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49 祸起梅香

149 祸起梅香

作品:《明英荡寇志

    单寻妃笑了笑“你是说让我求你吗,晚辈女生,没关系,为求真实,在下以礼相求。”说着就要抱拳拱手。

    澈月连忙摆手“别,小女子担待不起,也没那个本事,我只答应过成风,冷前辈性格孤僻,小女子也无能为力,怎好强人所难呢。”

    单寻妃微笑着点头“那好,怪大叔无礼,在怎么我也是风流雅号,岂能为难个小女子,既是为难,理当知难而退,当我没说。”

    刘成风觉得不对劲“怎么回事,寻妃叔怎么能不见呢,说什么也让他见一面啊调查清楚,当年无相观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大家都好奇啊再说,如果查不清真相,那大叔你会跟我们走的吧去神武堂,不会耽搁太久的对吧。”

    单寻妃还只是淡淡的笑“你说呢。”

    刘成风有些着急“别啊澈月嫂,你就帮帮忙吧我看冷前辈,和你关系很好的,是吧大哥大嫂会答应的。”

    这一句话等于再求三个人,单寻妃澈月和于阳,但实际上,这些都是单寻妃一人在做局,之后自己又放高姿态不闻不问,自然有结义兄弟为他帮忙。

    于阳也是个老实性格,有人求助自然要管了更何况是自己新结拜的义弟,并没有阻止成风口中如何称呼,而是看了看澈月“那个澈月姑娘,不行你就帮帮成风吧也帮帮大叔。”

    澈月并没有理会于阳,只是对着刘成风说“二弟啊虽然我认你这个二弟,但那是咱们姐弟之情,你也别一口一个澈月嫂叫着,我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再污了名讳,干脆你还是叫澈月姐吧。”

    刘成风连忙摇头“什么澈月姐啊不是你让我叫嫂子的吗,比我大嘛你让我叫你姐,再说了叫什么有什么用何必在意一个称呼呢,关键得办事,促成好事我叫你姑奶奶都行。”

    澈月详装生气“什么姑奶奶,我不爱听,换一个。”

    刘成风眼巴巴地看着于阳“大哥。”

    单寻妃大笑起来“哈哈哈,看来,我要走一趟于刚府上了要尽快促成好事。”

    于阳明知故问“什么好事,寻妃叔你在说什么,莫要乱来啊。”

    “此事你不要管,”单寻妃摆了摆手,而是很认真的看着宫雪一“雪一姑娘,你觉得澈月丫头人怎么样,若是作你的姐妹,可有嫌弃。”

    宫雪一笑着点了点头“其实我们早已是姐妹,我已经答应过澈月了,不说什么容人之量吧我是真想身边有个帮手,我和相公初出江湖阅历尚浅,听闻澈月姑娘的身世,就是江湖中长大,更可贵聪慧贤良善解人意,危难关头舍身救助,这次增援卧凤岭解之,也是全凭了丫头的主义才得以事半功倍围,能想出辣椒面粉尘蛋的人,是我夫妻行走江湖的一张保票,雪一求之不得。”

    澈月连忙欠身施礼“多谢姐姐。”

    单寻妃非常开心“哈哈哈,听得出没有违心之言,那就好,只要雪一不埋怨,此事我一定促成澈月你要怎么谢我。”

    澈月笑了“一切都在大树掌控,还来问我做什么,只是此事,我真的不敢保。”

    单寻妃非常的自信“不用你保,只要你说了,提了,这事就算成了,冷江无情澈月暖,董梅香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小澈月你的本事真的是了不得啊。”

    于阳连忙插嘴“等一下等一下,寻妃大叔你要做什么,促成什么事,于阳师门有难正在守孝,身为玄武门第一代掌门,怎可不思哀悼对先师不敬呢。”

    单寻妃也有安排“那好,不是想守孝三天吗我给你这个时间,江湖有句话叫不拘小节快意恩仇才可仗剑天涯梦,雪一的话你该仔细掂量掂量这不光是促成连理这么简单,澈月真的是能够帮到你们的人,莫要人在眼前不珍惜,擦肩而过再后悔,当然此时我也不可一人做主,还要走一趟于刚府,老朋友也是好久不见了要去征求他的同意。”

    秦珍珍也连忙跟上“澈月乃是出自我清艺坊,此事,我与寻妃王一同前往。”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过去两个人成亲,不一定非要自己看重,填房纳妾也被看做是锦上添花,于阳也无力反驳他看了看宫雪一,又看了看澈月,再也无话可说只能双手抱拳“如此,全凭前辈做主。”

