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88章 迷药之谜

第88章 迷药之谜

作品:《明英荡寇志

    原来殷姜的几个弟子,不光是神志不清的被操控了行为,而且个个都是药人,身上湿漉漉的粘液就是之药,通过皮肤渗透发挥药性。

    就像拍花子的药,那些人贩子往你肩上一拍就会任人摆布,当然这只是传闻,虽然历史上确有蒙汗药和药这两种说法,速效昏厥到还有可能,任人摆布有些邪乎,按现在医学来解释是非常难以实现的一种传闻吧,那殷姜是怎么做到的呢。

    兴奋剂能让人发挥潜能,一些毒品也能让人狂跳不止,还有一些草药,应该也属于毒品范畴吧因为其本身有致幻作用,或内服或外用吧引起中枢神经的麻痹,产生幻听幻视或其他幻觉。

    殷姜很小的时候就跟各种各样的毒草药打交道,当然知道哪些毒草药作用与肢体哪些作用于大脑,并且他所熟悉的毒草药,大多出自于墓穴,和师傅一起盗墓的时候就发现了一种毒蕈,一种在陆地上也能寻见被人们称为走野老的毒蕈。

    应该说致幻植物的作用吧非常的离奇,有的毒草药在人误食后,会看到面目狰狞的怪兽迎面扑来,或者感到自己手足离体,在一刹那间竟会腾云驾雾般地飘动起来。这种物质猫吃了居然会怕老鼠,而老鼠吃了却不怕人,犹如醉汉,行动蹒跚。

    现在在医学上解释的致幻幻觉多种多样,比如小人国视幻觉症,有一种中毒患者白天只感到头昏眼花,可是一到傍晚,就会看到许多穿红着绿、又矮又小的陌生人把他团团围住。患者觉得自己被挤得无立足之地,于是大吵大闹,躁动不安。

    还有一种视物显大性幻视,在幻视病人的眼睛里,偶尔,小人也会在瞬间变成巨人,它们有数丈之高,顶天立地,压将下来,使患者惊恐万状。

    另外还有一种被称作木僵的症状,中毒后,可使人出现幻听,觉得空中有人喊他,对他讲话,于是照其命令行事,不知疲劳地日夜奔跑,然后又在一处发呆,发愣,形如木偶。

    走野老的毒性就是能产生一种幻觉作用,如果说年纪大一些或者说体质较差的人误服用之后,在奔跑的过程中大多就已经猝死身亡。

    当然光是这些药物,还不能达到操控人的作用,必须要一些催眠的手段。

    殷姜的方法,可能他还不知道催眠这个词,他只是亲自尝试过这些毒药,知道是什么样的幻觉,为的是找到可以利用的心理弱点,对出现的幻觉加以利用,比如说木僵的空中喊话,显大性幻视的惊恐不安让你拼命地加以反抗,这就应该属于是催眠的范畴吧利用弱点对症行令,其实过去的巫师和巫术,都包含些催眠的成分,为的就是让别人相信吗达到骗人的目的。

    在掌握一些致幻草药之后殷姜开始大肆研究,就是他的试验基地,这些事在武真教他是做不来的,只能将成品药送给殷羽风,而殷姜培养毒草药,都是以人肉为肥料人血灌溉,可以说为了他的邪恶理论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他要做一个活鬼王。

    这一次呢为了饮血刀,殷姜的几个弟子都是事先在他的药池中浸泡,那也是他处置叛教之人的酷刑所在,池,泡过池之后再无反叛之心,甚至说就成了没有心的行尸走肉,不过这种症状吗,只能是维持一段时间。

    所以呢只要是皮肤沾染了几个药人身上的粘液,渗透皮肤就会发生一种中毒的症状,单寻妃等人一直都以为药人们湿漉漉的外衣,就只是故弄玄虚增加恐怖效果,腐尸流汤还散发恶臭对方是在故意恶心人,并没有想到能沾染毒药,更没有想到会中毒。

    而在乱斗之中呢只有刘成风,奚婷,苗草没有中毒,连单寻妃此刻,也都恍惚若醉听到脆铃响动,他使劲地摇摇头睁睁眼,盯着殷姜手中的铃铛一动不动。

    殷姜还在念念有词“寻妃王,没有听到我在叫你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你看身旁这么多恶人他们要消灭你,还不快去打啊铲除恶人,保护自己保住你的主人,去消灭他们。”

