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16 残酷手段

116 残酷手段

作品:《明英荡寇志

    可以说是怒火中烧,听到了夺去姐姐生命的甜言蜜语,想不到今天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没有姐姐的前车之鉴,那现在的我,能抵挡这样的诱惑吗。

    想想当初为姐姐的事情而激动神驰,那种向往,真的让奚婷有些后怕,原来女人,或者说美人,与生俱来的身旁,就会有一种甜蜜的诱惑,真该要谢谢姐姐了替我挡过一劫。

    奚婷并没有把怒气显露脸上,只冷冷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显然,这并不是当初陷害姐姐的人,展鸿飞不可能有这样风流成性的弟子,并且当初那个花心郎,已经是知道奚蕊的身份,不可能同样的话在对她的亲妹妹说。

    于是奚婷一种冷艳的眼神,漫不经心地说“想不到啊你是昆仑龙门派的弟子,这样花心你师父知道吗。”

    贾兰生连忙辩解“冤枉啊婷儿,我怎么是花心呢,我说的是真的我是真心的,相信我。”

    奚婷点点头“可是武大郎,他被绿了啊你还要跟他争。”

    贾兰生不以为然“无所谓,我不奢求你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只要求你给我一个喜欢你的资格和权力,你有你的自由,而我,甘愿被你枷锁。”

    奚婷笑了“哈哈你这话贱的让人难以相信。”

    “对我就是贱,没办法,谁让这世上还有个名字,叫刘天择,但是我不认命。”

    奚婷又是点了点头“不错你这话很好听,不光是内容而且是声音,真的啊我现在才觉得,你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受风感冒时所说代谢鼻音,真的很好听啊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内容。”

    “不是你想要的内容,那你想要什么。”

    “想想徒勒尔娜吧,我虽然不知道她看上小豹子哪一点,但是跟我说过她择婿的标准,是要找一个顽强不能被任何人征服和打倒的人,包括尔娜他自己,我现在很欣赏她的这个标准应该,应该这才是真男人吧,而你,”奚婷白了贾兰生一眼“刚才说你的话太贱了你都无所谓,贱就是便宜,我不想要便宜货。”

    “没有啊我也不会被任何人征服和打倒,只有你啊婷儿,我甘愿被你征服。”

    奚婷摇了摇头“你是天外来的吗这么不接地气,你的这些说法,我怎么从没有听过啊你说你是龙九子,可据我所知,昆仑老九的雀屏公子,在外出寻找师傅的时候已经被害呢,莫非你来自地府不成。”

    贾兰生有些惊讶“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我这不,好好的吗就在你眼前站着呢。”

    原来陆豪陆道宽在返回队伍的时候,听闻介绍知道了队伍中多出了三个人,蒙泰,茶卡,和贾兰生,而昆仑龙门派确实有贾兰生这个人,也确实是九子老九,但据他所掌握的情报,龙九子只剩五人,其余四人包括老九,全部死于非命,并且也就是这几天才发生的事。

    但是陆道宽并没有声张,而是悄悄地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奚婷,原因呢就是陆道宽所知道的事,全部是吕千娇相告,所以他也吃不准是真是假,希望小姑娘自己有个提防。

    可以说这一路上吧奚婷这个紧张啊,与个不明身份的男人同乘一辆车,小丫头初出江湖哪知道人心险恶啊,虽然武艺高强也不免有些紧张,没玩过心眼的人却要苦思冥想,该怎样核实贾兰生的身份呢,最好是能让他自己露出破绽。

    听到对方狡辩,奚婷大怒“还不肯承认吗贾兰生死于龙炎真气,快说你是谁,还有那套骗人的甜言蜜语,还对什么人说过。”

    贾兰生哈哈大笑,但是声音一反常态,有些尖锐刺耳“哈哈哈丫头,你真的好有趣啊让哥对你都有些忍不住,忍不住有些动了心了,难道你不知道吗我是谁,先前就已经有两次交道。”

    奚婷有些纳闷“你的声音怎么变了太可怕了,怎么有点女子的味道,你是忍者,”

    贾兰生扇子一抖“人称男装丽人,舞腾碧。”

    奚婷更加的惊讶“哎呀这怎么可能,我竟然被一个女人调戏,太可气了,可是你,你怎么会是女人呢你的这里,”说着奚婷指了指对方的胸部,自己又挺了挺身。

    舞腾碧低头看了一下,连忙双手护住胸部“丫头,你管不着,我想做男人可以吗怎么我现在不是男人吗,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指指点点,既然被你识破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丫头,交出饮血刀,或者你的人跟我走。”

