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11 相生相克

111 相生相克

作品:《明英荡寇志

    阿布托主动请缨“岳丈师尊,这一战,弟子愿意代劳。”

    应该说好久没有卖力气了吧瓦徒勒鼻洼鬓角上,竟然冒出了汗,身为第一高手门下又有十二个徒弟,所以平日里除了练功就没有什么大的举动,但是练功与打斗就不同了,应该拳击赛制三分钟一回合而台下每日苦练数小时,就是相同的道理。

    当然了,刘成风的速度和皮厚,也是让老人家感到累的原因。

    阿布托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想代替参战。

    “可对方用的是饮血刀。”瓦徒勒有些担忧。

    阿布托点了点头“岳丈放心,我小心应对就是,不管是饮血刀还是嗜血剑,我们回旋刀法无惧败刀诡剑。”

    徒勒尔娜也想抢战“阿爹,让我来吧。”

    黎豹一看双手抱拳“在下愿意出战。”

    单寻妃一挥手“好了好了,打群架嘛我们都是高手,一对一叫比武二对二是群殴,不和身份,反正我们只是比武点到为止不会有什么大的伤害,是吧徒勒兄咱们都听徒勒前辈的,你说怎么办。”

    瓦徒勒点头微笑“群殴吧,什么点到为止不服不休,寻妃王,算你还知道身份无信之人还想在这里主持大局吗,我偏不按照你的意思办。”

    单寻妃撇了下嘴“老人家你太记仇了,都听到了吗徒勒兄说群殴,你们谁想打就打吧按照前辈的意思办。”

    这里呢应该说各有各的目的,奚婷在这次真的是想替刘成风出头,阿布托是看到老丈人劳累,徒勒尔娜是想和奚婷抢风头,证明自己的实力,黎豹是怕主子有什么闪失。

    阿布托摆了摆手“算了吧妹妹我一人独战,妹妹你先歇息,平干戈不为争胜负,姐夫自有分寸何必闹得那么乱呢,你还是,去看看成风的伤吧他被岳丈打得不轻。”

    也就是利用刘成风分散尔娜的注意,再看成风屁股后边,跟过堂挨过板子似的血都粘住了衣服,尔娜拿出跌打损伤药想过去,但被苗草挡在身前“不能让你过去,你身上有忠情蛊。”

    “对,一定要看好她啊别让她靠近小豹子。”奚婷也嘱咐了一句,然后把黎豹也劝下“豹叔,你也先休息,我们不能以多取胜。”

    然后,奚婷和阿托布下到了场中,败刀诡剑对回旋刀法,一场酣战又在上演。

    奚婷还是很有礼貌的“你要小心了饮血刀刀风也可杀人,我尽量不用内功。”

    阿布托也是非常的正直“在下一定谨慎,纯真侠也不容马虎回旋刀专克败刀诡剑。”

    这两人说的一点也不假,饮血刀刀锋凌厉,若是快攻的话刀带风,刃气也可伤人,应该说众所周知吧但是另一点,回旋刀法克败刀诡剑,只有瓦徒勒和部分弟子知道,其中就包括阿布托和徒勒尔娜,所以他们无所畏惧。

    败刀诡剑从未在江湖完整出现,为什么瓦徒勒能有如此把握呢,还是在二十多年前挑战清音阁,妙音师太亲口所言,当初的挑战虽然是恶斗吧但无伤和气,比斗之后吧对于武功两方也是多有参研。

    回旋刀法虽然不是什么最上乘武功,应该说世间没有什么最上乘的功夫,只有不断研究创新的人,但是按照其特点,败刀法诡剑式是兵法刀诡法剑,练的是败中取胜和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的欺诈取胜,都是诱人上当的功夫,而回旋刀法是出刀不出人,你败我不追兵刃飞去来,即便你指东打西我只是兵刃脱手人却上不了你的当,所以说回旋刀法对于别的功法胜负难料,但是对于败刀诡剑,应该十战七八胜吧,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当然这些奚婷并不知道,按照自己的打法首先假攻,看刀,螳螂捕蝉黄雀来争,纵身一跃单刀直入扑向了阿布托。

    阿布托顺出两把战镰,来的好,手中乾坤屏风门,横扫凋零掌中风,一手持刀在前掌中回旋,当然要顺着对方的刀背往下压,应该说也是谨慎在先吧因为饮血刀的刃气,用旋转的战镰化解,不敢正面迎挡而是从刀背从刀侧,比较明显的防守招式。

