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53 无情之辱

153 无情之辱

作品:《明英荡寇志

    对于冷江的到来,刘志并没有感到意外和恐慌,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只是来的时间,大煞风景。

    刘志并没有理会院中的叫喊,伸手摸向了董梅香的裙带。

    武铮见冷江闯进院落,也是有气没处撒吧一晃手中金鳞梨花枪“太好了来得正好已经恭候多时,想杀我妹夫是吧上次我喝多了,今次,我们好好较量较量。”说着,抖枪便刺,而且是枪锋在前。

    冷江十分焦急,根本无心恋战,迎着枪锋就冲了过去,快到近前之时一个闪身腾空侧踹,连环弹踢腿想要拨开枪头,没想到根本没有拨动,右脚被反弹出去,功高之人自有顺势打连环之法,败中取胜练的就是绝处反击,连忙侧翻身左脚跟上死死地勾住枪头,借脚踝之力一抽身,身体团在枪头之上,顺着枪杆展右腿再次向对方踹去,这一招叫古树盘根龙摆尾,只不过是凭空横盘。

    “好小子,够灵活。”武铮一看对方踹了过来,左手握住枪尾,右手横着剁了枪杆一下然后左手后抽右手握拳上冲,拳峰就迎向了对方脚掌。

    只听噗的一声,冷江只觉脚掌发麻,身子向后飞去,没想到武铮更快,收纵之力打的是寸拳,紧接着跟上一步探手一抓,就握住了对方的脚踝,嘴里还喊了声“哪里跑,带你玩。”

    且不说武功,单就武铮的力道是无人能及的,其实剁枪杆那一下,长刃的颤抖已经卸去了冷江一部分力量,更在稳定性上让他乱了阵脚,一个躲闪不及被对方逮个正着,没容得正身准备呢,武铮挥臂乱舞,拎着冷江在空中来回画圈,嘴里还埋怨着“你个臭小子敢刺杀我妹夫,叫我妹妹守寡不成,看我不给你洗洗脑子把你的烂肠子丢出去。”

    冷江被悠的在空中乱转,努力的板直了身子嘴里也是急切地大喊“快放开我,刘志做的好事,他要废了你妹你还跟我这逞强,再晚,你妹夫就另立新房另寻新欢了。”

    刚解开裙带,还未及拨开衣服,听到这话刘志停下了手,不好,冷江他怎么这么说话他在挑拨离间,武铮心智,肯定被他迷乱,于是刘志站起身,静静的听着门外。

    武铮犹豫了一下,手也停在了半空,二人一在上一在下武铮怒声训斥“你胡说,兰花是正房为大,成大事者免不了三妻四妾的妹夫不会亏待兰花。”

    其实冷江的话是情急之下顺口说出,见到武铮分心,竟然想出了办法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他大笑了一声“不负兰花就不会填房纳妾了正房为大,但大多是受气的主,你可见你义父忠于糟糠之妻,已经有了水姓姐妹了,难道你想让你妹妹排不上个嘛。”

    武铮就是再傻,亲眼所见自家经历,那也是有些感触的,柳兵列就是个好色之徒,家中五位姨娘只有大娘最心善了对武铮兄妹也是多有照顾视若亲生,但也是最不得宠的整天唉声叹气,操持家务也多还经常受到排挤责骂,才不要让妹妹沦落到那个地步。

    刘志有些慌了连忙对着门外大喊“大舅哥,不要听他胡言乱语,我怎么能亏待兰花呢她是我原配之妻,多个女人只不过走走形式若你太过认真坏我好事,定会以军法处置。”

    冷江破口大骂“刘志,你个卑鄙小人色胆包天,出卖兄弟背信弃义,后悔上次没有把你宰了在这里胡作非为,冷江和你不共戴天即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刘志听了十分的生气胸部一起一伏的肺都快气炸了“你跟我谈兄弟,背信弃义,我是用心良苦好不好居然你还不领情,若无被判,你指不定挡了那一枪哪一剑早已是冤死之人,还要落个助纣为孽的名声,不念着我的好居然你还想刺杀我,还让我给你跪下,好,我今天就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没想就在房内我要当着你的面逍遥快活,大舅哥,武铮,快把他给我拿下。”

