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明英荡寇志 > 129 点指剑法

129 点指剑法

        水姓姐妹是从九岁起开始被洗脑,这过程包括刘志的思想教育,和母亲水颜的管教和约束,还有环境的局限。

        当突然这种教育,如果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没有遭受什么变故磨难,倒也产生不了多坏的影响,刘志不光会潜移默化,也很会讨女孩子欢心,况且他的才艺,也绝对够水姓姐妹欣赏,姐妹二人也是心有所向,长大以后,绝对是和和美美的一夫二妻。

        但是十六岁家庭的变故,身份的转变,竟然深爱自己的父亲是强迫自己母亲的人,竟然在北口沉江两姐妹亲口判定了生父的命运,竟然在接受了刘志背叛之后,眼睁睁的看着生母殉情自尽。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那么巨大,犹如晴天白日的一道闪电,应该说人类的感情根本就难以承受的,从那时起吧水姓姐妹性格大变,没有了天真烂漫,有的是自卑自责自叹更多的是哀怜,卑微自己认匪为父,责怪自己不认生父,叹息自己命运的多变,尤其是对于母亲的死,对姐妹俩的打击真的是太大了,哀泣母亲的同时,也惭愧自己的苟且,可这一切,完全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

        还好姐妹俩挺过了这一关,人嘛总是要活下去,不能说勇敢,只是没有想到死,但是她们的心已经死掉,应该说刘志占据了她们的一切

        ,为刘志生,为刘志死,一切,都只按照刘志的安排,讨刘志的欢心。

        可以说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吧一直影响到现在,甚至在刘志死后也没有改变,并且姐妹俩的招宅居生活,对她们的性格有害而无益,更助长了她们的高傲孤僻,把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这世间只有一个好人那就是刘志,所以她们什么人都不见,只有在范荀的求助下才出手帮忙,其余时间,几乎都用来练武,甚至她们幻想有一天,能够再得到刘志的消息,或许他没有死,或许他还有后人,我们应该生活在一起,因为现在,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家人。

        就是这样眼里只有刘志的一对姐妹,来到武林大会难免有些紧张无措,对所有人都充满了敌意,所以才有了过激的举动,二话不说出手伤人。

        哼哈二将怎么可能将宝刀奉还,又不敢和两姐妹对打,万一奚婷的身份属实,那这两位母亲,应该说和教主是亲兄妹,怎么敢捅这个娄子呢胆量放一边,忠心可表这姐妹二人,也是我们的新主子,于是连忙赔礼“不敢不敢,两位尊主人别生气,并非我们执意抢夺,乃是教主有令不得有误,我二人乃是奉命行事,再说了我们是一家人。”

        奚花连忙打断“谁跟你是一家人,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温尔哈连忙解释“别急别急两位夫人听我慢慢说,方才婷儿小主说过,我们的教主,很可能就是她大伯,所以你们应该是兄妹啊两位夫人,也是我们的主子。”

        奚娘看了看女儿“婷儿,你说武真教主是怒娃。”

        奚婷点点头“可能是这样的吧,寻妃叔的分析,还有他们的败刀法诡剑式,龙炎真气音波功,所有这些,都能对的上我们可能就是一家人。”

        奚花也非常高兴“我且问你,你们的教主叫什么。”

        并非是怀疑,终于听到了怒娃的消息高兴还来不及,也用不着再次确定,就只是随口一问,怒尔哼也是随口一答“呵呵,叫教主。”

        姐妹二人看了一眼怒尔哼,显然勾起一丝怀疑。

        温尔哈连忙补充“哦,我们叫武尊,尊主人。”

        奚花有些生气“他只有一个名字,就是怒娃,都说与你们听了居然你们都不知道教主的名字吗。”

        怒尔哼挠挠头“不知道啊我们那里敢直呼名讳,更不敢问了。”

        奚娘再次确认“那好,你们可有师爷,谋士叫什么名字。”

        怒尔哼连忙回答“这个我知道,他本人的名字叫吴胜军,教内尊号我们都称呼武胜君。”

        奚花真的是有些怒了“放狗屁,他应该叫殷羽风,哪里来的一家人分明是编排好了,欲骗取我饮血宝刀。”

