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明英荡寇志 第61章 徒手接箭

第61章 徒手接箭

作品:《明英荡寇志

    对于单寻妃,郎霄并没有多少畏惧,亡命徒吗不挨了揍你不把他打疼打残,轻易的他是不会服你的。

    但是掺和着武真教的命令,饮血刀是第一目标,并且这个饮血刀,是在美人奚婷的手里,按照前田兵卫的说法,这个奚婷也不容小视,旁边还有个刘成风,如果打斗起来,就算奚婷的武功不高,仰仗着饮血刀的威力,该也是无人能敌。

    所以郎霄就听从了前田兵卫的建议,静观其变,随机应变。

    原本鹰枭门是做了两种准备,谨防单寻妃上山剿匪,应该这是非王的性格,遇到了事情不可能不管,但是这种准备,过于潦草了平时我的山寨就戒备森严,周围机关密布,除了我们匪徒自己知道怎么走,外人真的是难以躲过。

    所以重点,鹰枭门还是在第二手准备,如果奚婷想去梵净山,那就是遂线山谷的埋伏了也是做了许多机关,几乎整个路段都布置了陷阱。

    但是没有想到的,单寻妃竟然敢深入险境,还是同行的五个人竟然大摇大摆地送上门来,不光是郎霄,连前田兵卫也十分的意外。

    不是想剿匪嘛我们不下山,不上你的当你就该带人马上山,应该是攻打匪巢,可现在你人来了却只来了五个,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不成是送刀买路,不着急先好吃好喝好招待,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说辞。

    单寻妃等人也不着急慢慢的落座桌前,江白江墨也被安排在座位之中在桌子的尾端,然后郎霄和几位寨主,单个人这也都落座桌前,斟满了酒摆上干鲜果品肉食凉菜,单寻妃先自饮了一杯然后咋么咋么嘴,摇着头说“哈不错,虽不如昨日喜酒,但也是东草甸的醇酿,这每次打架之前能喝点酒吃点菜,在舒适不过了。”

    郎霄一听也是预料之中,怎么可能送刀买路人家是来打架的,好吧就先陪你喝一杯,于是也拿起酒碗一饮而尽,然后摸了摸下巴说“看来我猜得不错啊几位是来打架的,寻妃王说的不错大家之前喝点小酒,爽性之至,可是光喝酒有些不够尽兴啊在打架之前,看清楚对手,来人,给几位练练让他们看看你们的真本事。”

    “好嘞,弟兄们,招呼着。”

    说着,花无病郎士才赖柴起身退出座位挥了挥手,十来个匪徒手持刀枪冲到三位寨主身边,拿出浑身解数与之对打起来,只听得一阵叮叮当当的这叫一个热闹,但其实这些人,并不是在演练,而是真刀真枪的真打。

    应该说鹰枭门的训练吧除了传授套路之外,每遇到像这样的对打,都是真刀真枪的真打,也不一定要置对手于死地,反正不见红不停手,只不过器械对打的生死赛一季一回,每一回都要抬出一部分人扔到山里喂狼。

    所以鹰枭门的队伍,发展了几年了都没有壮大起来,并且一直是以神武堂过来的八十多人为主,自残算是其最主要原因,而真正死于被围剿战役的,可以说少得可怜。

    江白江墨就是因为不懂得鹰枭门的规矩,被关进了牢笼,两个人呢在擂台溜走之后就想着找个靠山能报奇痒粉之仇,来到了迷踪岭欲投靠山匪,尽管带来了山下的一些消息,但是规矩不能破,郎霄让二人手持兵刃攻击山匪,不能作假要真打,与之对阵的呢是个瘦小的匪徒叫匪老幺,这将是兄弟呢也是有些伸手的人,怎么敢拿着兵器真打呢处处手下留情,山匪们就怒了你不真打,那就挨揍吧关进牢洞我们来玩飞沙走石。

    这下江白江墨就倒了霉了,有弹丸有石子还有石块,把兄弟俩打的是不由自主的失禁好几回,到现在一见石头过来就抱头往洞深处躲,惨叫都不敢大声,即便现在被扶上了酒桌有单寻妃等人撑腰,两人也是不敢言语也不敢乱动,坐在那里直勾勾地看着桌上的美食,其实被饿了一天了但是他俩,不敢随便乱吃。

