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书屋 > 明英荡寇志 > 第94章 无聊打斗

第94章 无聊打斗

        谷秀夫的穿梭十字斩,就是团身在空中,很砍柴刀差不多吧左劈右砍,或者是横劈竖砍,只不过劈和砍都是同一只手。按照他的刀法,从不把身体的全部展现给对方,所以是团身在空,好像在空中钓鱼般不过是身体稍稍前倾。

        应该说这一招呢谷秀夫的速度是高过刘成风,因为是单手操刀,十字花的刀看不出前后,并且他也是随意掌握,指不定横在前或者竖在后,几乎是别人一刀的时间他能使出两刀,但是缺点,就只有这两刀。

        忍者嘛,大多是一击必杀,刺杀性的任务,并且倭人武士的斗法,也是喜欢像回合制的对攻,就像是马上将二马错蹬,一击冲杀之后交换身形相互换了方向位置再来第二次回合,作为刺客来讲第二刀很可能就使自己置身险地,所以这十字斩并不像刘成风的砍柴刀是一刀紧似一刀。

        这一回吧算是刘成风捡了个便宜,就是谷秀夫的锡箔金面,两个人一个团身一个前冲,有了第一回合的经验谷秀夫就以为自己,掌握了对方的路数,所以这次,他没有采取下势,而是中上的横冲拦截式,向下砍劈,也确实刘成风的路数并不多,二次进攻仍然是左砍树右砍树,接着应该是胡乱砍树,但是这次,他的胡乱砍树没用出来。

        应该是赶巧了吧刘成风身子前冲,谷秀夫身子腾空,自上而下地想要在刘成风的脑子上来一个十字花,但是未及近前呢刘成风眼前一晃,被个金面金披肩拿着亮刀的人,晃得睁不开眼,这该如何是好啊可是在对战之中啊,刘成风连忙双手护眼两把砍柴刀在头上乱晃,只听铛铛两声,十字花全打在了两把砍柴刀上,同时两人身形已错,而谷秀夫也没有准备第三刀,他没有办法再拿出相同的速度,只是暗自惊讶,不是说这小子不会防守吗,怎么我最快的一招,就这样被轻易地躲过,真真气煞我也。

        刘成风确实不会防守,之前的打斗也几乎没有防守过,但是这一次的举动,是本能,是害怕,是条件反射,也是他第一次开始认识到防守的重要性,任凭我的刀再快,对方一身行头我就毫无办法,那我的砍柴刀是不是纰漏太多了,如果对方再有个第三刀,我命休矣,是不是该好好的改进一下呢。

        这二回合过后呢两个人也是互换了位置,各自站稳身形谷秀夫上下打量了一眼刘成风,不由得点了点头“不错不错,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子能躲过我最快的一招。”

        刘成风摇了摇头“算你走运,我没想躲,风雨倭寇势不两立,我想一刀就要了你的命,技不如人在下无话可说,你也不必有意嘲讽。”

        谷秀夫没听明白,答非所问吧“可惜我没有办法在同一时间砍出第三刀,应该说我今天真的是遇到对手了,不过你不要太得意,虽然十字斩是我刀法中最快的一刀,但是其他招法,同样厉害,我们再比过。”

        于是两个人再次打冲锋斗在了一起,但是真的很奇怪,刘成风怎么也使不出他的第三式,打他个王八羔子,砍柴刀法没了,就只是一躲二忍,并且这样的话,刘成风的缠打式搏击,也随着对方变成了回合制,就是冲锋错身,调换位置再冲锋,在二人相错的瞬间,做出反应。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就因为谷秀夫的一身装扮,金披风银腰裙银靴金粉手和金粉面,据说现在日本的金粉游戏就是根据当时作战而来。

        本来这一身亮堂堂的装饰,是为了夺人二目,虽然这目的达到了,但是也改变了刘成风的打法,从攻击变成了一味的防守,只是观念的转变吧想不到刘成风的防守,同样的十分迅速。

        谷秀夫还一个劲的都是高打低,从上往下压的招式,什么晴空霹雳斩,幻影旋风杀的,他好像故意的借助日光,把自己亮甲的优势想最大的发挥。

        这一番打斗吧也是十分的激烈,有些回合制的原因吧需要的场地也要足够大,被谷秀夫追逐着,两人从村内打到村外,优胜略势十分的明显,一直是谷秀夫占据着上风。

        刘成风的防守虽然被动,但并不费力,应该说以前没有这样打过吧有些不太适应,或者说要换作中原武林的传统套路打法,乍一转变风格肯定会吃些亏的,也就是因为谷秀夫总是一招然后再一招的打法,没有什么组合性吧,让刘成风的速度很快就能适应过来,所以他的防守并不吃力,只是对对方的亮甲,心存芥蒂,总是找不到适合的时机,变守为攻。

