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66 不战而胜

166 不战而胜

作品:《明英荡寇志

    刘成风顺手两侧拔刀的样子,当然不会拔了对方只是个孩子,以手带刀展开两掌,之所以这样做,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舍去一躲二忍,估计有些够呛,因为对方毕竟是个孩子。

    但是躲忍,更会助长对方的嚣张气焰,所以刘成风小声嘀咕着,我忍你很久了,敢羞辱寻妃叔,敢戏弄珍娘,小兔崽子我忍无可忍了,即便习惯成自然就是躲忍,也不能说出这两个字,要装出一副傲慢戏耍对方的样子。

    疯小五见刘成风直眉瞪眼的嘴里还不住地念叨,有些心虚,一指对方“你在干什么,你在说什么。”

    刘成风抬起头依旧是横眉立目“我说让你把肠子准备好,来吧。”

    疯小五有些犹豫,但还是拉开了架势,并且一勾手说了声“你先来。”

    “你来,”刘成风也大多习惯后发制人。

    “等一下,”澈月当然是看出了对方的心虚,见两人有所推让便主动上前,拽了一把刘成风“怎么说你也是君子侠啊再把人家肠子打瘪了,还是我来吧。”

    刘成风有些怀疑,二嫂的武功从未露过,不知是高是低啊,于是不由自主地嘀咕着“二嫂,你。”

    澈月摆了摆手“放心吧一个小毛孩,他不是男女通杀吗你出手,算欺负他。”

    说着澈月站到了前边,刘成风只得退后。

    疯小五一见换了个女人,心中暗暗高兴,重又变得有些傲慢伸手一指澈月“你是哪个,报上名号让我知道打的是谁,也好算作我江湖战绩。”

    澈月笑了笑“哈哈疯小五,你可能没听说过,应该你师傅也有过介绍,刚才的君子侠呢他的砍柴神功非常的厉害,我们这一行人中藏龙卧虎,不敢说我的功夫能超越二弟,但也是不相上下,我是尹天野的徒弟,我叫澈月,杀手月,尹天野你应该知道吧。”

    这个疯小五还真听说过,当然是尹天野的名号了并不是什么玄武门杀手月。

    为了能够气恼或者羞辱单寻妃,莫不平对几个弟子呢也是有所交代和介绍。

    这一行人当中呢单寻妃是年纪最大的,是前辈也是长辈,很好辨认,其次是秦珍珍,虽然年纪大但也是非常的漂亮,有气质韵味十足,这两个人呢功夫应该差不多吧但是秦珍珍的功夫,属于败刀诡剑和龙炎真气,相当的厉害,还有随从李虎和黎豹也是师承一路,定要谨慎对待,另外还有个刘成风,是非王百晓生封为君子侠的,他的砍柴神功不容小视。

    再厉害的呢就只是卧凤岭弓弦索桥头见过一面的于阳,他是悬金杀尹天野亲传所授之徒,但是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他的武功,应该十分了得。

    至于其他人嘛路数不清,但也不能马虎,江湖一路他们遇到了各种状况乱搞,每每都能化险为夷平安无事,自然有他们的道理。

    对于尹天野,江湖传说自然很多了,那可是榜单之首,武林至尊杀道僧,莫不平的功夫这样努力,也只能达到其后神捕的位置,那作为封刀客的徒弟对悬金杀的徒弟,疯小五自然有些胆怯了。

    当然也有些不愿面对现实,疯小五指了下澈月“你是尹天野的徒弟,没听说过啊玄武门不是一人之派吗,不会是胡说八道吧。”

    这小子果然禁不住吓,澈月更加自信“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玄武门虽然是一人之派,那就是于阳了也是悬金杀的大弟子,但是家师尹天野授徒有三,冒险阳,金埋雪,杀手月,冒险阳也就是于阳了我相公,玄武门的掌门,因为艺高胆大从容无畏,所以堪当家师的悬字,他的正房也就是我的大姐,从来都是不吃亏的与人打斗,不胜不休不占便宜不罢手,视武如金比较小气所以叫金埋雪,堪当家师的金字,而我呢是于阳之妾身,专注一击必杀技,所以是家师的杀字,这下你明白了吧。”

