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36 冒险救援

136 冒险救援

作品:《明英荡寇志

    虹舞楼凡是收养救助女子,流浪逃荒要饭一些孩子,大多没有名字,就是有,一般都什么小苗麦穗的不够雅致,作为舞女来说不太合适,所以都会有一个艺名并且都姓奚。

    但如果是自己投身进来的,就是投奔,或者上门学艺,如果以前的名字不好,也会起一个艺名,但不一定姓奚,或者说还有离意者,艺有所成想离开虹舞楼的,也可以不姓奚。

    澈月呢最早是街头卖艺的,自小跟杂耍班子长大,班子散了之后被送给了戏班,赶上灾害戏班也散摊子了最后投奔了虹舞楼,有过一些锁骨软骨功,轻功尚可,刀马旦花拳绣腿,一些戏法也会变,真名不详,反正一直澈月澈月的叫着,现在也算是有了姓。

    应该说是个苦命的娃吧成长经历的丰富,这个女孩呢也是十分的机灵,所以被分到了清艺坊,只是加入虹舞楼的时间比较短,如果时间稍长些,混到领班是没问题的可以独当一面。

    当然,聪明并不是心机,只是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办法,陈傲娇也是有些眼光的所以会挑在身边。

    对于澈月的回答,宫雪一也是非常的满意,这个女孩比自己年龄小,聪明绝对胜过自己,

    澈月的回答也是非常巧妙,避开了于阳的逆反,这男人有些呆,就当他是块冰吧以后慢慢的融化,先抱住姐姐的大腿,即可以表明自己作为妹妹的身份地位,也让于阳无法拒绝。

    反正宫雪一对澈月的回答是非常的满意,自己可以说是个大家闺秀吧,相公于阳也是久居孤老峰,想要行走江湖,还真需要个有些机灵气的丫头,应该说主义会多一些。

    陈傲娇也点头赞成“嗯,不错,虽然澈月武功不高,但为人处事,一些经验还是有的,相信以后,不单是你们的福女,更能成为很好的帮手。”

    澈月有些依恋的看了眼陈傲娇,深施一礼“多谢舞凰堂主,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只能说这一句了,既然已经决定的事,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是离别,如果现在不谢,恐怕以后就没了机会,陈傲娇也是有些不舍“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以后,好自为之吧。”

    应该说奚娘奚花甚至连秦珍珍,都不难看出,凭着澈月的聪明,嫁给于阳做小是早晚的事,秦珍珍还好说一些,只是奚娘奚花,越看于阳越稀罕,像丈母娘看女婿一样,稀罕自然心急了,姐妹俩相互看了一眼,心领神会,何不锦上添花让好事来的更快一些。

    于是奚娘点了点头非常满意的说“那既然这样,虽不是妻妾吧,总算也是达成了美意,做姐妹倒也说得过去,我看这丫头也甚是伶俐,这样吧茶拜大典我们就算是一家人了。”

    澈月有些惊讶“怎么,楼主,您是说。”

    陈傲娇笑了“说什么说啊还不快去看茶。”

    “哎,”澈月高兴的答应了一声,连忙的跑出了房间,但是很快,托着茶盘上摆三盏茶杯又走进了房间,正坐前双膝下跪茶过头顶“这是白水清泉茶,女儿特意上梵净山采集,两位娘亲慢用。”

    奚娘奚花拿过茶杯抿了一下“以后,尊卑有序,侍主为恩,莫要丢了我们舞艺坊的脸面,但听说你有不贞不道,莫怪家法严厉。”

    澈月点了点头“娘亲教训的是,澈月谨记。”接着,又将茶盘托到了秦珍珍面前“请珍娘享用。”

    秦珍珍也接过茶抿了一下“今后若有难处,记得回艺坊求助。”

    澈月非常高兴“谢谢珍娘,孩儿谨记。”

    这就是三位母亲的心态,性格有所不同,奚娘奚花脑子里只有刘志,该怎么对男人有自己的一套理论,而秦珍珍的不同,她没有过男人,年少不经时只知道自己的恩人,而后呢是因为奚蕊奚婷让她恢复了正常女人的母爱。

    认澈月作为义女,应该说水姓姐妹也是用心良苦,她们感谢恩人的方式,欲送美色为于阳作伴,但是于阳不领情,现在身份的转变,你于阳要是娶了澈月,等同虹舞楼的女婿,水姓姐妹就是你坚强的后盾。

