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84章 山脚鬼村

第84章 山脚鬼村

作品:《明英荡寇志

    没有人想把倭寇怎么样,除了刘成风有报仇的念头,实际上他也没杀过人,而在场的一干人等,包括武真教的两姐妹,连单寻妃行走江湖数十年,惩治了不少恶人,双手也没曾染过一条人命。

    所以前田兵卫等人的离开,有意为之吧击败对方的筹划,打败对方的人,已经足够了最好他们能知难而退,不再打饮血刀的主意。

    可是倭人流寇,毕竟是外族匪帮,怎么可能有信用二字呢除非你把他杀了,打是打不怕的因为回老家,他们也没有好果子吃,东洋岛屿根本就容不下他们。

    在接连两次失利之后呢,前田兵卫等人并没有打消抢夺饮血刀的念头,所以前田兵卫西条英姬和舞腾碧,并没有走远,而是暗中监视寻找新的机会。

    奚婷也把迷踪岭剿匪的过程,和武凰姐妹讲述了一遍,这种情况用不到她们两人回去汇报,应该单寻妃的嘴,用不了两天江湖人尽皆知,自然也会传到武真教那里。

    所以奚婷想多留两天姐妹在身边,索性干脆你们就别回去了,和婷儿一起行走江湖。

    武凰姐妹摇摇头,还不行,武真教还有杀手刺客两位师兄,还有武圣人,其实教主待我们也很好,毕竟是养育之恩呢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倒不如,你们和我们一起回武真,不是说教主,有可能是当年的怒娃吗,如果那样的话他岂不是婷儿妹妹的叔叔,你们也好尽早团聚啊。

    单寻妃摇摇头,这个还真的不妥,教主的身份我只是猜测,不管他是不是怒娃,在没办法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我们不能轻易地冒这个险,武真教,暂时还不能去。

    尚红鸾不明白了,为什么这样说呢,是不是兄妹,见面一问不就清楚了吗如果真是一家人,我想教主该不会对饮血刀存有歹念了,怎么会抢妹妹的东西呢。

    奚婷也想尝试,姐姐说得对,要不大叔,我们去武真教吧管他是不是怒娃,能奈我何。

    单寻妃并不赞成,因为殷羽风,你们说武真教有三大核心人物,实际上,应该只要他才是真正的教中灵魂人物,虽然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但是之前,江霸天匪寨的时候这个人是何其歹毒,是他设计了水姓姐妹的大逆不孝,让一个做父亲的命,葬送在亲生女儿嘴中,而现在,真要是让他知道奚婷的身份,这叔侄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还真说不好。

    奚婷有些恐惧,你说我娘她们判定了爷爷的生死,这怎么可能。

    黎豹点了点头,当年北口沉江天怒人怨,依照后来的真相,确实是女定父命,但这一切,都是殷羽风在操纵。

    尚红鸾也摇了摇头,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事情,我们教中的武胜军,弱不禁风身无血色,竟然是铁石残酷的心。

    单寻妃点了点头,那就更对了,当年的殷羽风全身汗白身形瘦弱,人称白骨扇,这应该说外形特征,也对上号了。

    傅青鹅有些奇怪,为什么寻妃王不多问一些呢,连这外形特征也是由我们无意说出,如果说早一些知道,有些事情,分析起来岂不更简单。

    单寻妃笑了笑,为的是让你们好做人,毕竟是在武真教长大,我们不会有意为难你们说出任何事情,连奚婷个小丫头都知道,姐妹是姐妹,各有各的原因立场,我一个老江湖哪能违逆别人的意愿。

    武凰姐妹相互看了看,谢谢前辈的理解,其实现在以我们为人质,想要胁迫武真何等容易,但是前辈为人磊落,我们的婷儿妹妹确实是跟对人了,那不妨我们在多说些,虽然郎霄没有抢到饮血刀,但是麻烦并没有就此消失,下一关的鬼武王,是个厉害的狠角色,与他对阵,各位千万要小心。

