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46 亲情围攻

146 亲情围攻

作品:《明英荡寇志

    多情总被无情错。

    冷江虽然改名叫冷无情,但其实他是真正有情有义,并且渴望情义的人,但是命运弄人,并不是大富大贵的生活条件,而是感情上连番受挫。

    从小被仇人绑架,惊恐之下逃出魔窟却是迷路江湖,孤苦无依的做了几年的小乞丐过着被狗欺负的生活,本来应该是会活泼玩耍的年龄却失去了笑容,以前的事他不记得,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笑,直到有一天,哑乞婆从狗嘴中将他救下,十日之母,那应该是印象中一段有了笑容的生活。

    只可惜这段生活太短,只有十日,但却是影响了他一生的是非观念,那就是绝不能为匪作恶,不能乞讨终生,终究要有一天要自食其力,堂堂正正地做人,

    也就是这种教诲吧以至于屠炫忠对他的百般宠爱,换来的是有义而无从,我听你的话孝顺你,在生活上照顾无微不至,冬天为你暖暖脚夏天为你驱驱蚊,但你的所作所为,我反驳不了武功没你高,也不能反对你是我义父,但想让我顺从你做些伤天害理的事,绝不可能,没有办法阻止你我已经很惭愧了,但是这种惭愧积压太多的时候,也使冷江陷入了迷茫。

    不能终生为匪吧屠炫忠武功高强,而我又逃不出一个义字,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也就是这种迷茫吧沉思,冷江又变成了面容肌肉僵硬的人,进入匪营之后他始终没有笑容,整天的一筹莫展,美食美女的各种诱惑都没有用,尤其是他目睹了水颜母女的状况,太过凄婉悲催,两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竟然决定了生父的命运,冷江的内心深处,忍受着灵魂的拷问。

    也就是北口沉江这无情的举动,刑场上的一声叹息,促成了两个男人同舟共济的生死之情,刘志对于冷江来说,是希望,是信念,是摆脱困境的救星,二人一拍即合八拜结交,从此之后兄弟二人置身匪营谋划的却是剿匪大计,应该说是老虎嘴里拔牙的生活,不只是一瞬间,一天或者是一年,而是持续了七年的时间。

    在这七年的时间里兄弟俩的情谊越来越深厚,彼此不分你我心知所向用眼睛就能交流的兄弟,尤其冷江把自己的这位义弟看为神一般的人物,义弟真的是太聪明了睿智心思缜密,在他的帮助下,定能摆脱良心的谴责过上安安稳稳的生活,这种内心的喜悦和期待无以言表,很自然地,这七年也是冷江回复笑容的一段岁月,但没有想到的是,他深信不疑的义弟,能够出卖他。

    这种出卖对于冷江的打击,真的是一种彻底的毁灭,生不逢时被掐死,未及新生堕胎中,十月怀胎宫中暖,渐已成形无脉博,可以说比这还要残酷,刘志对自己的情谊,有再造成型之恩,又有打回原形无情之举,这是为什么呢,刘志啊义弟,我是把你看作生命一般珍贵的人,可为什么你要出卖我呢。

    从水颜口中听到真实情况之后,冷江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了,还在喘气吗呼吸的人是我吗,虽然是出自芙蓉娘之口,但这一切,应该不是真的吧刘志定会为我准备一条活路,也是有些不大相信吧也是顺从了义弟的心思,冷江一直把这被出卖的举动,坚持到最后,没想到义父对他,却是百般宽容,沉舟弯沉江,这等于就是给了自己一条生路,我该不该活呀。

    有一个理由可以为刘志开脱,那就是冷江的身份,他是屠炫忠的义子,而且是个重情重义的义子,如果他活在这个世上,肯定会是剿匪之战的一个阻碍,为义父挡剑,冷江肯定会奋不顾身,所以说让冷江死掉,剿匪可以更顺从一些,但是这出卖,包含了三条人命,丁允,蔡让,邹桐,还有一个待救之人,吕千娇,一种不甘一种冤屈和一种责任,最终冷江逃生自救。

    其实活下来的冷江也是无所适从,救出吕千娇是肯定的,是替义父挡剑而死,还是帮着刘志剿匪,他始终拿不定主义,尤其是屠炫忠中了武铮一枪之后,这应该算是关键了我就算为你挡剑,也要挡无关紧要的一剑,如今你已经元气大伤应该没有回复的可能,再一剑,应该就是生死之剑了我如果再不出面阻挡,岂不成了不义之人,但是在这个时候,更让他心痛的几个师兄弟,他救下了贺斐。

