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81章 土遁所在

第81章 土遁所在

作品:《明英荡寇志

    尚红鸾和傅青鹅就潜伏在小馆周围,没想到奚婷等人来得这样快,甚至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准备,危情已至眼前。

    至于路上生过什么,酒里有没有毒,姐妹二人并不知道,偷偷的她们潜进厨房,观望着外边所生的一切,看到众人被制,二人也是非常的着急。

    怕人质受到威胁当然不敢轻易现身了,再有就是这酒里下毒,打退忍者已经不是什么主要目的,为的是他们手里的解药,一般的各有各的配法,所以拿到解药才是真正目的。

    就在束手无措之时,看到厨房内的水缸旁边,有一圈不染尘埃的痕迹,应该是水缸被挪动过了,于是两人挪动了水缸,果然现了土洞,这应该就是五行遁法的土遁所在了。

    先前说小馆周围并没有多少可以隐蔽的屏障,而舞腾碧能瞬间出现在刘成风身后,可能也是借助了这土遁之法,不管怎么说你忍者能进得去,还能阻碍我武凰姐妹吗都是有着柔体缩骨功的。

    于是姐妹二人就潜入了土穴之中,真的是没有想到啊原来忍者在小馆周围,颇费了一些周折,土穴虽小但可以说是四通八达,并且深度也相当可以,看来忍者不光是拿它用作逃生,或许打斗之中的陷阱也说不定。

    一干人等都被解了毒,单寻妃听完武凰姐妹的述说不由得认真的琢磨起来,你说那个武胜军,他说这饮血刀是屠家宝物,这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奚婷忍不住就问,大叔,你想起了谁。

    单寻妃非常的肯定,之前我就有过猜测,败刀法诡剑式,还有龙炎真气飘萍功,乃是白莲教的武功世间罕有人知,其后的清音阁也是与世无争没有把这些绝学武功带入江湖,二十年前江霸天屠炫忠盗得秘籍仰仗着盖世神功横行水乡,才引出了清音阁教众以化音玄冥盾法助武铮成就真身,所以说这些功法的存在只有三个去处,掌握这些功夫的人除了水姓姐妹,还有殷羽风,刘志,和冷江。

    听到冷江这个名字,刘成风也提起精神,不由得插嘴问道,那这三个人现在何处。

    单寻妃慢慢的分析着,殷羽风自荒草玗逃脱之后再无下落,刘志带兵剿灭清音阁后,冷江和董梅香也销声匿迹,随后刘志也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官府抄斩,所以这三个人,到现在也是让人猜忌的谜团。

    黎豹插了句嘴,当年有刘志之谋绝无二志,武铮之功无人与争之说,这一文一武两青年,怎么就轻易地被官府给抄斩了呢。

    单寻妃点了点头,这也是谜团之一,武铮之功,是胜过江霸天屠炫中的人,而且是被清音阁两代高人灌注内力,可以说没有死穴周身是盾的混沌小子,轻易的就被人取下了头颅,并且当初的官兵之中,并没有武功高强之人,神捕范荀是前往荒草玗缉拿水姓姐妹的人,没有人知道当时的情景,据说只有冷江,曾赶去刘府救援,只可惜去晚了一步,这就是另一个谜团了刘志之谋,事先毫无察觉竟然是被困家中,坐等官兵上门,而且他身边还有个武兰花,那也是巾帼豪杰女中高手,竟然没有杀出重围,真的是毫无道理啊。

    秦珍珍接着猜测,据说当时逃走的只有铁腿吕干,也是以刘志的人头,并且遇到了前来救援的冷江才侥幸脱身,并且这个吕干,还带走了刘志的骨肉,也不知是男是女,水姓姐妹一直对此事念念不忘,并且在现在,多方寻找一个叫刘天择的人,意图再续前缘。

    单寻妃长出了口气,只可惜刘志胸无大志,但却是个风流情种,欲独霸江湖五色,更可惜功夫小子武铮,平白的受其连累,刘志之谋绝无二志,武铮之功无人与争,绝非虚言啊到现在我也没有看到,功夫上能越僧道的人。