    竟然单寻妃也转过了身,开始还动作缓慢,未及两步之后整个人全变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对着乱斗的人群冲了过去,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逍遥寻梅手,然后不分敌我不管是谁抓住就打。

    中毒之下逍遥寻梅手并不十分标准,几乎等于散手吧什么招法都用,但是和那几个药人还是有区分的,像单寻妃黎豹和秦珍珍等人,事先没有经过标靶的训练,没有面对过穿着他们自己服装的靶子,所以他们见人就打,好在药人和单寻妃这些人,都没有兵刃,中毒的武功高些,而药人,全无痛觉,一群人混乱的在交战气势都挺凶,但是都没有必杀技。

    而那些药人呢也都是被灌输了所有外来人的形象,只要够着的就乱打一通,所以退出打斗圈的人,能有喘息的机会。

    奚婷因为一直是步步退让吧,失魂落魄的样子惊讶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而苗草呢武功不高伸手还算灵活,再加上刘成风的保护,所以保持着星星的头脑。

    可是这个野小子对于苗凡的保护,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凡夫子并不是积极主动地躲避,一直都是捏呆呆的发冷不错眼珠的看着混乱的激斗,因为这个凡夫子有一种听天由命的状态吧,自己不知道跑,总觉得一切都在劫难之中,一个鞭长莫及吧刘成风分身无术,竟然被药人乱扑到机会,抓到了苗凡身上,很快的苗凡也发疯一般,牤牛撞山,干巴人也打起了架。

    苗草已经吓得惊慌失措,一边手指着人群一边大叫“成风哥你快看,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他们打起来了,还有寻妃叔他怎么了,成风哥我好怕啊你看婷儿姐,她怎么了。”

    刘成风拽着苗草躲躲闪闪“我也不知道啊这是怎么回事,寻妃叔你疯了不成,快不要打了助手啊。”

    但是毫无作用单寻妃越战越勇伸手已略见高低,苗草吓得几乎哭了出来“怎么回事越打越疯了,成风哥你快想想办法呀你看那边,婷姐姐她怎么回事,呆傻了不成。”

    刘成风推了一把苗草,接着连忙跑到奚婷身边摇晃着她的肩膀“醒醒,醒醒,仙子姐姐你在干什么呀别发愣啊。”

    奚婷一手抱着刀,一手指着众人“鬼附身,这世上真的有鬼啊他们被鬼附身了。”

    刘成风大怒“胡说八道,即便有鬼大白天的怎么会附身呢,都是那个盗墓贼作乱,我去废了他。”

    这时一旁的苗草也被假苗草纠缠,一边躲一边不住的大喊“成风哥,快来救我啊救命啊。”

    刘成风连忙跑过去拽过苗草,同时一脚飞踹将假苗草踹断了腰骨,被踹的整个人叠着就飞了出去。

    就是因为刘成风一直是用手拉人,用脚踹人,穿着鞋才没有中毒,没想到这时单寻妃扑了过来,寻梅手一下子就抓向了刘成风的臂膀,刘成风并没有躲,而是一反手攥住了对方两手腕,使劲地摇晃着“大叔你怎么了,寻妃叔你怎么了,我是成风啊。”

    单寻妃目光呆痴,不管不顾的使劲挣扎着,甚至还想用嘴的去咬刘成风,成风不住的闪躲“大叔你醒醒啊,不要再打了,真的是鬼附身了不成。”

    此时殷姜,狞笑着向奚婷走去“呵哈哈,婷儿丫头你怕了吗,你的大叔你的珍娘你的好朋友,他们都已经成了我手中的玩物,不过是一群人偶,这世间并没有鬼是我让他们变成了活鬼,不过你放心婷儿丫头,只要你答应我做我的阴间的妻子,我就会让他们恢复原样。”

    刘成风听闻此话连忙大喊“不要答应他,仙子姐姐他骗人的,用你的饮血刀,快斩他呀杀了他,一切都会结束。”

    奚婷不知所措,只是不住地后退“骗人,你不要过来,你是鬼,他们被鬼附身了你为什么这么做。”

    看来是中毒太深了,此刻的奚婷坚定世间有鬼。

    殷姜非常得意“你放心婷儿丫头,我不会对你那样做的并且只要你愿意,我会改变这一切的只要你答应我,现在,把你的饮血刀给我,都是这破刀惹的麻烦,让我来帮你处理。”