    两把战镰呢也是特殊制造,握柄尾端有环可以带在手掌,若是想抛出回旋刀只需挑动握柄处的机关,环链从握柄中脱落即可出手,这个握环呢就是为掌中回旋比较方便,无需运功抖动手腕即可。

    奚婷一看对方战镰若盾在面前回旋,一个反手挑刀刀刃冲上,让你看看削铁如泥,阿布托连忙退了一步右手抽,左手自下而上战镰向对方的刀侧勾去,看我下手风,刀是两扇门上下自如风。

    奚婷三挑两挑三次两次,都无法突破对方的战镰盾,小丫头有些着急边打,就一边讲起了条件,哥哥,功夫好高啊你能不能让让我,败个一两招的让我们好近早上路。

    阿布托也边打边回应,妹妹,淘气侠啊你的刀风好厉害,我也想让你啊可是实力不允许,我是师傅的大弟子不能不争气吧,再说这才刚打还哪没到哪呢我的身份,也不容许啊旁边还有小姨子在看。

    奚婷非常的生气,噷,以为我打不过你吗我只是不愿意耽误时间,看我诡剑式,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这是指东打西的方法,虽然没有特定的化解招式但是阿布托,一直是夹着小心呢谨慎应对,都不用你指东打西我一直两手都有防备,看我左右逢源搂草打兔,左手防项庄右手护沛公。

    两人一边打一遍斗嘴一时间,也是难分胜负,观战中苗草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她还是比较惦记刘成风,走到面前成风哥,让我看看你的伤。

    刘成风连忙摆手,不雅之处男女授受不亲,不看也罢。

    尔娜也非常心疼一旁就开始埋怨,阿爹你下手忒狠了把人家屁股,都给打烂了吧草儿姑娘,我这里真的有创伤药,你看这不两瓶吗绿色的药丸是蛊药,白色的药水是创伤药,不信你看啊我们苗疆创伤药有奇效,用了会好得比较快。

    说着尔娜拿出了两个药瓶,苗草当然想刘成风好的快了伸手就要去接,刘成风一把拽住,不要接,咱不用她的药,有这样老丈人女儿还想嫁得出去,我刘成风就算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娶,哎呦我疼。

    苗草连忙缩回了手去搀刘成风,成风哥你不会一辈子的光棍的,不是已经有草儿了吗。

    对,我有草儿,反正咱不娶她。

    瓦徒勒笑了笑,哈哈你个臭小子还敢生我气,这事情还没有完看来你还有些不服啊,干嘛找别人代替来来来我们继续打。

    刘成风连忙摆手,不不不不不前辈你不累,那我还疼呢先看他们,看他们两个打完容我先缓缓。

    这时候对打二人奚婷终于抓住了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就是合情合理的败走了,因为阿布托一直是退让,掌握了节奏之后才转守为攻,一对战镰压刀头打刀侧追的奚婷甚至抽刀都来不及,小丫头也是仗着宝刀锋利,一反腕一抖腕只要我刃不脱手虽然是节节败退,就总有反扑的机会,看对方步步紧逼猛然间,奚婷一个抽手向后纵身跃起空中转身想要跳出圈外,败的也是十分逼真

    其实奚婷的武功,应该说和单寻妃差不多吧但是有饮血刀在手,可以力敌榜单之四,也就是昆仑黄山九华山和梁山打虎女将,而阿布托的武功就应该是这榜单排行在四的级别,就是说和奚婷的差距就在一把饮血刀上,单从兵刃来说阿布托的战镰就是个镰刀的形状,并且刀柄的机关使操刀者可以伸缩自如轻易的掌中回旋,功夫上稍稍胜出一点打斗的久了自然会分出胜负。

    但是败刀诡剑和回旋刀法就不一样了,只要不使出败法诡法,对方不打出回旋刀,并不会马上见分晓。

    然而奚婷并不知情,之所以退她就是准备败中取胜了,先是倒着跳开然后转身逃离,看上去十分狼狈的样子一般人也都会误解,实际上她已经做好了团身折回的准备,只要对风的兵刃攻过来,她就会借力向后翻来个燕子抄水。

