锤着四壁脚乱踢,嘴里还不住的咒骂“死疯子,出来,竟使些下流手段,看我不劈了你。”

    疯老大一旁笑了笑“哈哈哈,真是不识抬举,花轿不坐偏要进牢笼,对不起了师娘,这一切都是家师所为,等入了洞房,跟师傅算账去吧。”

    单寻妃连忙安慰秦珍珍“珍珍你别着急,我们马上会救你出来的你等一下。”

    说完,单寻妃转过身冲到了疯老大面前,扣手一搭锁住了对方脖颈“快放珍珍出来,不然我扭断你的脖子。”

    疯老大连忙摆手“哎别呀别,是非王你可是长辈别和我个小辈一般见识,再说了你应该也知道,这不关我的事,有本事你去找我们师傅。”

    单寻妃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头抬到半空“快带我去见莫不平,不然,不然。”

    “不然怎么找我可是无辜人啊,不过寻妃王你就是不掐着我我也会带你去见的,何必如此呢你松松手可以吗。”

    单寻妃放下了拳头,但是并未松开掐住脖子的手“就这样,带我去。”

    “那好吧,”疯老大指了指棺木“要想见我们师傅,先试试棺木合适不合适。”

    “兔崽子,”单寻妃又挥舞起拳头。

    疯老二连忙上前“哎等等等等寻妃王,这是师傅吩咐的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只是照命令行事,说真的如果不合适,我们也会受到惩罚的。”

    “请君入瓮吗。”澈月上前质问“难不成莫不平怕了不成,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是不想大动干戈,”疯老大又指了指棺木“师傅是念在寻妃王思兄心切。”

    单寻妃一皱眉头“你是我说我大哥,在棺木里。”

    疯老大点了点头。

    澈月连忙训斥“胡说八道,怎么可能啊十多年了哪还有前辈的样子,寻妃叔,不要上他的当。”

    徒勒尔娜一旁揪过疯小五连踢带踹“卑鄙无耻的一群疯子寻妃叔不要留情,打就是了看莫不平,他现身不现身。”

    疯三疯连忙挥手“等一下等一下,反正不管怎么说,棺木中有没有鹰王骨骸,这就是师傅的命令寻妃王你要想见到兄长的遗骨,还有嫂夫人的面,必定要打开棺木的,就是打死我们也没有用的,如果不想骨骸散落大嫂受辱,这就是必定走的道。”

    单寻妃终于松开了手,转过身看着棺木,运了口气说“好了尔娜,你先不要打他了,疯魔刀客根本就是无耻之徒,但是他的弟子,尚不知好坏,尚不能责罚无辜。”

    于阳着急地询问“前辈,你要干嘛,该不会明知陷阱,还要往里跳吧。”

    刘成风上前拦住了单寻妃“前辈,大叔你不能去,真要落入陷阱,成风代劳。”

    单寻妃一把拽住成风“事关兄嫂安危,寻妃别无选择,这是我的家事,你们退后。”说着,把成风拽向了身后,一边往棺木走去,一边咒骂“可叹啊莫疯子,纵使武功高强,竟然这般手段,挟持人质,算什么本领,是非王,看不起你。”

    地笼里秦珍珍握住栏杆使劲地摇晃“寻妃王,你好糊涂啊不要过去。”

    就在单寻妃快要靠近棺木的时候,尔娜急中生智高喊了一声“成风哥,回旋刀法。”

    说着,两手顺出螳螂刀,旋身运功卯足了力气,说了声去,一左一右一先一后,甩出了回旋刀法,螳螂刀打着弧线,奔着棺木两角飞了过去。

    刘成风见状如法炮制,砍柴刀啊砍柴刀,一定要争气啊帮我打开棺木,看我一怒成风,走你,只见两把砍柴刀打着旋,也是一先一后打着弧线奔向了棺木的另两个角。

    成风虽然出刀晚但是力量大,速度也快,只听得啪啪啪啪,四把刀几乎同时砍在了棺材盖的四个角,还真不含糊棺材盖竟然被托起,腾空打转被抛向了一边。

    但见棺木之内,半边空棺一具骸,众人一见也是十分惊讶,难道棺材里,真的就是单雄飞。

    单寻妃非常的激动,近二十年那种思兄之情,他毫不犹豫地就扑了过去趴在棺材边上,上下打量着伸手又不敢摸,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大哥大哥啊你还好吗,都怪二弟无能让你黄泉路上受此折磨,二弟有愧啊我一定要杀了莫不平,给大哥报仇。”