    没有敢耽搁太久把贺斐交给了吕千娇,自己追随着义父逃跑的方向,一直尾随到荒草玗,没有想到憨直的武铮,竟然放过了屠炫忠,而殷羽风的举动也让他大出意外,想要再挡剑已经没了机会,他成了不义之人。

    怀着为义父报仇的心理,更想向刘志讨个明白,也因为水颜之死吧答应的事情没有做到,这一切不能不让冷江有所举动,把兄弟之情做一个了断,冷江打算行刺刘志,没想到生死关头他还是做出了毫无准备的选择,和秦龙一起离开了富江王府。

    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刺杀刘志,冷江挑选了一个高手林立的场合,其实就是自杀性刺杀,一切听天由命吧杀不杀你,都觉非我本意。

    如果刘志不是动了清音阁的念头,没有带人剿灭白莲余孽的话,应该说冷江不会再有报复刘志的打算,可董梅香,冷江眼里神一般的女人,他不能不救,没想到智不如人,刘志差一点就得手,好在冷江及时赶到,如果刘志染指董梅香,那么看在神女的份上,冷江绝不会再为难刘志的,不能让我心目中的女人成了不洁之人,杀了你,那董梅香连个忍辱求全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这卧凤岭无相观吧,冷江拼死保护,竟然保全了董梅香,但是兄弟之情,割袍断义从此再无来往。

    所以说冷江就是个情痴,但是男女之情略寡,更准缺说一点是重义,兄弟之义亲情之义朋友之义,追女人就差点事了,也可能董梅香,虽然是神女但换来你的安然无恙,是割舍了我兄弟之情,在我心中有个梗过不去,所以就是冷江婚后,也无甚笑容,体贴,细致入微,关怀,无微不至,但就是笑容少些,直至澈月的出现,慢慢的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这样该是冷江生命中第三段带有笑容的时光,原来自己心中还有一股亲情,只是一直没有机会释放。

    那应该还差的就是兄弟之情了,在听过冷江的故事之后,这一点缺憾,澈月是能够感觉得到的,就算是以前没有感觉,现在听冷江所说的话,也完全能够领悟得到,就好像恋爱中的人被欺骗,迁怒于整个性别一样,感情的欺骗往往是很难弥补的。

    但是澈月的心思,也真的是拿冷江亲人一样看待,兄弟之情这个结,我一定要帮你迈过去,不过这事情不能着急,非亲非故的话都说出来了,看来真的是有点生气,还不如打我一顿呢打完了你再过来哄,还可以得寸进尺,真要是生气不理人,冷江可不像平常人那么好哄。

    于是澈月暂时放弃“那好吧大叔咱不见,我们先去孤老峰,我想两位姑姑了正好也躲开旁人。”

    冷无情摇了摇头,对着贺斐说“大师兄,你带他们到白来客栈吧,也省得于阳触景生情,我想留下来看看他们能查到什么线索。”

    简单的讨论之后众人谁也没有离开,带头的就是刘成风,听说冷无情不肯见自己,便耍赖不肯走,葫芦叔跟我说过,让我来找冷前辈,那应该能解开我身世之谜的,一定就是冷前辈了一路上千辛万苦,好容易到了这里竟然不肯见,那我长跪不起。

    虽然说有点固执吧,也是太渴望知道自己的过去了,这种感觉在奚婷被带走之后更为强烈,应该说苗草已经定型,摆在面前的还有两个女人,奚婷和赵瑞希。

    也正是因为被带走吧离开了自己,刘成风才感觉到奚婷有多么重要,他习惯了被人叫小豹子,习惯了争风吃醋,习惯了嬉笑打闹,更习惯了在那张没有用的保护伞下被人罩着,他不知道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感情,因为还有刘天择的存在,但不管怎样,他都不能让奚婷受到一点伤害。

    对于赵瑞希的舞姿,刘成风不光是为之心动,还有身动,甚至还留出鼻血,这也难怪啊一个大山里长大的孩子,没怎么见过女人,更没怎么见过哪个女人能跳出那动人的舞蹈,而且是舞蹈服装,露肩袒臂光腿曝足,生理情节不足为奇,但往往一些生理举动,会让人分不清感情还是冲动。