        就这样打斗了一段时间吧谷秀夫越战越勇,刘成风也毫不费力,但是二人的心理,一个得意,一个焦急。

        这时候黎豹秦珍珍也已经打退了西条英姬,有些欺负人把二人联手高出对方许多,并且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吧互相都有个照应,让西条英姬事先准备好的陷阱,都威力减半,并且秦珍珍对于机关术数,也是略知一二的,最后西条英姬看取胜无望,只能借树遁逃走。

        很快的单寻妃也赶了过来,看到众人都在围观二人的打斗,有些意外,怎么回事啊谁能告诉我,这一次小豹子怎么怎么磨磨唧唧,居然比不过我老人家。

        奚婷回过头看着踉踉跄跄的单寻妃“大叔你没事吧,上哪去打斗了都不见你们身影,真的让人很着急啊。”

        单寻妃心里说,不见身影就对了,我能让你们看见我挨揍吗揍得还不轻,不能够,不管费了多大劲,命都要搭上了回来也要泰然自若,这才叫男人,于是他微笑了笑摆了摆手“哈哈着什么急啊我是谁哦寻妃王,为我着急那不多余吗武功高强啊我,区区一个前田兵卫算得了什么,不过有句话还真得谢谢你奚婷,你知道前田兵卫跟我用的什么招式吗,你教他的螳螂捕蝉,他刻意要打出悬空刀,这不等于拱手认输吗你教他的那些,都是假的吧,对吧婷儿丫头。”

        奚婷笑了笑“有的真有的假,不知你赶上的是哪一招,都要是假的前田未必会相信,所以要有些水分的,不过大叔你没事就好。”

        单寻妃连连点头“对对,我一定碰上的全是假招,其实真要是鬼忍剑的话,我还真有些麻烦,想不到那个蠢材,现学的一招半式还想跟武林高手显摆,不找输呢嘛让我這一顿揍啊,不说这个了,成风他今天怎么回事,打了这么久,豹速哪里去了。”说着,仔细的看着打斗之人。

        奚婷也有些不理解“不知道啊小豹子今天的表现,我一直是追着珍娘看的也是刚来到这里,小豹子的一躲二忍没完没了,风与倭寇不是势不两立吗,打他个王八羔子呢怎么不打呀,不过好在今天,他一点没有受伤。”

        单寻妃仔细观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没有豹速,这小子还不够活泛,是因为缺少点睛之笔,他的豹眼瞎了。”

        奚婷不解地看了眼单寻妃“你说小豹子瞎了吗,不可能啊他防守还是很迅速的。”

        单寻妃笑了笑“这倭人武士的打法有些像回合制,而忍者大多一击必杀技,应该说这样的打斗吧对于刘成风的防守练习非常适合,因为缺少了紧凑和组合连贯性,从一招一式的防守练起,但成风并不是在练习防守,因为对方的亮甲装扮,金粉人面他看不清楚,有些晃眼,但是他不敢露出太大的反应,因为谷秀夫,很得意这种办法,而成风呢也是找不准时机,变化之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晃到眼。”

        奚婷点了点头“原来他是刻意装的不在意对方的亮甲,但其实光线对他的影响很大,这样说的话,小豹子岂不没有了胜算。”

        单寻妃摆了摆手“也不尽然,进攻不光靠眼也要靠感觉,防守也是一样,应该说更重要吧闭着眼听刀声,感觉凉风能做出防守,但是进攻还要看清对方不断在变化的身形手法,可能小豹子心里很急,能耐下性子,无奈,也实属不易,不过很快,对方的优势就会消失,只要天一黑下来,小豹子的砍柴刀,无人能敌。”

        奚婷长出了口气“啊,还要等到天黑,在这,能不能快点啊大叔,你想想办法。”