    奚婷挠了挠头,传闻这个刘志,神童才子十五岁开场说书,一届儒生能号令天下群雄,远在水岛能谋划千里之外,而武铮,素有梨花枪在手天下无敌手之说,这一文一武如果说被害,应该是有个谋略和刘志不相上下的人,更有个功夫和武铮差不多的人,才能不留痕迹的操纵血案,那寻妃叔你可想到过什么人吗。

    单寻妃欣赏的看着奚婷,丫头问的不错,应该说这问题算问到点子上了,也正是因为文不及刘志之人,武不过武铮之功,没有人能高过他们两位,所以我想不出操纵血案之人,若说是谋略在刘志之后的,那就是殷羽风和九郡主郑莹,殷羽风身边有个劈刀手秦龙,是江中五把刀的老四,但是功夫远不到家,郑莹就更不可能了一直是杂学杂用,但若是放到现在,郑莹的功夫未必杀手刺客就能及的上她,只不过对于败刀诡剑的心理作用吧,一味的依赖斩叶飞花使自己处于不败之地。

    秦珍珍接着又问,殷羽风的身边不光有一个秦龙,当年在荒草玗逃走的时候,他还掠走了阮大雄之子,怒娃,如果武胜军就是殷羽风,那是不是怒娃,也同在武真教中。

    单寻妃点了点头,不是没这个可能,殷羽风的阅人驯人之术,是相当有一套的,照猜想杀手刺客这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刘铭一个叫吴铭,可能也是他给起的,还有神武堂的哼哈二将吗,这些人的名字都古怪有趣,就象是被人编排过一样。应该当时所有人中,殷羽风是最有野心的一个,以他的本领拉起一个帮派,应该说算不了什么,所以我猜想你们的师父,也就是武真教的师傅,应该就是秦龙,他有神功的底子,而殷羽风作为屠炫忠最好的兄弟,应该可以辅佐一整套功夫。所以我想他的本领,这个武真教主说不定就是怒娃。

    秦珍珍连忙反驳,你说什么,殷羽风自秀娘身边掠走怒娃,害得人家母子分离他们应该是仇人,怎么可能怒娃会听他的话。

    单寻妃连忙补充,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当时怒娃只是个孩子,而殷羽风的居心何其歹毒,以他的心智想改变一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奚婷有些害怕,你这么说,那个处处和武林作对的武真教,他的教主应该是我的哥哥了。

    单寻妃连忙解释,我只是猜测,当然了,能够放武凰姐妹出来,应该之前也是有过嘱托的,我们应该问不出太多内容。

    武凰姐妹连忙双手抱拳“寻妃王见谅,确实我们还没想背叛武真,不过寻妃王放心,我们现在虽然不能透露很多,这是教规,但是没有被限制我们不能了解许多,尤其对于本教的了解,回去之后我们一定多方打听,如果真是找寻妃王所猜想,我们一定极力促成妹妹早一天家人团聚。”

    单寻妃点了点头“也是善解人意的两个姑娘,那在下就拜托了,只是,谨防殷羽风居心叵测。”

    姐妹俩点点头“想不到这次,竟然探听到这许多消息,也亏得我们姐妹结拜,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讨到妹妹的光呢希望一切,有如寻妃王所料。”

    奚婷也点点头“不管武真教是什么身份,我们依然都是好姐妹,这次真的是谢谢两位姐姐了,从忍者手中把我们救出。”说到这奚婷回了回头“忍者呢你们怎么还没走,都忘了这茬了我们应该打起来才是,怎么你们就成了听众了。”

    原来三个忍者,确实没有落荒而逃,一直是缩低了身形在人群外仔细的听着,看到奚婷询问,前田兵卫连忙摆摆手“别误会别误会这不解药也给你们了吗,而且饮血刀我们也没有得到,还打什么打啊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寻你的武真教赶往你的梵净山,就当我们,从没有出现过。”

    奚婷哪里肯罢休“你说的轻巧,解药是我们自己夺得,饮血刀也是我们自己夺回,这一路上设计陷害能是误会那么简单吗。”

    “反正结果是大家都没有受到伤害,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奚婷差点被气笑“哈哈你这大言不惭的,脸皮厚的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最起码草儿姑娘中了毒针,这事你们得负责吧我们今天必须打一架,婷与倭寇势不两立甭想就轻易逃脱。”

