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85章 镇魂锁棺

第85章 镇魂锁棺

作品:《明英荡寇志

    虽然有苗凡在,但是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太慢,别看他是个瘦干巴,不能跑,但是可以不停地走,甚至就是别人歇脚吃饭,他都不带停歇的,总是边吃边走。

    这让单寻妃十分满意,并不是想他这样做,只是欣赏他,是一个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跟这样人交朋友,非常的轻松简单。

    这一路上呢只是疾行,并没有用到轻功,对于会武的人来说,还是比较闲在的,真的是给了奚婷好多机会,总是追着刘成风打,应该说兰亭小馆的怒气还没有消吧,死豹子你竟敢绑我,还堵嘴,这事咱没完,除非你吃屎。

    而苗草呢总是在中间拦阻,啊,还吃屎啊那么严重,换换别的好不好要不然,我替他吃吧。

    这个怎么可能呢,钱难挣屎难吃女人不好惹,这些,刘成风还是知道的,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要小丫头带我受罪,苗草你甭管,咱谁都不吃,当时也是情况紧急我也是万般无奈,仙子姐姐你讲点理好不好。

    哎呀,你说我不讲理,好你个死豹子,看我不整死你。

    刘成风也不还手,只是一味地躲闪,嘴里还喊着,我躲,我忍,我一躲再躲,一忍再忍。

    这话搁别人说还行,但是刘成风,都知道他一躲在忍之后是什么,所以奚婷就更生气了,哎呀,怎么回事,你还想还手是不是,我叫你躲,我叫你忍,有本事你别躲啊不要忍。

    但是刘成风对奚婷的一躲二忍,还真不是以前的意思,他不住的解释,没有啊我没有别的意思,怎么会还手呢你别误会,想都没想。

    苗草根本就追不上两人的速度,于是向江白江墨求助,怎么做兄弟的你们两个,大哥被打也不去帮忙。

    江氏兄弟笑了笑,这种忙,不帮也罢,帮了,反而会越帮越忙。

    然后苗草又求助单寻妃,大叔这里你说了算,威望最高了他们都听你的。

    单寻妃摇摇头,哈哈丫头,这个我还真不能管,奚婷的眼里,我算哪根葱啊,再说我也真不能管,我怎么看成风,好像还挺享受。

    最后还是秦珍珍管用,看不下去了就训斥一句,丫头,不要闹了,你这成何体统都有了外号,淘气侠了。

    还真别说,也就秦珍珍能镇唬住奚婷,被这一声训斥,奚婷立刻就停住了手,只留下一句你等着,等着瞧。

    但是淘气侠只能消停一时半刻,过不了多久,看珍娘没太注意,她便又开始了追逐打斗,于是刘成风只得跑的更远,去追赶在前边的苗凡。

    这样行程有五六天吧一直都是欢声笑语,人多自然是热闹了行路也不觉得累,不知不觉的就出了九岭山,很快又到了连云山,众人并没有觉得什么异样,但是单寻妃,开始提高了警惕,因为他知道这一次要挑战的,是个不会武功的殷羽风,和神秘诡异的墓盗殷姜,这两个人,远比武林高手要厉害得多。

    行路连云山的第二天,也就是快到细腰峰的时候吧,单寻妃的警惕性越来越强,甚至有些紧张,再走,就是该选择路向的时候了,是绕过细腰峰南,还是绕路北,或者说沿山脚下经过,眼看就要到岔道口了都还没有做出选择,为什么殷羽风,还没有采取行动,难道真的避无可避吗。

    苗凡还是甩开众人走在最前边,先行到了三岔路口,说也奇怪他没再往前走,而是停下来等着众人,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前方。

    跟上来的是奚婷刘成风,当然了又是因为打斗,追逐着就来到了苗凡身边,怎么回事,怎么不走了凡夫子,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顺着苗凡的目光,奚婷刘成风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三条小路,宽窄差不多的土路吧两旁都长满杂草,但虽然是望山三条路,却是看远看不了近,细腰峰就在前边,看得见沙漏型的山峰,却是看不到路的尽头,应该他们所在的位置,不是在坡上,就是在坡下,所以好像路与峰之间,有条断带。

