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109 再战鬼村

109 再战鬼村

作品:《明英荡寇志

    这一架是在所难免了因为双方都不肯退让,作为长辈单寻妃首当其冲“责任在我错在我,是我没有把事情安排妥当,别跟一帮孩子较劲,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瓦徒勒笑了笑,伸出右手竖起一根手指头“哈哈寻妃王勇气不等于莽撞,据战其一,言而无信之人不配和我交手,凭嘴闯天下的人却出尔反尔,以后哪里你都别露头了。”

    “你,”单寻妃当然生气了“此话尚早,姻缘天注定后事岂能料,说不定以后他们俩人走到一起了呢,好吧我承认这次是我办事不利,说天下道江湖是非王的嘴从不诳语,但是感情的事,复杂人世间啊单某暂且认输,逍遥寻梅手可以让你三招。”

    瓦徒勒又竖起了第二根手指“据战其二,逍遥寻梅手不是我的对手,莫说回旋刀法,我就是用一套简单的蚩尤拳,你也拿我不得,说白了,就是你单寻妃不是我的对手,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你,”单寻妃更加生气了“还没打呢就这样狂妄,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但可以试试啊前田兵卫不也是败在了我的手下呢,我可以用脑的。”

    “哈哈嘴无信功也取巧嘛,奸诈之徒未必得逞,我也不屑与这样人过招。”

    单寻妃气得直哆嗦,手指着对方“你,你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是非王怎么会是奸诈之徒呢还有没有其三了,这其一其二都不算,你要说不出个正当理由,打不过我也跟你拼了,不能咽下这口气。”

    “那还不是浪费时间,”接着瓦徒勒又竖起了第三根手指“据战其三,你跟我拼命没用,我要你的小命毫无用处,我要的是刘成风,看得真真切切刚才成风,打出了我的回旋刀法,学了我的功夫就是我旋刀门第十三旋风刀了,我要的是成风同我回苗疆,或者是吞下忠情蛊,也可以说这就是我们门内事,更可以说是我的家务事,外人用不着插手。”

    单寻妃松了口气“哎你这话还差不多,我这成了外人了按理说就不应该跟着掺和了,还什么一二三的你直接这样说不得了吗,非得要羞辱我一番么,我跟你说这事还没有完,成风与尔娜之间没有我那肯定成不了,这有我在说不定以后还有救,怎么着我也要为我的嘴挽回名誉啊,所以说咱俩要动起手来你可得悠着点,媒人不好得罪的啊。”

    瓦徒勒摇摇头“你还要跟我打,受了一番羞辱竟然不知趣,这脸皮也真是天下无敌了。”

    单寻妃也摇摇头“没办法啊谁让这一行人中我最大呢,再怎么说我也是前辈,纠纷又不是敌对,再说了我也知道这群人不是你们对手,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啊,得拿出个做长辈的样子,,。”

    单寻妃还要说下去,大道理他能讲一上午说得漂亮还不带重样的,当然也有拖延之嫌。

    刘成风走到近前一拽单寻妃“大叔,还是我来吧,咱不管责任在谁起因是我,是我不识抬举得罪了前辈,我怎么能让前辈待我受打呢。”

    “算你小子有良心,这么晚才站出来你也真沉得住气,不过这次,与友人对打我怕你用不了狠,你躲忍太多了我怕你会吃亏。”

    刘成风微笑了笑“放心吧大叔我会有分寸,应该徒勒前辈就是想出出气,让他打一顿或许也就没什么事了。”

    单寻妃长吸了口气“岂止是打一顿那么简单啊,我得事先有所嘱托。”于是单寻妃双手抱拳对着瓦徒勒说“徒勒兄,依你的心愿现在成风要与你对阵,刚才数落我那么半天了说我是奸诈之徒那咱们就把话说在前边,我敬你是苗疆第一高手也是第一好汉,那这奸诈之举与晚辈交手必不可为。”

    “你这话什么意思,还要有什么条件吗。”

    单寻妃点点头“不敢,条件不敢有我只是做个提醒,应该前辈这样德高望重,不会在打斗之时司机放蛊暗施毒手吧。”

    瓦徒勒哈哈大笑“哈哈哈不愧是寻妃王,行走天下经验丰富,这轿子既然抬起来了我就不妨坐坐,好吧,那我就打消了放蛊的念头,定要打得他心服口服让他乖乖的跟我回苗疆。”

    苗草不由得有些后怕“好悬啊,差一点成风哥就蛊毒难逃,寻妃叔,晚辈多谢了。”

