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24 金印郎霄

124 金印郎霄

作品:《明英荡寇志

    台下的人在纷纷议论,这小子还挺抗揍,要不怎么叫小痞子呢滚刀肉,肉烂嘴不烂还不敢亏认输算了。

    台上的僧道脑袋都快耷拉到裤裆里了,怎么教了这么个没用的徒弟,又不是打不过他们干嘛就不还手,早知道就不教你功夫了让你内气充盈,这样抗揍,真的是太丢人了还手啊,打他个王八羔子。

    奚婷非常的心疼,小豹子,不要老挨揍啊快些还手啊你还扛得住吗。

    郑莹有些不耐烦,开始出声阻止“算了吧,我看这样打下去也没意义,此局,南北镖王胜。”

    奚婷连忙拦阻“等一下等一下前辈,小豹子这就快了他可以的,马上就是打他个王八羔子。”

    郑莹非常生气“怎么又骂人了,什么王八羔子我看他就是个无赖混混。”

    僧道也不好反驳,奚婷看着刘成风摇了摇头“小豹子,你太让人失望了,要不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两位镖王的功夫,行走江湖南北押镖靠的是兵器,拒匪不拒帮,防的是毛贼盗贼和拦路匪,过去的武林帮派各有各的势力范围,这个范围也是他们生存的收入之一,走到哪里讲的是交情和义字,当然还有用钱买路了,但是贼匪盗,也就是江湖混混了大多成不了气候的,对付这样的人就是兵器相见了,所以两位镖王的内功并不是很高。

    而刘成风呢当然也不是实打实的挨揍了,以他的迅捷,可以在挨打的同时躲闪,让你打皮不打肉,伤表不及里,看上去十分窝囊,但无关痛痒。

    不过就是这看上去的窝囊吧,让所有人都看不下去,知道的,嫌他太墨迹,不知道的,嫌他太无赖。

    但不管怎么说吧奚婷的话,对刘成风还是有作用的,你催我我可以不着急,因为对方还没有打疼我,你心疼我我更高兴,这顿揍挨的值,但你要是看不起我,甚至多我失去信心,那就无法忍受了怎么说我也是君子侠,多多少少我还是有些面子和尊严的,于是刘成风终于暴怒了双手握拳再挨顿狠揍,躲也不躲了四平大马扎在擂台中央,任两位镖王一拳一腿的打在后背前胸,这样越挨打憋的气愤越多更能够激发出自己的潜能,他运着气大喊着“忍无可忍,看我怒成风,,,”

    顿时两位镖王感觉一股气浪袭来推得二人不由地各自后退了几步,惊讶地看着对手,这小子怎么了,他要干什么。

    刘成风轻蔑的左右看了看“两个王八羔子,来吧,我跟你吖拼了我会好好收拾你们给你吖一顿胖揍信不信我把你们肠子打瘪了你们屎都拉不出拉的出也不成橛只能一个粒一个粒的往外蹦,,。”

    两位镖王莫名其妙,看了看郑莹“九郡主,怎么回事呀他这是要干嘛。”

    郑莹站起身一举手“此局胜负已定,两位镖王胜出,来人,把这个江湖混混给我轰下台去。”

    奚婷连忙拦阻“别啊前辈,他这就开始了马上就开始了,前辈,你再给他次机会。”

    郑莹非常的生气“你没看到吗他满口胡言乱语腌臜不堪,天下江湖岂容他玩笑,绝非品行端正之人。”

    郑中意跳到擂台中间连推带搡的“滚滚滚,快下去吧敢上这打嘴架,纯粹的痞子无赖快下去吧。”

    刘成风怎么肯就此下台呢“别啊我这都准备好了要动手了,别现在让我下去啊,一躲二忍已经过去了该我还手了,哎你别推我啊。”

    郑中意一瞪眼“干嘛你还想跟我动手。”

    刘成风摇了摇头“不是,你又没招我。”

    没办法,看来是无力还击了错过了最佳时间,刘成风只得下了擂台,还遭到台下众人的哄笑,蒙泰茶卡,江白江墨也是不住的维护和众人理论,苗草关切的上下检查着成风哥的身体,有没有被打坏啊哥你疼吗。

    台上郑莹看了看僧道“怎么样两位前辈师傅,这样将刘一手轰下了台,莹儿我做的是否过分啊。”

