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25 疯魔刀法

125 疯魔刀法

作品:《明英荡寇志

    僧道所说确实有些道理,区区郎霄不足为患,关键是他身后之人,比起在九岭山迷踪岭的时候,这个断头枭已经是进步神速,其背后,定有高人指点。

    并不是说在场之人有多若,主要在当年的江霸天之后,江湖太平再没有什么大的厮杀,也没有什么其人异士和什么新鲜功法,功夫最高的就数僧道了,但这些年一直做的是把玩倭寇蟊贼,带领僧兵一通厮杀,就好像是部队作战一样,很少有高手对局的时候。

    其实僧道并不是怕什么武真教,最主要的这卧凤岭,出路无多,而参加大会的这些,不能说武林的全部吧最起码是中流砥柱,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占领了弓弦索桥,那参加大会的这些人,将难以脱身,应该说僧道从来的时候就特别讨厌无相观的位置,所以迟迟不肯过桥,一种不祥的预感吧。

    听了僧道的话,郑莹也感觉到有些不妙,看来,我还真是欠考虑啊只想着无相观,会有冷江的线索,没想到事处险地。

    也就是在郑莹忧虑不安的时候,场上的打斗有了明显的变化,郎霄故技重施,还是一招大鹏展翅踏残云,釜底抽薪顺背搭弓,其实招法是一样的也喊了出来,但出招时略有变化,纵身一跳大鹏展翅跳的比较高,踏残云直接跳到了对手肩臂,釜底抽薪脚下一摸,尤其最后的顺背搭弓,并没有说谎,整个人在金昱虎的右臂上像打了个单杠回环,牵着金昱虎的大环刀往后背撩去,落稳身形时已经在右臂外侧,此时何吉泰的板斧已经劈了过来,想着探斧头绕过大环刀,没想到郎霄一个背飞后起挑腿,把大环刀迎在了脑后而自己的右腿,踢向了何吉泰中路。

    这一劈一挑是绕着金昱虎的胳膊在对战,金昱虎想要抽刀却是被郎霄死死地攥住,力不从心只能任由刀往上架,何吉泰看郎霄腿至,连忙往后一收腰,探头斧就缩短了距离,也不敢往回抽怕伤到同伴,只能刀斧相撞只听菪的一声,斧刃劈刀背,大环刀被劈为两截。

    郎霄毫不怠慢,转身滚背肩后一掏,一张大手就伸向了金昱虎的脑袋,此时二人是背对背,郎霄的手也大搁现在握住篮球是没问题,而其鹰爪功也十分厉害,就算把金昱虎的脑袋戳个窟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可是断头手啊金昱虎一害怕,连忙摇头缩脖,被郎霄一下子扣住了耳后,背口袋一样弯腰顶背就向前扔去,金昱虎大叫了一声一侧脑袋顺势化解,虽然躲过了断头之劫,但是左耳,连同一块头皮被扔了出去,疼的金昱虎捂着耳后哇哇大叫“呀疼啊好杂种你竟然施此狠手。”

    郎霄甩了甩手上的血笑了笑“你以为我是在陪你们玩啊就你们这样的,也配得宝刀,拿着你的破刀回去看看吧看看你的金刀堂,还有你们振远镖局还在不在。”

    “你们都做了什么。”

    两位镖王也是十分气愤,刀已断,人已伤,怎么镖局还有危险吗。

    郎霄笑了“哈哈哈恐怕回去晚了,你们就看不到了。”

    郑莹一挥手“来人,带金刀堂主下去疗伤。”

    没办法,金昱虎何吉泰只得走下了擂台。

    郑莹打量了一下郎霄“看来断头枭的武功,进步挺快啊比起九岭山匪的时候,这是有高人指点啊但以为,这样就可以擅闯我的武林大会了吗,你背后的高人在哪里,和不叫出来相见。”

    这话很明显,郑莹是有所顾虑,引得台下众人也四处张望。

    郎霄笑了笑“不要害怕我只为宝刀而来,想要对付你们这些门派我武真不费吹灰之力,为我至尊唯有武真,我们要的是沉浮而不是杀戮,饮血刀乃是至尊利器喂我武真所有,若是我郎霄可得多来无意,何必兴师动众呢。”

    老不尊冷笑了一声“哈哈哪到哪啊就凭你个小山匪,还想成什么大气候,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

    郎霄瞥了眼僧道“难不成二位也想指教吗。”

