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19 合理犯罪

119 合理犯罪

作品:《明英荡寇志

    赵瑞希的舞蹈很,与在艺坊外跳的那一支好像是两种风格,乔乐忍不住就伸出了咸猪手,开始只是想摸摸手碰碰腰,后来竟然想接取面纱,一个面有残疾的人如何能受得了,直接的小舞娘拔出发簪就此进了乔乐的心口,可以说是一击必杀,乔乐当即倒地。

    下的一旁老鸨子连忙的就从桌后站了出来双手拍着膝盖“哎呀你干嘛呀我的小祖宗,怎么可以伤到客人呢乔爷,乔爷你醒醒。”说着就来到乔乐身旁转着圈的看了看。

    赵瑞希也不惊慌“谁叫他对我轻薄呢还想揭去面纱。”

    老鸨子晃了晃乔乐的身体“丫头啊你大祸了肯定要吃上官司,也不知道这主顾是什么身份,现在生意不好做啊乔爷,你快醒醒啊。”

    赵瑞希略有紧张“啊,要吃官司吗,妈妈你可千万不要对人说,我会武功啊不然麻烦大了。”

    “你还知道麻烦啊真是的。”老鸨子伸手到乔乐面前试了试鼻息,在试了试,这一下子可不得了两次确认,吓得她魂都飞了连忙起身惊呼“哎呀死人了了不得啊杀死人了。”

    接着老鸨子跑出了雅间,楼道上过往的嫖客妓女也都跟着乱作一团。

    刘成风早就有些坐不住了,听到楼上异动,第一个做出了反应,看我豹子纵,一下子起身就跳到了楼上,直接就冲往了包间,连身旁跑过的老鸨子都没有理会,他在意的是那个舞娘。

    蒙泰茶卡,江白江墨还有苗草,也都向楼上跑去,冲进艺坊的奚婷大声喊着“草儿姐,怎么回事。”

    事有凑巧吧奚婷和单寻妃还有黎豹还有于旺泽,也是大清早的就赶了过来,应该说只有这一次吧是一早就赶了过来,因为一方的性质,大多晚上人会多一些,并且清艺坊也是重中之重,都有可能会是乔乐要去的地方,所以这些人是两头跑,可以说一走进白玉坊的大厅,就听到了杀人的惊呼,然后刘成风的举动才吸引到他们,当然也要赶过去弄个明白了,但是这些人当中,单寻妃还是有脑子的一把拽住了老鸨子,只去现场是没有用的还要拽住了解情况的人。

    刘成风冲进包间之后,看到是乔乐躺在地上,心里松了口气,在看旁边失魂落魄的赵瑞希“仙子你没事吧,这怎么回事。”

    这样说话有些冷血,最起码现场有一条人命,还没有了解情况的时候,躺在地上的人是否就应该死,或者是罪不至死,仙子的称呼只是脱口而出,先问有没有事,再问怎么回事,显然情感在是非之上,当然在特定情境下,也只有这样问,也没有什么毛病,只是这个毛病,在刘成风的心里,他的心,在面前女子身上。

    赵瑞希惊慌地指了指地上的乔乐“他轻薄我,我杀了人吗好害怕啊。”

    “没事的没事的姑娘,是他该死你没有杀人。”刘成风的反应也是非常的快,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保护这姑娘,他查看着地上的乔乐。

    接着蒙泰茶卡,江氏兄弟也都冲进了房间,见此情景不由得大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姑娘你杀了人。”

    然后是奚婷黎豹也冲进了房间,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小豹子,你在干嘛。”

    要不怎么说刘成风反应快呢,抢在了赵瑞希前边“没有,是我杀的人,用姑娘的发簪。”说着他拔出了发簪攥在了手中“他咸猪手,轻薄姑娘,我一失手就把他给杀了。”

    奚婷非常的失望“小豹子,你。”

    这时候单寻妃揪着老鸨子也进了雅间,听到对话把老鸨子网众人面前一推“应该事情没那么简单吧,就凭你个野小子也敢杀人,还是让这老鸨子把事情说清楚吧。”

    作为老鸨子来说经历的事情应该也不少,虽然命案是第一次,打架斗殴的倒是没少遇到,一惯的作风吧就是自保,应该也是听见刘成风的话了吧灵机一动,连忙点头“对对对就是他杀的,怕我们家姑娘受辱临危出手,也是没有轻重,误伤,误伤,哎呀怎么这人就死了呢。”