    单寻妃依然是不轻松“只解蛊毒之危,难逃被劫之困啊,成风,放手一搏吧。”

    苗草也说了句“成风哥,你要小心啊,莫太谦让了。”

    “放心吧。”刘成风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众人于一片开阔之地,双手抱拳恭恭敬敬“前辈,请赐教。”

    瓦徒勒也走到了对面“即以前辈相称就不用那么客套了,也用不着你的一躲二忍,直接放马过来吧让我看看你功夫,学的怎么样。”

    “既如此,成风得罪。”

    这一回,用不着什么一躲二忍,以前在拨云山想要葫芦叔传授武功,虽然未能如愿吧只学到了一些基本功,但叔也是师,叔侄二人经常地打闹,面前之人是传授回旋刀法的人,没有什么下不去手的,并且也不会收不住手,刘成风顺出了两把砍柴刀,大喊了一声一怒成风。

    接着是猛虎扑食,胯打,尾巴搅,转回头来左砍树右砍树,动作吗虽然不如敌对时迅捷,但也是常人不及,让刘成风非常意外的是,这些招式都被瓦徒勒轻易躲过,并且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举动,一轮过后刘成风停了下来,有些奇怪的问“前辈,你怎么不还手,并且好像,没怎么动啊。”

    瓦徒勒淡淡一笑“这不是你正常的速度吧,并且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动呢你的那些招式,我不动怎么躲得过,你的招式虽猛但只需轻轻挪动身躯,腿动身不动,侧身腿不动既能躲过,只有蠢才在对打之中做出多余的动作,简单,既是速度,应该你没有把我当做敌人吧拿出你的真本事,让我看看你的速度。”

    其实在瓦徒勒的心里,对刘成风也是有些宠爱,这小子动作太敏捷了,绝对是可造之材我要想方设法,把他哄回苗疆,为徒为婿岂不美哉,尽量的不要伤到他。

    旁边观阵的阿布托也有些奇怪“我看这成风速度已够敏捷,怎么老泰山还说不正常呢难道平时,他比这还要快。”

    单寻妃点了点头“确实啊君子之侠君子风,与人交手一躲在前二忍在后,其三才是打他个王八羔子并且还搂不住手,今天这样打法,应该是把徒勒前辈看成了自己人,与自己人怎么可以真正的打斗呢他这是在打闹。”

    徒勒尔娜一听不高兴了“大叔你骂人,而且是骂我阿爹,尔娜与你势不两立。”说着就亮出了家伙。

    单寻妃连忙捂嘴“哎呀对不住,对不住啊姑娘,他以前的招式是这样一时间我就说走了嘴了,别生气啊习惯,习惯了,你快看成风,成风又出招了。”

    也就是成风的名字吧能够分散尔娜的目标,她重又看着场上打斗,速度好像是比头一轮快一些,对于神寻妃的解释,也很满意,尔娜点了点头“原来君子侠是这样,身怀绝技却总是礼让在先,有点缺心眼啊不就是傻子侠嘛。”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当然是反话了,其实心里,敬慕之情在慢慢的聚集增加。

    单寻妃摇了摇头“哎怎么能这样说呢,怎么是傻子侠呢礼让是美德,晚辈女孩家,我不与你理论。”说着单寻妃扭头看着苗凡“凡夫子,你看到了什么。”

    苗凡长出了口气“我看到成风肚子里,有绿色的毒蛊。”

    尔娜一听非常的奇怪“这怎么回事,他怎么知道我的药丸是绿色的。”

    单寻妃一听有些紧张“怎么回事,徒勒兄不会言而无信吧,我们要阻止他。”说着就要上前叫停打斗。

    尔娜连忙一把拽住“大叔你怎么可以,放心啦阿爹不会从中手脚趁打斗放蛊的,再说了蛊药在我身上,说不定成风哥主动和我要的呢。”

    单寻妃一听也对“这倒确实,蛊药在尔娜姑娘身上,我们大家看好她。”

    苗草,奚婷,江氏兄弟还有花无病,不由自主的全往尔娜身边从凑,惹的姑娘也是有些烦“哎呀你们干什么呀,围在我这里干嘛看打斗,成风哥不行了他要吃亏了。”

    也确实在场上的刘成风第二轮进攻,拿出了更快一些的速度,但是对于功夫高强的瓦徒勒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你的虎扑我一躲,躲过了迎来的砍柴刀也就是一搓身的工夫,瓦徒勒就有些纳闷,两次进攻都是怒成风饿虎扑食,会不会接着就是胯打呢,我给你屁股来一掌,还真巧,果然是胯打,这一巴掌拍的也够响,不用问,他的腿也要搅两脚,于是瓦徒勒一闪身,照着成风脚底一拳“怎么还是这两下子啊不够快,再来。”