    众人连忙相权“寻妃王不要上当啊那绝对不会是鹰王单大庄主的骨骸,他们是在利用兄弟之情,莫不平你出来我们决一死战。”

    地笼里秦珍珍连忙大喊“李虎黎豹,龙吟虎啸功。”

    “遵命小姐,”李虎黎豹二人连忙大吸了一口气,接着细腰炸肺把全身劲头卯在前胸,阔口放喉大声呼哮“哇呀呀哇,莫不平,邪恶疯徒还不快快现身。”

    再看秦珍珍,束腰挺胸若同风铃倒长,收喉咙细扁嗓低声若吟“呜啊啊,贼恶奸徒,可看你弟子有难。”

    阳刚狂啸阴柔细语,两声相撞威力无穷,在场众人无不顿足捶胸掩耳也防不住音波神功,胸闷气燥脑仁欲炸裂般疼痛。

    好在于阳刘成风两人功力深厚,尤其刘成风内力非常的雄厚,二人推掌运功能阻住一部分音波功,不能说护住所有吧,反正自己的家眷兄弟倒还尚可,徒勒尔娜高帆和杜宇虽然不能互助别人,但是自保还是没有问题,单寻妃也不用说,让人惊奇的是赵瑞希,竟然挡在了苗凡面前,而凡夫子应该说在这里是功力最差的,能够互助他的人,应该功力不必单寻妃差多少。

    但是对方,疯魔五子就要差许多了,只有老大可以自保,到了老五这里简直就是哭天喊地,眼看着就无法支撑。

    用这种方法呢就是为了逼出莫不平,别说还真的管用,圆墓石门二次打开,从里边走出了嚣张傲慢的疯刀客,莫不平,不以为然地高声大笑“哈哈哈,雕虫小技能奈我何啊,徒儿不必害怕,为师庇佑。”

    说着两掌运功一边一个推在了几个徒弟背后,再看疯魔五子,有的已近魔相却又慢慢的恢复了常态,纷纷拱手相谢,谢师傅搭救之恩。

    秦珍珍收住了音波功恨恨地看着莫不平“莫疯子,本以为你身为漠北大侠会良心未泯,想不到,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用这种卑鄙手段,快放我出去。”

    单寻妃也厉声怒斥“扒坟掘墓丧尽天良,家兄之仇不共戴天,我要和你一决雌雄。”说着就要动手。

    莫不平伸手做了个停止的动作“且慢,寻妃王,你不是我的对手,我本不想大动干戈,不管是疯刀客还是封刀客,莫某出刀见血不死无休,十八路疯魔刀法也是不完不止,实在耗费气力,所以才出此下策诡中取胜,现在中原内地不是很流行吗兵法刀诡法剑,何必拘泥呢什么阴谋诡计,胜者为王,所以寻妃王,你还是,去看看你大哥吧棺木合不合适,自己躺进去还能省些力气。”

    澈月大喊着“胡说八道,你敢保证棺木里是鹰王单庄主,有本事你对天发誓。”

    莫不平冷眼看了看澈月“丫头,你嘴太碎了,这里容不得你说话。”说着挥起左掌,漠北疯神掌,以气打人,一股寒风飞沙走石向澈月迎面而去。

    于阳连忙正步上前挡住澈月,双手合力推掌而出。

    功夫上且忽略不计,于阳的内力是绝对在莫不平之下,但是疯刀客只是用了两成功力,小施惩戒而已,看到于阳拦阻,莫不平抖了下手,又加上了两成功力。

    这等于四成功力吧,其实于阳全力抗衡,也是能够抵挡一阵,但是刘成风在旁边就看不下去了,怎么说大哥也是被我哄来,兄弟自当共命运,于是他一个垫步纵身跃起,从莫不平于阳中间就想穿身而过,嘴里还喊着“大哥,二弟来也,”并且跃至正中时还拧身回掌,一股气力冲向了莫不平。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