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23 今日成风

123 今日成风

作品:《明英荡寇志

    真的是群情激愤,看到几个小丫头孤立无援,僧道也是有些稀罕吧这些丫头,于是便上前打圆场平息众愤。

    老不尊举起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安静“诸位诸位大家先不要乱,能否容我们僧道二人说两句啊这样乱吵,也没有什么作用,想挑战饮血刀败刀诡剑的,尽可以上台啊。”

    众人都消弱了声音,终于会场又安静了下来,还是身后郑莹先说了话“那既然让我们挑战败刀诡剑,僧道你们二位夹在中间,难道是和我们对立不成,要与魔教妖人站在一起。”

    六不敬笑了笑回过头说“莹儿郡主不要把话说得那么严重吗,僧道并没有想与江湖武林对立,只是觉得我们众多门派对几个小丫头这样嚣张,有份也绝非正义所为,都是前辈高人啊有什么事该先了解清楚,僧道惭愧虚长了几岁自觉修行多年也是看出了一些道理,我二人被称作老不尊和六不敬,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参佛不礼道,唯敬仁心世间正气,尊崇的是正义之道,也正是由对人心的参研吧领悟颇多,前人有云正邪只在一念间,一年可成佛一念可成魔,所以善恶在人心并非什么武真教或者江湖正派,魔教中或许也有仁义之士呢。”

    郑莹冷笑了笑“照你这说法,魔教中不乏心慈面善的好人了,这两个丫头可是搅乱武林大会的人,上一次她们就是为了抢夺鱼鳞残刃剑而来,所作所为,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奚婷连忙站出身来“可到最后她们并没有抢夺到鱼鳞残刃剑,根本就是一把废铜烂铁毁在了我的饮血刀下。”

    郑莹点点头“所以今日大会有向你借刀之意,这个应该你心里清楚的很刚才你也说了,宝器能者得之,这应该不算我们欺负你吧。”

    奚婷毕竟年轻,心机还不够深,本想着为姐妹出面主持公道,还没说几句就让郑莹把饮血刀和武真教区分开来,到现在借刀合情合理,而武凰姐妹的危难,并没有解除,索性我就跟你耍赖了想借刀可以,两位姐姐就是我的条件。

    想到这奚婷挥了下手“想借刀可以但是家传宝物,是非不分者不可得。”

    郑莹连连点头“怎么又加上了一条是非不分,是想为你的两位姐姐脱罪吧,正邪不分即是非不分,想要你的两位姐姐安然无事,必须拿出足够的理由。”

    奚婷挠了挠头“这个嘛,刚僧道两位前辈说了,正邪只在一念间,魔教并非都是坏人,如果我们铲除魔教连三朝未满的婴儿都不放过,那我们才是变成了十足的杀人恶魔,所以说不可一概而论要看有没有恶性,两位姐姐我想问问你们,上次武林大会之后,你们都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尚红鸾理直气壮“因与妹妹结拜,回去之后被教内谋士判定触犯门规,禁足押入牢中,一直是牢狱生活。”

    傅青鹅也接上一句“随后为调查神武堂弟子与魔教勾结一事,将功补过吧我二人赶往了九岭山,没想到与妹妹分手之后就中了暗算,被捉去关押起来,身处何地一无所知。”

    奚婷满意的点点头“也就是说昆仑派,黄山派,九华山和聚义山庄的血案,两位姐姐并未参加。”

    武凰姐妹摇了摇头“一概不知。”

    奚婷非常的高兴“这就对了,看来魔教中并非都是大奸大恶之人,就好像武林正派也有败类人渣,刚才所述乔乐的品行,久居富江王府应该前辈对他的所作所为,多少有点察觉吧这可是非常特殊的门客父子,自古正邪不两立是正义与邪恶,并非一教一派,既然武凰门两位门主并没有参与屠杀武林的行动,为什么要让她们二人替武真教承担,今日我奚婷愿以饮血刀为姐妹作保,前仇旧恨不再提若有冤情,我愿断刀赔罪,若无话说尽可上来一试,只求功高品端之人。”