    僧道尴尬地笑了笑“呵呵,你随意,你随意,一切听莹儿郡主的。”

    郑莹点了点头,对着台下高声说着“还有什么人,想挑战两位镖王的。”

    “我来,我来,我也想试试。”叫喊的倒是不少但是没有人跳上台,怎么说两位镖王也是十四榜单排行在末,而台下众人,榜单未列。

    郑莹笑了笑“都没有人上来吗。”

    台下有人就回应了“中意呢,莹儿郡主你的护卫还没有上。”

    郑莹回头看了看郑中意“这一次武林大会,富江王府意在出资,并无夺宝盗盟之意,上次寻妃王说在下想女人天下,若是中意出手,岂不落人把柄,所以就算中意要上,也要等到寻妃王出现,若他无话说,或许莹儿我要亲自上阵。”

    台下有人就又说了“想要寻妃王的嘴没有话说,我看不易,为何他此时还不出现呢,不会也失踪了吧被人掠去。”

    台下一阵哄笑,郑莹连忙伸手示意安静“最近武林灾难颇多我们就不要再乱说话了,当心应验,不管寻妃王到不到,今天这宝刀,这武林盟主,在不能耽搁了一盘散沙,我们要团结起来群攻群守,这擂台还要继续比下去。”

    “那就让南北镖王见个真章吧。”有人又出了主意。

    “可是他二人要打的话,一时半会还真结束不了。”有人又提出了反对。

    郑莹也为难的点了点头“这也确实,这恐怕台下能胜过南北镖王者,绝非多数,但若是他们两个在台上打起来,怕是又耽搁的太久,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适合的人选。”

    应该这个时候再没有人上来的话,郑莹就会抬出自己的身份,女人天下很可能就二次成为事实。

    见无人答话,郑莹转过身想着叫过自己忠实的护卫,可就在张开口话还没有讲出的时候,山门处传来一声狂笑“哈哈哈不晚不晚来得正好,幸好宝刀还未落入他人之手,看来这头功就是我的了。”

    众人连忙回头寻找,但只听声音忽远忽近,并未见到什么身影,再回过头来的时候,擂台上已站稳一壮汉,身着黑色的披风双臂环抱,斜头长发掩住前额,左右两腮一边一个金印的武字。

    郑莹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好快的身手啊这轻功罕见但有些眼熟,你是何人,何门何派,为何要擅闯大会。”

    金印脸转过身形看着郑莹“无门无派无姓无名,得刀自留名,但如若得不到,不提也罢,待会你就会知道了。”

    奚婷仔细地看了看“我怎么觉得,像是鹰枭门的郎霄,只是发型不对,脸上多了两个金印,小豹子你说对不对。”

    台下刘成风点了点头“身形轮廓,绝对是。”

    围观看客一下子乱了“他是武真教的,敢前来送死,快杀了他。”

    武凰姐妹也是非常的严厉,二人用手一指“郎霄,你好大胆,竟敢勾结倭人流寇。”

    提起此事郎霄也是十分生气,指了指脸上的金印“废话,凭我一己之力怎样得到饮血刀,只能借助外人之手,这不已经得到惩罚了吗脸上的两个金印,倒是你们两位门主,竟然与对手结拜,现在竟然落到这般田地,连鞋都跑丢了还在这里教训我,看你们回去怎么向教主交代。”

    郑莹当然也很生气了自己苦心经营的武林大会“好你个大胆狂徒,竟然敢找上门来,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中意。”

    两位镖王自告奋勇“慢,九郡主莫要着急,让我们先试试。”

    看来金昱虎何吉泰对饮血刀不说势在必得吧,可能没有那个本事,但真的是给予了很大的希望,二人心思颇重。

    郑莹点点头“那好吧,教训教训这个狂妄之辈。”

    两位镖王各自拿回兵器,相互看了一眼“金刀堂主,振远镖王,你先来还是我先来。”之所以二人还能扯闲篇,是听闻郎霄的功夫,并非败刀诡剑,而以鹰爪功擅长。

    郎霄非常不屑“还争什么争,你们两个一块上。”

    怎么说对方也是武真教的人,并且听闻这个郎霄能徒手拧掉人的头颅,人称断头枭,并且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怎能掉以轻心啊,一块上就一块上,这可是你说的可别怪我二人手下无情。

