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40 劫后余生

140 劫后余生

作品:《明英荡寇志

    只要有一根绳子在,救出上百人还是不成问题的,更何况这百人当中,有三分之一是可以自救的,离开是非之地,用不了太大的功夫。

    在郑莹的指挥下,众人井然有序,一个个被高手们送到了对面桥头,其中僧道,也好像喜欢上了空中飞人,倒挂金钩于山谷间,连接带抛的玩得不亦乐乎,而莫不平和瓦徒勒,就是挟着人在绳索上疾走。

    就在传送了有一半人数时,在剩下的人当中,一个不起眼的人物突然向空中释放了一支响箭,带着一股黄烟升到了空中,然后啪的一声炸裂。

    所有人都能猜测到,这应该是倭寇要炸山的信号,还没有通过绳索的人又开始混乱起来,有人甚至慌乱地喊了出来,倭寇要炸山了快跑啊,让我先过去。

    拥挤之中就有两三个人,不慎掉下了山谷。

    郑莹连忙高声大喊“不要乱不要乱,我们都是武林中人啊还都是江湖正派,生死何惧不要自乱阵脚,响箭是炸山的信号这应该确定无疑,但我相信不会那么快的信号在我们后方,奸细还没有脱身,他们应该只是做好准备,相信我们会就出大家的。”

    封刀客莫不平更为愤怒直接,站在桥头一声大吼“我看哪个敢乱,亏你们都是武林中人难道还不如一位富商小姐吗,连个女子都抵不上,倘若有人再敢吵杂我莫疯子定会把他扔到谷底,省的留在世上丢人。”

    还是莫不平的办法更为灵验,人们都停止了混乱,郑莹向后看了看“什么人释放的响箭。”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并没有人回答。

    郑莹长出了口气“你们都是江湖英雄啊就只顾着自保吗,都没有留意身边吗如果奸细出手行刺,你们的命还能保得住吗。”

    这一句说的众人又有些躁动,彼此都拉开了距离左右警觉的查找着还忍不住训斥,什么人,谁,谁是奸细快出来,有本事做没本事当吗。

    当然这种事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的,人们都看向了最后,也就是刚才最不起眼位置上的一个人,从身材上就有些倭寇的痕迹,没有中原人长的大气那样的高大,瘦小枯干留着小胡子的一个人。

    看到大家怀疑的目光小胡子也不隐瞒,哈哈大笑起来“啊哈哈,一群乌合之众以为能逃得掉吗,这山上布满了炸药此刻就是你们葬身之时,看镖。”

    说着,透骨钉铁蒺藜甩手箭,一通的乱放,但只是功夫平平,各种暗器也是毫无目的。

    像痛打落水狗一般,对付一个落了单的小忍者,在弱小面前人人都是高手,上来三五个一阵的乱刀乱剑,让小倭寇真的是疲于抵挡。

    郑莹连忙话语相拦“等一下,问问他的同伙,还有没有奸细。”

    已经来不及了,小倭寇当场毙命,这应该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吧小倭寇的死,如果他不站出来的话时间紧迫,人们都忙着逃生,应该这种猜疑吧会带到对面的凤凰山。

    郑莹摇了摇头“快,我们大家要快,随我逃过山去。”

    此时卧凤岭这边桥头呢只剩下二十来个,当然刚才奸细的插曲,并没有耽误多少进程,所以人越来越少,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微微一震。

    所有人都非常的惊慌,真的炸山了吗怎么没听到声音,对面桥头的人连忙大声呼喊“快过来呀扑过来,要炸山了,快撤啊九郡主。”

    怎么回事,连凤凰主山也在跟着抖,郑莹十分的意外“不好,是地震,快你们都过来大家一起拽住绳子。”

    “好,”众人都围拢过来,但是把郑莹拥在了前边“来,九郡主你先上。”

    一阵飓风袭来,很突然,并且很大的风啊这时绳子也开始摇晃,老不尊和六不敬连忙攀绳而上也回头大喊;“莹儿,不要再耽搁时间了是地震,快撤。”

    因为山对面的人群也有些混乱,震动越来越大人们根本就站不稳,绳上的人必须立刻离开才能保持些稳定。

    郑莹一回头“大家都抓紧了,中意,握紧,我们一起荡。”