    六不敬坐不住了,摞胳膊挽袖子站起身“呀呵小子,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啊,来来来,我让你一只手。”

    这时候山门处又传来一声叫喊“什么人如此嚣张,饮血刀岂非鼠辈所有,真正的主人来了还不快将宝刀奉上。”

    一句话字不多,说起来也不长,也用不着人们顺声寻找,话音落时人已在台上,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一个大汉,对着奚婷眉开眼笑“婷丫头,久候了在下为天择取刀。”

    奚婷也是没有想到,仔细地打量着面前壮汉,真是高大挺拔虎背熊腰,非常硬实的一个壮汉笑起来,脸上筋肉乍现,奚婷摇了摇头“啊,真的有天择这个人啊,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

    壮汉笑了笑“在下中原名字叫莫不平江湖人称封刀客,来自金水堡,听闻多情女遍访天涯只为喜结连理,于是在下就在金水堡附近买下了一块地修了做宅院,起名天择山庄,有朝一日要将这山庄亲手奉上作为你们大婚之礼。”

    这个莫不平是当年金水堡之难巴尔哈的外甥,名叫陀里莫,应该说是武铮的仇家吧也是自幼习武,现在的功夫和当初的蒙北三煞差不多,力大无穷可斗虎狼并且甩手镖法超群,学的是前辈的功夫有所传承也有所发挥,算得上是蒙北高手。

    技有所成之时就想来中原寻仇,打听到武铮已死的消息不免有些失望,空有一身本领报仇无望留在这个世上还有何用,绝望之际也是心灰意冷,整天烂醉于市若同行尸走肉一般,并且酒醉之后易生事,得谁打谁乱发酒疯,也是惹怒了不少武林同道,但是没有多少人能制的住他,不少高手都败在了他的疯魔刀下。

    过去的武林帮派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不管是谁的势力范围来了这样一个半疯半魔又武艺高强的人,都是个大麻烦,打不过就往外推,于是不少人就把他往中原南部指引,你不是想找武铮寻仇吗武铮不在了,还有刘志,当初的刘志武铮可谓天下无敌,虽然现在刘志也不在人世,说不定还有后人呢,你可以找了刘志武铮的后人报仇,去吧到彭浬江一代,打听刘志武铮必会得到一点线索。

    陀里莫一听非常的高兴,父债子还合情合理,于是便戒掉了酒瘾深入中原来到了内地,并且还给自己起了个中原名字叫做莫不平,意思是家有冤屈不平事,子报父仇莫当初,但是中原的名字,他的弯刀还有些暴露身份,中原人大多以直刀,就算是曲刀也没有特别大的弧度,而莫不平的刀,在蒙北也是非常少见的弯,刀身处还可以尤其刀头处,圆弧后背就像带了勾,所以他轻易不出刀,出刀不留情,不见血不收,江湖人称封刀客。

    来到中原之后才知道天下之大,才知道人才济济中华武术博大精深,开始先拜师学艺了一段时间,四处投门有教的就学,甚至和忍者倭寇也有请教,功夫又增进了许多,然后呢又听说了嗜血剑饮血刀的传说,原来世间竟有这样削泥如铁的利器,原来有利器在可以功力倍增,这可比我的疯魔园刀要好多了一定要占为己有,所以听到了武林大会的消息也赶来了卧凤岭,自持武功高强只身一人就上了山。

    奚婷一听哈哈大笑“哈哈哈你这个人倒是有意思,不像这武林大会的人几乎都想以武得刀,想要强势压人,你虽然说看上去也是身手不凡,但还想着等价交换,要说这礼物吗很巧也非常讨喜,但是没太大必要,我最终还是要找到天择才可将宝刀奉送。”

    莫不平一听收住了笑脸“那妹妹是信不过我吗,这些武林帮派聚集于此所为何事。”

    奚婷长出了口气“比武夺刀,功高品端者,将最终夺得至宝。”

    莫不平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功高不说先说品质,这些门派哪一个说要等价交换,虽然宝刀无价,最起码也要了表心意。”

    奚婷非常赞同“嗯不错,在这一点上,确实你做的要比他们好,不过放心,若是你能有这个本事,婷儿分文不取也不要什么豪宅,只要是斩倭除寇,尽管去用。”

    莫不平回头看了看郎霄“不就是一个郎霄吗好在我莫不平,并非邪派,岂能让宝刀落在邪教之手。”