    于是金昱虎自左,喊了声风卷残云刀,然后一摆大环刀奔着郎霄就冲了过去。

    右边何吉泰也是翻江分水斧也向郎霄扑了过去。

    这二人一在上一在下,一卷残云刀横扫,一分水斧树劈,应该说完全封锁住了左右方向,你郎霄是徒手对长刃,就算你前后跑也未必躲闪的及。

    没想到郎霄并没有向前也并没有向后,而是跳向了金昱虎的左侧,喊了声“来的好,鹏展翅踏残云,顺背搭弓,”接着身子一蜷一纵,灵猴一般跃在了大环刀锋之上,待刀扫过后,右长臂脚底一摸,抓获刀背环向何吉泰就送了过去。

    要说呢也是临战经验的缺乏吧,金昱虎何吉泰乃是兵刃上的功夫,一刀一斧也是名声在外,但是徒手格斗的技巧就差多了,因为兵刃对打,尽量的是不靠近对方,刀剑不长眼以免伤到自己,没想到郎霄竟然敢在刀锋上抢时间,尤其嘴里说了一句顺背搭弓,哪里有后背啊我风卷残云刀这么低,你这是脚下牵弓为什么要说是背,不是鹰爪功吗干嘛用诡诈的打法,可是来不及细想金昱虎的刀已经奔向了何吉泰。

    郎霄的右臂长,且比左手大一圈,可以说力大无穷吧能手断头颅,金昱虎自然是抵挡不住了对方还是四两拨千斤,一个滚背功从自己身上滚了过去,然后还后胯顶了一下,不光刀,连金昱虎整个人也扑了过去,抢在了何吉泰的劈斧之前,吓得何吉泰连忙反攻为守,侧身躲闪一吸肚子,转斧头换斧背压兵刃双手横推,我挡,斧背挡在了刀镡之上把金昱虎截了下来,二人险些撞在了一起。

    只此一招,奚婷就看出来了现在的郎霄,今非昔比,应该说武功大有长进,看来武真教对他不光是惩罚,也加以强化。

    不光是奚婷,郑莹郑中意也都非常吃惊,怎么武真教的一个门下之徒,都这样厉害吗,这可比那个武凰姐妹,还有杀手此刻要厉害得多。

    其实厉害的不光是武功,应该说之前的郎霄吧武功和武凰门威武堂的两对门主不相上下,但是在一挑二的情况下,在九岭山都败之后呢良宵也不敢浪荡江湖,因为武真教的能力,躲到哪都不会有片刻的安宁,只能是返回和平山庄,路上呢正好遇到了外出屠杀的两位师傅,就是哼哈二将,也是早就知道了情形对于郎霄办事不利勾结倭寇,不但做出了惩罚,也给他用了鬼武王炼制的丹药,这丹药既是痛又是增,惩罚五脏六腑和肠胃,增的是气力和内功,然后呢败刀诡剑一时半会的学不来,就教了一些临战之计,用不了这两门功夫可以耍一些伎俩,就是胡说八道假装风魔了,也就有了顺背搭弓的话,和脚底牵弓的举动。

    这一回金昱虎何吉泰,再不敢轻敌了两人,一错眼神心领神会,看来要南北合一了一刀一斧合为一体,今天当真是遇到对手了我二人,也要好好卖卖力气,别让天下武林,看南北镖局的笑话,于是二人操刀挥斧又攻了过去,与郎霄打在了一处。

    真的是学聪明了金昱虎何吉泰,开始同功同守配合得还挺默契,没想到齐头并进比起两面夹击是毫不逊色,最主要是稳扎稳打一人掩护一人攻,你受挫我解救你若前突我辅助,郎霄也是十分厉害,闪展腾挪毫不费力,他的鹰爪功擒拿手也是十分了得,也就是一刀一斧紧紧相随,若是单打独斗的话,恐怕早就被他制住了兵器,但即便是以一挑二,功夫差距也是略有所显。

    三人打得十分激烈看得台下众人眼睛都直了,郑中意也是密切关注,郑莹更是有些担忧不由得就自言自语,其实也是说给僧道听的“想不到啊断头枭竟有如此武功,倘若再打下去,我看两位镖王,疲势毕现。”

    僧道长出了口气“一个郎霄倒还不算什么,我们所担心的,他应该不敢一个人独闯大会,难道说后边还跟着几个屠炫忠,看来今日恶战,不可避免啊又是一场生灵涂炭。”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