    应该也只有这兄弟孽缘吧能让刘志这样的气愤,气愤道说错话,什么叫当着你的面啊外边还有个武铮呢,很显然刚才冷江的话武铮是听进去了,并且还加进了自己的思考,这正犹豫着呢你还跟他说逍遥快活的字眼,一时之间也是有所触怒,但更怒更急的是冷江,大喊了一声“刘志,我跟你拼了。”

    说着,冷江弹腿折身,顺着自己被抓住的右腿向下攻击,也就是冷江能把自己的身体折叠的上身超过下肢的长度,绷起脚尖他的下巴都能够到脚趾,这是要拼命了双手加一条腿,毫无用处和攻击力的结果只能和对方缠到一块。

    武铮连忙后退了一步一转身一挥手接着手一松,冷江奔着练功房的门就撞了过去,就像是打配合一般冷江也不犹豫,连忙一个挺身收头耸肩,啪地一声就撞到了门上,肩背的力量,把房门一下子就撞开了。

    但是这房门之前说过也是特殊设计的,厚重而且坚固,开是开了,但是把冷江也弹了出去,拼命的举动吧也是没什么防备,滚落到地上他挺起身,向房内望去,梅香正躺在地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好在衣着整齐应该还未受辱,但是眼前此景足以让冷江心扉炸裂般剧痛,喊了声畜生,连忙的爬起身就冲了过去。

    屋内情景让武铮也有些惊讶,一时之间愣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

    刘志吓得连忙后退一边还大喊着“救我,傻了不成你想让兰花守寡吗。”

    一听这话武铮也醒过闷来,连忙的追进房间。

    冷将以约起身乌龙腾空穿云锁喉飞过了董梅香伸手就奔刘志抓去。

    刘志缩着脖子往后退一个没瞅见,被长凳绊倒,身不由主向后一仰,却恰巧躲过了冷江锁喉,冷江再往下一探,却是被身后抓住了双腿,武铮大喊了一声“呀敢伤我妹夫,走你。”说着用力向后一甩一抛,冷江又被扔出了房间,并且这一下,摔得不轻。

    武铮也没追赶,搀扶起刘志“怎么样,摔倒了吗妹夫。”

    刘志喘着粗气“还叫我妹夫,回去我就把兰花休了,你竟然敢防他破门而进。”

    “别啊大舅哥我错了,军令处罚怎么我都可以,千万不要休了妹妹,你等着,你等着我这就去宰了冷江。”说完武铮就要往外走。

    刘志连忙一把拽住“别,等一下怎么能宰了他呢,那是我的结义大哥怎么能够背信弃义呢。”

    武铮没搞明白“可是他要刺杀你啊,还让你跪下。”

    刘志笑着点了点头“我跪了吗,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他也是我大哥。”

    冷江站起身慢慢走到门口“别在这满口仁义了还大哥,冷江怎与禽兽称兄道弟,我知道,武铮的功夫远在我之上,但你若敢动梅香一根毫毛,我定会不不追随想尽办法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刘志哈哈大笑“大哥啊冷江大哥,你我结义兄弟想不到这种狠话你也说得出,就因为一个女人,一个董梅香。”

    冷江走进屋子狠狠地说道“岂止一个董梅香,还有丁允,蔡让,邹桐。”

    “你还在挂记他们,”刘志有些意外“只不过是一同为匪的几个卒子,你我可是结拜的兄弟,你跟我提他们。”

    “结拜的兄弟你出卖我,难道不怕连累千娇吗,她可是无辜之人,为何要设计将她掠上莲蓬岛。”

    刘志不耐烦地摇摇头“又来了,说来说去全都是一些不相干的人,从没在你口中听过义弟一个字,你把我放在哪里。”

    冷江冷笑了笑“结义兄弟,可你出卖了我。”

    刘志喘着粗气“真的是气死我了,我跟你说过,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就算你心中抱怨,机关算尽我也是没办法了,那么好吧我们不说从前,只要你现在回到我的身边,我们兄弟二人联手闯天下,董梅香我让给你,并且不计你刺杀之仇,我们还做好兄弟。”

    冷江摇了摇头“不可能,道不同不相为谋。”

    “什么叫道不同,无毒不丈夫,就算我以前对不起你,你刺杀过我,结拜大哥刺杀义弟,还让我给你跪下认错,我不计较已经是很大度了,应该我们算扯平了。”

