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76章 两女一夫

第76章 两女一夫

作品:《明英荡寇志

    这一夜并没有什么大的状况,奚婷和秦珍珍都栖息在树上,单寻妃背树坐禅,其他人,就都席地而卧。

    应该说在黑夜野宿,如果有人埋伏的话,树上和席地而睡是比较安全的,树上有枝叶阻挡,离远的话是看不清楚的,而席地,也等于是把靶子放倒一样,也是不容易远射的。

    只在子时前后,分别射过来有三支箭,并且大小略有不同,前田兵卫之所以这样做,只是想告诉对方我们还没有走,并且是三个人,子夜是一般性袭击的习惯时间,我们三个忍者,很普通很一般,应该这三个方向三支不同的箭,也是我们的告别之箭。

    单寻妃并没有想太多,也算是艺高人胆大吧,因为刘成风,打败了前田兵卫,败军之将,不敢冒然进攻。

    至于为什么是三支箭,并且略有不同,并没有去细想,反正,你是打不过我的,那我还怕你干什么,反正在这寂寥的夜,飞射而来的箭声,听声辩位也不是什么难事。

    之后就再没什么动静,按照单寻妃的猜测,应该前田兵卫等人已经放弃,或者说,他们在前边什么地方埋伏,直到第二天清晨,翠鸟鸣荫。

    九岭山的清晨非常好看,似仙境一般,遂线山谷小道的尽头,被淡淡的迷雾笼罩,这里是鸟类的王国,各种各样的鸟叫在晨间集会,还有青苔上的露珠,泥土上的清香,真的是一山一路一轻纱,一片密林翠生烟,一群鸟鸣催人醒,一地花草沁芬芳。

    奚婷伸了个懒腰“哇这个地方,好漂亮啊,我都不想走了,小豹子,你会学鸟叫吗。”

    刘成风起得很早,已经逮到了一些鸟“你想听什么鸟叫,我会学十多种吧,如果用叶子,还能多学几种。”

    单寻妃站起了神“成熟一点吧,别总想着玩,纯真女侠,这名字我起错了根本就是幼稚侠,快看看兰英姑娘的腿,好些了吗能不能走路。”

    苗草查看了伤是“还是淤青,看样子走道还有些费劲,大叔,我们怎么办。”

    “没关系的我可以走,哎呀好疼。”贾兰英努力挣扎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

    秦珍珍摇了摇头“应该是被忍者给踢的,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呢。”

    贾兰英一脸的迷茫“我不知道啊怎么受的伤,一见到他们,我都吓懵了。”

    “能不怕吗一个小女孩走这山路,遇到三个蒙面汉,非得给吓傻不可,姑娘若是你不嫌弃,我来背你好不好。”黎豹自告奋勇。

    但是贾兰英的目的,是想在刘成风或者奚婷身上用毒,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觉,不留痕迹才好退身,所以这一夜他都非常老实,很像一个受伤的女子。

    有人背是在预料之中,但是依照贾兰英的想法,最合适不过的,就是刘成风了,于是他摆摆手“怎么好麻烦老人家呢,我自己可以走的。”说着,又努力地想站起来,还是没有可能,自己的手头敲伤的腿,他知道有多严重,搁在西条英姬身上不算什么,但是扮作贾兰英,就可以夸张了。

    果然他的老人家三个字起了作用,刘成风自告奋勇“还是我来吧。”说着,刘成风走到贾兰英面前半蹲下身子。

    苗草连忙上前“男女授受不亲,我可以的我来背吧。”

    奚婷也阴阳怪气的“看把你媳妇不乐意了,不要忘哦你是有媳妇的人。”

    没等江氏兄弟上前,花无病连忙凑了过去说“还是我来吧,做过匪的人,没那么多规矩,姑娘,得罪了。”

    单寻妃摇摇头“你们都别着急,吃些东西再说吃完了,我们就上路,估计一上午时间,能把姑娘送到家。”

    就这样,贾兰英的计划落空,一路上都是花无病背着他。

    并且远处埋伏的前田兵卫,也彻底放弃了路上下手的念头,如果刘成风的身上背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又能配合自己,想要射他一箭,应该不成问题。但是忍者们对于花无病并不感兴趣,之前,只是装装样子,因为刘成风,是前田兵卫心理上的障碍,这个人如果受伤的话,不管是夺宝还是挑战,都有足够的勇气,单寻妃没什么大不了,奚婷的败刀诡剑,也可以用斩叶飞花的功夫应对。