    这时明显感觉到绳子在收缩,对面的人也是有些着急,他们在拽绳索,或者说他们的力量太大,或者因为地震的抖动,拴绳锁的大石头忽然掉入山谷,好在人们手疾眼快,并没有让绳索也坠入谷底。

    郑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二十来个武林同道就只是微微的在笑,没有一人抓住绳索。

    “你们怎么回事,赶紧抓紧绳索啊。”郑莹着急的催促。

    同道中一人笑着点了点头“不用了九郡主,我们放弃这次机会,你们快走吧离开这里。”

    郑中意有些纳闷“为什么会这样,你们留下来干嘛。”

    同道中有人回答“你们放心离开吧我们会为你们抓紧绳索的。”

    这个意思呢就是说栓绳索已经来不及了,桥头岩石并不多而且光滑,如果我们在这里拽着绳索,你们郑氏表兄妹可以攀绳而过,但如果我们都拽住生子一起逃生,等于是单头下坠,是荡到对面山壁上,其实真正的情况都不是荡,是硬撞向山壁,十多人的分量,那下坠的力量有多大,会有多大的冲击力,恐怕没有武功可解,再说了十多人的分量,对面的人也站不稳,绳子会不会拖手也说不定,如果我们留下来,那你们郑氏兄妹俩生还的几率,会更大一些。

    应该说郑莹是个心机女人吧但在此刻,也是为之感动,连鼻子都有些泛酸,苦笑了一下说“怎么会这样,你们小看我的武功了抓紧绳子,我会把你们都带过去。”

    十多位同道相互看了看“不用了,江湖武林我们无足轻重,九郡主身份高贵作用无限,我等,送你们一程。”

    郑莹抓紧绳索做了个送的姿势“相信我,抓紧绳索。”

    同道中又有人命令“中意,快,带你家主子离开。”

    “不要,我们一起走。”郑莹大喊了一声。

    郑中意后边一把拽住表妹肩膀用力往上一提“表妹,我们快走。”

    “我要救他们,表哥你放开我。”

    留下的只是声音,郑莹被表哥强拉着拽走,还有她不舍得眼神,看着同道们死死地拽进了绳索,这些刚才都是相互猜疑的人,竟然在此刻放弃了生还的机会。

    相送的也只有声音“艳绝江湖,义压群英,斩倭除寇,至死不休,今日添仇来时奋,义胆忠肝不须眉。”

    一声巨响,淹没了人们的豪放,紧接着无数声巨响,山石炸裂,卧凤岭尘烟一片,浓烈刺鼻的火药味弥漫山谷,整个凤凰山都跟着在颤抖。

    另一边桥头刘成风只觉得手中绳索一下子轻脱,一个抖动袭来站立不稳,后退了一步跌倒在地上,身后的人也是同样的姿势都摔倒在地上,绳索迅速的向山谷收缩,刘成风伸手一够,有些慢了已经够不到绳索,连忙大喊“前辈帮忙,师傅快抓住绳索。”

    老不尊也是刚站稳脚跟,看到绳索滑脱连忙一脚踩住,紧接着弯腰捡起披在肩上猛力的往上拉“怎么这么轻啊不对劲,僧兄快去查看。”

    六不敬趴在桥头大声呼叫“莹儿郡主,小公主你在哪,道兄你抓稳了,带我下去观瞧。”

    刘成风连忙起身扑了过去“前辈不要啊,莫在耽搁啊是地震。”

    已经来不及了,已经看不见六不敬的身影,刘成风趴在桥头,却只见山谷中滚滚尘烟,并且大地的抖动,身旁几块岩石也四分五裂,纷纷滚落下去。

    瓦徒勒连忙大喊“成风,不要命了你给我滚回来,高僧功夫了得不会有恙,你快回来。”

    老不尊也连忙回身大叫“快回来成风,相信僧兄吧没我作伴,他不敢怎样。”

    又是接连几声的巨响,尘烟不光埋平了山谷,并且相互凤凰山扩散,吧刘成风等人的桥头,也笼罩在迷雾之中。

    人们都惊慌失措不住的大喊着,呼喊着,此一声彼一声,此起彼伏,成风,成风哥,莹儿郡主,六不敬,柯其卫你死哪去了,成风哥你在哪。

    我在这,谁来拉我一把我看不到。

    是六不敬的声音,终于他爬上了桥头。

    还有女人的咳嗽,是郑莹在询问,表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有没有事,你们都在哪。郑中意也安全无恙。