    澈月松了口气“还好你答应,澈月免去一劫。”

    宫雪一有些奇怪“妹妹说劫难,还有什么劫难。”

    澈月看了看单寻妃“你们看这位风流大叔,认准了我是能沟通冷大叔的人,若是好事不成我执意不肯,风流雅号他不会亲自动手,难保我们楼主的宝剑,不会架到我的脖子上,珍娘可是总舞头啊我躲都没有理由。”

    刘成风吃惊地看了一眼单寻妃“这么可怕,不可能吧寻妃叔是女人的朋友,怎么会只是珍娘啊他该不会那么做。”

    秦珍珍也琢磨着“好像他也没有指使你啊成风,小豹子你挺卖力呀。”

    于阳也明白过来“太可怕了江湖险恶啊,前辈你真的会那样做吗。”

    单寻妃摇了摇头“你说呢,想不到澈月真的是很聪明啊。”

    “虽知前辈不会伤我,但也不喜欢那冰冷的感觉。”澈月也欠身施礼“那就全凭前辈做主了三日内定会找到冷前辈,将寻妃叔的心事说与他听。”

    “好,一言为定,各自等待好消息,只要你去了了说了,一切都会达成。”

    于是人们开始各自忙碌,单寻妃和秦珍珍去了于刚的府邸上门说亲,真的是一说即成,有个聪明的女人在身边,说白了就是旺夫,行走天涯路可逢凶化吉,于刚当然非常高兴,再者和单寻妃,也是知己神交,他介绍的人,应该错不了,放心吧三日之后我必定到场祝贺并接受礼拜。

    宫雪一和陈傲娇则开始忙咯布置艺坊,张灯结彩图个喜庆,也因为地震吧正好简单装修。

    而澈月呢在第二天,独自一人就赶往了孤老峰,因为孤老峰这个地方被冷江所占,旁人都还不知道,独自一人呢也是有讲究的代表着认真,正式有谈判的意思。

    虽然以前会面也都是澈月自己,但是上次,有个她想引荐的于阳,还没有做过正式的介绍,这等于没有下文,上次是许多人出现这一次都没了踪影,为的就是告诉对方,身后有事。

    比起卧凤岭来说孤老峰高且狭小,只有一条陡峭的小路,不过也并不是什么大的险峻,且位置也没有卧凤岭那么隐蔽,被环山所包裹,应该说是个不起眼的矮峰吧,梵净山景致很多,所以,没有人会留意到一个光秃秃的矮峰。

    冷江也是个非常清楚的人,见澈月独自一人上山应该也猜到了什么“小丫头,为何只有你一人呀上次不是想让我见的,尹天野弟子于阳呢,放心只要是月儿的家人,无情叔不会在意。”

    “多谢无情叔,怎么今天换了这样的称呼还特意提示,”澈月一脸的兴奋“没什么的三日守孝之后,便要拜堂成亲,总不能这段时间,天天要见面吧我还想着和大叔多呆一会。”

    贺斐比着手指头“三日守孝,那今天应该是第二日了,月儿你后天就要做新娘了,真替你高兴。”

    澈月摇摇头“还不一定呢,嫁不嫁得出去,还要看明日会面。”

    董梅香也插话表态“这个刘成风,我也不想见,其实,未必就对他有好处。”

    澈月有些失望“嗯--,好吧,既然梅香姑姑不喜欢,那不见也罢,不过还有个人,是非王单寻妃。”

    “单寻妃,那个人没完没了的很难缠,”吕千娇有些紧张,边说边向澈月来的方向寻了几步“,狡猾得很啊他,尾随你也说不定,月儿,你来的时候,可曾注意身后。”

    澈月笑了“哎呀千娇姑姑,哪有那么恐怖啊还跟踪,人家都是正派人士,风流而不媚俗,正人君子岂肯小人勾当。”

    冷无情摇摇头“恐怕未必吧月儿我问你,后日大婚他是何种角色,此来可有拜帖,对你有何嘱托。”

    澈月长出了口气“媒妁之言,他与秦珍珍上于刚府中求亲,而秦珍珍呢应该算是我的娘家吧,因为我是清艺坊的人而且是受她们点派,所以这个大媒应该就是寻妃王自己。来的时候他并未交给我什么拜帖,只说了一句他想见您。”