    与江氏兄弟一样对美食不感兴趣的,就是刘成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在运气,眼睛一直是瞪着对面的三个忍者。

    而单寻妃,奚婷和秦珍珍黎豹,真的是毫不客气,不管身后打斗的如何混乱,看也不看只顾吃。

    很快的只听见身后哎呦呦扑嗵嗵,有匪徒已经见红挂了彩,倒在地上直打滚嘴里还不住哎呀妈的惨叫,可是单寻妃等人还是身也不回,咋嘛着小酒细品慢咽,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郎霄这个气呀我手下兄弟都受了伤了,你这听不见音还闻不见血腥吗,跟我这没事人似的,他摞了摞胳膊不紧不慢地问“怎么茬,寻妃王是瞧不见还是不想瞧,也太目中无人了吧见了红,连个彩也不喝,哪怕叫个倒好也行啊算我这帮兄弟没白演。”

    单寻妃一拍桌子“好,精彩,漂亮。”

    奚婷也挑了个大拇指“真真的好。”

    其实奚婷并不懂得太多走江湖闯山头的事,都是事先有过嘱托并且她自己也想着,是有样学样,单寻妃怎么着她就怎么着。

    郎霄这个气呀“应付差事是吧,几位这是笑话我玩活呢是吧,弟兄们,拿出点真本事,千手观音万箭穿心。”

    “是”

    匪徒们一声吆喝,接着二十来人站到了单寻妃的座位对面,弯弓搭数箭准备群起而射,但谁也想不到目标竟然是郎霄,他站起身走到小操场远处的一根横木上,估摸着六七十步吧那横木,也就一米来高吧他跃上了横木,向着单寻妃等人喊着“几位,回回眼啊我郎霄真要是有个好歹,省大事了你们可不能错过出彩,还有谁,愿意跟我一起站到这横木之上。”

    其实这次闯山头嘛有些特别,和砸场子不同单寻妃等人就是来剿匪的,并且郎霄也知道对方不是来送刀的,但不相信自己人马众多的地方,对手能以五人之力占到什么便宜,两方嘛都想在气势上占得上风。

    而鹰枭门的这支悍匪队伍,犹如现在的精锐特工般,各个伸手了得,尤其是徒手接箭,是经过长期的训练,过去的部队作战远距离对攻,弓箭是最令人头疼的,为了占得先机郎霄特意的强化此训练,虽然不是武功的展现吧,但也是整体实力,现在拿出来演练呢是想告诉单寻妃,有胆量赶来应该说你们当中,功夫有胜我一成的,但是别高兴我郎霄不会轻易认输,就算你们能胜了我,也未必就能走出我这鹰枭寨。

    这是对比已经开始了嘛既然对方画出了道,奉陪便是,秦珍珍默不作声地站起身,轻盈漫步飘然而至一个跃步,稳稳的落在了横木之上,泰然自若地说了一句“千手观音在下不懂,只会红绸曼舞,也想领教一下你的万箭穿心。”

    “还有我,”匪徒内站出一人,正是与江氏兄弟曾经对阵的匪老幺,前日一场打斗受了责备,也是想激励的扳回名誉,一路小跑的到了横木前面纵身一跃,也站上了横木。

    郎霄点了点头,喊了一声万箭穿心。

    再看桌后面匪徒们,各个数箭齐发,有手搭三支有一手抓五支的,不停的来回连射,只听得嗖嗖嗖,数箭连数箭就射向了远处的横木上方。

    只见郎霄,一颗横木上如履平地,闪展腾挪左手搂右手划,欻欻欻,眨眼间数箭在手。

    而秦珍珍,腕臂一抖抛出一缕红绸,左右摇摆着缠住了一支飞过来的快箭,接着秦珍珍用力一抽左右挥舞,红绸旋转翻腾间,也是阻挡了不少箭支,紧接着反腕一回手,八间之都抛向了身旁。