    于阳虽然心里也明白,但是也不好言谢,更不想被人误会有攀附之心,坐在一边莫不答声,只有宫雪一起身失礼“多谢诸位前辈用心良苦,我夫妻感激不尽。”

    奚娘微微一笑“不必多言,即定了人选,该是我们履行允诺的时候了,我们虹舞楼说出的话,吐口唾沫也要砸出坑,怎么样于阳爱婿,你还有何话讲。”

    于阳连连失礼“前辈口误,晚辈不敢。”

    奚花笑了起来“哈哈,等着你叫我们一声娘,那就要看澈月的本事了不要叫我们等太久。”

    于阳摇了摇头“都是娘子惹的祸,现在,该放我们出坊了吧。”

    秦珍珍非常的认真“澈月你听着,他们此去,是要赶往卧凤岭,武林大会高手云集,但是各帮派,都被困在了无相观,流人倭寇早就事先埋伏想要炸山,若欲解救难于登天,如此,澈月你可敢去。”

    于阳连忙答话“澈月姑娘,千万不可勉强啊,此去肯定凶多吉少。”

    澈月笑了笑“澈月不敢澈月胆小,但是随同恩人,澈月无惧生死。”

    一句话说的于阳连忙低下了头,极力地回避着姑娘辣的目光。

    秦珍珍非常高兴“好,那澈月你说,要什么随行陪嫁,这里是你的娘家,尽管开口。”

    澈月慢慢的收回深情的目光,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雕花枕头。”

    水姓姐妹有些意外“什么,枕头,我们没听错吧,澈月,你尽管狮子大开口。”

    澈月连忙改口“是啊雕花枕头,不合时宜啊卧凤岭之劫,那里比清艺坊大许多,雕花枕头是派不上什么用场,刚才在门前,那些倭寇逃走时所用的烟雾,我看那个还差不多。”

    “霹雳弹,这个我们没有,若是刘志在,烟雾可漫山遍野,澈月你大胆,竟敢强人所难。”

    澈月连忙摆手“不难不难,霹雳弹是烟雾阻碍视线,雕花枕头是鹅毛满天飞阻挡视线,我们只要找到阻碍视线的,甚至可以是白面灶灰,只要是粉尘就可以不光视线受阻,眼迷必有揉抹的动作,行动都会受到影响,我只想向娘家索要二斤面粉,轻纱薄纸裹制成数弹,它们有霹雳弹,我们有粉尘弹。”

    秦珍珍一听非常的高兴“好主意,既是飘粉之物定会对视线造成一定影响,丫头虽有些古灵精怪这办法到可一试,看来澈月,你还真的是于阳夫妻的福女啊。”

    澈月笑了笑“不求大有作为但求有生还之路,只是这办法有些淘气非高手所为,是否采纳,还要看大官人是否乐意。”说着,澈月的眼神又看向了于阳。

    于阳有些不好意思“倭寇忍者无所不用其极,对付这帮人也无所谓什么手段,只是,若觉得灶粉即可退敌,太过于轻巧了此事还是危险重重,何苦舍身范险呢。”

    澈月步步紧逼“所以说是逃生只用啊,白白送死非英雄所为,此法是澈月所想,要是大官人觉得澈月不便去,尽管不用罢了。”

    于阳不好推脱,看了看宫雪一“娘子做主吧,我听娘子的。”

    宫雪一象是有了主心骨一般非常的清楚“就冲你一句白白送死非英雄所为,雪一偏要带上你。”

    奚娘连忙吩咐“来人,快去准备面粉灶粉脂粉和辣椒粉,速制粉尘弹要亲测,越多越好。”

    奚花跟着补充“还有坊内所用防狼药,”说着,奚花又问秦珍珍“妹妹,你可还有奇痒粉,当年刘志曾用它戏弄僧道,这个时候正好有用。”

    就这样,艺坊上下又开始忙碌,灶粉面粉胭脂花粉辣椒粉找来许多,用非常薄的面纱或者是纸张轻裹,还当场实验要那种大小顺手,扔出去稍有磕碰粉雾飞扬,顿时间清艺坊内阁尘雾四起,经过了一些尝试,对于效果人们还是非常满意的,甚至连澈月也觉得超乎想象。

    还有清艺坊自用的防狼药,就是一些辣椒水辣椒面,用于涂抹的她们称之为透骨椒,是专门用来对付动手动脚的好色之徒,使用方法呢是用锡箔纸缠于腰间,再用抹过药水或者药粉的布带作为腰带,不过这种药,因为堂主的功夫,一般也是很少使用的。

