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明英荡寇志 > 134 刀剑夫妻

134 刀剑夫妻

        不顾一切地扑到师傅身边,已无半点生还可能,甚至没有留下一句话,只有惊讶和愤怒的双眼圆睁,任凭夫妻俩怎么叫喊,都已无济于事。

        宫雪一失魂落魄疯言疯语“相公啊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师傅。”说着她抄起宝刀冲向了村木丁一郎“你们是什么人,还我师傅命来。”

        怎么可能啊以她的功夫,和目前仇敌相差甚远,于阳怎么可能在看着亲人受难呢,连忙纵身跃起追向了自己的妻子。

        村木丁一郎见宫雪一直刀刺来,双手执武士刀迎面相挡,只听噹的一声两刀相撞宫雪一哪有那样大的力道,丁一郎也是用了巧劲想借势拨挡然后在挥刀劈砍,就在宫雪一有些拿不稳的时候,于阳左手也握住了刀柄将刀稳住,夫妻二人背对背臂贴臂一同用力向前刺去。

        对付个女人还可以,但是夫妻二人的力道,丁一郎实在吃不消,本想着是拨开兵刃,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架着刀往后退,接连退出了五六步还是没办法脱身,那既然拨不开兵刃还拨不开人吗,拨不动你拨我自己可以吧,丁一郎大怒的吼了一声巴嘎。

        然后用力一拨,自己借势往侧面一闪,算是躲开了利刃。气的也是哇呀呀大叫巴嘎,巴嘎巴嘎,混账王八。

        于阳定了定神“原来是忍者倭寇。”

        宫雪一非常的自责“相公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师傅。”

        于阳摇了摇头“我都看在眼里,师傅很了不起。”

        很快的丁一郎双手操刀正面劈砍又冲了过来,因为没有宝剑,于阳的剑在楼道上一个忍者后背插着,只能鸳鸯一刀了夫妻二人刀往上迎,架住了武士刀,同时于阳附身探地蝎尾脚向对方下路踢去,丁一郎也是非常的灵活,不管刀上力有多大,下路也不能不管啊那可是男人的关键,左后退一步右后退一步像个王八一样倒着走,于阳顺手握住妻子脚踝用力一推,全身倒地向对方挫去,脚后跟正挫到了对方的大脚趾,虽然不是木屐,但就像脚趾甲进了刺一样丁一郎后退了几步,握着脚不住的单腿跳,哎呀,以嘚巴嘎他妈嘚。

        恼羞成怒再次发动攻击,这一回丁一郎是双手操刀横砍,夫妻二人刀往侧迎,宫雪一右手在前于阳左手助力,格挡住刀的同时旋身向作横扫,同时右手在刀背上击了一掌叫做隔山打牛,这一掌,于阳是动用了内功,表里双重力,不光助力把对方的刀格走,气力直攻对方双臂把刀往下压,而他旋踢的左上,也正好暴露出来,丁一郎想要抽刀上挑但是被压住不放,没办法只得再度后退,虽然没有踢到吧但只觉面前风烈,于阳从刀上跃了过去已经是和妻子一样,二人右手握刀抖风直刺,丁一郎是连连的后退。

        接连两次进攻的失利让狂傲的丁一郎在不敢掉以轻心,被踹到了脚趾头,被迎面一扫抚到了发迹,等于是两次斗败,这和他之前的风格,出刀必见血已经少了两条命,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面前二人“你们滴,什么银。”

        “你爷爷,玄武门掌门于阳,刚才被你打死的是你祖宗。”

        “巴嘎我要跟你决斗。”

        “放马过来。”