    所以刘成风的心理,有些相信单寻妃以前的猜测,希望能跟刘天择扯上关系,虽然这种相信并不多,但无论对待那个女人,包括苗草也在内,我起码该知道我的家人吧如果还有人活在世上,得到他们的祝福才是对这些女人合理的尊重,到底是谁家的媳妇,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身份。

    还是澈月折中取法“你跪在这里也没有用的,先不说有些耍赖吧,即便是人家真的知道你的身世,或者干脆就是你的家人,不想见你也是人家的事,君子岂能强人所难,你放心这是我会慢慢帮你想办法的,尽量促成你们的对话,但是现在,暂避一时因为有前辈大叔,更不愿见到的人。”

    刘成风转忧为喜“真的吗澈月姑娘,你肯帮我,其实君子称号不要也罢,我就是个野小子,如果不找前辈问清楚,岂不要野一辈子那样活着,真的太委屈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那澈月姑娘,你一定要帮我。”

    澈月也是得寸进尺她点点头“放心吧没问题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澈月伏在成风耳边“从今往后,叫我澈月嫂。”

    刘成风笑着点了点头“哦嫂子你在惦记我大哥啊。”

    于阳非常奇怪“什么嫂子,澈月你对二弟说了什么。”

    澈月点了点头,然后就只是笑,并没有回答。

    “二弟,她都对你说了什么,你快告诉我啊。”

    “没说什么,”刘成风摇了摇头,然后又对澈月笑了笑“你放心吧澈月嫂,成风一定尽己所能,帮你达成。”

    “那就好,多谢二弟了,应该兄弟情谊,他会考虑的。”澈月非常的高兴,笑嘻嘻的点着头,看看天已大亮,便嘱咐众人“我看时间也耽搁的差不多了,就此返回的话也许会撞见,我们也用不着躲,该躲的应该只有两位大叔,年轻人闲来逛逛也是自然,也正好我们要看看,寻妃王几位前辈,如何勘查现场。”

    在那个年代,妻子只是家庭中的从属,兄弟的话,却有着一定的影响,其实这道理呢搁现在也是方法的一种,抛出男尊女卑的落后思想,在追求一个人的时候,先拉拢他家人或者朋友的关系,可以叫做亲情围攻吧,先获取总体的好感。

    于是采纳了澈月的建议,冷无情贺斐师兄弟,远远的躲藏起来,因为到现场勘查的,可能有武功高强的人,就地隐藏很可能会被发现,真要是不想见的话还是躲远一点好。

    果不其然赶到这卧凤岭,现在应该叫乱石山现场的,除了单寻妃和郑莹,还有僧道,瓦徒勒,秦珍珍和武凰姐妹。

    当然这中间武功最高的,老不尊和六不敬并不是为了调查,对于蛛丝马迹他们俩没什么兴趣,只是过来凑凑热闹。

    而秦珍珍呢现在逐渐的有了一颗江湖心,对于家国天下的事情有了参与其中的兴趣,但主要还是向单寻妃学习,该怎么思考判断。

    武凰姐妹呢因为奚婷称呼秦珍珍为珍娘,即以结拜那这就是自己的娘,二人自然要随行护卫。

    瓦徒勒就不用说了看女儿,也是来看女婿。

    剩下的李虎黎豹并没有跟来,兄弟俩也是抓紧了机会,向赵瑞希逼问事实,把小丫头是堵在了卧室房间,黎豹早有察觉,而李虎也是有所猜疑,敲开了房门二人一同迈入,丫头,你到底是谁,难道不认得你的两位叔叔了吗。

    赵瑞希满含热泪双膝跪地,两位叔叔切莫声张,瑞希带罪之身身份还不宜点破,瑞希已回不到过去。

    李虎连忙拽起姑娘,怎么不能回到过去,时过境迁,当时所做,早已无对错,家人团聚才最重要啊两位楼主,早就没有了责愿之心,甚至她们都以为,你已香消玉殒唯有思念之情,可是婷儿丫头非常的倔强,定要找寻个结果方可罢休,难道,你就不想告诉她们吗再做回一家人。

    赵瑞希慢慢地揭开了面纱,两位叔叔看我这个样子,还有脸再见家人吗。

    真的是非常可惜的面容,应该是跌倒在地的时候一张脸,撞在了烧红的木炭,或者说被木炭打晕也说不定,反正是容貌尽毁,比李空空还严重,李空空只不过是腮上颧骨,而此刻的赵瑞希,由鼻至耳。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