    江白江墨非常生气“鸨子婆,你胡说什么,我们大哥才刚上来,是你先喊的人命。”

    蒙泰茶卡也很愤怒“再敢胡说小心你的贱命,他可是我们的金刀驸马。”

    这时候赵瑞希到十分冷静“你们都不要争了,人是我杀的,他咸猪手,要非礼我。”

    “不对,是我杀的。”刘成风还很坚持。

    苗草连忙去拽“哎呀成风哥,你胡说什么呀,我知道你是想为姑娘脱罪。”

    奚婷上前看了看尸体,哎呀,竟然现在才注意,这个人是乔乐,她高兴的笑着冲单寻妃“大叔你看这人是谁。”

    单寻妃也点点头“哈哈原来是他啊。”

    于旺泽连忙询问“怎么,你们认识,我想,应该去告诉叔叔吧让他来处理这事。”

    于旺泽的叔叔,就是县令于刚。

    单寻妃摆了摆手“他就是乔乐,先别忙着报案,给我是非王个机会看看能不能让这个案子,得到公平的解决,看来无相观的盛会,我们是非去不可了。”

    于旺泽点了点头“那好吧你先说说看,看现咱们在该怎么办。”

    单寻妃抱了下拳“多谢,”接着又问老鸨子“鸨婆,我看那丫头惊魂未定,个中原委,要你来说说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别给我装的一副怂样应该你所经历的,或者说对付这帮女儿们,残忍的事件不在少数。”

    “哎呀冤枉啊大老爷,我哪里见过什么风浪。”听单寻妃这样说,应该说老鸨子吧找到了努力的方向,看来这个人,算个负责人吧主事的,尤其于旺泽都没怎么反驳,这可是县令的侄子,他所认可的人,一定差不了。

    于是鸨子婆开始道委屈诉冤枉“哎呀我这艺坊啊飞来横祸啊真是的,怎么就来了这么一位爷啊,这几天听闻樊净山有什么武林大会,南来北往的有不少生客,为了和清艺坊争买卖吧我就在店门前搭鼓舞乐,瑞希可是我们这里的台柱子啊她的舞跳的特别好,希望能多招揽点买卖,可没想到被这位乔爷就看中了,非要我们瑞希伺候,可我们瑞希从来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可是乔爷不答应,说跳舞也可以他要在这里单独赏艺,没办法,我们只好答应啊这也不算太出格的要求,人家只说赏艺,对吧我们卖艺的哪能不从,谁想到跳着跳着,乔爷就不老实了,凑上来动手动脚的,之后竟然想摘下瑞希姑娘的面纱,一时失手残酿命案,真的是意外啊都没有反应过来,乔爷命就没了。”

    听此言奚婷看了看赵瑞希,怎么都觉得是印象中的脸,可就是想不起来,也不敢轻易断定,这也难怪人家小舞娘裹的太严实,就留下了双眼一缝,于是便问道“摘个面纱置人于死地,有这规矩吗你们白玉坊,和我们虹舞楼差不多。”

    单寻妃也跟着补问“就是啊你一口一个瑞希姑娘,这不像花名啊,再者,你刚说她卖艺不卖身,这在你们白玉坊有些优待啊你个做老鸨的,能忍受女儿这样,即便你能忍,敞开门做生意,还有不少客人能怎么只有今天,才会有这个乔乐想摘下她的面纱,这不合情节啊”

    老鸨子连忙做着解释“嘿,这您们可就不知道了妈妈我做生意,一向慈悲为怀善待这群女儿的,尤其是这位瑞希姑娘,她的舞艺绝伦真真的是我们这里台柱子啊从一开始就在这里干,元老级头牌啊没人能抵得过。”

    奚婷连忙追问一句“比我们虹舞楼的舞蹈还要好吗。”

    应该说这个时候吧,奚婷还把赵瑞希往她印象当中的那个人身上想,这对眼睛太像了,只是不敢确定,虹舞楼出身的人,对于面纱也是一种尊重,所以没有伸手取下来的念头。

    老鸨子连忙摆手“那可不敢,虹舞楼,名气太大了我到清艺坊看过,我们瑞希姑娘是两种舞风,当然也不可能有你们跳的好了,但是在我们白玉坊,首屈一指,也确实吸引了不少贵族公子哥,这面纱太神秘了当然谁都想摘下了,也是我们瑞希的命不好啊面有残疾,你们看她刘海齐眉也是有原因的,这丫头也没有眉毛,所以发际才留的这么长并且用胶粘住,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得以洁身自好卖艺而身不从,妈妈我也是心疼这丫头,所以一切都由着她。”