    这就是舞腾碧的悲哀了在七忍者武士中,有两个反串,西条英姬是男儿身,却是天阉缺物,舞腾碧是女儿身,但是长平身姿,应该说是倍受屈辱之处吧这两个人的顽强,已经是扭曲的顽强,西条英姬好男色,舞腾碧却经常的出入花街柳巷。

    当然对于奚婷,舞腾碧并不是兴趣而是任务,这个任务吗就是饮血刀其一,败刀诡剑其二。

    一开始只是奔着饮血刀才一路的设下埋伏,这是总任务也是必须的唯一,和前田兵卫分手的时候呢有接受了第二重指令,这个前田安总管始终对败刀诡剑有所顾忌,所以就多加了一项,不说能偷师学艺吧,如果能找出败刀法诡剑式的破绽,或者破解之法那就更好了,而随着情况的相应变化呢,这个任务的期限也不断的延长,就这样一直延续到了梵净山下,而真正让舞腾碧动心的,就是奚婷的舞蹈,真是让女人看了也由衷地赞叹,所以她觉得,我们需要得到的不光是一把刀,这个婷儿丫头也是一宝。

    奚婷气得直跺脚“太可恶了扮作女人诱惑小豹子不说,现在有装成男人对我产生邪念,非铲除了你们这些乌七八糟的蚊虫,刀来。”

    说着奚婷手往空中一举,远处黎豹顺出长刀飞了过去,叔侄已经是长期的默契了口令一出刀已在手,但却不是饮血刀,武林中人纷纷奔着宝刀赶来了梵净山,所以那宝贝不便带在身上,而是一把普通的佩刀。

    舞腾碧自知功夫不敌,对方可是败刀诡剑的高手,没有防备自己的身份败露,肯定也不会预先准备了,这空旷之地,金木水火土遁都无计可施,放个霹雳珠吧那东西只是一道烟幕,周围没有可躲藏之处也是不好脱身,而自己的勾手臂刀也不在身上,一时之间不免有些紧张,不是没有臂刀吗左手竟然也摸向了右腕,嘴里还喊了声“看我飞天银针,天罗地网。”

    奚婷横刀在侧忍不住提醒对方“啊对呀,我忘了你的银针,不过你好像也忘了,你现在是用扇不用刀,看今天你能如何逃脱。”说着,挺刀就冲了过去。

    舞腾碧连忙抛出霹雳珠“看暗器。”

    顿时烟雾四起,奚婷停下了身,绕着烟雾查看,这是黎豹喊了一声“在那里。”说着便向另一侧追去,奚婷也连忙跟了上去“还跟我这耍鬼把戏,看你今天往哪里跑。”

    原来霹雳珠,或者闪光爆,就只是烟雾和耀眼的光影,借助迷惑对方的刹那,借着就近的隐蔽物逃走,但是四周空旷连个草坑都没有,所以舞腾碧无所遁形,没办法只能转身应战,但是见到追过来的黎豹,居然也是使的双刀,急中生智吧舞腾碧喊了一声“你敢用败刀诡剑,奚婷在这里,来人啊她有饮血刀。”

    奚婷的武功,当然要高出对方许多了,真若是以败刀法诡剑式应对的话,可能七武士成员都无法胜出,虽然鬼忍剑法也是非常厉害的功夫,但是这种剑法最高的两个人,目前来说是前田兵卫吧斗战心理上,是有很大缺陷的。

    可是一听到对方这样威胁,虽然四周没人,奚婷也是有些担心,还是谨慎为妙吧她扔掉手里的刀,一步步走向对方“真是想不到啊你还是很狡猾的,和其奸诈啊敢拿身份来威胁我,那我现在徒手对决你的什么威胁,就不存在了吧,以为这样就能逃脱吗啊,束手就擒吧。”

    说着,两个人打斗在一起,舞腾碧兵器扇左右挥舞,奚婷以掌带刀以指带剑,并且是反用败刀诡剑,没有兵器在手反而打得更加勇猛自如,都用不着黎豹插手,很快的舞腾碧颓势已现,被一招敲山震虎然后是隔山打炮,龙炎真气伤在了左膝,立马的舞腾碧就坐在了地上。

    奚婷笑了笑走上前去“就你这点功夫也想占本姑娘的便宜,看看你还有何话说。”

    舞腾碧连连摆手“你等等,先别过来,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再说了这一路上,不都是我装做男人为你心里解压吗,无冤无仇的你真下的去手,别忘了你叫纯真侠。”

    奚婷点了点头“对,你说得对,我本就没打算杀你,但是你说出的那番话,什么多情武大郎不怕戴绿帽,死而无憾之类的这些话,骗过了多少女孩,能容你在胡言乱语下去吗还有你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我要毁了你的声音,让你有话说不出。”

