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75章 兰亭小馆

第75章 兰亭小馆

作品:《明英荡寇志

    好在射过来的是箭而不是飞针,看来忍者还是有些畏惧,或者是他们的谨慎小心,不打无把握之仗,应该说他们对江湖武林的涉足把并没有那么的热衷,横行沿海一带能够胡作非为才是主要目的,当时的倭寇,毕竟属于匪帮,是流寇,没有什么谋定江山的野心,更没有那个实力。

    不管怎么说吧在丛林之中若是以银针伤人,成功的可能性会大些,但是他们不敢靠得太近,丛林是刘成风的天下,这个他们早有耳闻,而舞腾碧的臂刀,又没有那样远的距离,所以他们以弩箭代替。

    但也正因如此吧,弩箭的攻击性随强但也容易暴露,在几位武林高手面前,单寻妃他们接箭的本领,比郎霄的山匪要大得多,几支箭并没有形成威胁,甚至还有苗草还击,这丫头的弓法,相当的精湛。

    忍者并没有放多少冷箭,更多的是在远处观察,苗草也没有去捡射出去的箭,两方都十分小心把跟随着花无病,把许多机关陷阱一一拆除,倒还算顺利吧但就是个费工夫的活。

    一路走一路拆,几里路下来,已经是日近黄昏,总算是走出了遂线山谷,这是九岭山最狭窄的一段穿山小路,两边枝繁叶茂甚至有的地方,黑压压一片不光林密,还有一人高的野草,如果不是之前剿灭了鹰枭门,真若是在此处埋伏的话都用不着特别强悍的部队,一帮乌合之众就能奇袭武林高手,回头看看来路,众人也是有些后怕。

    不过随着众人走出山谷,忍者的冷箭也越来越少甚至是一箭不发了,也觉察不到身后有人跟随,他们放弃了吗,不知道,连单寻妃心里都没谱,忍者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玩消失他们最拿手,葫芦腰岛消失过一个,鹰枭寨在打斗开始也消失了一个,别的本领没有,遁术确实在行。

    虽然心里没谱,但嘴上不能这样说,单寻妃一脸轻松的神态“应该忍者都已经撤退了吧今晚,我们要在山林过夜。”

    奚婷有些嘀咕“他们真的消失了吗,会不会趁夜偷袭啊,敌暗我明,还是小心一些好。”

    单寻妃笑了笑“应该不会,他们只有三个人,如果偷袭的话我们围追堵截,应该他们是逃不掉的,所以,我量他们也不敢来。”

    正说着话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冷箭射向了单寻妃,直奔咽喉锁骨。

    众人并没有理会,看着箭射向了单寻妃,单寻妃也没有紧张,抬手一抓把箭定在了身前,然后随手一扔,尴尬的笑了笑“哈哈这里蚊子真多啊真讨厌,没关系的我没事,不过小心还是要的我们今晚,各自找一棵树,睡在树上听风景岂不美哉。”

    奚婷摇了摇头“你这大叔,不靠谱啊,太不让人相信了刚还说他们已经撤退,怎么又飞过来一箭。”

    单寻妃不以为然“咳,一两只冷箭算什么,该吃吃该喝喝,该上路上路,不过三个忍者能奈我何。”

    秦珍珍有些担忧“可是咱们这里,还有苗凡呢他不会武功,若是我们疏忽一点,倘若有人中箭岂不很麻烦。”

    单寻妃看了一眼苗凡“就不该带着你,根本就是个拖累,不是能未卜先知嘛你能看到忍者的下一箭,射向谁吗。”

    苗凡笑了笑“轮到谁也轮不上我,虽然我看不到,但是忍者的箭,不应该冲着我来,我跟他们无冤无仇的。”

    江氏兄弟插了话“那我们兄弟二人,跟他们就有仇嘛。”

    苗凡又是笑了笑“其实这跟仇不仇的没什么关系,我只不过这么一说,我们大家跟他们有私仇的,应该说只有两人,花无病,是他带着我们拆除了机关陷阱,我们这一路安然无恙,这应该在拆机关的时候,大多箭支是射向他,另一位仇人呢,就是刘成风,他打败了前田兵卫,至于伤到什么程度不敢说,但是心灵上的创伤,让他们足以畏惧吧,距离上不敢靠近,这使得舞腾碧臂刀上的银针失去了射程,而前田兵卫呢真的是有所顾忌,如果说射刘成风的话,小豹子的伸手应该他们是瞎耽误工夫,应该说这三个忍者还是很聪明的,只要一有机会,精准的目标就是我们当中的灵魂人物,能过够影响我们路程的,我苗凡还不够资格,所以轮不到我当他们的靶子。”

    单寻妃有些得意“那就是在下了呵呵说的不错,这中间要是我受了伤,应该你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走,想不到啊凡干巴,你还有点思路。”

    奚婷撇了撇嘴“那我们大家都躲着大叔走,不要被误射倒。”

    单寻妃白了奚婷一眼“没良心的小丫头,大叔对你不好吗,该替大叔挡箭的,即便你真的挡,我也舍不得用的,没想到你却这样说。”

    花无病连忙站到单寻妃面前“在下愿为旧主新恩挡箭。”

    单寻妃笑了“哈哈哈,看到吧丫头,想为我挡箭的人多的是,不劳烦你个小丫头。”

    奚婷摇了摇头“你们多好啊个个都有新朋友,真让人羡慕。”

    黎豹上前“没关系的有豹叔在,豹叔也会为你挡箭的。”