    郎霄瞥了一眼莫不平“原来是封刀客,可我听说你并非中原人士,据我们和平山庄所知,你是蒙北人叫陀里莫,中原宝刀岂能落入套寇之手想要拿走,你可得有那个本事。”

    郑莹一听非常生气“这成何体统,中原武林江湖正道,怎么来的不是邪教就是套寇,太嚣张了你们把各大门派视若无物,中意,随我上台荡寇除邪。”

    郑中意连忙抱拳“中意得令。”

    说这两人就要起身迎敌,僧道连忙拦阻“哎哎,莹儿郡主且慢何必太着急呢,虽说是中原武林我们的大会按说是不应该让邪教和套寇来捣乱的,可他们既然闯了进来,所指目标呢我们并不是首选,不妨就先让他们斗一斗,这个封刀客呢我俩也是听说过,一直非常的好奇也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办事,竟然敢说什么出刀不留情的话。”

    郑莹点了点头“那好吧既然他们两个都是外人,即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是汉人奸诈而是传统精髓,如果你们两人都不怕被人利用的话,我等,乐意做壁上观。”

    奚婷也乐得观望“就让他们打吧只希望,不要再来什么外人就好。”

    僧道摇了摇头“该来的不该来的都会来,万事难料起能如你我所愿,等着吧这些乌七八糟的人都凑齐了,好好收拾他们今天我二人要,活动活动筋骨。”

    并非这一僧一道杞人忧天,大明江山来说倭寇套寇还有苗疆叛乱,此起彼伏的骚扰不断,武林中也是一样面对的是四面八方派系纷争,现在台上来了一个蒙人一个邪教,最捣乱的就是倭寇了到现在,这个角色还未登场,之所以僧道离开东南沿海,也是追寻着七武士的足迹来到梵净山,按说宝刀大会,他们肯定要过来插上一杠子。

    再说台上吧莫不平和郎霄,彼此谁也不服谁,勉强行礼之后二人打在了一处,真是好一番酣斗啊没想到封刀客,武功不弱,岂止不弱啊根本在郎霄之上,只是莫不平,迟迟不肯出刀。

    郎霄的水准,应该说在十四榜单中,是胜过单寻妃,差不多和昆仑黄山九华山还有梁山聚义门是一个级别,尤其是迷踪岭逃生之后,甚至可以说比这些门派只高不低,但还不及神捕范荀的程度,而这个封刀客莫不平,真的是深不可测。

    但是莫不平的功夫,最为炉火纯青的是一套疯魔刀法,此刀法不按常理随心所欲乃是一套连环刀法,只有进攻没有防守而且是刀刀紧逼不胜不休。

    在刘成风的砍柴刀法中有个收不住手的说法,换在这里莫不平,也有这么个说法,所以他为自己的刀法起名疯魔刀,此刀法专为破解梨花枪所研究,因为当初武铮战胜巴尔赤乌呵玛,用的就是梨花枪,随后参将耶律洪兽找到了巴尔哈的外甥陀里莫,遍访名师讨教梨花枪法,并且学成了这套刀法。

    但是自武铮之后,在没有人使过梨花枪,而当时武铮与巴尔赤乌呵玛之战,并没有人看到全部,所以这疯魔刀是否梨花枪的对手,还尚未可知,只是基于耶律洪兽对梨花枪的了解,看到的一招半式而苦心参研所来,当然这里可以暗下结论疯魔刀,应该不是梨花枪的对手,一知半解何谈研究呢,只是走上了一个心理误区吧一种拼命刀法,你梨花枪能把一块黑布扎得跟筛子似的,我就能把一块白布,斩的千丝万缕

    而毫无断碎,由此可见这刀法也是非同一般。

    不过作为拼命刀法,十八路疯魔刀路路相连,而且莫不平在练的时候也是一气呵成,把十八路结合一起中间毫无停歇,并且这十八路刀法都是挑的各门各派中必杀技法的结合,非常的刚猛霸气让人狂傲不已,就像着了魔一样有些收不住手,看我这一刀厉害吗我还有二到更厉害再让你看看三刀四刀,哎呀收不住手啊十八路刀法要把你从新雕刻,定让你支离破碎牙都找不到一颗。

    但只是刀法,刀是刀客的命,莫不平在滥杀无辜之后,也觉得这刀法成魔,所以轻易的也不愿拔刀,不过他赤手空拳的本领,比起刀法要差许多。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