    舞腾碧喘了口大气,应该说是松了口气吧但是接下来的紧张,如果以后不能在花街柳巷勾三搭四的,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要了我的声音,不等于拿去了性命一般,反正左右是一死她心一横,竟然张口大笑“哈哈哈还以为纯真侠有什么不同,一样的何其歹毒啊这种手段都使得出,你还不如把我杀了呢干嘛要活着受辱,来吧。”说完,还闭上了眼睛。

    如果是耍无赖,那奚婷有可能下的去手,但是对方的举动,也是让她有些意外“哈哈没想到,你还真不怕死,冲你这份胆气,那不如我就保全你的声音,但是你要告诉我,那些话是从哪里听来的。”

    舞腾碧抬头看了一眼对方“什么话,要杀就杀,何必问那么多话。”

    “就是多情武大郎那些话,告诉我是谁说的,我便可以饶你性命。”

    舞腾碧也不多想“你以为,我是贪生怕死之辈,那话就是我说的。”

    如果说姐姐相中的是一个女人,这个奚婷是完全不能够相信的“你不说是不是,那我就要毁了你的声音了让你永远也说不出。”说着,奚婷运掌发功,钩手伸向了舞腾碧的脖子“你可看好了,很快,你就再也不能说话了我要诊断你的喉带。”

    舞腾碧眼盯着奚婷的手,看着柔弱无骨的芊芊玉手即将变成杀人利器,就在靠近喉咙的那一刹那,终于忍不住了她一把撩开“你等一等,我若说出是谁,你肯放我走,会保全我的声音。”

    奚婷抽回了手“你终于肯说了。”

    舞腾碧也是有所不值“我何苦为一个汉人保守秘密,和他又没有交情,那么好吧我告诉你,他叫乔乐。”

    这个名字有印象,奚婷想了想“乔乐,戎马阁叛徒乔远光之子,你怎么和他会有联系,这话是真的嘛。”

    舞腾碧连连地点头“我为何要骗你啊你可以想想,同为女人我哪里来的什么寻花问柳之术啊,就是在花街柳巷听到了他的这番言语,他哄骗妓女说不在乎出身,并假意赎身时就是说的这样一番话,为的是让对方更好地伺候他还给他拿些珠宝首饰的,可以说每次都不是空手而归,那些珠宝首饰的等于白嫖还有得赚,并且每一一次他都是找头牌当红的妓女,有一次正好被我听见,在武林大会上他上台讲话,我才知道这个人叫乔乐。”

    “想不到他是这样一个人,居然是白嫖之人,”奚婷连连地点头“那既然我知道谁是仇家了,乔乐你的死期,不远了。”

    舞腾碧偷偷看着满脸怒气的奚婷“那既然我告诉了你,现在,我可以走了。”说着扶着膝盖起身就要走。

    “等一下,”奚婷叫住了对方。

    舞腾碧十分生气“你说过要放过我的,并且保全我的声音。”

    奚婷点头应允“对啊没错啊,我是不会再要你的声音,但是你这装扮,忍者时长腿短裙女子装,露脸时又是男人打扮,怎么说我们也算认识了怕下次不好分辨,在缺了礼数连个招呼都不打,这样吧,豹叔,给她脸上留个记号,让她不能再欺骗任何人。”

    “好嘞,”黎豹过来左手一搂舞腾碧的脖子,右手拿着长刀在舞腾碧脑门上天目之位留下了一个女子。

    舞腾碧哪里肯依啊双手不住的乱摆“哎呀不要啊,这样出去,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是姐姐的仇恨驱使,作为姐妹,我必须要为她报仇,你不要乱动,乱动会扎瞎了双眼。”

    怕笔道太细伤口愈合,黎豹还用的是楷书,写完之后回过头问了问“怎么样小姐,这下子男女即可区分,亏得是男女标识,要是太复杂的字我还不会写。”

    奚婷笑了笑“好啊豹叔,识字不多但写的挺标准,不错不错。”

    舞腾碧十分的生气“好啊你们两个,竟然在我头上刺字,奚婷你个臭丫头,你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善良纯真。”

    “纯真被男人骗,善良被女人欺,连你都想打我的主义,纯真善良,又有何用。”

    舞腾碧悲哀地摇摇头“同为女人我却无女子姿态,男装倒还可以让我找回些自信,婷丫头,你这等手段对我,太残忍了。”说完,舞腾碧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看着对方落寞的背景远去,奚婷长出了口气“豹叔,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是之前的你太善良了,不要想太多了小姐。”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