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21 弓弦索桥

121 弓弦索桥

作品:《明英荡寇志

    无相观所处的卧凤岭,属于山内矮峰,但矮也毕竟是山,作为峰来说也是有些险峻的,三面峭壁一面丛林,而且丛林一面也是非常狭窄落差较大的坡林,因为山上久无人居,并没有被开采出道路。

    要想到达无相观应该说唯一的通路吧,就是连着东面主山的一个狭窄的缓坡,就像掉在山谷中的月牙把两座山连在了一起,把整个卧凤岭和这条缓坡连起来看呢,就像是一羽雀翎,孔雀尾巴上摘下的一根毛,所以这缓坡,被称作凤尾路。

    大概是闲凤尾路太狭窄了,在这缓坡之上被搭起了一道铁索桥,然后铺上木板也算是非常的牢靠吧。

    这座桥是谁建的,没人知道,可能当初的白莲教,来过这里吧,当然这只能是推测,不过这铁索桥的名字,确实是无相观董亦然等人给起的,叫做弓弦索桥,远望的话这座桥与山谷,就像是一张射地弓。

    就是经由弓弦索,来自四面八方的武林帮派到达了卧凤岭的无相观,已经被修的非常宽阔搭建了无数帐篷,还有高大的擂台,桌椅板凳日常用品一应俱全,富江王的财力是无人能比的,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吧等于把整个矮峰,旧貌换新然。

    应该说大部分帮派五天前就已陆续聚齐,按照九郡主的要求,这次来的人不需要太多,不像莲蓬岛那次,每个帮派都来了不少人,而无相观的大会,虽然称呼上还是武林大会,还是打着选举盟主的旗号,但实际上,真正的是一次借刀大会,各帮各派只需高手三五名即可,郑莹的说法呢是不能以势压人。

    但是没有想到的,来的帮派却是比上次多出许多,武林中人哪个不想得到至尊利器,为防止鱼目混杂,什么街痞地痞邪魔外道的想进入大会,郑莹还专门派郑中意守在弓弦索桥头,对不认识的人要核实身份才可进入,所以,就形成了一桥两望的格局,进得大会的人都到了卧凤岭的山顶,而进不去的人呢也不在少数,四五十人吧有布衣帮草芥帮等等,都赖着不肯走聚集在桥的另一端扯着闲篇,可能也想一睹饮血刀的厉害吧。

    很稀奇的是僧道并没有急于去什么无相观,和一群不已草芥玩的倒挺开心。

    作为大会的主办方,郑莹倒是姗姗来迟,是前天才到达的无相观,也就是比最晚的帮派晚了三天,随行一同赶到的还有乔远光,华子俊和华子迈,还有黄山和昆仑两个门派的几名弟子。

    一到会场自然就被各帮派围着问了,九郡主说奚婷会来梵净山,一个小丫头听闻想借她的饮血宝刀,我们这么多帮派她能有这个胆量来吗,来的早的都等了好几天了。

    郑莹的回答非常肯定,应该奚婷的性格,饮血刀的主人能有什么好怕的,再说还有寻妃王,就喜欢插手江湖事,我不信他会为了个小丫头找婆家,而耽误这头等大事,所以诸位请放宽心,武林大会是我出资出力为了不让女人天下,寻妃王和奚婷,一个都不会差。

    东方英忍不住就问,那也总该有个时限吧,武真教和忍者武士这么猖狂,我也好怕峨眉会遭受劫难。

    郑莹笑了笑,有唐东方在,应该闲杂人等还不敢造次,不过要说个时限吗,我敢说不出三日,单寻妃和奚婷准保会走访无相观,如果你们想更快一些,那不妨就先擂台比武,上次的武林大会还没有选取盟主,只要我们内容开始,单寻妃应该会着急一些。

    事有凑巧吧和郑莹所说的时限,单寻妃他们准备的造访无相观,也正好是比武进行到第三天,但是在这一天里,根本没有哪个帮派在对比武有什么兴趣。

    若说前两日吧众帮派比的真是一个生龙活虎,各个都拿出了看家本领,个个都跃跃欲试,他们所争的就是一个名次了看看谁更有资格,作为饮血刀的候选,只要郑莹的女人天下不成功,应该单寻妃不会轻易答应,只要排行前三的四个门派不在,那花落谁家还真不一定。