    应该武林大会这个前田兵卫也是在场的,郑莹使出的斩叶飞花他也看到过,确实能够处于不败之地,但也就是在武林大会上吧前田兵卫有了一个执念,遇到败刀诡剑,就用斩叶飞花刀法,而和刘成风对阵的第一仗,他又得到了第二个执念,与这个野小子对阵,只能随机应变。

    并且这个执念很深,不管功夫高低,以后每每遇到这两种情况,他都是以斩叶飞花和随机应变,以至于他的鬼忍剑,一直没有充分发挥,卑兵之战,真的很害人啊,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兰亭小馆在九岭山岭连领的地方,山中一块非常平缓地势很低的地方,也是南北通山之路和遂线谷道的末端所交融的地方,这里最早只有一个小亭子设在路边,供来往行人歇脚所用,后来就有了一些住户,兰亭小馆,就是当地人所开的一家小饭馆。

    一行人到达兰亭小馆已经是午后,看到贾兰英归来,贾伯也是非常的高兴,闺女,你这是去哪了一夜未归,怎么还受了伤了,你们是什么人,我女儿的伤是怎么回事。

    贾伯的样子,应该本本分分地地道道的本地人,没有乔装易容的痕迹,那种记挂亲人的神情,也十分的到位,这让单寻妃等人完全就放松了警惕,

    贾兰英把经过说了一遍,爹,这些人是恩人啊没有他们,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就是饿死山中也说不定。

    贾伯一听非常的感激,几位恩人,快请小馆歇息,你们是恩人我们一定好生招待。

    单寻妃笑了笑,老伯不要客气,路见危难理所当然,再说了那三个蒙面人,就是要加害我等,在布置机关陷阱的时候,恰巧被令嫒发现这才起了恶念,这要说起来,兰英姑娘也是为我等所累,不必客气不必客气。

    一行人等进了小馆落座,贾兰英也陪坐在桌上,要好好谢谢恩人的所以亲自相陪,但是摆上来的东西,有些不合台面,这个兰亭路的住户并不多,算不上村落,只能说是一些散户而且住的十分分散,可以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个小馆,不应该有太丰盛的喜宴,但是贾伯端上来的,有鸡,有鸭,还有肉,如果说有亲生女儿迷失山中,将近两天还没有回来,这些东西准备起来应该十分的仓促,可是贾伯和贾婶,并没有十分忙碌。

    但是单寻妃并没有起疑,因为贾伯的形象,因为厨艺,当初江氏兄弟也曾扮过店小二,扮的很象但是不懂规矩,只有表面功夫,而贾伯,有形象也懂规矩,活脱一个做买卖的山民,规矩吗厨艺就能证明,山间做法,说白了就是农家菜。

    只是搞不明白,于是单寻妃笑着就问“老伯,你这准备的太丰盛了,这个小馆平时很热闹吗,整这么多吃的。”

    其实一端上饭菜,贾兰英就觉得不妙,这老两口是要露馅啊整这么丰盛干嘛。

    贾伯笑着解释“没有,这小馆一天要是能等上三五波客人,呵呵就算过年了平日里没那么红火,事有凑巧吧老汉膝下有一儿一女,男儿志在四方我那大儿子,外出学艺去了这两天就要回来,所以就备了些食材今日你们救了我的女儿,那就不用等了都拿了出来,只是没想到这么些人鸡鸭肉的,你们大伙就纷纷吧,我这就让我老婆子街坊四邻的再凑点。”

    单寻妃连忙摆手“可别,这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没想到占用了你们家自用的食材,亲人团聚的时候岂不会太简单,对不住了老人家。”

    老人的回答也算是合情合理,满座所有人,都没有什么怀疑,但是出门在外,小心还是要的,秦珍珍也拿银针验过食物,而单寻妃,根本就毫不在意,这就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没错,还验个什么劲啊拿过肉来只管吃,端过酒来只管喝。

    贾兰英也一直是热情的招待,给每个人一一斟酒,但是到了奚婷刘成风面前,这酒是劝不下去的。

    刘成风是因为不胜酒力吃过亏的,奚婷是根本就不会喝酒也很讨厌酒,所以这两个人,不管你怎么劝都劝不进去,连单寻妃也为两人挡驾,好了好了兰英姑娘,若他们不喝就算了吧,这两个人跟本就不会喝,都是初出茅庐的小辈。

    没办法只得老将出马,一壶酒下去之后,贾伯又端上了一壶酒从单寻妃那里开始,挨着格的敬酒,没有什么阻力几碗之后,就到了刘成风的面前,斟满一碗酒他拍了下刘成风的肩膀“这位小老弟,你这一双大耳好福相啊应该就是你救了我家闺女吧,端起这碗酒我有一事相求,老汉先干为敬。”