        “一定是这样,看我不好好教训你。”奚娘也被惹恼,边说就要动手。

        温尔哈连忙摆手“哎呀别啊怎么两句话没说呢一家人就反目成仇了呢,我说的是真的我们军事就叫吴胜军,那既然名字有恙,我们看看别的,身份特征有没有我们军师,他皮肤白皙像个女人似的柔弱无骨,手无缚鸡之力。”

        奚花对奚娘点了下头“那看来就对了,他的特征确实比较少见,想不到这狗杂种,他还活着。”

        怒尔哼没有防备“哎,尊主您怎么骂人啊。”

        奚娘冷笑了一声“我骂他又怎样刚你们不是也说,他白得像女人嘛我看根本就是个杂种,你们两个,带我们去武真教,我要结果了他的狗命。”

        奚婷终于有些忍不住“等一下等一下,大娘亲娘你们别那么急好不好,怎么才认的亲人就要去索命,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这是武林大会啊。”

        “武林大会,不就是比武的地方吗我今天要看看这两个小子,功夫学的怎么样,你们两个出招吧。”

        女儿怎么能管得了娘呢,僧道终于说了话,老不尊往前一步“好了好了,暂且都先歇歇手要打的话也不急在这一时,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弄明白的。”

        六不敬也跟着说“就是啊想打没关系,哼哈二将我们的较量还没有结束,没关系这一战可以免不过我想,饮血刀应该你是拿不走了,我怕看出来了你该不敢对两位尊主人怎么样,殷羽风训人的本领还是无人能及的,就算真的要打我想水姓姐妹花,漂亮的不光只是外表,应该是得了真传这些年一直勤加苦练,两个人的功夫,不可小视,今天的大会也该告一段落了饮血刀在此嗜血剑也出现了,但是没人能拿得走。”

        僧道在这里呢应该就是一种象征,是武功的代表,十四榜单绝不虚言,只是偏重于正义江湖,也就是说在场的武林帮派当中,是功夫最高的人,他们二人所说的话,绝对具有权威性,但是这些话,在哼哈二将身上不适用,武真教,属于榜外帮派,并且这两个人非常的忠心。

        此次的任务呢教主曾有过明示,或者说是军师的意思吧,就是要夺取饮血刀,武真教要宝刀不要名号,什么武林盟主只要饮血刀在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比起盟主来说霸主更为威风。

        所以哼哈二将拼尽全力也要把饮血刀带回,可没想到的是冒出来教主的两位妹妹,根本没听说过,但又有些担心,因为奚婷的武功,都知道是败刀诡剑法,也真说不定会和武真教有什么渊源。

        不过与二人的忠心相比,别指望一两句话就能让他俩知难而退,哼哈二将相互看了看,最终拿定了主意,于是就跟众人商量,温尔哈的口气非常温和“我说僧道两位,今天呢虽然没分出胜负也是打了半天了,最主要宝刀到手我们就算完成任务了,另找机会我们在分高下,”接着又向水姓姐妹抱拳拱手“两位尊主呢身份有待考证,现在我们俩也不便猜疑,因为败刀诡剑确实为本门功法,咱先不得罪您二位,这嗜血剑我们就不抢了,但是饮血刀,已经到手我等就得回去复命,修想再从我二人手中拿回。”

        奚娘点了点头“正合我意,没指望轻易地就把刀拿回,怎么也要试试你们的伸手,这场架你们妥不过。”

        怒尔哼连忙摆手“别呀,如果情况属实,你们两位我们可得罪不起。”

        “我恕你们无罪,接招吧。”说着奚花旋身一脚就踢向了怒尔哼。

        怒尔哼连连后退“接不起,我躲,我躲躲躲躲躲,我一躲再,哎呀没躲过去。”一连躲了好几腿,但最终没有躲过,被一推飞来横扫面颊,挨了个耳光。

        应该说奚花的身子太轻巧了,腾空侧踹的连环脚,这脚脚连环步伐太大了,幅度大,如果说没有破绽的话那就要求速度了,并且这一个姿势踹出去,包含有,曲腿踹,直腿踹,弹踹,勾踹,横踹扫踹,以膝胯做轴变化数次,真的是连哼哈二将都没有见到过,这女子没有骨头吗。

