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06 情劫难逃

106 情劫难逃

作品:《明英荡寇志

    看着尔娜愤然离开的背影,单寻妃摇摇头“糟糕了,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略过去了呢都没有想想后果。”

    刘成风也觉得有些过分,当然,只要女孩生气他就会觉得自己不对,因为刚有的自知之明吧觉得被人爱,是一种抬举,如果道歉就能解决问题,他无所谓,但是多少有些觉得,对不起瓦徒勒,怎么说,那也是回旋刀法的授业之师,于是就想把责任之中,能有单寻妃得分,于是他凑到近前似说非问“怎么了大叔,我没做错什么吧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单寻妃长出了口气“都怪我一时疏忽啊惹了不该惹的人。”说完他看了眼身旁的刘成风,忍不住劈头盖脸的胡乱拍打着“都是你个臭小子木头脑袋呢,一点道理讲半天都不带开窍的,你个臭小子气死我了。”

    苗草连忙当在刘成风面前“你干嘛呀大叔干嘛打成风,他有没有错,就算是填房也要人家心甘情愿吧,再说了你明知道我对成风哥的心思,我们成亲也是你撮合的现在又来中间横插一杠子,这算哪门子事啊都没有跟我说一说。”

    单寻妃先是一愣,接着又有些生气“你个傻丫头看来你们俩现在是遂了心愿,可你知道吗要是没有我,成风他还是个三脚踹不出屁来的墙头草,根本定不下性来,费了多少口舌啊才有你二人的和美还上这埋怨我来了,瞧瞧你们做的好事吧把人家给得罪了,现在该怎么办啊苗人性格,我们谁吃的准。”

    其实也不算是单寻妃疏忽,麻烦事太多了总得一件一件的来,本来是替瓦徒勒提亲的,但是刘成风和苗草的感情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都是自己从中撮合一桩未了,怎么能就急着填房纳妾呢,也怪刘成风太犹豫了,不放点狠话他永远做不出选择,所以呢单寻妃就给了他思考的时间,想着今日一早在和成风苗草商量徒勒尔娜的事。

    在过去的男人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事,对于男人来说填房也差不多是头等喜事,想要撮合的人同样是成全美事,单寻妃不光是想成全美事,自己多年的风流成性的名号却还是童男之身,没有遇到一位共生死的红颜知己,并且在他嘴里贬的一文不值的野小子,其实在他眼里,是高看许多的,甚至有些带着光环的。

    一是因为葫芦叔所托,而是因为自己凭白捡了个大侄子,三是刘成风真的是每次都给人惊讶,前途不可限量量的可造之材,这不光是自己的眼光,从僧道授业,范荀传艺,瓦徒勒又传授了回旋刀法,这些都是武林中鼎鼎有名的人物,很明显在这些人眼中,成风可塑。

    也就是这些原因吧忠人所托,亲情带入,乃至众人的认可,单寻妃非常的骄傲,这是自己的大侄子若儿若仆,我要亲手把他培养成才带他闯荡江湖,我侄子这么优秀,三妻四妾又有何妨,只不过奚婷名花有主,要不然,想方设法我也要把两人凑到一起。

    可是成风的心在奚婷身上,这要是以后真的找到刘天择怎么办,那成风不得备受打击,所以昨天,单寻妃费劲巴拉的让成风能接受别的女人,当然苗草得放到第一位了,对于木头脑瓜的人,一些事得慢慢来,先把苗草确定下来,能接受一个,第二个就好说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徒勒尔娜难以按捺的兴奋之情,她居然早到了一步,瓦徒勒最得宠的女儿,今天竟然起得这么早,现在竟然这么生气,开来刚才,一场争风吃醋的戏路已然发生,场景如何不敢揣测啊,或许还夹杂着言语奚落冷嘲热讽也说不定,这让单寻妃十分的挠头。

    填房的事情吗苗草生气也是情理之中,好不容易成风哥对自己态度趋于缓和,哪容得了旁人从中捣乱,心里自然要埋怨单寻妃,可是听到寻妃王这样讲,苗草也是非常聪明原来自己的好事,这个色大叔是帮了不少忙,以后成风哥要是再犯起轴来,免不了还要和大叔多沟通,于是话语也软了下来“没有啊大叔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如果大叔直接回绝了徒勒尔娜,就不会有这样的状况发生,其实,您要先问问我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单寻妃打量了一下苗草“怎么着你还不乐意,成风是我侄子,葫芦叔把他托付给我的就得当亲儿子一般看待,多几房媳妇怎么了你不还是我给撮合的吗,看你这意思,成风以后还不能纳妾了从你这就通不过去了。”