    箭发之处众人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叫好,冷兵器距离作战,能抵挡箭阵,用心良苦也颇为实用,连三个忍者看的也是目瞪口呆,这种技法,一定要学习运用。

    就在人们都在惊叹之时,只听哎呦一声惨叫,正是匪老幺,他已经身中数箭倒下了横木。

    原本这个老幺嘛功夫到也不差,反正接箭还是没问题的,但只是接射来之箭,没想到秦珍珍的一回手,成心还是无意啊就有不少箭支改变了方向,并且缩短的距离匪老幺根本没有防备,一箭中,数箭全中像个刺猬一般,连惨叫都是短促的就摔在了地上。

    众人连忙都停住了手,郎霄看了看地上的匪老幺,狠狠的说了一句“没有的东西,给我扔下山去。”

    几个匪徒连忙上前一搭匪老幺的手脚,荡秋千似的把老幺的尸体就扔出了木墙,没有丝毫的忧郁和耽误。

    这一回奚婷都觉得有些残忍,刚才的打斗她并没有回头看,也是学着单寻妃的样子故作镇静,其实心里面她也一直觉得对方是在吓唬人,没想到真的死人,都是同在匪寨这样做,太没有道义了忍不住就说出了口“你们这样做,还是把自己兄弟当人看吗。”

    江白江墨小声嘀咕着“女侠有所不知,他们这样做可不是第一次了,昨天就有人被扔到山下,本打算我们是来找靠山的,没想到他们这么残忍,女侠,可一定要救我们兄弟俩啊。”

    郎霄慢慢地走回了桌前双手抱拳对着单寻妃“对不住啊对不住,手下学艺不精让寻妃王看笑话了。”

    单寻妃冷笑着摇摇头“没关系,对于你的罪证,我熟悉的越多越好这样的话,一会下手就不用留情面。”

    郎霄也是冷笑道“真拿自己当是非王了什么事,都能给捋直,区区五人之力,就想剿灭我鹰枭门吗。”

    单寻妃毫不在意连腔调也是漫不经心“尔等不要害怕,我等此来并非有意围剿,听闻你打败了陆道宽,动了我的榜单啊到此来看看究竟,如果是武功高强且正义之士,跃上榜单也无所谓我寻妃王从新排序,但若是大奸大恶之人,清除败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捍卫我的榜单。”

    郎霄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不过倒让我十分的佩服,寻妃王听说你厉害的是一张嘴,无人能辩排出的榜单也是真实状况,可你的武功远不及嘴榜单排末,和陆道宽是同一级别,怎好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清除败类呢。”

    单寻妃也笑了笑“因为正义两个字,得道多助,你没看见我身边这些人吗,十分了得你若想在榜单谋一位置,还得要他们点头武功都是在我之上,我也正准备把他们编入榜单名号都已经封了,纯真侠和君子侠。”

    郎霄根本就不屑一顾“听闻最近武林中多出了一个君子侠,不过就是一对砍柴刀舞的有些快,毫无章法可言,倒是纯真舞娘奚婷,用的是败刀诡剑上乘功法,也是初出茅庐若是没有饮血刀,未必能有多利害。”

    奚婷笑眯眯地的回答“怎么你瞧不起我,谁强谁若那要比了才知道。”

    郎霄摇晃摇晃脑袋“以为我会怜香惜玉吗,美人,说真的这事你不该跟着搀和,我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刘成风往前凑了凑“那就我来。”

    其实刘成风早就憋着紧呢,什么一躲二忍的看到了三个忍者,伤害葫芦叔的人恨不能上去就给吖一顿胖揍。

    单寻妃看了一眼刘成风“嚯嚯这到新鲜,每次要你上阵都要费好大力,然后还跟着一躲二忍的,怎么这次主动上前呢。”

    (本章完)

    。

    (天.天小.书屋WWW.MYSHU.ORG最快更新明英荡寇志小说,收藏本站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天降神级弃少青鸟归去来天才游戏策划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重生之彪悍小跟班废柴的飞升方法重生AI弑天逆龙决惊奇文明妙手狂兵蛤蟆大妖欺世盗国幽世天地亲爱的你最美流云百书