    奚婷有些犹豫“那你要放过珍娘,放过豹叔,放过所有的人。”

    殷姜慢慢地伸出手“放心我会善待他们的让所有人都快乐似神仙,现在婷儿丫头,听话,把这害人的刀给我,我们一起去拿解药,然后,这一切都会结束的。”

    到底是纯真女侠,奚婷本不该行走江湖的人,因为她的仁慈善念,因为被亲人朋友的现状所胁迫,更因为她信念上的不够坚定,误信了鬼话吧而此时刘成风的喊叫,似乎在五里之外小的根本就听不到,只有面前殷姜的缓缓地催促不断地重复把刀给我呀这才是真正的祸根,让我们一起去营救你的亲人,再晚就来不及了。

    鬼使神差一般奚婷真的就拿出了宝刀,慢慢的伸手递到了殷姜面前。

    喜出望外的殷姜并没有伸手接刀,而是一把攥住了奚婷的手腕,沁透骨髓的舒爽这可是,妙龄舞娘十八少女的手啊,温润滑嫩,殷姜兴奋的抖了下身子慢慢的凑到奚婷旁边“这就对了婷儿,让我们去看看你的新房,解药就在那里,很快的你的亲人就会恢复常态。”

    被这冰冷的手一触碰,似乎触电一般一股寒流沁透全身,纵然浑身无疑也是无法使出,奚婷竟然跟着殷姜的牵引,慢慢的迈开了脚步,应该说殷姜并没有使用药物,却达到了若同催眠的效果。

    另一旁刘成风真的是有些急了,大喊着仙子姐姐不要啊,松开手掉头就要就要奔跑过去,单寻妃就势一扑,也就是刘成风的速度吧,换别人这一扑准保被抓到,也可能是中毒的原因吧单寻妃的速度没有抓到刘成风的手,却是扑倒在地死死地抱住了他的一条腿。

    苗草上来死命地捶打踢踹着单寻妃“大叔你干什么呀他是成风哥,你快放开他呀。”

    刘成风只得回过头来“你干什么,他是寻妃叔。”

    而另一旁的奚婷,眼中似乎已经没有了一切,只是茫然地跟着殷姜走。

    这个时候身后追过来一个白衣身影,最厉害大喊着“呔,孽障胡作非为颠到江湖,看我今天不结果了尔等狗命。”

    殷姜一回头,顿觉不妙,连忙扔出了一颗霹雳珠,一阵烟雾之后,和奚婷消失的无影无踪。

    飞来的白衣女子正是李空空,自从得到殷姜就是武真教鬼武堂主的消息后,她便多方开始调查一直没有找到线索就想起了曾经细腰峰下的山木村,被人们称作一定有其原因,所以就赶了过来,也是原先就知道这个地方,没有走冤枉路,而看到单寻妃烟箭信号的高帆杜宇,这次却是找错了方向,就在殷羽风所搭建的好多半扇房舍,爬满绿植的假象处,迷失了方向。

    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人来支援,就是来的稍稍晚了点,谁也没有想到殷姜会有忍者的霹雳珠,李空空落到地上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了殷姜奚婷的身影,正想胡乱追出去,却被刘成风叫住“前辈,这怎么办啊他们都被鬼附身了。”

    李空空回过身来,看看胡乱打斗的众人,那些药人几乎已全被打倒在地,剩下的都只是自相残杀,连自己的徒弟秦珍珍,也和黎豹打得正欢,连忙的妙舞腾空,兰花点穴手施展银针,左点右飞针的将众人锁住穴位。

    混战算是结束了,但是清醒的只有几个人,刘成风非常的着急“这怎么办啊前辈,我们该去找仙子姐姐,可是去哪里找啊这些人怎么办。”

    李空空长出了口气“我应该早想到细腰峰的,不然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是殷姜的地盘。在这里跟他斗难免有些吃亏,先把众人救醒再说,胡乱地用什么办法吧泼凉水抽耳光,或者内力灌输,他们只是中了迷药应该不难救助。”

    独门毒药独门解,但是迷药,并不是很厉害的东西,并且也不是蛊药,应该一时半刻的自己也会解醒,所以一些刺激性的手段,也会产生一些作用。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