    没想到阿布托并没有追过去而是战镰出手,第一次打出了抛手回旋,先是右,再是左。

    奚婷感觉对方刀出连忙挺身向后纵越,团身半空了想要借助对方兵刃之时,才发觉回旋刀不是来自后方,而是侧后方,不管是来自哪吧借力反攻,于是用刀背杵向了旋转的战镰,只听砰地一声火星四溅战镰向下坠了一下,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弧度继续向回飞,这等于踩上一脚塌陷了下去奚婷的刀踩空,所借之力当然不足了奚婷的纵跳就不是太高,没想到自己的落点正好第二把战镰回旋而至,此时的奚婷正在空翻之中对于快速而至的战镰正好是个盲点,并且这战镰也不是主后方而来,是带有弧度的就更无法预料了。

    看的刘成风连忙大喊了一声“小心,不可落。”

    话音未落苗草的反应更快,碧玉弓半张弹射,嗖的一声一支冷箭飞了出去,只听啪地一声,迎在轨迹之上奚婷下落之前,把战镰拦下。

    这一举动应该说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惊讶,连瓦徒勒都打量了一下身边瘦弱的丫头“姑娘,弓法不赖啊。”

    徒勒尔娜也很震惊“想不到一个文弱姑娘,能打下我姐夫的战镰,成风哥身边都是能人啊。”

    刘成风也点了点头“草儿,你真好。”

    苗草摇了摇头“没有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出了手。”

    此时奚婷落下并没有够到阿布托,便回身谢了一句“不管怎样,草儿,我们是姐妹。”

    黎豹拔出双枪“丫头,看来这小子功夫不弱啊我来帮你。”说着,纵身跃入了场上。

    徒勒尔娜也抽出双刀“姐夫,我来帮你。”

    就这样,四个人打在了一起。

    瓦徒勒笑了笑“看吧,还得是群殴来的快。”

    单寻妃非常的纳闷“原来以为败刀诡剑天下无敌,怎么在回旋刀法面前,全无优势。”

    瓦徒勒不以为然“哈哈你可知回旋刀法,就是败刀诡剑的克星。”

    单寻妃点点头“有那么点意思,徒勒兄你是早就知道对不对。”

    “那你知道回旋刀法的克星吗,”瓦徒勒说出了实情“当年挑战清音阁的时候,得知白莲教武功,也就是唐赛尔所留的密匣武籍,是一套非常完整的功法,包括轻功内功养生功还有套路就是败刀法诡剑式,但是这套路被屠炫忠偷了去,唯恐祸害武林清音阁几代人就一起参研烈女剑法,想找到一种克制败刀诡剑的功法,但当时还未成熟,应该说以我的本领吧能够战胜董梅香,但是对方所脸的是化音玄冥盾,促使这不成熟的剑法就像道屏风一般,竟然把我的回旋刀逼平,妙音师太坦言是和在功法而非套路,但也事有巧合吧正因为她们没有了完整的败刀诡剑法,才能打成平局,因为兵法刀诡法剑,骗人骗不了刃,一切皆属天意。”

    单寻妃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妙音师太深藏不露武功深不可测,看情形也的确如此,婷儿丫头不败不诈,阿布托就不出回旋刀,而刀出回旋必是杀招,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那化音玄冥盾是隔气之法,也正好阻隔了刀打回旋,防守毫无纰漏。”

    瓦徒勒点点头“不错,世间之大功法之多都各有所长,能战胜回旋刀的也不止一种,其中之一就是化音玄冥盾,据了解董梅香红拂一抖阻隔唐门姐妹花的暗器,也是借助了功法才能取胜,轻轻一扫银针无力纷纷打落在地。”

    单寻妃顿觉不妙“那还打什么啊你拿个克星跟我们来斗,老人家好狡猾啊兵法诡法不如人心险恶,快叫他们停下就别打了。”

    已经来不及了,就在两位前辈商讨武功的时候,场上黎豹更快的使出了落败之势,殊不知回旋刀法更胜乱中取势,阿布托和徒勒尔娜瞅准机会,双双打出了回旋之法,一把战镰一把螳螂刀像两个大月牙,一横扫一竖切奔着黎豹就追了过去,有过第一次的失败奚婷不敢怠慢,连忙向黎豹身后护去嘴里还喊着“豹叔,不要回头。”

    说着,单刀一武只听噹的一声,斩中了横飞过来的螳螂刀,饮血刀真的是削铁如泥,刀过即断,螳螂刀化作两节继续飞向奚婷,距离太近并且已经是错过刀锋,根本来不及反应,而此时阿布托的战镰也由上而下竖切过来。

    “小心啊急成风,灵猿通臂龙在田,”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