    这个鸨婆的话,当然是站在为自己开脱的立场,其二吗,她也确实是在为赵瑞希开脱,毕竟是自己的店内所发生的事情,责任越小越好,罪名越轻越好,而实际上赵瑞希能够不改名,不卖身,除了面有残疾是个主要原因,一身武艺不是太高吧,但是在风月场所,已经完全够用。

    单寻妃当然能区分这话里面水分多少了,妓院里美女多得是哪个风月场所,不得有几个头牌,面有残疾,确实会被冷处理,而舞艺精湛,也是招揽顾客的办法,就是倒地之人的伤口,一击毙命让他有些怀疑。

    奚婷忍不住说出了怀疑“可是我看乔乐的伤口,莫非瑞希姑娘练过武功吗。”

    瑞希欠身施礼“小女子并不会什么武功,他扑过来之后,我也是一时慌乱了根本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

    刘成风也想为姑娘开脱,于是也跟着说“那肯定的呀一个小姑娘,哪见过那种阵势,一时情急意识错乱,这都是有可能的啊,要我说咸猪手就应该受到惩罚,至于这命案吗,大不了我来顶罪。”

    赵瑞希倒还敢作敢当“不敢劳烦公子,一切,都是小女子的错,是我错手杀了他,你们抓我去见官吧。”

    这一回奚婷没有理会赵瑞希,而是走到刘成风面前胡乱地拍打着“我还没说你呢个野小子既然到了这里,为什么不去清艺坊,跑到白玉坊做什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好的不学坏的学你个花心大萝卜,我要替苗草好好管教你。”

    刘成风连忙后退“没有啊这里不是清艺坊吗,你不是也在这里吗,她的舞艺绝伦啊这也是对的上的,我们不是说好了在这里汇合的吗。”

    奚婷有些生气“哎呀长本事了,还跟我这胡搅蛮缠在这里狡辩,这里怎么可能是清艺坊呢差太多好不好。”

    苗草连忙拦阻“没有的婷儿姐姐,我们是看到这个人他品貌不端意图不轨才跟进来的,是怕赵姑娘受罪,草儿不用姐姐帮忙成风哥,草儿会照顾的。”

    “你,”奚婷有气没处撒“你就护着他吧没出息,现在护出人命来了这下好了,他还要替人家顶罪呢我看你怎么办。”

    江氏兄弟连忙劝解“没有啊两位姑娘,我们大哥,他是侠义之心,你们都不要乱该怎么做,我们大家想个主意,还是听大叔的吧。”

    蒙泰茶卡也看着单寻妃“就是啊大叔,咸猪手难道不该杀吗,大叔你说句话。”

    奚婷先是点了点头“没有啊你们杀的对杀的好,就算你们不杀,我也会要了他的狗命。”

    刘成风摸不着头脑“婷儿你这话我就搞不懂了。”

    在过去那个年代,只要有理,后果可以很严重,当然是否重及生命,也要有个强有力的理。

    单寻妃笑了笑“要说吗这个咸猪手确实该千人骂万人恨的主,但是否定为死罪这要看情况对待了,不过面前这个人,乔乐,他该死,因为牵扯到了一桩命案,陈年旧案,就是在这里,四年前还没有这个白玉坊的时候,一把大火终止了在建工程,罪魁祸首就是这个乔乐,受害人就是虹舞楼的一个舞女,婷儿说是她的亲姐姐叫奚蕊,但是她不相信多年以来一直在寻找着,同时也在寻找着仇家乔乐,这也是她们出行的目的之一,我曾经还想着要是婷儿真的撞见了乔乐会怎样,纯真善良的小丫头她能下的去手吗,真的要是首开杀戒,那我纯真侠的封号是不是就要换一换了。”

    奚婷摸了摸脑袋“哎,这个我还真没有想到啊,是啊我还没杀过人,不过为了姐姐,我想我可以做到,反正现在人已经死了,倒还省了事了你们去报官吧,乔乐就是我杀的,让官府来抓我吧。”

    一旁赵瑞希泣不成声“多谢,多谢诸位出手相助,瑞希感激不尽,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说着,噗通跪了下来。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