    相比下来呢武功都差不太多,略微高出一些的,就是金刀镖局金昱虎和振远镖局何吉泰,但是这南北镖锔要是对打的话,非得两败俱伤不可。

    但是饮血刀只有一把,就算有嗜血剑也当然不让,谁也不会闲宝贝多,如果刀的主人还没有出现,而借刀之人就自相残杀,两个镖王还不至于那么糊涂,留着点精神头等饮血刀到来,再一较高下。

    凌晨动身,走了不到两个时辰吧单寻妃等人来到了卧凤岭下,看了山势地形之后略觉不妙,无相观易守难攻不假,确实是个乱世偷闲的好地方,但全无退路,只有弓弦索一处。

    也就单寻妃警觉性非常高吧,路途上所碰到的怪人,极大的嫌疑就是七刹影忍者谷秀夫和七刹力王土肥贤太二,而奚婷口中舞腾碧已经到达梵净山这是被确定的事,七武士中其他成员有没有来谁也不敢确定,因为从名号上分析不出外表特征,感觉上应该来的不少,或者说倾巢出动也有可能,这些倭人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如此兴师动众对饮血刀,也是志在必得。

    但是忍者的手段,怎样的出击是偷窃还是偷袭,武功上单寻妃并不佩服忍者,但是他们的伎俩,往往出人意料,金木水火土遁术,回旋镖,臂刀银针,甚至男女易容术,这些人无所不用其极,所以不得不防。

    于是单寻妃并没有贸然上山,对奚婷和刘成风说你们先上去吧,我想此行,还是该乔装分头进入比较好,一定要留意有没有忍者倭寇的踪迹,舞腾碧来梵净山绝对不只是为护送婷丫头,一定是赶来汇合的,武林大会他们必定有所行动,乔装可以暗中观察寻找线索,我和陆豪自密林而上看看有没有忍者做过什么手脚。

    秦珍珍点了点头“寻妃王说的是木遁,想断了他们的逃生之术。”

    单寻妃指了指荒林“不错,从没有人走过的路,稍微被改动应该很容易就能发现。”

    刘成风倒是很听话“那我就还扮做残臂人,我们是草头帮兄弟盟。”

    奚婷就有些不大情愿了“我又没做亏心事乔什么装,关键武林大会是冲着我的饮血刀,刻意打扮倒显得我怕了他们。”

    单寻妃也没有办法“女人就是事多,不服从命令,那好吧,反正你们带着乔乐的尸体,应该也不好说辞,记得找僧道帮忙,让他们二人出面维护。”

    于是奚婷,陈傲娇,秦珍珍还有赵瑞希,大大方方赶往了弓弦索桥,黎豹背着蒙着面的乔乐的尸体跟在后边。

    而刘成风等人,还是化作来时的装扮,就是草头帮兄弟盟的六成员,片刻之后也上了山。

    单寻妃和陆道宽,则是在索桥下方,寻荒林而上。

    当然是奚婷和刘成风比较快一些了,荒林根本就没有路,所以是这两拨人先到达了索桥东桥头,没想到这里还挺热闹,四五十人在聊闲天,竟然还有僧道也混在其中。

    挺老远的奚婷就打招呼“不尊不敬两位前辈,太高兴了遇到你们,只是,怎么不过桥啊有人拦路不成,告诉婷儿,我去找他们理论。”

    老不尊和六不敬一看十分的高兴“哈哈,总算把你们给等来了,等了好几天了就是为了能等到你婷儿小丫头,说实话这无相观大会,那些人打打杀杀就只为你争我夺,无甚好去,倒是一些新朋友让我二人念念不忘,说实话若是你们不来,僧道也不会在此。”

    奚婷走到了近前双手失礼“谢谢两位前辈记得,太给面了你们两位,婷儿都不好意思了。”

    呼啦啦围过来好多人,这小丫头就是奚婷吗倒也伶俐可爱,不像是什么厉害的主,但是据听说,她的功夫是败刀诡剑,饮血刀呢怎么不见带在身上,哎呀这后边随行怎么还背个死人,真是奇了怪了。

    僧道连忙左右乱哄“去去去你们这些臭男人,人家是虹舞楼的小舞娘容得你们这样肆无忌惮,都滚远点,不然让我们揪住了弹你们脑瓜壳。”

    奚婷一边笑一边左右环视,为公众人高矮胖瘦什么样人都有,就是没有死鱼眼和特大号胖子这样人,印象当中的忍者成员一个不在,奇了怪了难道舞腾碧她们,不是为饮血刀吗。

    僧道驱赶完围观者,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等,又看到奚婷左顾右盼的,也是非常纳闷“哎,丫头,你在看什么呢,你的色大叔呢还有小豹子他们怎么不见了。”