    单寻妃淡淡的笑了笑,墓道殷帆之徒吗,这个无妨,从下一步武真教举动,残暴还是温和,可以看出殷羽风为人是否有所转变,我正等着他的安排呢我倒想看看这个无谋军师,还有没有杀气。

    不问自招,武凰姐妹又说了许多鬼武门的资料,殷姜的脾气秉性和做事风格,然后众人将贾氏老夫妻掩埋,在兰亭小官小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武凰姐妹和奚婷等人分道扬镳,各自赶路。

    按照武凰姐妹的说法,在连云山北细腰峰下的几个小山村之一,应该就是鬼武王埋伏所在了,因为那里曾经有殷姜的产业,就是棺材铺,在加入武真教之前,殷姜曾经生活在那里,并且带动了整个村的棺材产业,一开始呢这个村叫山木村,后来因为所做的棺材质量好,被销往多个省市,大白天的都能见人拉着棺材跑,后来人们干脆管这个村叫做活。

    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自从殷姜离开村子加入武真教之后,活就成了死,除了生意直线下滑,且村中的死亡率陡增,不光是上了年纪身体不好的,连健朗的硬汉,有的也突发暴病身亡,人们都传言这个村子阴风太重,死人的钱不好赚,尤其是那些偷工减料的不义之财,赚了会遭报应的。

    实际上呢这个村子除了殷姜的棺材铺,大多有偷工减料的部分,而且村子里的人还有一种说法是,材料上缩水工艺上找齐,都讲究是楠木棺材我可以给你拼接,都讲究整料我可以削薄,想要又厚又整的棺材,我给你多刷几遍漆,反正谁家也不总死人,外行人头一次非常的好骗。

    那就说殷姜比较厚道了吗,其实不是,殷帆的徒弟能好到哪去,当年在清音阁捕获毕树银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殷姜还小才刚入门,算个不好不坏的人,但是跟了殷帆以后,偷坟掘墓的本领没少学,所以明里才干上了棺材铺这一行。

    殷姜制作的棺材厚,且是整木,但常有机关暗部,他有一套独特的手艺,就是能制作一种锁棺,并且还代刻符咒,起名镇魂棺,这种镇魂棺一经合上并且扣死,是里外都打不开,除非把棺材给凿了或者是劈开。

    按照他的说法呢这种棺材能镇魂聚原神不散,并且防偷防盗,一些贵重陪葬品盗墓高手也拿不走,但是人们并不知道,这种锁棺在他的手里,根本就是探囊取物一般轻易地就能给打开。

    正是因为这种镇魂锁棺,手艺独特吧他的棺材销量才好,尤其是一些大户人家陪葬珠宝玉器的生怕别人给偷了去,也怕已故之人受到打扰,于是求订棺材者络绎不绝,不光是卖棺材吧埋放的方位,高低朝向等各种讲究,他还能亲临现场指导,这块地阳气太重,虽是荒芜吧但不是杂草丛生,日照时长易干旱,所以你要埋深点,如果是湿气大的地就没必要了,不能让已故之人承受太大的压力。

    所有这些吧都是为了他偷坟掘墓时,能有个方便,小户人家的卖买他不做,专找大户人家,最好能做墓穴的,我告诉你们怎么做穴屋,墙壁有多厚地基打多深,应该搁什么陪葬。

    一切都是轻车熟路,他在夜探墓穴,开棺取宝然后再把棺材盖给扣死,反正里外打不开吧可以说不留一点痕迹,所以殷姜的主顾,大多是富埋穷墓,好多宝贝都让他给敛走了。

    殷帆死后呢殷姜都是以制棺盗墓生活,都是些小打小闹,很向往以前的日子,师傅带着他盗取王孙贵族家的大墓甚至是墓群,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和截获巨宝的心理,真的是流连忘返,但是殷姜的胆子比他师傅要小得多,不怕死人怕活人,因为墓道殷帆的名声,太差了可以说是武林公敌,尤其神捕范荀,办案本领很高,真要是有什么大的举动,他还真的是不好脱身,所以是消停了几年,他终于忍不住了,拿师傅留下来的凝香玉,跑到江济典当铺,不敢卖给中原人,刻意要寻找倭寇,因为和这个典当铺打过交道,知道这个当铺不光和富江王有关系,倭人也常常来猎宝。