    接下来是好多人都在咳嗽,阿咳,阿咳咳,好呛啊我以为只有火药味,怎么还这么辣。

    澈月连忙道歉,啊,对不住对不住啊,是我的药包洒了。

    天空中掉下许多水滴,慢慢的世界回复了清晰,应该这就是老天的祸不单行吧,好像每次地震来袭,不是在夜间静悄悄地发生,就是伴着雨水而至。

    人们都在鼻嘴旁眼睛前用手轻扇着,可能口里还有几分尘土的味道,脸上也布满了尘埃,有人就仰面看着天空,让细雨能把尘埃洗去,不少人都凑向了桥头空地,那里没有树林的遮挡,山谷间的晨雾已经慢慢的下落,但是对面,已经看不到了卧凤岭。

    郑莹感慨的看着山谷对面,出身的在想着什么。

    单寻妃凑了过来,安慰的说“这和你没有关系,只是凑巧选在了这里,应该说和无相观有关吧白莲教自此,不再存在。”

    郑莹长出了口气“有十多个人死在了对面,其实我应该,可以把他们带回来。”

    老不尊也站在了旁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应该说此次的计划,倭寇并没有成功,他们意图把我们全都炸死在卧凤岭。”

    六不敬淡淡的一笑“想不到我没有死,放心这笔账我会给他们记着,还什么僧之足道之手,舍不得给他们留着以后,铲除倭寇还得用。”

    苗草和徒勒尔娜的第一目标,当然就是锁定刘成风了两个人凑到野小子面前“成风哥你又受伤了,重不重啊让我们看看。”

    “我没事,”刘成风摆了摆手,然后向于阳招了招手“这位大哥你过来,我来给你们引见。”

    说着刘成风吧于阳三人拉到了僧道面前“两位前辈,莹儿前辈,这次我们能顺利脱险,全仗有这位大哥相助,我来告诉你这是老不尊真人,六不敬法师,九郡主郑莹前辈还有是非王单寻妃前辈,,,”

    于阳双手抱拳一一行礼,然后又自我介绍“晚辈于阳有礼了,这位是我娘子宫雪一,这位是澈月姑娘。”

    澈月笑着点了点头“我叫宫澈月。”

    郑莹看了看三位风尘仆仆的恩人“澈月,这个名字很好听啊带些傲气,莹儿谢谢几位搭救之恩。”

    显然这一次刘成风非常的热情,说话也很有方法“澈月姑娘,是很好听啊雪一这名字也不错啊,雪一嫂,挺顺口的,那以后我就叫你于阳大哥了。”

    自出了拨云山,离开葫芦腰岛之后,被搭救的经历吧应该说第一次,刘成风是有着几分感激的心情,利用女人搭上了兄弟之情。

    于阳谦虚的笑了笑“哪里哪里,兄弟你才是伸手了得,我都看在眼里,若说这世间灵若猿猴者,唯兄弟你一人,我只不过是用了些伎俩,还是澈月的主义。”

    老不尊欣赏的点了点头“看你气宇轩昂骨骼清奇,该是个中高手,不知师从何处啊。”

    于阳毕恭毕敬略带悲伤“这个,家师尹天野。”

    六不敬喜出望外“哦,原来是悬金杀的徒弟,真想不到啊他授有高徒,可喜可贺。”

    郑莹也非常高兴“是啊比起今天的经过,这应该是最好的消息了,那既然你们三人同路,师承一处吧他们是你的两位师妹。”

    宫雪一抱拳行礼“不敢不敢,我的功夫是相公所授,就只是一些皮毛。”

    澈月也是双手失礼“在下是清艺坊舞娘,花拳绣腿而已。”

    单寻妃点了点头“原来你们是自清艺坊而来,尹前辈呢他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于阳有些落魄“家师遭倭寇陷害,魂归天处。”

    众人都有些惊讶“啊,怎么回事,江湖第一高手,悬金杀尹天野,他已经不在了吗倭寇竟然杀上了孤老峰。”

    “是中途遇阻,在清艺坊。”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