        再次挥舞钢刀,三人战在了一处,但是从开始,孰强孰弱非常的明显。

        其实于阳的武功,虽然没有达到僧道的境界,应该和范荀等人差不多水平,就像莫不平瓦徒勒那样有自己的特点,因为这些人,不属于门派。

        尹天野是杀手杂学博学,所传授的武功呢也囊括了各大帮派,但是很难见各帮派的影子,因为学为己用,简化凝练了一些,教出来的徒弟也让人看不清章法。

        范荀是个捕快,经验老道也是学了很多功夫,尤其在擒拿卸骨反打法上十分的有经验,也是长期职业的需要吧。

        莫不平是快刀手,所学武功转为破解梨花枪,也是在各路刀法中找最刚猛的攻势总结了一套疯魔刀法。

        而瓦徒勒呢是因为捕猎打鸟对飞去来器研究的比较多,结合自己所学的功夫创了一套回旋刀法。

        其实要说起来僧道现在也让人看不清招法,两人已经是功夫人什么姿势啊套路啊已经完全变成了条件反射,不用去想不用去琢磨,到了一定的境界,都是无招胜有招。

        而村木丁一郎的功夫,七武士中传统的日本剑道,小具足武功柔道功夫是最高的,应该说和前田兵卫是一个等级,所以和于阳的功夫,应该也是差不多的。

        比如十次对打中二人应该互有胜负,只是于阳临战经验太少了,正好加上了一个宫雪一,不光是弥补了不足还略有优势,虽然两个人用一把刀,但传统日本套路也正好双手持刀比较多,有力必定灵敏受阻,可以说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打斗吧异常的激烈。

        于阳,与己方的宝刀为中心不住的上砸下踹左踢右扫,还不住的推刀背击刀侧保持力量上占据上风,毕竟对方双手持刀比较多,而丁一郎呢力量上没有优势,敏捷又稍稍逊色,免不了左挨一脚右挨一踹也是越打越生气,越打越恼火,尤其是迎面挨了一口唾沫,是宫雪一忍不住就啐了一口,这一下真的把怪兽就逼急了丁一郎一抹脸,哇呀呀怪叫都已经退出圈外了武士刀还不住的左劈右砍,巴嘎,巴嘎,气湿我了。

        很明显,夫妻二忍的鸳鸯一刀完胜,村木丁一郎定了定神,随手甩出一枚铁蒺藜大喊了一声“逐浪悬空斩。”

        不光使用了忍者的暗器,村木丁一郎还用处了鬼忍剑法,整个人打着转横扫过来到,双手操武士刀在前伞形旋转封锁住一定的角度。

        看对方来势汹汹,于阳连忙接过宝刀说了声“娘子,你退后。”然后纵深鱼跃“昆仑剑,鱼跃龙门,杀手悬金雷公斩。”

        想要正面挡住丁一郎的进攻是不可能的,刀在转也在颤,钢中带柔,挡出一刀旋来又一刀,所以于阳采取上路,刀往前一劈借力兵刃相撞高高跃起,然后空翻团身刀划对方腰际,丁一郎夜市连忙的抽手回刀前扑浪变侧扑浪,将对方兵刃隔开。

        如果说没有前面的夫妻二人并肩作战,那于阳应该输在经验之上,他与人打斗的机会相当少,只有送食物上山的义父安排的仆人,有时也会是宫雪一,路路杀招的机会就更别说了,也就是因为仇恨的驱使吧他才用的出狠招,也正好前边二打一做了铺垫,抗击丁一郎才能挥洒自如。

        但其实两人的功夫在那摆着呢,就是不相上下,虽无优劣之分但也是异常的激烈,数十招过后依然是难分难解。

        宫雪一把尹天野重扶到轮椅上,然后紧张的专注着二人对打,滚刀肉仇笑就有些先不住了看雪一貌美忍不住就想凑上前去,但回想刚才打斗,这女子也是通晓武功的,连忙挥手对其他蒙面人说“来呀,把她给我拿下。”

        这一句提醒不要紧,先把汉奸铲除再说,宫雪一奔着仇笑就去了,七八个忍者也连忙冲了过来匕首短刀,铁蒺藜透骨钉的一阵乱发,宫雪一一把抓住后退的仇笑以他肉身做盾,噗呲呲呲,仇笑身上已中了七八枚暗器疼得他连忙大喊“哎呀疼死我了快停手吧,我们观战,不要再打了,一战定输赢。”

        倭寇忍者们是不会为了一个汉奸去拼命的,还是密切观战吧因为武士道,村木丁一郎是武士出身崇尚公平对决,不屑于他人相帮,所以忍者们只是看着实在不行的时候再帮忙,不然的话丁一郎也会对同伴横加耳光雨的。

        “做梦,你个汉奸。”但是宫雪一怎么能够放手呢,汉奸可恶胜过倭寇,抬起手来就要一耳光。

        下的仇笑连忙缩脖“哎呀妈呀救我。”

        也因为是女儿身吧,不想放过对方,但出手耳光的举动,扇耳光根本要不了命的,更看到仇笑吓成那样子,连个耳光也扇不下去了,这举动有何意义呢,宫雪一并没有杀过人,应该现在还没有胆气要人命,但总要做点什么,她三窜两蹦,上楼道取回了插在忍者死尸上丈夫的宝剑。