    秦珍珍也拿出了几包奇痒粉,,分别交与了宫雪一和宮澈月作为防身之用。

    经过了一番准备之后三人就要上路了,秦珍珍和陈傲娇,打算一同前往。

    奚娘奚花有些犹豫,你们真的要去吗,这不是送死吗孩子们胡闹,你们怎么也失去了理智,珍珍你可是我们的姐妹啊。

    秦珍珍不以为然,就是啊怎么可以让孩子们送死呢,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你们是因为刘志才拿我当做姐妹,可是我却是因为孩子才和你们做了姐妹,婷儿被带走我已经很后悔了,现在,怎么能放任澈月鲁莽呢,我和婷儿这一路上得到了不少帮助,僧道,单寻妃,还有新认识的一些青年,都是有志之士让珍珍无比佩服,所以,我一定要跟她们去的。

    陈傲娇倒是有些自信,澈月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丫头聪明伶俐应该说有她在,危险可能会小一些,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应该说我们去,孩子们生还的几率更大一些,打不了还可以拦吗白白送死非英雄,请两位楼主应允。

    其实奚娘奚花也是前嫌阻碍,倭寇忍者竟然敢攻击我清艺坊,好生可恶,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倭寇见一个杀一个,但是众多武林帮派,以前对我们一对可怜姐妹并没有善待,想要把斩倭除寇和解救武林大会结合在一起,我们还放不下那个身段,既然你们一个说是为答谢通路,一个是为自己得意弟子,合情合理那你们就去吧,带上李虎黎豹可以帮你们多杀几个倭寇,但你们要记得,卧凤岭之危只可妙解不可强为,结果与否一定要速回艺坊,也好让我们姐妹能够早些放心。

    赵瑞希也想前往,但是被奚娘奚花拦下,你倒是有个合适的理由啊,人家是为了答谢同道和救助弟子,你有个什么原因,合情合理的话我们绝不阻拦,还有武凰姐妹,你们两个也老实一点,来人,给她们找两双新鞋。

    还真别说,尚红鸾和傅青鹅本打算请命跟随,话未出口就被堵了回去,一生气算了吧,鞋也甭找了,一天救不回奚婷好姐妹,我们就做一天的赤脚大侠。

    而赵瑞希,根本就不敢多说几句话,她和武凰姐妹的理由就只有奚婷一个,现在奚婷被武真教带走,这理由,自然就不成立了。

    于是告别众人之后,于阳几人就上了路,救人心切好在轻功尚可,个把时辰吧就到了卧凤岭山下,只问见山谷飘来淡淡火药味,难道已经炸山了吗,放眼望去,卧凤岭依然陡峭茂密,澈月仔细想了想安慰着大家“于大官人,雪一姐姐你们应该放心,我想倭寇,还没有炸山,应该一时半会吧他们也不会炸。”

    于阳有些奇怪“你怎么会知道,如何作此判断,这火药味又是因何而来。”

    澈月指了指卧凤岭山壁“山岭没有一点被毁坏的迹象,没有滚石也没见到有被砸断的树木,炸山谈何容易,岂能一点没有痕迹,我想他们应该是炸桥,凤凰山通向卧凤岭,有一道弓弦索桥,他们应该是把索桥给炸了所以山谷弥漫了火药味,二岭相望,应该是谈判的架势,倭寇的目的,在于饮血刀嗜血剑,杀戮,只是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

    于阳点了点头“澈月姑娘分析得有道理,想不到啊你竟如此心细,看来,,,”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谁都知道他后边要说什么。

    澈月非常的得意“现在知道带上我算是带对了吧。”

    于阳连忙摇摇头“我没有那样说,只是娘子喜欢,碰巧,碰巧,可是你为什么叫澈月这个名字,听上去好冷啊。”

    澈月撇了下嘴“我是个弃婴,听以前的杂耍班主说,拣到我的那一夜,寒风彻骨,连月亮都透着寒意,所以就叫了这个名字。”

    宫雪一有些吃惊“啊,原来妹妹你,身世这样可怜。”

    澈月不以为然“没有啊我遇到的人都挺好,只是他们的命都很苦,为生存而忙碌,但是风寒,总比心寒要好得多。”

    于阳干咳了一声“好了澈月姑娘,依你所见,我们该走哪条路。”

    澈月毫不犹豫“上凤凰山,应该倭寇,就埋伏在索桥桥头,上山采药时我去过那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