    冷江上前一步继续追问“那好吧,就算以前扯平,那现在呢。”

    “现在怎么了。”

    冷江也是气得直哆嗦“清音阁被围,数十弟子难逃劫难,她们可都是清一色的女人啊你怎么下的去手。”

    刘志摇了摇头“那是官府所为,你该去找范荀。”

    “范荀早就有所觉察,多年前缉拿毕树银就看出端倪,民不举官不究他分得清是非,清音阁与世无争都是一群善良的人,不是你一纸诉状计划周密,她们能有此劫难。”

    刘志也冷笑了一声“哼哼,你现在就认定一切都是我所为了,其实告诉你,这只是我的臆想,只能说是此事的成因,随你怎么说吧我还是那句话,都是一些不相干的人,与我们无关,你看那无相观正殿,不参神佛不拜仙,立了一尊无面雕像,她们想为英雄塑庙,这个英雄,有可能在来世或许今朝有望,仅此一点,就是大明的隐患她们在守候心目中那个新主人的出现,怎说是与世无争呢。”

    冷江摇摇头“即便是与世纷争,明日枭雄,非今日之良善,牺牲这些良善,与你无关,冷江却不敢接受。”

    “为什么,我们是兄弟。”

    冷江义正言辞“因为你在我教诲之后,在我切身经历之后,你可知我自小被人贩拐卖,逃出魔窟不明事理的年纪却是飘泊江湖沦为乞丐,看尽了人间冷暖对险恶之人恨之入骨,童年的记忆只有凄苦两个字可以形容,好在我命不该绝苟活到现在,在这经历中有三段感情不能放下,哑乞婆从疯狗口中把我救下,仅是十日之母她告诉了我做人的道理,终生不为匪从恶,立世不乞讨生活,可惜我们母子相聚短暂,不慎失足落水江中漂泊之际,被贼父救起对我也是百般呵护,欲我为匪不能从,为父身亡不足惜,可是这个机会被我的兄弟,我最看重最相信的人,也就是你刘志,你可知在沉舟弯我等待的心情多么急切,多么落寞,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为你冒死掩护,丁云蔡让邹桐,或许能逃出一命,就是因为你的牺牲计划,这些无辜的人在你眼里,是同草芥,为成功可以不择手段,我冷江做不到也不敢苟同,更不愿于此等鼠辈为伍。”

    刘志气得直哆嗦“你骂我是老鼠,在你心里我这么不堪。”

    “不过是为虎作伥罢了利用一个蛮夫,贼子刘志,有能耐你就把我杀了不然的话,我会再次行刺于你,为清音阁众多弟子讨回公道。”

    刘志喘了两口粗气,然后仰天大笑“哈哈哈你还想刺杀我,想着为清音阁报仇,竟然还敢骂我亏我们兄弟一场,好,今天我就不杀你,本来我也没打算杀你,剿灭江霸天事属必然,但同样的,我也落下个出卖义兄的名讳,虽然这名声没人敢提,但他日如有差池,也是后账的话柄,所以我今天,是想我们兄弟和睦,重归旧好,那看来你是没这个心情了。”

    冷江摇摇头“看不出你还挺注重名声,不愧是才子刘志料事准确,兄弟之情不可能。”

    刘志点了点头“好,既然人各有志我也不再强求,那最起码你要向天下人有个交代,跟我认个错吧跪下来求我饶恕,就像你让我下跪一样。”

    “哈哈,你当我是吓大的,白日做梦,冷江是苦水中泡大,什么样的危难没见过。”

    “可是有一种危难你就是没有见过,”刘知笑着捡起地上董梅香的清风烈女剑,一番手腕剑抵咽喉,指着董梅香的脖颈“这可是你心目中的女神啊被奉为仙子的人物,仙子有难,你见过是什么样子吗。”

    “刘志,你要干什么。”冷江说着就要往上扑。

    武铮连忙上前一把抱住对方“妹夫休要管他,这里有我,要不要我掐死这不知好歹的大哥。”

    刘志摆了摆手“不用,不知好歹他也是大哥,刘志怎能留下背信弃义的骂名啊。”

    冷江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嘴里不住的大喊“刘志,你要不就杀了我,倘若敢动梅香一根汗毛,我跟你没完。”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