    苗草看了看刘成风“没有了我不是没有容人之量,我的意思是,成风哥要是乐意的话我无所谓,但是他要是不心甘情愿,草儿我第一个不答应,不就是一个尔娜吗做人总得讲道理吧她还能强人所难。”

    单寻妃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我选的人就应该通情达理,但是你别小看这个尔娜她是苗家女子,关键还是瓦徒勒的闺女你看她像个女孩吗喜成风怒成火的一点也不收敛,相比之下你的弱弱的死缠烂打根本都算不上什么,谁知道她这把火烧的有多烈啊搞不好会烧到咱们。”

    “怕他作甚,不久是苗疆第一高手吗难不成,他还敢抢亲吗有失高手身份,再说了我们这么多人回旋刀法再厉害,我还有饮血刀呢婷儿我也不是吃素的,我说过要罩着成风的这种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奚婷说到做到。”

    这在一旁的奚婷呢可以说是忍了半天了,心里是喜忧掺半,喜的是刘成风拒绝了徒勒尔娜,等于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虽然自己的任务是寻找刘天择,可能刘成风不是我的,但我也不希望他是别人的,但可气的是苗草和成风已经定了性,这个小豹子太窝囊了怎么就不能坚持一下,也就是因为这个窝囊废举棋不定才有了今天这状况,既然已经放生了我就不能袖手旁观,要让着野小子知道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对他好,当然这一切并不是耍心思,而是不由自主自然而始。

    单寻妃打量了一下奚婷,又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秦珍珍的影子,于是大胆的责备“别在这充好人不是你小丫头时不时的放电,成风能有今天,恐怕刚才你也是煽风点火了吧,现在冒出来要罩着成风了你以为,就凭我们几个能斗得过瓦徒勒,那可是苗疆第一高手啊连神捕范荀都让他七分,其功,深不可测。”

    奚婷当然生气了气的都有些哆嗦,手指着单寻妃“大叔你,你这什么话照你这么说,我们这里就没有好人了。”

    单寻妃叹了口气“人无完人啊好人也都是慢慢成长的,反正现在你们这群娃都不太成熟,只是没有想到我也变得太幼稚了一切都想当然,看来以后,做事还需稳重啊。”

    这话说的应该是就是当时的道理吧,填房纳妾只要不是太多,就不是区分好坏人的标准,反倒有些实力的证明,如果把这个观点排除的话,单寻妃所做的一切,应该说都是正确的举动吧。

    见到奚婷生气贾兰生,自然要说几句话了作为局外人,头脑最清醒的一个“前辈你也不要着急,婷儿你也不要生气,我看事情应该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吧,前辈你是不是太多虑了,苗人性格我们虽然吃不准但是道理,还是明摆着的,姻缘美好但也要你情我愿,作为苗疆第一高人,做事不能没有体统。”

    单寻妃点点头“你这话说得也对,其实打架我不怕关键现在让我怎么面对,昨天答应得好好的事情没办好也没关系,但是我们们这么多人那人家姑娘耍着玩,你让我怎么跟人道歉,不行,通知大家赶紧走,给够了村人银两叫他们不要声张,我们悄悄上路,我想瓦徒勒,得要先哄哄他的女儿吧我们应该,还来得及。”

    众人都觉得单寻妃过于紧张,刘成风也想当面和瓦徒勒道个歉,但是一一被单寻妃否定,正好秦珍珍和黎豹也赶了过来,问明缘由,二话不说分头行动,按照寻妃王的话去做,各自都回去收拾尽快地离开这村子。

    既然前辈们都决定要走,年轻人只好依从,江湖经验还是前辈丰富,没有理由不服从。

    李空空先行告辞,你们这些人目标太大,我若跟随,范荀必定会依迹寻来,现在,我还没有做好见他的准备,还是缘由天定吧。

    接着杜宇高帆也先行一步,经常的调查办案二人也是独来独往的惯了,并且他们也是单寻妃绝处逢生的两个人,所以不便与众人同行,赶往梵净山与陆豪陆道宽汇合。

    众人也是好不耽搁,给够了村人银两道了谢,就匆匆地离开了村子,当然还是赶往的路,不过好在奚婷,已经不再害怕。

    再说徒勒尔娜,自谷场气冲冲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对哈,这事应该找阿爹先评理,然后又翻身走进了瓦徒勒的房间,进门就大声的嚷着“阿爹,你教的好徒弟,气死我了。”