    疯小五有些犹豫“有这回事,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骗你何用,来吧我们开打。”

    疯小五勉强拉开架势“你先来。”

    “那好吧,”澈月也不客气,一边运功一边对着身后说“四妹尔娜,你不是想学龙炎真气嘛我和他对打你也看好了,”

    “好嘞多谢二姐。”徒勒尔娜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也知道配合,先站到二姐身边再说。

    “气沉三昧,君臣人火,三火归一,凝神运掌,聚气于峰,,。”澈月一边说,一边凝神运掌很专注的样子,别说疯小五了同行人看着都有些惊讶,什么时候她学会了龙炎真气,当然,只有秦珍珍和两个仆人知道这是在瞎编,但是很惊奇她编的不离十。

    也不管众人怎么看,澈月依旧非常认真的变换着步伐,两只手臂也是空中挥摆着“意走少阳,气达三焦,蓄势待发左指剑,右掌刀,,,”

    这时候尔娜终于领会其意,看澈月回指向后连忙大喊了一声“哎呀,”紧接着捂住心口整个人折着身子向后就飞了出去,足有五六米远噗通一声就坐到了地上,跟着还打了两个滚,然后支撑起身体看着澈月“二姐,你打到我了。”

    澈月连忙转回身看着尔娜“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这龙炎真气还不太灵巧,容易误伤啊对不起对不起,快起来我掺你。”说着便走了过去“上到没有没有事啊,快起来我看看。”

    尔娜被扶了起来,却是手捂肚子直不起腰,非常艰难的说“应该没什么大事,就是疼,火辣辣的疼。”

    澈月松了口气“还好我只是运功,没什么的歇会就好的,等会打完了我帮你疗伤。”

    说着澈月看了眼疯小五“不好意思啊我们继续,继续来。”说完,澈月重又站回原位,从新凝神运功“气沉三昧,君臣人火,三火归一,,,”

    疯小五吃惊地看着澈月,又看了看疼痛难忍的尔娜,若有所思。

    “准备好了吗看我龙炎真气,”澈月顺掌往前迈了一步,接着还要继续,,。

    疯小五连忙调头跑开“我不打了你们欺负人,等着去找我师傅去,你们等着。”

    “哎哎,我还没打你呢快回来,接着打啊看你能跑得过我。”

    疯小五跑得更快了,头也不回的渐渐跑远,慢慢的消失在一个土丘之后。

    众人终于忍不住了笑得前仰后合,连单寻妃秦珍珍也都不气恼了边笑,边赞叹着说“哈哈哈想不到啊澈月,你个鬼机灵,竟然能吓退对方,于阳啊于阳,你这是娶了个妾吗,你这是得了个宝啊,还有尔娜,好聪明啊配合的还挺默契。”

    于阳也十分高兴“莫不平旧恨难消,想要羞辱两位前辈,想不到反倒自己失了锐气,派出这么个没用的弟子,澈月,你头功一件。”

    刘成风也饶有兴趣“我这个二嫂,真的是很有趣啊,对方应该只是想羞辱气恼我们,根本没想着上来就打,没想到,嘴上的功夫斗不过我们,硬着头皮想打吧还被二嫂吓跑了,二嫂你真了不起。”

    单寻妃点点头“说实话我这个是非王的嘴,今天算是栽了竟然斗不过一个孩子,还好你们两个争气,后浪推前浪啊。”

    尔娜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二嫂虽然是不战而胜,可苦了我了白白的还要摔一跤,还好我领会的快,不然会不会演砸啊。“

    澈月连忙摇头“还说呢已经演砸了,开始捂心口后来是捂肚子,只不过对方没有察觉而已,说不定这会正在师父面前后悔呢。”

    尔娜回想着“有演砸吗,好像是真的啊,反正都差不多了达到效果就好,不过二嫂你还挺会说,冒险王金埋雪还有杀手月,这名号够响亮啊。”

    雪一详装生气“噷,还说呢我怎么就成了小气的女人,我要是小气能让你进门吗。”

    澈月连忙解释“哎呀我就是随口说说,你看四妹都有所付出,大姐你就不要计较了。”