    郑莹也是没有想到“真是不可与刁蛮讲道理啊你上我这耍赖来了,仗着是饮血刀的主人谁要你断刀何用,看来纯真女侠这称号,寻妃王是给错人了,没关系既然你说不提旧账,武凰姐妹又没有参与最近的屠杀,江湖武林就给你这个面子莫说我们欺负小丫头,不过话你已经出口了这饮血刀,品端有待考察但是功高者,天下江湖我就不信没有斗不过你的人,我们功夫上论输赢吧。”

    奚婷终于松了口气“不一定非要我出手,婷儿自知武功尚浅,我想品端者该也不是歪瓜劣枣的长相吧,只要我看得上眼的,功夫胜出者即以宝刀相送。”

    “那好吧丫头这边看座,还有僧道,你们两个坏事佬也过来坐吧。”

    于是郑莹给众人安排了座位,但是僧道却不肯上前坐下,郑莹双手失礼“二位请。”

    老不尊摇摇头“不高兴,莹儿丫头想你当初到富江王府,尚在年幼我二人多少也教了你一些武功,不尊称师傅也就罢了怎么就成了坏事佬。”

    郑莹连忙道歉“莹儿的不是,可我多少次叫你们师傅,二位可曾答应。”

    六不敬挠挠头“那不管我们答应不答应,你不叫我们也没挑什么,不能变成坏事佬吧我二人就是有些贪玩罢了。”

    “那二位请说,想怎么个玩法,今日这里,全由二位做主。”

    老不尊点了点头“那就好,也没什么不高兴的我二人就先坐下了。”

    于是二人走到座位前坐了下来,六不敬边说边用手指点比划着“其实呢这个事情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以势压人,有点强行得刀的样子,不如这样吧说到武功,我二人还是能插上嘴的,新教了个徒弟,他叫刘,刘什么来着,”说着,六不敬看向了刘成风“喂,小徒孙,你现在叫什么名字来着,上来打一架吧。”

    刘成风单手抱拳“兄弟盟,刘一手,在下不敢当啊高手众多面前,晚辈不值一提。”

    老不尊有些着急,一拍膝盖“那你要是不上来那饮血刀,可就被别人拿走啦,那可是婷儿丫头寻找天泽的信物啊,你就不怕她嫁不出去吗。”

    郑莹当然已经知道这位刘一手真实身份,也想看看君子侠的身手,于是冲刘成风一招收“上来吧,早就听闻草头帮兄弟盟,刘一手武艺绝伦,今日,就让郑某开开眼界吧。”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怎么找个独臂,他是混街面的,根本就是个小痞子能有什么出息,这不耽误工夫吗,唉,天下武林,世风日下啊。

    刘成风本想在拒绝,但是看到了奚婷无助的眼神,就像当初单寻妃教过的眼神一样,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的仙子姐姐,不能坐视不管,于是成风勇敢的跃上擂台“那好吧,既然诸位看得起,在下当然不让,谁要想从仙子姐姐手中夺取饮血刀,先要问我刘一手答不答应。”

    话音未落,金昱虎走到了刘成风对面“草头帮兄弟盟,没听说过,不过既然你敢来,又敢出面挡横,想必是武功高强了让我们来比划两招。”

    这时何吉泰也走到了刘成风另一面“哎,金刀堂主,你我胜负未分,现在来了新人,怎么好让你首战在先呢,还是我来与他较量。”

    应该是听了下边人议论,在这也是得刀心切,二人竟然争抢了几句,但最终也觉得争下去没有必要,于是便向刘成风发问“小子,他们说你是混街面的,怎么进到武林大会。”

    刘成风指了指僧道“都是借了前辈的光,僧道二位曾教过在下几招,不过在下愚钝,这时候已经全都忘了。”

    金昱虎何吉泰相互看了一眼“那既然你是僧道高徒,定可以一敌二。”

    刘成风连忙摇头“在下不敢,两位前辈高抬了。”

    “你不要怕,看你左手吊臂,那这样好了我二人也不使兵器,可以说我二人行走江湖南北走镖,全仗着自家绝技,我们金刀堂的绝技是劈云旋风刀,我们振南镖局呢用的是十三路夺命鬼斧法,得以刀斩江和振江斧的称号,若是不用兵器,我二人武功平平。”

    两位镖王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台下的议论,僧道的推荐,和自己的面子。

    说是混街面的,让两位镖王忍不住想在众人面前,抢先露一手,但是僧道曾经教过的人,几乎没听说过这两个人有过什么徒弟,但是师徒都不否认又让两位镖王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刘成风的功夫到底有多深,一人应战心里没底,二人围攻又怕丢了面子,所以想徒手对决。