    苗凡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嘱托两人“你们也不要往前走了,还是等等寻妃王吧该走哪条路,要他拿个主意。”

    奚婷立刻感觉到不对“要过了吗这还用问,我们走南路,绕过细腰峰南。”

    刘成风连忙安慰“还是等一等吧,寻妃叔比较有经验。”

    奚婷不住地摇头“我不管,反正我不过,就选择南路。”

    “那你先走。”

    奚婷有些结巴“我,我干嘛要先走,那咱们就一起等。”

    不一会,单寻妃等人也跟了过来,看到苗凡的表情,忍不住就问“你在干吗呀凡夫子,你看到了什么。”

    苗凡毫无表情的盯着前方“我看到了鬼。”

    一句话把奚婷吓了一跳“什么,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世上哪有鬼,那你说,那鬼什么样。”

    苗凡长出了口气“应该说我所看到的东西,都是些模糊的景象,并且和实际遇到的还是有些差别吧,但是这次我所见,真的是以前从没有过,蓝面绿头鬼,一身白衣还没有脚。”

    奚婷连忙大叫“不要说了根本就一派胡言,自己编的吧大白天的,哪里会有鬼,不要再胡说了。”

    “是你让我说的,我眼见并非为真,但也绝不是编的。”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你个苗干巴坏得很,信你才怪。”

    单寻妃也联想不出苗凡所见,但是发现了状况,反而他倒轻松了许多,不慌不忙地安慰着大家“不要怕,这世间本没有鬼,只不过有人装神弄鬼,那凡夫子,你所看到的装扮,是这岔道口的哪条路。”

    苗凡摇了摇头“我只是看见他在前方,应该我们避无可避。”

    苗凡之所见,是先见是预见,或者说他根本什么都没看见,而只是预感,心里所想,但是每次他感觉到的,大多一应发生,不知道这小子的第六感,为什么这么强,颇有些神秘。

    奚婷当然不乐意了“怎么会多不过呢我们不过不就可以了吗干嘛非要走那条路,这怪吓人的,咦,草儿姑娘你怎么都不带害怕的,这里就你比我年纪小。”也是刚刚发现,居然身边的苗草,全无畏惧。

    苗草十分淡定点了点头“嗯,我不怕,只要有成风哥在,我就不怕。”

    奚婷白了一眼刘成风“他有这么大作用吗还能定气安神,难道小豹子你就不害怕吗。”

    刘成风摇了摇头“我不怕啊有什么好怕的。”

    奚婷终于服了软“那小豹子,以前我总罩着你的对不对做人应该讲义气,现在换你来罩着我了对不对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兰亭小馆的事了,你应该会答应吧我说的没错吧。”

    刘成风深情的点点头“放心吧仙子姐姐,有我在,不会让你受一点点伤害的。”

    苗草有些吃醋“那还有我呢成风哥,你该不会不管我吧。”

    刘成风也点了点头“怎么会不管呢草儿姑娘,你对我那么好。”

    单寻妃摇了摇头“好了好了你们几个,别在这磨叽了,快说吧现在咱们,该走哪条路,这一次,咱们随你们的意。”

    奚婷一指左手边“我只知道这边是南,走这条路,应该能顺着峰南绕过去。”

    于是听从了奚婷的意愿,一行人踏上了左手边的路,理论上,这应该是最南边的路,也就是绕行细腰山峰,给人最直接的感觉,这样走,应该可以避开山北脚下的。

    细腰峰并不大,或者真的可以说就像一块巨石一般,或者说两块大山石叠加一起坐落在一个山坡上,就像一个山柱一样立着叠加一起,上下稍粗中间微细所以被称做细腰峰,而承载这巨石的山坡呢,也就是基座下吧路真的是很多,往南是上坡往北是山脚,不过因为坡太多吧所以每条路,都望不太远,总有断带阻挠视线,而且草的样子,杂草的种类也大多一致,所以很容易迷路。

    但是东南西北还分的清的,有山峰和太阳的位置为证,奚婷坚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走了没多久,就碰到有位老人在搂草,当然要加以验证了奚婷就上前询问,老伯伯你在干什么,我们走的路,是不是细腰峰南。