    没想到自己的交易还是出了乱子,凝香玉太扎眼的东西了,而且珍贵,倭人根本出不起价,偏偏没钱还想强买,稀世珍宝再也掩藏不住了而且引出了大乱子,殷姜并没有拿到钱还差点丢了命,凝香玉也不见了,最主要的自己行踪,已经无法掩藏。

    回到细腰峰下的之后,接连有人上门追讨,以前的主顾,和官府衙役,还有倭人上门索宝,但是殷姜最怕的,还是神捕范荀,这个人,早晚会找上门,只要凝香玉的案子有了结果,他必进村抓捕。

    于是殷姜决定离开,正赶上倭人流寇上门想谈点买卖,他就借着一个买主拉着自己的棺材,终于逃出了,这个买主呢也是相当的配合有意在掩护吧,并且还给殷姜安排了去处,武真教为你新设一门你我二人共做门主,你是鬼武王,而我,就是鬼野王,这个人,就是殷羽风身边的讨厌鬼,张茂。

    因为同是人的那些邻里,可能是生意上的嫉妒吧,殷姜在躲避追杀的时候,不少人都出卖了他。

    找殷姜是吗我带你去,跟你说外人相见他真的是很难,这小子太古怪了有床不睡睡棺材,他的住宅右前右后还有上是三个门,也真的是很出奇啊这小子好像能闻见钱的味,如果是买卖雇主他准保家中坐,但是外人,满屋子都找不到他。

    那些以前的主顾呢因为是听到了殷姜的身份,有人就察觉到自己所买的锁棺根本就不保险,甚至有人都发觉被盗,所以是上门讨说法。

    官府呢自然是拿人了,而倭寇就为的是寻宝,没钱,但是宝贝你肯定有。

    上门追讨的人多,出卖他的村人也多,殷姜便对村民们恨之入骨,武真教既然提供了机会,研究机关数术和独门毒药,那村民们就对不起了,你们出卖我我就拿你们做实验,老不死的我催死,身体硬朗的我让你们猝死,不光用药,神了鬼了的我都用,一时间,村里就传出了闹鬼的消息,于是接连不断的有人搬走,也就三两年的时间吧,整个已经荒芜一人,家家户户的房屋,爬满了青苔绿植,有的庭院杂草沒过了房顶,但殷姜曾住过的庭院,寸草不生,似乎有人打扫一般,真的是很邪门的事,可以说这里,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

    当然,作为无所不到的陆豪陆道宽,也曾经游历,但只是在周边,没有敢深入进去,也是没有什么好景致吧传说中闹鬼的地方,知道方位就可以了,不枉我地球之眼,但是他把外观所见到的,找机会说给了单寻妃。

    现在听单寻妃描述完的大概,奚婷不禁头皮发麻,那寻妃叔,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经由,一定可以绕路过去对不对。

    单寻妃笑了笑,照常理,这并不在路上,离大道还有一段距离,并且从细腰峰南面,我们也可以绕过,但是这里边有个殷羽风,虽然是无谋军事的称号,但是我承认,以我的心智,斗不过这位军师,应该我们选择哪条路,都在他的计谋之中。

    奚婷摇摇头,计谋我不怕,只要不经过,走哪条路都没关系,这听着太吓人了,应该练小豹子都会害怕吧。

    刘成风摇摇头,我只怕女人,我怕那个云想容她不在人世,我只要在梦中想起当时的情景,就会被吓醒。

    奚婷长出口气,那你是没见过鬼,只要见到了你一定会害怕的,不管怎么说,那条路我一定不走。

    单寻妃安慰着,没事的婷丫头,到时候你说走哪条路咱们就走哪条路,说真的我也不想和这个殷姜打交道,装神弄鬼倒没什么,主要他的独门毒药,僵尸粉之毒到现在空空都不敢以真面示人,着实的可恨,怎么会有人研制这些东西呢真的是很变态,看来这产物,并非倭国专有,各种各样的败类哪个民族都有那么几个。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