    奚婷在旁边喊了一句“小豹子,你可以的,打他个,,,。”最终没有喊出来,那是骂人的话。

    不光有僧道授业,还有范荀和瓦徒勒都曾有过指点,刘成风终于下定了决心“那好吧我试试看,两位前辈,可要手下留,,”

    “看招,劈允旋风掌。”

    “还有这边,夺命穿云腿。”

    未等刘成风的情字说出口,金昱虎何吉泰一左一右,一掌一腿已经攻到近旁,刘成风一个旱地拔葱,纵身一跃高高的跳在了二人之上,嘴里还喊着“来得好快,我躲。”

    两位镖王扑了个空,落稳身形时已经互换了方位,再看中间刘成风也是落在了原地若同没有动过一样,二人也是十分地佩服“没想到啊小子,你更快,再看这一招。”

    于是三人打斗在了一起,但不知刘成风是诚心还是故意,一直是躲躲闪闪,豹子窜,蛤蟆跳,猛虎翻身釜底抽薪,甚至有时候狼性佛晓,围着擂台边缘四处乱跑。

    金昱虎何吉泰是步步紧逼,这边是以掌代刀,劈云刀,卷云刀,切菜刀剁馅,啊当当当当,那一边是腿使斧法,三起脚,连环踢,十三路寸腿点打法,啊踹踹踹。

    奈何刘成风反应太敏捷了身形太快,一路的躲闪嘴里还喊着“我躲,我躲躲躲躲躲,我一躲再躲。”

    两位镖王使尽浑身解数也沾不到一点便宜,都有些体力不支了不由地发问“臭小子,你为何总是躲闪啊这样下去,怎么能够分出输赢。”

    刘成风一边躲一边回答“我与两位前辈无冤无仇,为何要苦苦相逼。”

    两位镖王也不停手“臭小子,你知道什么叫打擂台吗就是要分个输赢。”

    看座身后郑中意有些不耐烦“那个刘一手,我看你就是来捣乱的,若是再无还手之力,不如就趁早认输了吧。”

    奚婷连忙证明“你别着急啊这位前辈,小豹子是有君子之风,忍让之礼,再等等再等等,一会他就会拿出真本领,打他个王八羔子。”

    郑中意有些生气“咱这武林大会比的是功夫,不兴这么骂人的。”

    奚婷连忙解释“哦我说错话了,打他个王八羔子不是骂人,是小豹子功夫的第三步,第三个阶段。”

    郑莹也有些不耐烦“怎么还要分三步,那现在是哪一步。”

    奚婷有些勉强“现在嘛,呵呵是第一步,这也太慢了小豹子,你争口气啊。”

    僧道都没脸看了,坐在椅子上看着台面两脚不住的乱颠“哎,小子,以后在行走江湖,可别说我们教过你,怎么一点长进没有。”

    郑莹终于做出了决定“若是再这样有意拖延,胜负既定,那个什么小豹子刘一手,你那两步就省了吧两位镖王获胜。”

    奚婷一听更是着急了连忙大喊“听到了么小豹子,要是再躲下去,判定你输,哎呀我的饮血刀啊,就要落入他人之手。”

    刘成风也是有些着急“仙子姐姐你不要慌,我,我不躲了看我一忍再忍。”

    接下来,就又到了刘成风挨打的时刻了,可是这一忍起来,真的是没完没了,因为现在的刘成风,和以往大有不同。

    应该说僧道所授的内功心法吧逐渐地在发挥作用,刘成风内气充盈周身若盾,两位镖王的武功确实在兵器上,一刀一斧非常凌厉,换做掌和腿力道要差上一大截。

    再有奚婷对于刘成风,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激动力了,除了有刘天择这个名字的存在,还多了苗草和徒勒尔娜,最主要的,他看过了赵瑞希舞蹈,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第一次看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女子舞蹈,身段之美,如果现在是赵瑞希有难,那就另当别论了野小子可以,不顾一切。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域外生命寄生日志九劫逆命假如我有读心术星晨乱命中注定舍我其谁我只有瓶子姜酒里萌妻宠妃仙道无己命运之誓从九叔开始星空沙这座大门通异世末世生物车进化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