        当然轻敌的成分也是有的,没想到武林大会力战僧道,以为是功夫的最高层了谁成想又冒出了孩子的两个娘。

        踹中一觉之后奚花非常的得意“哈哈,没想到秦龙的功夫这么不济,殷羽风教出了一个废物。”

        怒尔哼摸摸面颊,不知所云的问道“秦龙是谁,我们的师傅是武圣人。”

        奚花轻蔑地摇摇头“连师傅的名字都不知道,活该你挨打。”

        怒尔哼还有些不服气“怕你是前辈尊主人,让着你罢了。”

        奚花点点头“好,我看你让到什么时候,再接我的连环掌。”

        说着纵身一跃,一章在前一拳在后,掌是推掌拳是收拳,收纵之力一虚一实,怒尔哼一看非常明了,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一样的败刀法再清楚不过了,可是身份越发的明了,不能硬挡我要忍,我忍,我忍忍忍忍忍,终于顺势化解,挡出了这一招远远地退在了一旁。

        奚花也觉得有趣,停下手歪着脑袋看着对方“你为什么不是躲就是忍,怎么不还手呢。”

        怒尔哼双手抱拳“不敢,你用的是败刀法,这是本门的功法,身份更加确定。”

        奚花哼了一声“哼,你确定我可不确定,谁认你是一家人,即然你看出了这是败刀法,那我使的可够娴熟。”

        “娴熟自如。”

        奚花非常高兴“那就好,既然你承认娴熟,那就要留神了小心应对,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亮出你的饮血刀。”

        说着,回手一掏从姐姐手中接过嗜血剑,左右挥舞红光泛泛就向对方冲了过去。

        怒尔哼也连忙接过温尔哈扔来的宝刀,应该说是嗜血剑饮血刀的第一次较量吧,也是败刀法与诡剑式的较量,乌光红光一道道刀光剑影好一番厮杀,每一次兵器的交格,都让旁观者赶到劲风袭来,真的是难得的两件宝器威力无穷。

        这一场打斗,怒尔哼是不可能赢的,因为他不敢在未确定身份之前,就对奚花下狠手,真要是教主的亲妹妹都用不着帮规,自己心里都过意不去,可是防又防不住,因为他的功夫确实不如奚花,再开始还能抵挡一阵,十多招过去了越发觉得有些勉强,于是乎高声罢战“前辈,不要再打了再打,我还手了。”

        奚花不以为然“防不住,就以为能打过我吗。”

        怒尔哼十分佩服“确实哈,若是技艺高超不还手也能防的住,那好吧前辈我认输,在下不是对手。”

        奚娘在一旁询问“可愿交出饮血刀。”

        怒尔哼有些犹豫“这个,教主指令不得违抗。”

        奚花冷笑了一声“那好吧,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魅影成双,十面埋伏,龙炎真气点指剑,嗜血宝剑紧相随。”

        这是内宫结合剑法的运用,左手剑指以气打人,右手利器是诡剑式,说是点指剑在前,但是兵法套路,当然虚虚实实了,奚花用的是右手在前上,左点指于腰腹,三五剑一点指,姐妹俩都是双手能使出败刀法诡剑式的人,并且左手于腰部,借助臂力力道更大,怒尔哼真是防不胜防,戳刀翻腕挡住了一剑又一剑,却没有防备点指剑,被一下子打中了肩头,顿感灼热袭来他啊呀一声大叫,臂膀一抖饮血刀脱手坠地。

        奚花连忙左手一抽腕向回一手,饮血刀凭空而起被握在了手中,看了看手中刀剑奚花哈哈大笑“哈哈哈学艺不精,该输,刀剑乃是我水家所有,谁认可得。”

        温尔哼赞叹不已“点指剑劈手刀,乃是龙炎真气的指掌打法,我二人随学得皮毛,但是指掌与刀剑的结合,实在是令我等佩服,心服口服。”

        一旁僧道遗憾地摇摇头“武真教有何高人尚未可知,但是虹舞楼,却是多了两个屠炫忠,福兮祸兮啊。”

        不用说,僧道已经明白,水姓姐妹,是练过催功的人。

        。

  https://www.myshu.org/11/11285/84699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