    冷无情冷冷一笑“哼哼,这倒也好他算是给足了面子,是非王保媒拉纤了真新鲜,可是为什么呀他如此笃定,我倒有些不明白了。”

    澈月看了看董梅香“因为梅香姑姑的那几句诗,因为地震和爆炸,绝壁松落入乱石之中,正好被郑莹和单寻妃看到。”

    冷无情明白了过来“原来如此啊那几句诗,不用多,一头一尾就已经完全表达清楚了,看来这个单寻妃,甚至连刘成风我都妥不过去了,不然他会拿刀架在你脖子上来胁迫我。”

    澈月摇了摇头“寻妃王不会伤害我的。”

    “这是真话,但我也不希望你,遭受那种冰冷的感觉。”

    澈月感激的点了点头“大叔,谢谢你。”

    冷无情长长地吐了口气“这个嘛,其实也不用谢,梅香的诗写得不错,冷江无情澈月暖,你不光是温暖我的那个小丫头,更带着一丝我对哑乞婆的怀念,世间万物真的很巧啊没想到你的养母,竟然也是个哑语者,当初在听到她发声时,我真的以为又见到了哑乞娘,更凑巧她还送了你一把木梳,应该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哑乞娘她还有心愿未了,我想我应该去完成,况且单寻妃仁至义尽,见见何妨。”

    董梅香有些担心“真的要这么做吗,冷江大哥,你可要想清楚。”

    冷无情点点头“寻妃王的嘴还是信得过的,最起码比兄弟可靠。”

    董梅香无奈地摇摇头“那好吧,就随你。”

    澈月试图努力“是啊寻妃王,是非江湖一张嘴居然用在了保媒拉纤,讨好了于阳讨好了我,给了大叔面子还略显诚意,真的很会做事,不过说到命运安排,应该哑乞婆未了之心愿,并不在澈月,我和她素未相识,大叔你该搞清楚了。”

    冷无情有些紧张“澈月你说什么。”

    澈月非常严肃“我的养母,是哑姑,从小的肺疾染至高烧烧坏了声带,而哑乞婆是念子思痛,她的第一个孩子被水匪迫害,悲痛万分是哭哑的嗓子,她还有怒娃生而未养,难道大叔不想去看看吗武真教的主人,他误入迷途于天下武林为敌。”

    “住口,不要得寸进尺。”冷无情有些生气“真想不到,丫头你竟然能这样跟我说话。”

    澈月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我只是看大叔,空有一身本事却无用武之地,真的是很可惜啊那些技不如你的,却正在为祸武林。”

    董梅香连忙拦阻“澈月你不要再说了,你可知大叔为了你,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吗。”

    澈月当然听得出话里有话“梅香姑姑你什么意思,不就是见一面吗,割袍断义,还能有什么啊不可说的。”

    董梅香叹了口气“哎,祸起梅香啊都是因为我,割袍断义,是冷大哥,最屈辱的事情。”

    “怎么割袍断义还有什么可屈辱的,难道大叔现在还想着刘志,不可能啊我看这不像,不是已经叫无情了吗彻底的划清了关系,耻辱何来。”

    贺斐也有些纳闷“五弟这怎么回事,当初刘志都做了什么。”

    冷无情没有说话,只是把脸扭向了一边。

    澈月有些奇怪“怎么斐叔,你也不知道吗。”

    吕千娇点了点头“当时我和贺大哥,在清音阁被俘。”

    董梅香摇了摇头“无相观所发生的,只有我们夫妻还有刘志武铮知道,我们也从未对别人说过,包括贺斐和千娇,还有你月儿姑娘,冷江大哥的一生,凄楚,凄惨,但从来都是挺胸做人抬头做事,重情重义但缺少的,就是情义和爱,母爱太少父爱太难,兄弟之情他如饥似渴,刘志在冷大哥心中,不只是个结义兄弟,是希望,是未来,是信仰,可就是这个看之为生命一样重要的兄弟,无情地出卖了他,还百般羞辱,并非身体上的欺辱,而是精神上的迫害,女人最为宝贵的是贞洁男人最为重要的是尊严,但是在精神上,我夫妻二人荡然无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把两大武功高强之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澈月听了连忙摇头“那这样的话大叔,我们不见了,澈月不想你回忆过去。”

    董梅香伸手阻止“不,要见,早就应该见了这一天早就该到来,可能说出来,才能走出过去的阴霾。”

    ()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