    老人点了点头,没错你们走的是对的,南路可走北路不可行,因为北坡脚下,有个村子是挨山脚最近的存在,常年没有人去了怪瘆人的,就照着我指的方向,没有错你们很快就能绕过去。

    单寻妃仔细打量了一下老人,灰眉白发花胡须,和颜悦色纹理肤,给人的感觉,地地道道的本地长期劳动的人,手背带着皴手心还有老茧,说话也带着口音,虽然他并不太熟悉本地口音,但是老人的话很流利,并不像刻意所为,应该可以相信吧。

    因为没有找到疑点,就顺着老人所指的方向,这也是大家认为对的方向,继续赶路,但是没走多久,绕过一个山坡,竟然想不到的是又遇见了这位老人。

    未等奚婷纳闷,老人却先开了口,呵呵真的是有趣啊你们怎么,又绕了回来,没按照我指引的方向走吗。

    怎么,这还是原来的地方吗,单寻妃抬头看了看山峰和日头,奇了怪了这细腰峰顶太小了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就像是一根旗杆,而太阳一直是跟在旁边,此时的方向,还真的不好辨别。

    老人再次指出了路,应该还是原来的方向吧并且老人,多嘱咐了几句,这里草型,坡段,尤其是引路的细腰峰,特征都差不多,接近正午时分了看太阳管不了太大用,顺着自己的方向走往前看,应该很快就能走过去。

    众人在此按照老人的指引,这一次,并没有再走回头路,说这是老人回家了也说不定,反正是没有再遇到,但是有让奚婷更恐惧的东西,前方不远处两间荒弃的村舍,墙壁房顶爬满了绿植,房间内黑洞洞的。

    这不就是荒弃的房屋吗,我们走错了进了了,快返回,我才不要在这里走。

    任凭众人怎么劝,奚婷执意要往回走,谁说都不行,秦珍珍都镇虎不住,没办法,众人只得依从,反正走到哪里都不怕,个个都是会武功的人,当然了只有奚婷,怕鬼不怕人。

    但是这个时候单寻妃,已经开始寻找刚才那老人的疑点了,实际上从二次相遇他就有些怀疑,现在看见两间村舍,更有些忍不住了于是向众人,说出了他的疑问,你们觉不觉得刚才那老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秦珍珍摇了摇头,总感觉不对,但是说不出哪里,不如寻妃王,召唤你的同伴吧高帆和杜宇,看看他们在不在附近。

    单寻妃拿出联络的烟箭,向空中释放了一颗,看着划过天空的一道白烟,单寻妃终于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个老人,太干净了。

    黎豹不由得就问,怎么回事,有什么不对的吗。

    单寻妃点点头,那个老人手被有皴手心有茧,这个季节,怎么会有皴呢天气潮润,上年纪了皮肤不好带些纹理不足为奇,但是山居人,有老茧代表经常劳动,如果是上山的话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干了半天活他手上一点泥都没有,真的有些说不通啊。

    刘成风好像明白了一点,他挠着脑袋说,好像是吧,想我在山林的时候,根本就是个泥孩子,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奚婷只觉得头皮发炸,啊,该不会,那老人就是鬼吧,哎呀怎么办呀我们撞见鬼了。

    秦珍珍连忙握住奚婷的手,别怕婷儿,哪里有什么鬼啊是坏人,我们撞见坏人了,不过没关系的我们并没有按照他指的方向走,见到荒弃村舍,我们不是转路了吗是顺着你的意思走的。

    确实是改变了方向,顺着奚婷的意思走了没多久,也就是绕过一个山坡吧一行人来到了一座很整洁的宅院面前,宅院很大院前的路也很干净,看样子,这应该是村口第一家吧,并没觉察什么异样,只是感觉这个村子很冷清。

    但总算是人住的地方啊并没有爬满绿植的黑洞洞的房子,奚婷也没感觉到害怕,看这村口大户,好大的院落啊像个作坊,真的是个作坊啊门前还挂着牌子镇魂锁棺,啊。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