    刘成风连忙拦住“哎,大伯,你有事尽管说,但这酒吗,在下是万不能喝的,不然连我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希望大伯不要怪罪啊。”

    贾伯笑了笑“好好,不喝也罢,但这是吗,你一定要答应。”

    奚婷一旁怂恿“哎呀老伯你快说吧什么事,这个野小子,他一定会答应的。”

    贾伯先喝下一碗酒,抹了抹嘴说“老汉我今年五十七,中年得子有一女,长子兰生志向高,外出学艺近日回,小女无才便是德,山中采药山野人,不比大户俏佳人,小家不也不是小碧玉,一是成婚嫁女时,依然守在父母边,有缘恩人来相救,天赐良缘在眼前,英雄福相,老汉我看中你了要把女儿许配于你,不知英雄意下如何啊。”

    苗草一听连忙站了起来“不行啊老伯,他有老婆了我就是他拜了堂入过洞房的媳妇。”

    贾伯一听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又有了办法“那也没关系啊闺女年龄都这么大了山野小户,往来也没有什么太合适的姻缘,现在好容易遇着一个还能有救命之恩的,若能结为连理,做大做小也无妨。”

    应该说过去的时候,礼数虽然多,但许多事情,也都很随意,一句话相投就能拜把子,一眼看顺眼了就能定姻缘,救命之恩,也大多是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的话,自在情理之中。

    奚婷当然也有些吃醋,阴阳怪气的也不知道说的什么话“哎呀草儿姑娘,你没听老伯说嘛,这小门小户地在山野之中遇不到什么合适的人选,可惜了这样漂亮的一个美人你难道让人家,成了老姑娘吗岁数也都不小了,都给了野小子你们两女侍一夫,不挺好的吗是吧小豹子,你该现在,心里挺美的吧,行走江湖,比你们拨云山强多了吧。”

    “哎呀仙子姐姐,你说什么呀,”刘成风连忙辩解拒绝“大伯你听我说,不是的不行的,草儿姑娘她不是我媳妇我们是假结婚,并且我也不能跟你的女儿成亲,我是不能成亲的在没搞清楚身世之前,我什么人都不能娶的,最起码的,万一我家里还有人活着,我要争得他们同意的。”

    刘成风的心思,虽然自己不知道怎么想的,但是他所有的一切,都会顾及到奚婷的感觉,他很欣赏奚婷,在奚婷面前一个小小的举动他都怕出错,甚至说走在一起,他都怕自己走路的姿势不好看,同样的奚婷所有的举动,他都很在意,怎么看都觉得,这姑娘是世上最美的女孩,只不过这女孩心中,还有一个刘天择。

    所以此刻吗,他生怕奚婷会误会自己的心思。

    贾伯又看了看单寻妃“这位老弟,应该这些人当中你是带头人吧你说句话,我老汉所说,是不是句句在理,救命之恩以身相报,是否合理。”

    单寻妃笑着摇了摇头“头人不假但不是亲人,只是代为照顾,老哥你所说的话,句句在理但是我做不了这个主,还要成风自己拿主意,不过成风,我看兰英这姑娘不错。”

    苗草和刘成风一起甩了单寻妃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大叔,你这叫说的什么话,什么不错啊这万万不可。”

    奚婷撇了撇嘴“呦,你们夫妻两个,真合拍啊说话都一样。”

    贾伯有些尴尬,于是又斟满了一碗酒“恩人英雄,我老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若不答应,我再满饮此碗。”说完,一仰脖又是一碗酒。

    刘成风连忙摆手“大伯,你别喝了,这事真的不行。”

    单寻妃终于拦阻“哎老哥,我看你也不要再喝了,年轻人的事,还要他们自己做主,如果成风不答应,你喝多少碗都不管用的何必如此呢。”

    总要有个台阶下,贾伯又斟了两满碗酒,指着刘成风说“那好吧若你不答应,喝了这碗酒,也算对老伯我有个交代,嫁女不成,怎么也让我表示敬谢之意吧不能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

    说完,贾伯一仰脖,又一碗酒下肚,马上的脸上猩红燥热。

    刘成风看着酒,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它能让我挨揍,可是不喝吧又是不给老人家面子,他端起酒碗,慢慢的挪到嘴边。

    可就在这个时候,贾伯手捂着肚子身子往后缩,哎呦呦呻吟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落。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开局就造人工智能禁咒法师天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拥抱你温暖我重生一世再续缘浑沌记战神狂妃:凤倾天下皇天战尊龙组金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谪仙之我为妖王小康大道侠国极品小神医.替嫁娇妻:冷情总裁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