        单寻妃仔细寻思着“这个谷秀夫吗伸手也真是敏捷,影武士的称号理所当然,所用招法吗也是新鲜独特,今天真的是让我开了眼了,不过他和小豹子的速度还是要差一些的,全仗着装扮上的优势,想要克彼之优势,也不是没有办法,婷丫头,可否借你面纱一看。”

        “啊,”奚婷好像明白了什么“大叔,色大叔,你不要打面纱的主意啊那是我虹舞楼的标志。”

        单寻妃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哼,反正我无所谓,要不就等到夜宿,要不就趁早结束战斗,你瞧着办。”

        江白江墨也一旁求情“婷姑娘,你不如就帮帮忙吧总这样打下去,我们怕大哥会吃亏,一直是在防守看着好揪心,你不是说要罩着我们大哥嘛一条纱巾算的了什么。”

        奚婷不肯退让“丢了面巾等于被逐出师门,让一个臭男人带,这和丢有什么两样我还能要得回来吗,要回来我还怎么带啊他脸那么大。”

        单寻妃摇摇头“其实说实在的,你那面巾好用不好用还不知道呢,先要拿来看一看,没准的还一无是处呢。”

        奚婷有些生气“这不可能,虹舞楼的面巾,遮光不挡物,透气不粘汗,即便是遮上眼睛,也丝毫不影响视力。”

        苗草摇摇头“说那么好听有什么用,都不肯借来决定胜负,好生小家子气啊留在你那里派不上用场,不就等于一无是处吗。”

        奚婷有些委屈“珍娘,你看他们。”

        秦珍珍点点头“没事的婷儿,珍娘在的,寻妃王,我这里有块面纱,和婷儿等同面料,你看合适不合适。”

        单寻妃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这要说起来吗你在我心里,可是五艳之一,身份比晚辈要金贵的多,怎么好讨要你的东西呢。”

        秦珍珍拿出了自己的面纱递到了单寻妃面前“没什么,面纱我可以丢,无所谓门派不门派,五艳只是当年事,旧时风韵今不在,先看看吧如果合适,尽管拿去用吧。”

        奚婷非常的感动“珍娘,这可以吗。”

        秦珍珍笑了笑“没什么的你还要找寻刘天泽,并且虹舞楼迟早也是你的,珍娘只要有你,看就足够了。”

        “那好吧,我先看看合适不合适。”单寻妃接过面纱,蒙在眼上看了看四周,透如蝉翼真的是清晰的若同没有阻隔,只是光线变得有些暗,然后又看了看太阳,还是有些耀眼,在看打斗之人,谷秀夫的装扮如常人一般,再无闪亮之处。

        这要说呢应该是一些光学原理吧,眼睛,面纱,和被视物体的距离上的不同,所产生的不同效果,就像丝袜蒙面的劫匪吧,一般人是看不清劫匪的面目,但是劫匪看你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而虹舞楼的面纱并不是为了这当眼睛所用,但是效果等同。

        单寻妃高兴的点了点头“嘿,有这个就成了成风必胜,草儿,是不是在担心你的成风哥啊叫停他们,片刻再战。”

        苗草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水壶走上前去招呼着两人“来来来你们两个先停下,打这么半天了了你们不累,我们看着都累了,来来来心喝点水,休息一下接茬在打。”

        刘成风连忙跳出圈外护在苗草面前“草儿,你捣什么乱快离开,刀剑无眼这里危险。”

        谷秀夫也停下了手“丫头,你什么意思。”

        苗草笑着指了指身后“你们打的是很精彩可也要看看别人,乐不乐意看,磨磨唧唧的怎么就没完没了了呢,先停下来,喝口水歇歇,然后想想怎么才能快刀斩乱麻,这天也不早了战斗迟早要结束的。”

        刘成风谷秀夫向苗草身后看了一眼,只见单寻妃秦珍珍等人,两两相对盘腿席地而坐,有划拳的,有聊天的,有下石子棋的,有的干脆就在打盹。

        谷秀夫挠了挠头“我们打的慢吗打了有多久,我一直是占着上风的都没人喝彩吗,是不是,我真该好好琢磨琢磨了怎么样才能更精彩。”

        刘成风也无话可说“行吧,我随你。”

        (本章完)

        。

  https://www.myshu.org/11/11285/84698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yshu.org。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