    瓦徒勒一看不对,连忙就问“哎呦呦,怎么了这是,这是跟谁呀气成这样,人们人这样大胆敢欺负我瓦徒勒的宝贝女儿。”

    “不是说了吗你的宝贝徒弟气死我了,还在这里问。”

    瓦徒勒不太理解“何止我的宝贝徒弟啊成风不也是你看中的人吗,还非要我传授刀法,娃儿你不能总这个脾气啊以后嫁人,这日子可怎么过。”

    还嫁人,你闺女嫁不出去了倒贴人家都不要。但是这话徒勒尔娜还有些说不出口,索性就不说了用摔用砸的,见桌上茶杯茶碗的一股脑的全胡虏到地上,乒乒乓乓摔个粉碎。

    瓦徒勒有些生气“住手,还有没有女孩家样子了有什么话说,爹会为你做主的,别上来就摔东西还是在爹的房间,又不是阿爹惹到你。”

    于是徒勒尔娜转身走出房间,又走进自己住的屋子里边乱七八糟的不管一切胡乱摔砸,这父女二人呢住的是一个农户的后宅院,听到动静前宅中主人就连忙跑了过来哄劝,哎呦喂姑娘啊你这是跟谁呀咱别这样,你消消气消消气,别太动肝火了啊徒勒前辈,快好好劝劝您闺女啊。

    瓦徒勒抱拳侧拱手,对不住了啊老人家,您就让她摔吧您放心不管摔碎了什么,徒勒加倍偿还。

    主人也是没有办法,瓦徒勒的名号,还有他带领村民就回了遭难的相亲,那是积了大德啊砸坏点东西又算什么呢,于是连忙摇头,不妨事不妨事想砸就让她砸吧,但是身子要紧不能太气了,小老儿告辞了您好好劝劝她吧。

    瓦徒勒靠近了女儿房间“娃儿,你跟我说,是不是成风对你不好,爹可以去教训他,不过你可别心疼啊我要是教训了他,你不能埋怨爹。”

    房间里终于回了声“那里是对我不好啊根本就和我没有关系,人家根本就没答应。”

    瓦徒勒有些纳闷“这不可能,自古姻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成风他不愿意,那还有寻妃王呢现在应该说是成风,在这世间唯一的长辈了,那可是是非王啊办事岂有不妥,再说了就算没办成,他也应该告诉我个信,怎能容成风胡来。”

    啪,又是一声碎碗的清脆,接着是尔娜气愤的声音“什么是非王啊办事糊里糊涂,他根本就没有说,倒是把苗草的事情给定死了俩人现在好着呢,气死我了这不纯粹的要我丢人现眼吗。”

    “这不可能,单寻妃可不是糊涂的人啊答应我的事,不可能不尽职尽责,可就算是无能为力,为什么不过来说一声呢。”

    尔娜又回了一句“那爹你是不相信我了,再怎么说我也是您女儿难道还不如个外人,这下我们父女俩丢大人了这村子我们呆不下去了,赶紧的打道回府吧。”

    瓦徒勒十分的生气“你说回苗疆,以为这里我说了就不算了嘛这不可能,你放心,爹一定会给你出这口恶气的。”

    尔娜走出房间“阿爹,你要怎样。”

    “他单寻妃好大的胆,就算不惧我威名,也该为他自己的名号负责啊受人之托就该忠人之事,怎么能由着成风胡来,原来他根本就没有提啊现在不光是成风与你的事,也是寻妃王和我瓦徒勒的事,竟敢戏弄于我,那好我就让他看看,戏弄苗疆第一高手,是什么下场。”

    尔娜连忙摇头“阿爹,不要啊他们人多个个武功高强,寻妃王可是在榜之人,我怕您会吃亏的。”

    “这就不想我瓦徒勒的女儿说的话,我的回旋刀法天下无敌,应该你是在担心成风吧。”

    尔娜连忙解释“我哪有,可是爹,您不要伤到他啊。”

    瓦徒勒点点头“放心吧女儿,胆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这小子也是活的不耐烦了,但是你既然舍不得我伤他,那就把他抓回苗疆做农夫,不过吗我现在却是是缺些帮手,达人总比抓人要容易些。”

    这时候农户主人再次来到了后院,身后还带着一个人,尔娜回头一看非常的高兴“阿爹,帮手来了你一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