    当然转回来的左砍树右砍树也一样没有力道,被瓦徒勒一一躲过嘴里还训斥着“不够狠,再来从新来,下次别用这几招了我有防备。”

    二轮过后刘成风又停下了手“前辈,你怎么不还手啊只是躲,用了晚辈的招式。”

    瓦徒勒摇摇头“怎么叫用了你的招式你跟本就没有真打,就你这样的我还用出招吗跟个大姑娘似的,没有快也没有力,早上逃跑前吃饭了吗,我要看真本事。”

    “那好吧前辈,你看好了我要拿出真本事了可能也搂不住手,你可一定要小心了。”

    瓦徒勒勾勾手“来吧,别总是软绵绵的让我的女儿,怎么嫁你。”

    刘成风双刀紧握“那好吧用我终极速度,一怒成风,砍柴神功。”

    这一回,刘成风似乎比往常都要快一些,僧道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相比之下,与杀手刺客对打,与前田兵卫打斗时似乎都没有这次快,奔着对方就直冲了过去。

    真的是让瓦徒勒大吃一惊,哎呀不好这小子怎么这么快,我赶紧躲,旱地拔葱鹞子翻身,连跃起在向旁边滚,躲过了刘成风的饿虎扑食并且拉开些距离,比较夸张的闪躲吧连胯打都够不着了,但是刘成风并没有放弃招式,胯打尾巴搅都打空了,然后回转身再来左砍树右砍树。

    瓦徒勒不敢怠慢,我躲,我躲躲躲躲躲,接连躲过了一刀又一刀,这小子速度真不是盖的,也就是招法不变吧又慢到快的,瓦徒勒有个适应过程,当然了苗疆第一高手也不是乱盖的,只不过吃惊的有些晚吧在两轮之后。

    这第三轮瓦徒勒一直是招架之功,刘成风就有些纳闷了“前辈,怎么三轮进攻,前辈都不还手,一直就只是躲。”

    “让你三招罢了,小子你可要注意了我要反击了,现在答应随我回苗疆还来得及,不然,你要吃苦头了。”

    “恕难从命,前辈看招,急速成风。”接着刘成风发动了第四轮进攻。

    一招半式闯江湖,我这傻徒弟呆女婿也真有一套,还是饿虎扑食吗那好吧看我的,于是瓦徒勒顺出两把螳螂刀,勾手一搭一送让过了刘成风的前几招,然后于左右砍柴之时,身形往旁边一靠反手一搭,说了声“勾刀手,长刀化作绕指柔,手中回旋转乾坤。”

    只见螳螂刀在瓦徒勒手里打了个转,也不知怎么搞的保护着瓦徒勒就抓住了刘成风的手腕,接着往身后一带,刘成风也是吓了一跳,前辈居然不怕我的速度,连忙右砍柴,但是身形被往左带刀砍不利,就砍在了自己的左刀上,两把砍柴刀夹着一把螳螂刀,原来瓦徒勒放弃了刀拿住了腕。

    “前辈好迅速啊你的刀,送与成风了吗。”

    “哈哈你拿得走吗。”

    接着瓦徒勒手下一用力扣住刘成风的手向上一挑,挑开了右手刀并且螳螂刀也飞向了半空,然后一捻,二转三抖手,刘成风腕部阵痛而手里的砍柴刀,已然脱落,应该很少有的状况吧刘成风一愣神,但就在这愣神的功夫,瓦徒勒直右腿抬左脚说了声“顶胯,走你。”

    这应该也是个做不到的动作吧刘成风因为是扑砍,身子还横在空中就被瓦徒勒带向了左侧,等于是拦腰悬空和瓦徒勒就像个十字,而刘成风的胯打还没有打出,就被对方顶了一下,并且瓦徒勒是左腿向右踢贴身而踢,还能弹腿笔直,等于身体是拧着个呢还能踢得那么有力,一下子刘成风就被踢出老远,好在旋身落地站稳了脚跟再看看左手,砍柴刀已经在对方脚下,而半空中螳螂刀,也被对方稳稳接住,这前辈比我还快吗刘成风心里暗暗佩服“前辈,竟然打落我的刀,你玩真的。”

    “废话,即便是你已经和我家尔娜成亲,武功不济也该打,不成器的东西,再来。”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