    奚婷又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怎么可能让豹叔为我挡箭呢豹叔都这么大了。”

    秦珍珍不爱听“那你是嫌我们这些人都熟练想结交新朋友,枉我们平日里疼你。”

    奚婷连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你是我的珍娘,我的意思是说,朋友吗当然越多越好。”

    这时候刘成风指着远处一颗大树后“那里有人,粉衣长衫。”

    “粉衣,忍者不是夜行衣吗。”众人连忙顺着手指的方向查看,并没有什么发现。

    “哪里有人啊还粉衣,你看花眼了吧连个影子都没有。”

    刘成风点了点头“就是有个影子,粉色的衣衫映到了草丛上。”

    原来刘成风的眼中,确实没有看到人,沿遂线山谷一行人一直是奔西走要赶往梵净山的方向,临近黄昏太阳也是向西下落,在刘成风手指的方向,正是日照最直接的路边,一棵大树的西边一定有大片的粉色,把数对面的草上都映成了粉色。

    众人连忙过去观瞧,原来一粉衣裙的女子,被绑在大树上,正是她的衣服造成了这种错觉。

    单寻妃不由得点点头“真行啊小子,好像有透视眼一般,哎呀这个女子是谁呀快把她解下来。”

    被绑的女子弯眉细眼,高鼻梁樱桃口应该睁开眼,非常好看的一个小女人,只不过神志不清已经昏迷,额头鬓角香汗淋漓滑过面腮胭脂粉上,留下了轻微的痕迹,却好似梨花带雨让人看了,不禁心疼。

    “哇这谁呀,把个这么好看的小姐姐绑在这里。”

    奚婷和秦珍珍上前把女子解下,喂点水又掐了人中,女子终于慢慢的有了感觉,未及睁眼先说疼“哎呀,哎呦好痛啊。”边喊疼,女子的右手伸向了左臂。

    应该是前田兵卫下的手吧女子的臂膀,竟然是脱了臼。

    再看女子左手摆放的姿态,不合理的翻转,奚婷摇了摇头“怎么这样心狠啊对付一个美人,也真下得去手,小豹子,快给她看看。”

    刘成风过来蹲在旁边用手抬着姑娘的手臂,看了看又摸了摸,疼的女子斯哈斯哈的直皱眉头。

    “没什么的应该是肘关节脱臼,只是时间太长了治起来会很疼,仙子姐姐你把她扶住了。”

    应该说刘成风完全没有想到吧,脂粉香气也有些扰人,或者也可能,面前人长得可塑性太强,细细的胳膊纤长的手掌,谁能想到这女子,竟是一个男人所扮,也就是因为女子装扮吧性别的原因,让刘成风本来很有印象的西条英姬的身材,也受了蒙蔽。

    于是奚婷和秦珍珍紧紧的扶住女子的身体,刘成风拖着手臂先是卷曲了一下,疼的女子啊呀大叫,就在疼痛难忍的时候,刘成风猛地翻转一拉又用另一只手垫了下女子肘部,只听喀吧一声,疼痛顿时轻了许多。

    这要说也够拼命的,女子的伤是真的脱臼,并且从昨夜至今,滴水未进,要的就是真实的晕乎乎的效果,一切都是自己运作,白日里和单寻妃等人周旋的只有两个忍者,但是做出了三人的效果,而西条英姬,是自己把自己绑在了树上。

    日本人的变态,绝对的真实让人无法分辨,是自绑还是被绑,但是如果细看绳结,打结的部分应该就是破绽所在,但是单寻妃等人,怎么也想不到,要细看几个绳结。

    更让人无法想象的是作为一个男人,西条英姬没有喉结,声音也难以分别,看来爱装女人不光是他的嗜好,也是得天独厚的条件,还有一种原因,在男人堆里他倍受歧视。

    所有这些吧让是非王也受了蒙蔽,单寻妃很关切地问着女人“你是谁,怎么会被绑在这里,什么原因。”

    女子惊魂未定有气无力“多谢诸位英雄,我叫贾兰英,住在前边山腰处兰亭小馆,那里有几户人家也有南北翻山的过客,我是昨日午后上山采药,路遇三个黑衣人在路边忙碌着什么,想看个究竟,没想到被三人发现,原来他们还蒙着面,肯定不是好人啊大白天蒙着黑布干什么,我掉头想跑,可是被他们逮到,不容分说就把我绑在了树上,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胳膊痛腿痛,然后就痛的神志不清了。”

    单寻妃咬咬牙“那肯定是三个忍者了他们是倭寇,走到哪都戴着面纱,好残忍啊应该是绑你的时候,用力反扭你的胳膊脱了臼,还好遇到我们,不然的话绑到什么时候,这要说还得是成风的眼尖啊。”

    众人又拿出了一些吃的,刘成风又甩中了几只山雀,采了些野果,众人就在路边一边吃,一边关切着女子。

    “那么商量商量,你看这天色渐晚,而到兰亭小馆呢还要一段路程,你这行动也不方便,能不能露宿一晚,明日一早,我们就护送你回家。”

    女子双手施礼“那就劳烦众位英雄了,不知道我这腿明日能不能走路,几位恩人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没齿难忘。”

    “你的腿?”

    单寻妃让秦珍珍查看了一下,有小腿肚子上,淤青一片。

    “没关系的我们找些草药,敷上一晚,就算明日不能走,我们这些人呢抬也会把你抬回家的。”

    女子点头致谢“那就多谢诸位英雄了,兰亭小馆就是我家开的,请诸位英雄一定要赏光坐坐,小女子稍作答谢。”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