        但是这一举动,对于阳来说影响非常大,流浪儿的出身对于亲人的概念,看得非常重要的,师傅已经不在了怎能再失去妻子,眼看着忍者们围向宫雪一,然后妻子的夺路而逃寻找宝剑,这举动让他十分揪心,一个大意丁一郎飞起一脚向于阳下路挑去,此时两兵刃正在相格之中,互相搅绕呢刀镡对刀镡,于阳转碗下压借力就想跳起双腿,没想到力量不足刀未压下横着被对方就推了一下,虽然没有被踢到,丁一郎顺势挑刀侧卷一刀就划中了于阳手臂,两寸来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仇笑一看忍不住教起号来“好,暴君真是好功夫快把这小子给宰了。”

        宫雪一闻声连忙转身“相公,”大叫了一声从楼道上飞跃下来挥剑直冲丁一郎,于阳也没看伤势,连忙的再度进攻挥刀直冲也杀向丁一郎,逼的丁一郎连连后退。

        仇笑连忙左呼右喊“二打一,岂有此理给我上,把他们给我拿下。”

        这一下于阳夫妻可就吃亏了,虽然手中都有兵器,但是十多个忍者合围其中,尤其忍者多暗器,这些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于阳的作战经验并不多,宫雪一更别说了刚才连个汉奸都杀不了,夫妻之间又相互惦念,左劈右挡的只能防着对方暗器,丁一郎又再度冲了过来,夫妻俩被逼的连连后退,躲闪不及宫雪一左臂就中了一根透骨钉。

        仇笑一看非常的高兴“哈哈这一回看你们两个,还往哪里跑,快上啊抓住他们。”

        忍者们步步紧逼,夫妻二人一路后退身子就靠到了房壁,正要决一死战身旁房门一开冲出一女子高喊着“姐妹们,清艺坊还有活着的没有保护好我们的恩人,与其一死,不如为恩人抢一条生路。”

        紧接着,一个绣花枕头扔了出去奔向了一个蒙面忍者,忍者连忙挥舞匕首,绣花枕头被挑破鹅毛满天飞。

        要说这个女子吗还是有些花拳绣腿的,但是选择的武器不对,扔的还是挺准的,但是绣花枕头能派上什么用处,主要是她的话,透着一股凛然。

        还有不少生还的姐妹,都是躲在房间床下桌后,但是外面的打斗舞女们的危险暂过吧,所以都趴在窗户向外看。

        如法炮制不少房间在向外胡乱的丢着东西,枕头,毛巾,被褥,绣花鞋茶杯茶碗,有的还冲出来靠的很近在扔,虽然没有什么力道吧但这些杂物,也让黑衣人们一番的忙碌,尤其仇笑还喊了一声“哎呀,臭婊子谁泼的开水。”

        “巴嘎,巴嘎呀撸。”村木丁一郎非常的生气,抬腿一扫接住一盏茶杯甩了出去,正中一个舞女的脑门侵入肌肤鲜血直流。

        于阳连忙大喊“姐妹们快跑啊不要管我们,倭贼,我要替师父报仇。”说着,挥刀就冲了过去。

        也就是这个时候,艺坊外一群女子喊道之声“妙舞行天下,江湖任逍遥,虹楼神仙处,仙姿下凡来,楼主驾到旗下第子出门相迎。”

        “楼主,”这时候带头冲出房间的那个女子非常的高兴“怎么是楼主不是坊主吗,太好了你们死定了。”

        众人都停止了打斗,仇笑非常的害怕“楼主是谁难道败刀诡剑,村木君我们快撤吧。”说完,转身就往外跑,还拉了一下丁一郎。

        原来仇笑也混到了郑莹府上做门客,是北口镇人,对于虹舞楼败刀诡剑也是听说过一些的,所以他会害怕,并且前田兵卫也吩咐过,这些忍者都不怎么熟悉中文,行动要以他的命令为主。

        丁一郎还有些不甘心,但是被仇笑也是拽向了门边,坊门敞开身后一群舞女开始大喊“师傅救我们他们是坏人。”

        可能是太意外了吧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滑竿上水姓姐妹一指坊前大喊“给我拿下。”

        李虎黎豹连忙就冲了过来,忍者们连忙抛出霹雳珠,十多个霹雳珠炸裂真的是好大一片烟雾,少顷才缓缓散去,黑衣人都已不见了踪影,只有仇笑撒丫子在跑。

        。

  https://www.myshu.org/11/11285/84698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