    秦珍珍慢慢的认真起来“好了都不要再笑了,容不得我们放松,这只是前奏,是小序,看来莫不平对鹰狼山庄的人是恨之入骨,想气恼我们是其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无法预料,寻妃王你该收住性子,别动不动就气,我们是不是该顺着疯小五的方向,去查看。”

    单寻妃摆了摆手“嗯,顺着疯小五方向就应该能找到莫不平,不过嘛,我还挺享受这种反唇相讥,和下退敌兵,放心吧他们还会来的,话还没有传到呢我们就在这等着,倒要看看他们还会耍什么花样。”

    高帆看了看远处土丘“那个地方我们去过,昨天来这里找大哥的坟墓,一定范围我们都找过了,土丘后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无碑墓。”

    “无碑墓,”秦珍珍奇怪的重复了一遍。

    杜宇点点头“没错,是无碑墓,而且还挺气派,石砌而成,很大,还有石围,背东西向。”

    “不会又是玩殷姜的把戏吧住在地穴里,”单寻妃想了想“无碑墓,应该是耶律洪兽吧,这里曾有套寇骚扰,蒙北的名字,估计是怕路人报复损害,应该说不是长期居所,也是可以临时居住,大多墓地正面朝阳,背东西向的话,应该是遥望金水堡的方向,可是有土丘拦阻,根本就望不到啊,应该是墓穴很大,应土地的介质而建。”

    高帆想了想“应该是这样吧依照地质而建,当初我们在安葬大哥的时候,偏北一些的地质松软,为的是离大道远一些,如果想在坟下建造个很大的地穴,好像不太实际。”

    单寻妃有些生气“个死疯子敢把我大嫂拘禁在那里,今日里有他没我定要与他决一死战。”

    秦珍珍一边劝阻“寻妃王不要生气啊,对方就是想要你被气到,这也是报复的一种啊。”

    单寻妃点了点头“不生气不生气,不就是个疯刀客嘛,前田兵卫的武功也在我之上,不照样让我打跑了吗,时代在进步啊光靠武功是不行的,还要学会动脑。”

    等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很快的又来了师兄弟三人,也就是疯魔五把刀的老二老三还有老四,到的近前也不客气,高声叫嚷“是谁欺负了我们五弟,有种的站出来,与我们兄弟三人一决高低分个上下。”

    澈月笑着走到前边“哈哈开玩笑,那个疯小五我都还没碰他跑的倒是挺快,该不会你们也向他那样吧。”

    说起来呢也是有些无奈,疯刀客莫不平授徒较晚,因为师傅耶律洪兽的关系,他死于十年前,有师傅在,自己当然不便收徒了,安葬了师傅以后呢莫不平又勤练了两三年,随后才开始收徒,但也只交了一招半式,然后把徒弟放在家乡自己一个人开始闯荡中原武林,为的是查找单寻妃的下落,闯荡了两三年后吃了些亏,才回到蒙北专心授徒,所以说他徒弟的武功,都不太高。

    疯小五前来传信目的只是打打嘴架,想着能气到羞辱到对方,没想到就比划着要打起来,但是还没打就跑回了阵营这面子上当然不好看,也知道是中了虚张声势的计,可是莫不平还不想太早出面,于是就派出了二三四徒弟,因为对方出面的是个女将,想着就是在不济,这三人还打不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吗。

    澈月的傲慢呢当然也激怒了对方,疯老四一瞪眼“你什么意思,就是你欺负我们五弟嘛。”

    未等澈月说话,于阳往前站了站“没什么意思,没人欺负你们五弟,是他自己不争气,想要与他对打是于阳妾室,你们三个大男人想向个女子寻仇吗,自然是由我领教了你们三人想怎样,于阳奉陪。”

    其实澈月早就想到了这第二拨人,会针对自己,之所以敢往前冲,当然就是因为,自己是有相公的人,一对三,我就是在怎么嚣张都没有关系,但是于阳就不能干看着了,如果这个时候你都不站出来,当心晚上罢床不让你要。

    果不其然,于阳就是在老实,也知道护着媳妇,更没有想到的,兄弟同心,刘成风也站了出来“还有我,看你们是兄弟几人情义深重,成风好生羡慕,那就让我们兄弟对兄弟,二对三,这回不算欺负你们吧,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着。”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