    前田兵卫连忙摆手“没想轻易逃脱,真没有,只是那臂刀,能不能还给我们。”

    这应该就是三个忍者没有落荒逃走的主要原因,舞腾碧的蝎头臂刀,虽然不是什么至尊利器,但是做工精细,关节多转腕多,可做抓可做刃藏针无数还有防护功能,应该说在设计上相当的精密,也可以说在七武士当中,这是最珍贵的一把兵刃,所以前田兵卫等人,厚着脸皮冒险没有走。

    奚婷终于明白了过来“噢我说的呢败了也不走,还在这耍赖,原来这么小家子气,不就是一块烂铁嘛。”

    前田兵卫连连点头“呐你也说它是烂铁了,反正你们留着也没什么用,要不就善心,把它还给我们的了,自此后我们在不为难你们就是。”

    单寻妃笑了笑“为难我们,你们有那个本事吗,今次若不是贪财的老夫妻帮了你们,未必你们就能得逞,想要我们放过你们,问问成风答应不答应。”

    不用问,刘成风连忙作答“风与倭寇势不两立,我要报葫芦叔之仇,打死你个王八羔子。”说着,胸脯起伏喘着粗气,这是要运用怒火,抛却一躲二忍的风格。

    前田兵卫连忙摆手“等一下,等一下我有秘密透露,作为交换条件我们公平对决。”

    单寻妃不以为然“你能有什么秘密,成风,不要受他蒙蔽,用你的砍柴刀,打他个王八羔子。”

    前田兵卫连忙喊了一声“二十多年前刘志血案,我知道。”

    单寻妃一听连忙阻止刘成风“你说什么,刘志血案你也知道装,你会知道。”

    前田兵卫笑了“武铮之功无人与争,刘志之谋绝无二志,这话确实不假,若要能轻除去这一文一武岂非简单,必要经过一番谋划,碰巧前田,略知一二。”

    单寻妃琢磨了一下“嗯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你说吧想透露些什么,用什么作为条件和我们公平对决。”

    前田兵卫松了口气“我能告诉你武兰花之死,参与血案的武林高手,这应该是你寻妃王多年寻找的答案吧用这个秘密,交换我们的护臂蝎刀。”

    奚婷有些犹豫“这确实是我们想知道的,不过只是一条秘密,不打一架就轻易放你们走,有些太容易吧。”

    前田兵卫点点头“那好,我就用你们中原的武功,败刀法诡剑式,对武凰姐妹,我不和那个野小子打,他的砍柴功不伦不类,在下,丢不起那个人。”

    “那你可保证所说属实。”

    前田兵卫又是点了点头“绝无半句假话。”

    单寻妃想了想“看来不伦不类的招数,也是无章法可循,那既然你怕了刘成风,如果姐妹二人答应代战的话,我们也没什么意见。”

    尚红鸾傅青鹅连忙双手抱拳“寻妃王高抬了,我们姐妹就是为调查勾结倭寇之事,既然遇到了岂有不战之理,我们二人愿意讨教。”

    前田兵卫连忙表态“那好,用秘密换臂刀,说好了我们之间只是公平对决,点到即止。”

    尚红鸾有些不明白“你我对立怎么可能点到即止。”

    前田兵卫反而硬气起来“我就是想试试败刀法回旋刀,以为真要跟你们大么,如果觉得不妥,那这秘密我也就不说了,臂刀也不要了我们就此告辞。”

    单寻妃连忙喊住“等一下,应该说没有我寻妃王调查不出的真相,但时日已久水姓姐妹的后人都已长大成人,正在寻找刘志的后人,那不防我就个近,从你们口中得到一些,也免误了大事,你们说吧,刘志武门血案,你都知道什么。”

    前田兵卫非常傲慢地说“武铮之功,无人与争,刘志之谋,绝无二志,但是被一帮官兵轻松的就取下级,我只能告诉你一点,没有我们倭人参与其中,此事难于登天,二十多年前的血案,鬼忍剑第一次亮相,其中的武林高手,就是我们忍者武士。”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