    奚婷连忙抽回眼神“没有啊没找什么,你说色大叔啊他人比较懒,到现在还没有起床呢,小豹子没见过大世面,说是要梳洗打扮一番,一会尔维克不要不认得啊。”

    老不尊摇了摇头“开玩笑,什么人能逃过我们僧道的眼神,就比如说你们几个吧,黎豹的身上背着个死人我们早就看到了,我们就是不方便问。”

    奚婷连忙引荐“哦对了,我来介绍这两位,一个清艺坊坊主,陈傲娇,一个是我的姐妹,白玉坊舞娘赵瑞希,跟这个死人有过过节,我一怒之下就把他给杀了,您二位相信吗。”

    六不敬肯定的点了点头“看瑞希姑娘的眼神,淡定中藏着一股愤恨,凄婉中露出一股温情,很复杂啊过节倒是有可能,虽然我不相信你婷丫头能杀人,但是毫不避讳这件事,那这个人就是该杀,惹得纯真侠动了怒,其罪可诛。”

    奚婷非常的得意“哈哈僧道真是高人,只是婷儿愧对纯真二字了,我真的是给气坏,还好瑞希姐姐动了手。”

    这时刘成风等人也跟了上来,奚婷顺手一指“呶,两位前辈,可认得那些地痞混混。”

    僧道虽然贪玩没正形,但是从来不误事,江湖经验还是非常深厚的,既然人家化装上山,定有所意,连忙迎上前拍打着刘成风“哎呀我的乖徒孙,怎么才来呀最可怜,还变成这般摸样,这是谁整的蛊啊。”

    竟然刘成风也学会了诉委屈找靠山“拜见前辈,前辈有所不知,现在的纯真侠已经是淘气侠了,与她同行要百般注意,不过她身旁那位瑞希姑娘,确实诸多委屈,还请前辈袒护莫要让老实人,为强势压榨。”

    刘成风的本意,是想说淘气侠说的话不能随便信,什么杀人啊她只是补了一金簪,跟着摇晃了一下,而真正需要保护的,也就是杀人者赵瑞希,也是被逼无奈且面有残疾,其实刘成风自己也有些能力保护住这位可怜的姑娘,但终究是没见过天下武林的样子,众多门派面前难免没有底气。

    奚婷一听就怒了“喂臭小子,胡言乱语说什么呢那个整蛊你了,还不是你朝三暮四引蛊上身。”

    僧道一听有些惊讶“真的吗你真的中了蛊毒。”

    刘成风点点头“此事说来话长,不过在下自有应对,武林大会什么样,在下从不知晓,一切还要仰仗二位。”

    “没出息,你就是太老实了,不过没关系,僧道喜欢你就好,咳我们等还等对了,要不是我们在这里等,恐怕你们都进不了卧凤岭,走吧我们过去吧。”

    于是众人经过了弓弦索桥,奚婷几位自不用说了,人家是借刀大会的正主,僧道,榜单之首也没人敢拦,刘成风等人,吊着胳膊粗衣打扮说是兄弟盟,好在僧道出面这是我的几个徒孙,你们谁敢拦,就这样,一行人顺利登顶。

    而大会上众人正在等着看金昱虎何吉泰的打斗,一听说奚婷来了,太好了这可是饮血刀啊,连忙都跑到桥头相迎,这家伙比起第一次大会旁观的小舞娘,可真的是威风多了。

    可是见了众人的摸样,各帮派是议论纷纷,饮血刀在哪,怎么只见刀仆背了个死人,这人是谁。

    奚婷并没有理会众人怎样议论,只是享受着众人虚情假意的眼神,一直来到了无相观前,郑莹正等在那里,一见来人连忙双手失礼“想不到,你还真的来了好久不见,随性不减当初啊在下佩服。”

    奚婷躬身施礼“前辈意想,婷儿不敢不从,据听说组织者武林大会,就只为婷儿的宝刀,”

    郑莹摇摇头“非也,江湖大义,若是婷儿出面统领武林,只要能胜过诸位江湖豪杰,我郑莹头一个拥戴。”

    奚婷摆摆手“那还是算了吧,婷儿还有家事在身,恕难从命。”

    “那宝刀带了吗。”

    奚婷笑了“既是宝刀能者得知,我总得先看看,什么人想拥有它吧。”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